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十九章 弄情 三
    路胜循着记忆,朝着自己之前去过的厢房走去。

    进了大厅,从左侧木梯上去。

    走到厢房门口,路胜看了看上边的红灯笼,总感觉心中有些毛。

    呼....

    忽然一阵凉风吹过,路胜猛地转过身,刚才一瞬间,他仿佛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后背飘过去。

    “卷人府既然已经覆灭,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有鬼物再来找我。或许是我神经敏感了点。”路胜没看到东西,心头稍定。重新回过身,他伸手去推面前厢房房门。

    咔嚓。

    房门缓缓开了,里面红光明亮,也是挂了两个大红灯笼。

    “有人吗?”路胜又叫了声,缓缓走进去。

    “有....”

    忽然一个干瘪的声音从路胜身后传来。

    他猛地转过身,看到一个提着白灯笼的老妪,正睁大眼睛站在房间口。

    这老妪脸上的皱纹像是老树皮一般,一层叠一层。提着灯笼,她浑浊的老眼盯着路胜。

    “小兄弟,你不该这个时候上船。”

    “我东西掉在这里,是个腰囊,便回来找。”路胜挤出个笑容。

    “这样啊.....那你找吧,好好找,好好找。”老妪面无表情,转身提着灯笼,无声无息的朝着其他房间走去。

    路胜目送着她,直到老妪消失在房门口,才走上去合上门。

    他回过身,去看厢房里的摆设。

    之前还没有的两个大红灯笼,正挂在房间一面的墙壁上,红艳艳的光亮将整个房间染成一片艳红。

    路胜小心在自己刚才坐过的位置处摸索了下,果然在坐垫侧面的缝隙,找到了落下的腰囊。

    他解开腰囊,黑褐色的皮囊里,金票,银票还有纸条,妖鬼留下的那个粉末小纸包,全部都在。

    收起腰囊,将其重新挂在腰后,路胜直起身,再看了看厢房内,那灯笼里的光亮似乎更红了些。

    一种莫名的感觉从他心底悄悄涌出来。

    “得走了。”路胜迅走到房门口,伸手去拉房门。

    房门居然纹丝不动!

    路胜心头一惊,手上狠狠用力,原本轻轻伸手就能拉开的房门,此时竟然像是有什么很重的重物抵住一般,就算是以路胜现在的力气,居然也只是勉强才缓缓拉出一个缝隙。

    “不对劲!”路胜心头警钟连响,内气运转之下,狠狠用力。

    嘭!

    房门被狠狠拉开,实木把手也被扯得裂开,路胜一个箭步冲出去,沿着走廊迅跑下楼,然后从肠道几个跨步冲出去。

    噗。

    他脚尖一点,在画舫穿透的一圈圈麻绳上借力,一个冲刺,落在河岸边。

    他虽然没练过轻功,但黑虎刀,燕子追风刀之类都有基本的步底,度比一般人还是快不少。

    下了船,路胜回头朝画舫望去。

    画舫还是那个画舫,上边依旧空无一人,但路胜心头的警钟却是偃旗息鼓,显然没再感觉到威胁了。

    他深深看了眼画舫,转身朝城内奔去。

    一口气回到家中,路胜推开房门,反手锁上,黑漆漆的房间里冷冰冰的,没什么人气。

    他缓缓走到书桌前,摸出打火石,嚓嚓的打出火花,将蜡烛点亮。

    昏黄的烛光,将他的下半张脸照得阴晴不定。

    “这画舫或许又和鬼物有关,没想到走了一个卷人府,又遇到一个红楼画舫。原本还想悠闲休息两日,再开始修行新内功,现在看来,没必要再等了,先做好能做的一切准备。”

    路胜离开书桌,来到卧房床铺处,从床底下拉出一个沉重的精铁箱子,箱子是用滑槽固定在地板上,常人难以搬走。

    他小心从腰囊中摸出小钥匙,插进箱子一扭,咔嚓一下将其打开。

    箱子里放着两本棕黄色的布帛小书册。

    路胜拿出一册,握在手里,复又将箱子合上,锁好。

    青松一意决

    书册上清晰的写着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路胜轻轻翻开第一页,之前看过的那段总纲之后,便是那副苍松绝壁图。

    他仔细凝神看了一会儿那幅图,便轻轻合上,上了床铺盘膝坐定,开始守静守空。

    断断续续练了这么久的这门养生功,或许是因为他之前练的内功有所冲突,每当他感觉快要凝练出气感时,就会被玉鹤功瞬间吞噬。

    这一次也不例外,很快,玉鹤功便高运转起来,迅将青松一意决的意境破坏掉,一头振翅欲飞的仙鹤仿佛在他体内高声长唳。

    “唉....”路胜睁开眼,“内功冲突,我难道就只能困死这般?不能再有任何精进?”

    他心中烦躁之下,手无意识的抓住腰囊轻轻捏动,手指在捏到那粉末纸包时,他忽然微微一愣。

    “这纸包....包的是之前那妖鬼留下的一丝粉末吧?”

    他将那纸包轻轻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滩黑色粉末,但他似乎记得这粉末之前并不是这个颜色。

    “最初我能开启异能,是和那块水鬼留下的石头,还有那块鹅卵石有关,这么看来,难不成我...”路胜目视着粉末,心中隐隐有着一丝奇异的念头。

    “深蓝!”

    他猛地默念。

    唰!

    顿时一个蓝色方框出现在他眼前。

    路胜看了看修改器方框,里面依旧没有青松一意决的选项,他迟疑了下,又看了看那粉末。

    他伸手,将纸包倾斜起来,把里面的粉末完整的倒在自己掌心中。

    从一开始得到这粉末,他便小心的不敢让它触碰到自己皮肤,以防是什么腐蚀或者毒性物质,但现在既然无计可施,尝试一下也无妨,大不了出了事迅将其甩掉。

    然后他将另一只手的食指,重重一咬,咬破指尖,挤出一滴血,滴在粉末上。

    嘶....!

    果不其然,那血滴刚刚接触到粉末,便猛然冒起一丝丝白烟,很快,黑色粉末便迅变成了白色粉末,仿佛褪去颜色一般。

    路胜感觉一丝丝阴冷的气息开始从掌心渗入体内。

    是否进行武学推演?

    马上,几乎是同一时间,那阴冷气息眨眼便被体内的什么东西吸收消失,而深蓝修改器上也顿时出现一个询问对话框。

    “果然!”路胜心头一喜,这个功能果然出现了。

    之前他现黑虎刀法出现第四层,便有些怀疑了,这修改器或许是通过他脑海中的知识储备,来进行功法的进一步推演。所以产生了黑虎刀的第四层。

    可之后无论他学习任何功法,都没再出现黑虎刀那样的情况,他便又心中疑惑。

    现在看来,或许就是缺了鬼物残留物,他才一直没办法继续推演武学的更高境界。

    “当初是靠那颗徐家灭门时现的鹅卵石开启修改器,这次是靠这妖鬼死后残留的粉末。看来我这异能,和鬼物还真分不开家。”路胜心中苦笑。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询问对话框,路胜定了定神。

    是否进行武学推演?

    “是。”

    确定选项后,路胜迅便有种奇妙感觉。好似修改器内的所有所学功夫,全部都可以进行推演,融合。

    这些功夫武学都是他自己掌握了的东西知识,他自我感觉,就像是将自己脑海里的知识库重新整理系统化,然后选择不同中心来重新构建武学。

    就像是用积木造房子,他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房型选择。

    而修改器上的武学后面,也出现了几个可选择的按钮。

    哪些可以推演,哪些不可以,都清清楚楚。

    路胜从上往下仔细看了看。

    “如果可以以黑煞功为主,吸收其他体系,这是最好的....也可以以玉鹤功为主构架,还可以以黑虎刀为主....破心掌也不错。”路胜有些迟疑。但马上有些无奈。“可惜,那粉末的量太少了,能选的就只有这么几个。”

    他看着修改器内,仅有玉鹤功和黑虎刀两个可选择按钮。

    “只能选择这两个么....”

    他意念一动,在玉鹤功后面的按钮上按了下。

    “内功才是最重要的根本。”

    选好后,所有按钮消失,整个修改器开始缓缓模糊起来。路胜感觉脑海中大量关于玉鹤功的知识和理解开始自己活跃起来,并结合记忆中记下的典籍内容,开始不断摩擦碰撞,一眨眼便产生了无数的新的灵感。

    短短十个呼吸时间。

    路胜闭上眼,又缓缓睁开,一股全新的凛冽气势从他身上散开来。

    玉鹤功和黑虎刀的力方式完美融合在一起,这便是修改器利用路胜的知识储备,做出的玉鹤功更高层的推演,将黑虎刀的力技巧融合进去,形成一种比原本玉鹤功更强的爆性内功。

    这种新内功,在保留原本的强悍耐力和恢复力的效果下,又多了颇具杀伤力的爆力。

    “这种新内功,借鉴了黑虎刀的力技巧,居然把养生内功推演成了带有杀伤性质的争斗性内功.....这推演,果然厉害!”路胜心中感慨,“若是粉末再多点,或者是像上次水鬼留下的那种鹅卵石再多点,或许我还能推演其他黑煞功等更高级的功法。”

    感受了下新的内功,似乎随着爆力的增强,玉鹤功原本的自愈能力也得到了丝丝强化、

    “这已经不算事玉鹤功了,既然是融合了黑虎刀法劲力技巧,以后,就叫黑虎玉鹤功算了。”

    他心中这么想着,顿时修改器上玉鹤功显示的名字,也缓缓变成了黑虎玉鹤功五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