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十七章 弄情 一
    “你为什么要穿长靴,不热么?”路胜随意道。“其实你的腿才是最好看的地方。”

    陈芸熙一愣,微微低头,脸颊有些红了。

    “你不喜欢靴子么....那我以后,以后便将腿露出来便是....只给你一个人看....”

    路胜只是随口说一句,没想到.....

    两人一时间气氛有些怪异,都没再开口说话,只是慢慢在草地上走动着。

    路胜一时间有些恍惚。

    半年了。

    这养伤的半年里,他没有再遇到任何和妖鬼鬼物相关的事,也没听到任何和端木婉、颜开有关的消息。仿佛之前遇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一切又重新恢复到了平静淡然的日常中来。

    要不是他体内还有在源源不断循环壮大的内气,要不是他随时都能调出查看的深蓝修改器,或许他真的会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没有什么鬼物的和平世界里。

    “路大哥....”陈芸熙忽然小声叫住他,打断路胜的思路。

    “怎么了?”路胜停住脚步。

    陈芸熙低下头,脸颊泛红,低声道:“我爹....想邀请你去我家做客,一起吃顿便饭。”

    路胜顿时一愣,这就算是见家长了?可他和陈芸熙还不算是情侣关系。这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路大哥不愿意么”陈芸熙见路胜没有回话,脸上隐隐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只是吃个便饭而已,爹爹他,就是想见见你是什么样的人。”

    路胜见状,也是无语。他对陈芸熙也有些好感,但还没到那个地步,而且突然展的这么快,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沉吟片刻,依旧道:“学生也很想见见,富甲一方的陈老爷子是什么样的人物。”

    陈芸熙一听,顿时露出笑颜:“那你可要失望了,我爹就是个糟老头子,喜欢板着脸,但私底下就是个老不修!”

    路胜跟着笑了起来。却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或者说,是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接下来若是对方家里满意,那他也该带陈芸熙见自己父亲二娘,然后便是两家定亲,准备彩礼,订好良辰吉日,之后便是结亲了。

    当然,一切顺利的话。但实话说,他心中并没有这么早结亲的打算。

    “岁试快到了,若是这趟能中,不知路大哥想要去哪个书院?这关系到我们以后出仕的方向和高度。

    去年的试题,我这里找人专门解了,有五种不同解法,若是路大哥需要,芸熙回头遣人给你送去好不好?”陈芸熙小声询问道。“多做做题,揣摩下今年考官的心思,总不会错。”

    “我.....那便多谢芸熙了。”路胜迟疑了下,还是接受下来,心中却有些茫然。

    如果就这么顺顺利利,考过岁试,便是府试,之后是会元大考,再然后便是殿试,若是这么一趟趟考上去都能过,最后便能入仕为官。而且不会是小官.....日后飞黄腾达,不在话下。

    但是。

    那又如何呢?

    他忽然想起端木婉给他提到过的那些事,如果都是真的,那他就算入朝为官,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能过岁试,在城里便有了功名,算是书生,不用再交杂税,就算以后什么也不干,都能靠外人挂靠田地,生活富足。这可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事呢,路大哥想必早就成竹在胸了。”陈芸熙小声道。

    “或许吧....”路胜笑了笑,没再说话。

    没人知道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也没人知道他是内外兼修,刀法强悍可怼妖鬼的厉害高手,就算通力层次的江湖好手,在他手下也撑不过十招。一旦爆起来,根本就是人型暴龙。

    现在的他,实力一直在随着没日没夜增长的黑煞气不断提升。

    黑煞功、玉鹤功,两者结合,相辅相成,一个锻炼肉身,一个治愈修复肉身,隐隐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

    但此时的他,在陈芸熙、宋振国等人眼里,依旧只是一个从九连城出来的小富之家大少爷。与其他乡下子弟不同的是,路胜身上没有那种乡土气息,气质也比常人更胜一筹。但也仅此而已。

    “可是,在如今这般生活环境里,我就算是一袭官身,又有什么意义?万一那妖鬼势力卷人府追来,一样还是无计可施,只能靠自己....这种情形下,难不成真要如老爹说的,去考武功名?”他感觉自己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远远听着凉亭那边传来的欢笑喝酒声,路胜便有一种奇异的孤立感。

    “路大哥,听说西乡街的干草梅子味道不错,那里还有不少的干果店,不如我们明儿晚上一起去看看?”陈芸熙在一边小声提议。“明儿可是大节日呢,往年的舞龙节都可热闹了。”

    “好啊....”路胜也闲着无事,在等消息,他让下人前去打探赤鲸帮的消息,然后又花钱收购了不少名贵药材,手里的那点钱早就所剩无几了。

    没了钱财,练武补养身体的进度就缓下来了,他必须尽快的找到赚钱的法子。

    又和陈芸熙逛了一会,这妮子不断的说着自己在学院里遇到的趣事,又说着他们一起玩的其他几个同伴的话题,看样子心情很好。

    路胜陪她多走了几步,两人便慢慢走回去。一伙人在凉亭里多喝了几杯,便纷纷告辞,各自回家。

    告别了陈芸熙,还有宋振国一群人,路胜慢慢走在回去的街道上。

    穿过护城河时,几个挑箩筐的山民一边进城一边说着话。

    “松柏江快要解封了吧?”

    “差不多是这个时候,我家里渔网也准备好了,就等禁渔期过,就去好好捞一把。”一个老农笑道。

    “如果不涨潮,今年应该收成不错,毕竟禁渔期这么长。”

    “说得也是。”

    山民挑着山货蔬菜一摇一摆的进了城。

    路胜在一旁听着,也是笑了笑。

    “这里比起九连城,和平太多了....”他感慨了一句。

    迅回到住处,路胜现在住的地方,是城里靠近城门口的一栋小房子,双层的小楼下面,开了一家酒坊,上边二楼就是他路家的房产。一共是三户的房子全部打通,成了一户。

    路胜为了方便,也不在家中做饭,直接在酒坊边的一家酒楼里预定吃食,每天固定时间去吃。

    吃过饭,回去休息,他没有修习内气,而是稍稍服用了一些补血气的药膏,便早早睡下。

    第二日一大早,他叫了一辆马车,直奔西乡街。

    坐在马车里,路胜还感觉有些困乏,想着可能是身子骨气不足,便伸手去摸随身带着的腰囊。

    在腰囊里摸了几下,他拿出一颗红色药丸,正要服下,忽然感觉身上有些不对。

    仔细上上下下检查过,他忽然在自己衣服袖子里,轻轻一掏,摸出了一张淡黄色的小纸条。

    纸条被卷成筒状,很是隐蔽的黏在袖子内壁。只是他往后摸腰囊的时候,被碰到一下,才感觉不对劲。

    “咦?”

    路胜将纸条取下来,缓缓展开。

    纸面上简洁清晰的写着几段话:公子可以放心,卷人府试图操控一头恐怖鬼物,已遭逢大难,势力被灭,无暇顾及与公子的小恩怨。婉。

    路胜面无表情,将纸卷重新卷好,放进腰囊。

    “端木婉原来一直还在注意我....”

    “卷人府一直是我心中担心的大敌,一个能够操控妖鬼的强大势力,以我现在的程度,绝对无法对抗,没想到居然说灭就灭....”路胜再度感觉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收好纸卷,又等了一会儿,马车缓缓停下来,在他和宋振国陈芸熙等人约好的寻阳楼前。

    路胜下了车,便看到寻阳楼入口处,进进出出人流拥挤。

    高十二层,如同舍利塔一样的红色寻阳楼,此时十层以下的每一层都挤满了密密麻麻来看舞龙的民众。

    小贩趁机兜售货物的叫卖声乱七八糟,不绝于耳。

    路胜挤开人群,先进了楼,一路上了第十层,人渐渐少了,不再拥挤不堪。

    “可是路公子?”刚上第十层,便有侍女前来询问。

    “这边,这边路兄!”宋振国一群人已经在朝这边招手了。

    陈芸熙也在那边,换了一身娇俏的绿色贴身长裙,将少女姣好的身段完美凸显出来。一头长柔顺的披散下来,只在末端用绿色丝带稍稍系了下。

    路胜笑着走过去。

    “还要多谢你们给我抢到这么好的层数啊!”

    宋振国连连摆手:“这可是我们沾你的光,人家芸熙找了关系,专程为你路大公子摆的酒宴。”

    “是了是了,要不是芸熙姑娘出手,我等怕是顶多能上第九层,这第十层,我等可上不来。”另一学员跟着笑道。这人姓王名紫泉,是紫华城人,也是模样相貌能和宋振国相比的俊俏人物。和路胜关系也还行。

    “哪有,只是碰巧....碰巧有遇到熟人...”陈芸熙被说得不好意思,俏脸绯红的偷瞄了一眼路胜。

    路胜心中叹息一声,便朝陈芸熙笑了笑,主动上前入座。

    一群人开始热热闹闹喝酒说笑,再带几句自以为风流文采的打油诗,气氛倒是热烈。

    路胜被安排和陈芸熙坐在一起,另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女孩,一个挨着宋振国,一个挨着另一个面色清冷的学院学生。看起来都是成双成对。

    嘭!

    硕大的金色烟花,在寻阳楼外骤然炸开,于夜幕中化为一朵巨大牡丹。

    “开始了!开始了!!”众人纷纷欢呼起来,起身涌到楼边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