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十章 弄情 四
    新的内功,给路胜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种内里的突破。黑虎玉鹤功和黑煞功本身便不冲突,现在一经增强,路胜便感觉体内精力源源不断的涌出,整个人精气神比原本壮大了不少。

    他起身,随手以掌代刀,往前使出一招虎煞。

    哧!

    嗷!!

    一声虎啸声若隐若现,空气顿时变得灼热起来。

    这还是路胜使用不到四分之一气力的效果。若是之前的功力要想达到这效果,需要起码一半内气劲力爆。

    “内气效果起码增强了一倍!”路胜心中振奋,他回忆起赵伯曾经给他讲述过的江湖境界高手。

    “江湖中,传说在中原里通力境界只是普通高手,而之后还有通意,凝神两大境界。那些名宿名家,大多便是凝神层面。内外兼修,神意凝实,一举一动皆能体现所学武学的精髓大道,由此内气源源不绝,战力激增。不知道我现在达到了什么层面。”

    路胜暗自估算。

    “通意在九连城时就无意中达到了,黑虎刀便是我唯一一门通意武学,不过就算不达到凝神,我的内气厚实程度也远普通通意高手。

    遇到凝神,真要打起来胜负还不一定。所以我现在也算是个凝神高手了,和那些中原名宿一个层次。”

    他自信,黑煞功和黑虎玉鹤功,两门内功都到了第三层顶峰。这要是常人来练,没个四五十年,想也别想。这还是要有极好资质,滋补药练药浴源源不断的前提下。

    “我今年才十九,便有了如此厚实的根基修为,若是没有鬼物,这天下大可以去得,可惜....”路胜一想起之前遇到的妖鬼,便心中感慨。

    正想着事,忽然窗外传来公鸡打鸣声。

    路胜朝窗外看去,天已经蒙蒙亮,居然一夜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他下了床,迅出门打水洗漱,穿戴好衣袍,大踏步出了房门。

    先去边上酒楼吃了顿早餐,惯例是肉包子小米粥,外加一碟炒青菜。式样虽简单,但那量,却看得周围一样来用餐的客人啧啧称奇。

    巴掌大小的肉包,皮薄馅多,路胜一口一个,也不嫌烫,自从他练了黑煞功后,对热的抵抗力也大幅度提高,短时间将手放在蜡烛上烤,也要过五六个呼吸才感觉到烫。

    一笼包子有六个,路胜一口气吃了五笼,三十个肉包。一碟青菜是最后的解腻品,被他一手端起往嘴里一倒,随意嚼了两口便咽下去。

    就和常人吃完大餐喝口水一样。

    小米粥在一旁放了小臂高的一盆,足够五六个人的份量,脸盆大小的小米粥,被路胜端起来三口。

    盆放下,粥没了。

    喔!!!

    周围看客顿时惊呼起来,对于日常没什么调剂生活的他们,看到这等稀奇事一次就足以吹上三天牛。

    路胜面不改色,吃完后,文雅的用丝巾擦了擦嘴角,起身离开。前后反差之大,看得周围顾客和小二瞠目结舌。

    内气便是炼精化气,精从哪来,便是吃的食物。

    他身负两大内功,黑煞功和黑虎玉鹤功,黑煞功来历不凡,虽然残破,但功效极不简单,居然能伤到鬼物。而黑虎玉鹤功又是被路胜推演到极致的新养生功,本就是主管身体运化休养。

    两者结合,让路胜更是能吃。

    吃完早餐,路胜便拦了马车前往东山学院。一路马不停蹄,等到了学院时,正巧赶上晨钟敲响。

    路胜下了车,迅冲进学院,赶向自己所在的学堂。

    东山学院占地极广,位于沿山城外东山山脚,虽然靠近城区,但实际上不在城内管辖,有自己的私兵和管理体系。院长被称为洞主,是朝廷正儿八经的品级官员,受朝廷任免。和沿山城是两个体制。

    传说这里是曾经一位大儒官至尚书后,回乡开办的书院,后来慢慢扩展壮大,很多年后,才成了现在的东山学院。

    路胜轻车熟路的赶进自己所在的学堂,给他们授课的是过了会元的卢桡卢老。

    卢老此时已经提前到了讲台上站定,正打算翻开书册点名。

    路胜和其余几位踩着点进来的学员,朝他微微鞠躬,迅找自己作为坐下。

    学堂就是个长方形的房间,里面稀稀落落坐了十多个学员,这便是卢老要负责的所有学生。

    路胜座位就在宋振国身边,他坐下后,整理衣袍,端正坐姿,开始从书柜里翻出这趟要讲的文史书册。

    学堂内每个学员在来之前,都会有专人将今天要上的书册提前放在他们书柜里。书柜就是书桌,只是因为所有人都是盘坐,所以算书桌的矮化版。

    “杜真虚。”“学生在。”

    “王道。”“学生在。”

    “赵伴月。”“学生在。”

    “严嵩。”“学生在。”

    卢老面无表情,一个个名字的点,很快便轮到了路胜这边。

    “路胜。”“学生在。”

    “赵振国。”“学生在。”

    “王紫泉。”

    “王紫泉??”

    卢老眼睛一挑,严厉的扫了眼在座的诸位学生,十多个学生以他的记忆力,自然早已记下所有人的容貌特征和名字。此时这么一扫,便想确定一下王紫泉是否真的没到。

    “王紫泉没到么?”他再度问了一句。

    宋振国奇怪的看了眼王紫泉座位上,确实没人。

    “或许是家里有什么急事,先回老家了?”他小声嘀咕了句。

    路胜也看过去,王紫泉确实没来,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想起昨夜看到的那艘诡异的画舫。

    “或许是睡过头了?”

    他这么一说,宋振国顿时讶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古怪笑意。

    两人不再说话,卢老见人确实不在,哼了一声,拿起炭笔在王紫泉的名字上划了下。

    “现在开始今天的内容,上次讲到民行于法而正,商行于诚而荣.......”卢老不再管其他,开始专心讲解文史内容含义。

    路胜听了几句,便又去看王紫泉的座位,他总感觉,王紫泉没来,或许是和那画舫有关。

    约莫一个时辰后,下了课,卢老抱着书册匆匆离去。

    路胜和宋振国从座位上站起身。

    “看来胜公子岁试胸有成竹啊。”宋振国嘿嘿冲路胜笑道,“在下看公子听课无有不利,毫无迟滞,显然是早就明悟道理奥秘,岁试榜指日可待啊!”

    “振国兄少来。”路胜笑了笑,他蛮欣赏宋振国此人,豪爽大气,家中富豪也不看轻比不过自己的同学。更重要的是讲义气,朋友有什么事找他帮忙时,他二话不说,只要自己能做到的,一口应下。

    “陈芸熙来了,昨日你为佳人出头,看来人家现在是一颗芳心死死系在你身上了,去吧去吧。”宋振国看了眼学堂门口,冲路胜挤眉弄眼。

    路胜回过头,见陈芸熙俏生生站在门口,她换了一身纯白长裙纱衣,白纱云袖低垂下来,遮住手里抓着的某个物事。

    她长在头顶微微盘了个髻,用白玉簪子穿好,只在胸侧垂下来一缕黑,长腿细腰,肌肤如玉,身材高挑,胸脯饱满。

    看上去清纯若仙,让路胜一瞬间也心中微动了下。

    “此女是谁?腿如此之长,简直丑陋!”边上一书生小声嘀咕瞬间破坏气氛。

    “不错不错,腿太长简直不能看,若非如此,本公子也很早便想追求此女。”

    “陈芸熙啊,她要不是腿太丑,家中豪富名闻沿山城,早就追求者无数了,可惜可惜...”

    “腿太丑!”

    “是啊是啊!”

    “你们都少说几句,长成这样也不是人家愿意,身体肤乃是天授父母传,谁愿意一出生就长残成这样?我等都是学院同学,如此对一同窗评头论足,是不是有失礼数?”一个女子学员看不下去,出言劝导。

    唉.....

    众学员一哄而散。

    路胜看了看极为养眼的陈芸熙美腿,又看了看学堂里一个个面露不忍直视之色的众学员。心中无语至极。

    “快去吧,人家芸熙可是特意为你这么打扮的。”宋振国知道路胜和陈芸熙之间的一些事,便连连推了路胜一把。

    路胜快步走过去,一把拉住陈芸熙的手,离开学堂,朝学院讲学台的方向走去。

    讲学台是学院每隔一段时间邀请名士前来讲学的地方,平时人烟稀少,便成了学院学生谈情说爱之处。

    这个世界里不论男女都有接受教育的资格,也都有出仕为官的资格,男女地位虽然不完全平等,但比路胜心目中的古代中国,和唐代有些相似。

    两人一路小跑,走到讲学台边上的一处树林中,树林靠近山壁,光线阴暗,有些阴冷。

    路胜这才停住脚步,转身看向陈芸熙。

    “你怎么来了?昨天那事,没事吧?”

    陈芸熙笑了笑,将另一只手从袖子里伸出来,手上赫然捏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牡丹。

    “送给你。”

    路胜愣了下,接过花,虽然这世道女子多豪放,但像陈芸熙这般主动的女子,还是很少。

    陈芸熙笑道:“我之前家中想要安排与昨天那人结亲,便让我大哥去百般巴结恳求,结果最后还是没成。人家连让我做妾也看不上。”

    她笑容里隐隐有些凄楚。

    “我知道自己长得不好,腿太长.....人家看不上我也很正常,每次听到别人说我腿长,我都心中难过,忍不住会低下头不忍再听。”

    路胜嘴角抽搐了下。总感觉这段话有什么地方不对,一股浓浓的违和感在心头盘桓,总是不散。

    “可我也没办法,谁叫我天生就腿长呢?”陈芸熙仰起头,一脸愁苦的看着他。“我知道你可能瞧不上我,但我真的很喜欢你....”

    她咬咬牙,从腰囊里取出一卷有着铜印的纸张,轻轻展开。

    “我父亲说了,听说路大哥你家里要搬迁大城,不如就搬过来这里。只要你愿意,这是沿山城十五栋酒楼的商契,便都是你的。足以让路家站稳脚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