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十六章 离开 下
    城内到处是哭哭啼啼的妇人孩子老人,很多地方都挂着白布,穷人家没钱买标准的白绫,便随意扯一截白布挂着,算是奔丧。

    不少地方街道地面也很多坑坑洼洼,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砸上去,才会出现这等状况。

    路胜一路看了一圈,九连城经此一役,已经半残了。

    他看了城内后,又一一去之前习武过的师傅家中拜访。还好的是,这些师傅都是机警之辈,自我保护得不错,没有遭受惨剧。看完师傅后,他各自送了不少银票,便又去郑家。

    啪。

    郑显贵重重的一拍手。

    “胜哥,我也和你一起!我和宇儿跟着你家的队伍一起走?行不?他奶奶的,这可是官兵护送,县官才有的待遇!”

    路胜无语,看了眼房子到处乌漆嘛黑的郑家,显然这里也生了不少麻烦。

    “就你和宇儿”他随口问了句。

    “恩,和你家一样,其余人分散去其他城。这趟我老子算是看出来,这九连城就是是非之地,就算以后没事,万一再出现一下之前的那种事儿,我们可没这么好的运气再躲开,这次要不是胜哥你介绍了还阳子道长,我们郑家也得损失惨重。”

    他顿了顿,叹口气:“就是可惜了轻轻妹子....”

    路胜无言。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道:“这么说,你家什么也没生?”

    郑显贵一下被问住了,放低声音左右看了看,小声道:“我大哥没了....”

    “好吧....这对你确实是好事。”路胜无语。“那你们既然要和我一起,我准备明天就上路,之后你赶紧准备一下,也通知宇儿。”

    “好!”郑显贵点头。两人其实心头都明白,这趟九连城之事后,两家人其实心里都有了搬迁的打算,若是换成一个大城,那些江湖人也不敢这么猖獗。那场大火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从郑家出来,路胜便开始着小巧收拾东西,这趟他出去求学,东山学院是沿山城乃至附近很多城里都极其有名的大学院,院规较严,所有学子是不允许带丫鬟侍女的,所以小巧只能暂时留在九连城。

    匆忙准备了一番后,路全安塞了一万两金票给路胜揣着,便让他和已经准备出的官兵队伍一起出城了。

    只是路胜临走时,还隐隐约约听说,九连城知府宋端尺,似乎在前几日突恶疾,一病不起,现在快要断气了。

    他联想到之前珍珠府生大爆炸一事,心里也猜到,极有可能是受这件事殃及池鱼。这宋知府,其实也是个可怜人.....

    出时是一大早,天微微亮。

    路胜站在队伍中,面色苍白,身上裹着厚厚的白色狐毛大衣,仿佛一整条白色狐裘将他整个人都包住一样,很是暖和贵气。光这一条狐毛大衣,便要耗费上千两银子。

    他静静望着身后的九连城,这地方或许以后他不会回来了,老爹路全安已经在临走前,明确的给他说了,要全家搬迁到大城。

    “胜哥?怎么了?”郑显贵带着脸颊红扑扑的郑宇儿,站在一旁。

    “没什么,只是有些感触....咳咳...”路胜又开始咳嗽了,他这趟是强练黑煞功,伤到了身子肺阳,加上滋阴凉性的药材吃得多了,便有些受不住。

    “还是先回马车吧,我们准备上路了,胜公子。”这趟带队的官兵队长老牛过来道了句。

    路胜点点头,最后再看了眼九连城,他转过身,率先上了一辆马车。

    “走啦走啦!大家走啦!”郑显贵赶紧大声喊,他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沿山城二月

    春意盎然,沿山城外大片的迎春树渐渐变成了火烧云一样的红色。无数的红色小花掉了又结,结了又生,将地上树上都布满了红。

    其中城南的一处小河边,一白色八角亭中,正坐着几个穿着干净体面的学院书生。

    这些书生一个个穿戴灰白长衣,长都用黑巾系着,手里一个个拿着同样制式模样的折扇。

    “路兄?路兄??”

    一个略微热情的声音,把路胜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他回过头,收回看向漫山遍野迎春花的视线,看了看身边凉亭里的几人。

    叫他的那人叫宋振国,和他一样是从北地城池前来求学的,这人家中富庶,从小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同时相貌也长得颇为俊俏,经常组织志同道合之人,出来郊游。

    宋振国是郑显贵介绍路胜认识的,在座的人也大多都是同乡,多是从北方城池出来的学院学生,此次出行游玩,自然也聚在一起抱团。

    “宋兄,见谅,见谅,一时走神。”路胜笑了笑。

    自从上次送走颜开三人,到现在已经有半年时间了。

    半年里,他从九连城来到沿山城,一路赶来,又在这里生活了好几月,都没有再遇到过任何不同寻常之事。

    沿山城的治安极好,有飞廉军全天候换班巡逻,方圆十数里,足以夜不闭户。和九连城对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这里没有祸事,没有妖鬼,甚至连死人案件也不多,城中城外行走的平民也都衣着齐全,而不是像九连城那里衣不蔽体。

    他来这里没多久,便和郑显贵兄妹找到了东山学院,办了入学手续,再然后入学到现在,已经有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里,路胜好不容易才勉强将之前提升黑煞功受的伤弥补回来,身体渐渐痊愈。

    回过神来,路胜看了看亭子里的几人。

    这些学院学生正在玩一种类似曲水流觞的游戏。

    把酒杯装满酒,让仆役从亭子一端的溪水放下去,然后众学生在凉亭内等着,看酒杯被溪水微微冲刷飘过来,停在谁面前,谁便必须喝下这杯酒,并且回答一个大家决定的私人问题。

    凉亭里,除开宋振国外,还有五六个学生,都是商贾子弟。另外有两名女子,穿着白裙蓝裙,坐在一旁看着众人玩,听到有趣的,不时也掩嘴轻笑。

    两名女子中有一人也是他们同乡,模样秀丽。

    另一位模样小家碧玉,樱桃小嘴的少女,叫陈芸熙,却是沿山城本地人。

    陈芸熙长相算得上端正,她虽然没有学院中不少女生漂亮的脸蛋,但皮肤白皙,身材数一数二,长腿细腰尤其醒目。

    但这样的条件,对这个世道的人来说只能算一般。而从路胜的角度来看,陈芸熙算得上标准的大美人。特别是一双修长,匀称紧致,轮廓异常完美。

    可惜....这里的人都不喜长腿,而更喜欢身材娇小玲珑的类型,尤其腿不能太长。

    于是陈芸熙这类在路胜眼中的大美女,便成了这里的人不怎么看得上的中下之姿。

    想到这里,路胜注意到陈芸熙的视线又不知不觉的落在自己身上。他心头不由得苦笑一声。

    他只是和对方稍微闲聊了几次,还是因为有宋振国的引荐。没想到这么一聊,还意外的和这女子投缘,两人话题不断,很快便成了异性好友。可惜好景不长,不知怎么的,陈芸熙看他的视线渐渐不同了,其中带了一些不对劲的味道。

    陈芸熙的目光不断的落在路胜身上,眼里的光彩,任谁都看得出。

    “路兄,芸熙的眼睛可总是挂在你身上啊。”一边的一个学生打趣道。

    “佳人垂青,大家说是不是应该该罚一杯!”另一人起哄。

    “芸熙姑娘人美心善,家财万贯,父亲可是沿山城乃至附近十数城的巨富,路兄若不赶紧抓住机会,怕是要失良机啊!”宋振国小声在路上耳边道。

    路胜摇摇头,在众人的起哄下,从溪水中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喝完他朝众人亮了亮杯底。

    他动作潇洒,相貌不差,加上和其他学员不同,身材健壮匀称,因为武艺高强,内外兼修,眼中更是神光湛然,一见便能让人印象深刻。

    所以他虽然是九连城那般边陲小城出来,家世比不过在座的不少北地城池里的大富,气质神采却是最显眼的一个。

    众人一番起哄之下,在宋振国的推波助澜里,路胜很快便被安排和陈芸熙坐在一起。

    这个世道的女子多是开放,只要不是如端木婉那种太过暴露的,大家都没什么异样目光。

    陈芸熙小声和好友女子说了几句,才坐一会儿,很快便被众人怂恿着,和路胜一起被赶出了凉亭。

    两人慢慢在附近的草地上散着步,有了一些独处空间。

    清晨时分,鸟语花香,漫山遍野的迎春花将整个山岭都染成了瑰丽的红云。

    “他们....总是这么爱胡闹。”陈芸熙一双大眼睛毫不掩饰的看着路胜。他们这样被赶出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两人漫步在青翠嫩绿的草地上,越过一个小丘陵,便将众人不时看过来的视线遮住。

    路胜看着身边的陈芸熙,她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身裙,裙摆只遮住大腿,露出膝盖,还用一双长长的靴子,将露出来的小腿遮掩住。腰身轻盈,胸前鼓囊,双腿修长,长及腰,一见便能让他联想起什么秋月、白兰、清纯之类的词语。

    “他们也是一片好意。”路胜笑了笑。他不是什么伪君子,也不是坐怀不乱,有漂亮女孩主动追求,自己本身也没有婚嫁。他也没抵触心思,便抱着顺其自然的念头。

    特别是眼前这女孩明明最好的地方是长腿,在这里的人眼里却成了最差的地方。想到这里他便有些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