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十八章 弄情 二
    楼下,数百个画了龙字的圆形灯笼,放出明亮的金光,形成数百个光点,将一条赤红色的长龙包围在其中。

    长龙左突右冲,试图冲出灯笼的包围,光点和长龙不断争斗着,形成一场异常绚丽的热闹龙会。

    天空不断冲起一团团金色红色黄色的烟花,三色烟花将整个场景渲染得一片金黄灿烂。

    趁着兴头,众人看了一阵龙舞,便回到桌边喝酒吃菜,在座都是商贾子弟,没一个家族出身,在修养素质上顿时露出苗头,此时兴头一起,便全然没了之前的故作文雅,一个个放浪形骸,大笑拍桌。

    “这第十层是什么人都能放进来的么?”

    忽然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边上一桌传过来。

    众人笑声一滞,迅看过去。

    邻桌上,三个气质文雅的年轻书生,正冷眼朝着这边看过来。

    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个脸型瘦长的白皙书生。

    “此等文雅之地,居然能让这等粗俗之人上楼,看来这寻阳楼也越来越不如以前了。”这书生冷言道。

    出乎预料的,一向得理不饶人的宋振国,在看清说话之人后,居然罕见1的没有吱声,只是低下头默默喝酒,不再言语。

    其余人也大多都低头不语,不说话,声音也迅小了下来。就连陈芸熙也咬了咬嘴唇,还是没出声。这群人中,以她的家世最好。她都不敢还嘴,显然那三人来头不小。

    “这不是陈芸熙姑娘么?不愧是商贾之女,连平日结交的也净是这些不知礼数之人。

    上次你兄长在我面前说了不少好话,赔笑脸,说要将你许配于我做妾,当时我还有些心动了,现在看来,那时没答应果真做对了。”另一公子手里把玩着一串佛珠,摇头笑道。

    陈芸熙听到这番话,迅触电一般看了眼路胜,马上低下头去,整个人从脸到脖子全都涨得通红。她的身子甚至都在颤。

    但就算如此,全桌个人,竟然没一个敢出声反抗。

    路胜心中摇头。再看看宋振国,他紧握着拳头,脖子上全充血的青筋,显然是已经气愤到极点。

    “一群孬种。”那瘦脸书生轻轻啐了句。

    “你妈没教过你什么叫礼貌吗?还是要本公子好好教教你,什么叫教养?”

    忽然一个平淡的声音从陈芸熙身边响起来。

    那瘦脸书生原本打算懒得理会这群人,正要端起酒杯继续喝酒,没想到忽然听到这句话。他顿时双眼圆睁,猛地朝陈芸熙望去。

    那一桌的另外两人也纷纷露出惊讶之色,看向陈芸熙。

    宋振国猛地抓住路胜的手,朝他狂打眼色,他自己缓缓站起身,朝三人拱手,就要赔礼道歉。

    路胜笑了笑,站起身。“吵闹惊扰到旁人,是我们不对。但恶意言语攻击一个女孩,还是才及笄的年轻女子。看来三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及笄ji便是指到了结婚年纪之意,这里的结婚年纪女子是在十六岁。而陈芸熙也不过才满十六。比路胜足足小了三岁。

    “好胆!”那瘦脸书生一下站起身,冷眼盯着路胜。“没想到这沿山城,居然....”

    “好了,苏德。”三人中唯一没说话的那公子,此时缓缓开口,

    他一开口,顿时其余两人原本义愤填膺的神色都强忍下去,脸上露出一副幸灾乐祸之意,显然开口这人的来头更大。

    “只是一件小事,就这样吧。时辰到了,我们也该走了。”那公子五官端正,气质雍容镇定,说话间给人一种大气从容之色,似乎几人的争执在他眼里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一般。

    “好吧....既然是荣公子开口!哼!”瘦脸书生冷哼一声,狠狠瞪了眼路胜。

    路胜都做好了直接动手教训三人一顿的打算,他也注意到三人身边不远有着几道厉然视线看过来,但都不过是通力层次,对他而言只是多出几掌的区别。

    通力层次也有高下之分,如家中赵伯那样的通力顶点,一个人便可对付两个寻常通力。就像同样练一套武功,不同人练出来,功夫深浅也不同。

    更何况他路胜现如今已是内家高手,一身黑煞气修为对付妖鬼都有效,打在寻常人身上,估计威力更加可怖。

    虽然没真正对付过,但三五个通力高手,在他眼里还不算什么。就算是更高的通意层次,也顶多相当于三个通力,不足为惧。

    三人起身缓缓离开,这场冲突便就此消融,宋振国也狠狠松了口气。

    三人一走,陈芸熙便再也呆不住,满眼包着眼泪,起身告辞。路胜要去送她,也被其婉拒,然后便匆匆离开。

    其余人也没了再欣赏龙舞的兴趣,宋振国送走女伴,便拉着路胜和王紫泉一道朝着江边去了。

    夜晚的松柏江风平浪静,一艘艘亮着红灯的楼船画舫缓缓在江面上游动滑行。

    宋振国轻车熟路的拉着两人上了一艘较大的画船,风韵犹存的船娘主动迎上来。

    “宋公子,许久不见,君儿可总是在奴家耳边念叨着您呢。”

    船娘说话谈吐完全没有半点风尘之气,倒是让路胜看得啧啧称奇。

    “君儿现在有空吧?”宋振国笑道,一边带头往里走。

    “自然有,就等着宋公子过来了。”船娘笑着道。“其余两位公子,若是有中意的姑娘,也可告诉奴家一声。”

    三人被领进一个单独的小厢房,房间布置得异常风雅。

    随后进来一排约莫十多名薄纱女子,个个都体态娇艳动人,气质优雅,如同大家小姐一般。容貌也是各有千秋。

    “三位公子万福。”一众女子纷纷恭身行礼。

    “两位兄弟挑一个吧,今儿我请。”宋振国搂过一个后面进来的女子,便随口道了句。

    王紫泉此时眼睛都直了,脸涨红得不知道该挑哪个好。

    路胜却是面色平静,随意指了个看起来文静的,让其坐在身边。

    三人点好,便又上了来一些能助兴的滋补花茶,又有衣裙性感的女孩上来弹曲跳舞。

    “今天的事....真是.....”宋振国一提起今天寻阳楼的事,便脸色涨红,心头一口气顺不过来。

    “宋兄,美景佳人在旁,说这些丧气话作甚,来,喝酒!”王紫泉此时手开始不安分起来,不断在身边女孩身上摸来摸去,有些等不及了。

    三个女孩娇笑连连的安慰宋振国,路胜也陈兴劝了下他。宋振国心情才稍微好了些。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今天出言讥讽我们的那三人,其中一人,是沿山城副总兵之子,王顺勇。若是其他人还好,但这个王顺勇却不同.....”

    “还有那个荣公子....来头一定更大。”王紫泉补充了句。

    路胜摇摇头没说话,见识过更大的世界后,这些什么公子之类的人物,再难入他眼。

    “说这些扫兴之事干嘛?继续喝!今晚不醉不归!”王紫泉大声道。

    宋振国也抛开心头烦恼,大口喝起来。

    路胜其实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但看着宋振国心情不爽利,便陪着他一直喝到深夜。

    画船只陪酒卖艺,不卖身,三人喝完酒出来时,已经是半夜丑正时候。也就是凌晨两点到三点的样子。

    路胜和两人分开后,心里也颇有些感慨,像宋振国陈芸熙这般的有钱人家公子小姐,遇到官宦子弟,连话也不敢还一句。看来这个世界的商贾地位依旧不高。

    他喝多了酒,虽然不醉,但头脑清醒了许多,毫无困意。离开松柏江边,他一路朝着自己住的地方赶去,中途拦了几次马车,都没空位。

    时间太晚,连马车车夫也不多,多回去休息了。于是便只得一步步往回赶。

    城内半夜的街道上冷冷清清,只有稀稀疏疏几个醉鬼在胡言乱语。

    两侧的房屋一片漆黑,只有偶尔的大户人家门前灯笼,随风摇晃着,放出淡淡红光。

    风呜呜的吹着,有些凉。

    路胜加快度,走到一半路程时,忽然现自己腰囊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他摸了摸身上上下,到处也没现腰囊。

    “定是落在画船上了。”路胜想起腰囊里还有端木婉给他的纸条,还有房门的钥匙也在里面,不能丢。便转身朝画舫方向赶去。

    一路快走,路胜原路返回,回到松柏江边。此时江边的画船大多都收工了,放下了挂着的彩练。江边也有些冷清,

    他一路返回,很快找到了之前下来的那艘画舫。

    画舫已经靠岸了,船上冷冷清清,看不到一个人,甲板上黄色的灯笼随着河风微微摇晃。

    “该是收工了,姑娘们都回家休息了,现在应该是清洁时间。”路胜心头想着,顺着码头踩上画舫。

    “有人吗?”路胜叫了两声。顺着甲板往船内走去。

    画舫内空空荡荡,地面异常干净,微微有些旧的木板上还有细细清漆的反光。

    路胜顺着楼船的进口走进去,里面是一条有些狭窄的肠道,走出肠道,便是个大厅,大厅两侧都是三层楼船的一排排厢房。

    每个厢房门口都挂着一个摇摇晃晃的小灯笼,淡淡的红光从灯笼里映照出来,这红火的颜色,在这深夜越显得清冷。

    “有人吗?”路胜一眼望去,居然整个楼船里都看不到一个人。

    “我记得刚才来时,这里没这么多红灯笼....”他双目微微眯起,心中有些紧。

    楼船上三层,每层五个房间,一共十五个房间,个个门口都挂了红灯笼。淡淡的红光将整个楼船内都染成红色,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