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十一章 弄情 五
    路胜顿时一愣。

    沿山城可不比九连城,一个沿山城的酒楼,放在九连城,价值起码十个!

    而这里居然有十五栋酒楼!这简直不是一般的大手笔!光是这十五栋酒楼,就是把他路家全部财产卖了,也不一定能买到。

    因为除开表面的钱财,要想在这些地方开设酒楼,背后需要使力打点的地方太多。上上下下,起码得上百万两银票。这一下便又是大半个路家出去了。

    什么是土豪!这就是!!

    路胜此时充分的体会到,什么叫拿钱砸人,什么叫一掷万金!什么叫做被包养.....

    而且不说钱财,光是陈老爷背后的人脉力量,一旦他应下,不说药材补品的事彻底解决,还有寻找武学之类,估计也容易太多。

    沿山城可不比九连城,这里属于中部重镇,扼守北地和中原之间的咽喉处,这里的城守和朝廷上层都有直接联系。

    能在这里站稳脚跟,成为富,陈老爷子的底蕴绝对远路胜想象。绝不是像昨日看到的那公子哥评价得那般不堪。

    面对陈芸熙表白,路胜知道女子若是表白,就算这里风气开放,也需要很大勇气。而陈芸熙偏偏就这么做了。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女孩。

    “你把东西收好先。”

    陈芸熙闻言,仔细看了看路胜,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商契,轻轻咬了咬嘴唇,将商契收起来。

    “路大哥,你....”

    “我对你不是没有好感.....别人看来,你腿长是缺陷,是先天残疾,但我看来,你的腿反而是你最美的地方。”路胜忍不住还是把这番话说出来了,简直是不吐不快。

    陈芸熙闻言,还以为是路胜安慰她,但仔细看了看路胜的眼睛,她从里面只看到一片坦诚。顿时,她知道对方是说的实话,路胜是真的喜欢长腿,而不是喜欢那些娇小玲珑女孩。

    “但是。”路胜转过语气,“陈芸熙,你确定你真的了解我吗?真的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我们才认识几个月时间,你看到的我的地方,也就是平时学院里的一面,你还没有真正的完全了解我,我也没有完全了解你的其他地方。我不希望我未来的另一半,在现我的其他面时,会为曾经做的决定后悔。”

    他说这番话,其实更多的是不希望将陈芸熙牵扯进自己生活。

    有着修改器,遭遇过鬼物妖鬼之类的存在的他,并不像普通人那般甘于平凡。他想要强大自己,不甘心和凡人一样,只靠运气和别人的轻视忽略而活。他想要在这个黑暗危险的世界,掌握自己的命运!

    这才是他想要的。而这样的生活和追求,又充满了危险。太早成家,对他而言只会成为别人捕捉的弱点。

    陈芸熙听完路胜这番话,却反常的不只没有失望,反而更加双眼亮了。

    “路大哥视金钱如粪土,芸熙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她美目异彩连连,水汪汪的盯着路胜。

    “既然路哥哥暂时不愿,芸熙便听哥哥的,之后会好好了解你,了解你的一切。接受你的一切!”她说完,双手捂着大红脸,转身嘤咛一声跑掉了。

    路胜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无语。

    “这算是起反作用了??”

    摇摇头,他回返学堂,继续上课。

    不知不觉,一天的时间便过去了,这一天里王紫泉都没出现。宋振国抽空去了他暂住的租房里看了看,没人。心中有些担心,便和路胜约好,如果第二日王紫泉还没来,便一起去找他。

    过了一晚,第二天,路胜照常踩着钟点走进学堂,卢老开始讲课时,王紫泉又没到。

    卢老点了名,又问了几句他家里的情况。

    “学生租房和王紫泉挨着,昨日便没见他房中点灯,似乎外出去了。”一个身子看起来很羸弱的书生,起身回答道。

    “回老家了么?”卢老皱眉,“回家也应该给学员请假,不像话!他是不想要今年的岁试推荐了是吧?”

    岁试也是需要学院联名推荐上去的,要交一份名单上去,不然是考不了试的。若是再学院表现太差,便不会得到推荐,连参加岁试的资格也没有。

    “岁试在即,紫泉怎么也不会犯这等糊涂。”宋振国小声道,连忙站起身。“卢师,或许是紫泉临时遇到什么急事,我认识他在城里的表弟,一会儿我去问问情况。”

    “恩,去吧,同窗之间,理应互相帮助。”卢老眼中闪过一丝赞许。

    然后此事揭过,继续开始讲读经义。

    路胜看了眼宋振国,见其眉头皱起,似乎在担心王紫泉。他凝了凝神,也想起之前去过的那个夜半画舫。或许找宋振国问问,会有点线索。

    一直捱到放学,听的这些讲义对路胜来说,并没什么难度,以他曾经的研究生学力来应付这些东西,合格是轻而易举。所以并没有什么困难。

    但对宋振国来说,这些东西一旦分神,就学得很是艰难了。下了课他还伏案在整理之前卢师讲解的经义内容,将其记录在案。

    “振国兄。”路胜走过去,轻声道。“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对,紫泉平时里最是谨慎小心,对待学院课业,也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慎重,怎么会一连两日都没来上课。”

    宋振国缓缓收起笔墨,也一样面带疑惑。

    “我正是想到这点,所以打算去问问情况。”

    “一道同去吧。我也有些担心。”路胜认真道。

    宋振国意外的看了眼路胜,其实他之前课间便问过了平时一起玩的同学,往常看起来关系很近的几个人,不论男女,都没人愿意自找麻烦的出去找人问,一听说这事,便纷纷找了各个借口推脱。这让他很是看清了这些所谓的朋友到底是什么货色,心里正不渝。

    却没想到路胜主动过来说,要和他一道询问。

    “也好,路兄还请稍等一会儿,我收拾收拾东西。”

    “好。”

    等宋振国收拾好东西,两人迅出了学院,在门口坐上提前预定好的马车,直奔城内。

    一路上两人都有些担心,王紫泉的性格,把学院岁试看得比什么都重,怎么会突然变杳无音讯了?

    沿山城金源街的一个香粉铺子里,两人很快找到了王紫泉的表弟,陈宏。他是这家铺子的老板,年纪轻轻便自己主持生意了。

    “紫泉表哥?没有啊,若是要回家,他平时都会来问我,要我帮他搬东西带回去,书啊,衣服箱子啊什么的。说起来我也好几天没见他了,之前表哥不是和宋大哥你们去聚会了么?”王紫泉表弟陈宏疑惑道。

    宋振国一听,面色越担心起来,他看了看路胜,和其交换了个眼色。

    “是啊,之前确实和我们一起聚会了,只是我们这两日没见他人,便来问问。”

    “哦....说起来,表哥前天晚上半夜,还来了我这里一趟,要我拿了几个上好的香包和水粉。”陈宏笑了起来,“我看,十有是春心动了!嘿嘿,香包和水粉拿的还都是年轻女孩式样,啧啧啧....”

    “前天晚上?几时?”路胜忽然出声问,面色变得有些古怪。

    “大约,丑时吧....反正很晚了,我都睡了,被表哥敲醒,非要我下来拿东西给他,唉,因为太晚被吵醒,现在还印象深刻。”陈宏摸摸下巴道。“说起来,那么晚拿香包和水粉....啧啧...”他脸上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

    宋振国有些愕然,眉头紧锁,没想通怎么回事。

    但路胜却是心头有些猜测了,心情沉重起来。

    宋振国看了看路胜表情,便知道他有了猜测,连忙和陈宏告辞。

    出了店铺,他拉着路胜便走进街边的一个角落里。

    “月生,你来说说,是不是想到什么线索了!紫泉连自家表弟也不说,又是前天晚上出去的。可前天夜里他不是还和我们一起去画舫喝酒吗??”他表情严肃。

    路胜认真盯着宋振国。

    “振国,其实,那天夜里,我们离开后,我也回去过那画舫一趟。”

    宋振国一愣:“月生你回去作甚?都那么晚了,画舫估计也打烊了吧?”

    “是打烊了。”路胜肃然道。“只是我去是因为钱囊忘在船上了,便回去找。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宋振国表情也跟着肃然起来,被路胜所言中言语中的气氛影响。

    “没想到,那画舫中,一个人也没有,到处挂满了红灯笼。”路胜眯起眼,继续道。“我很快进了我们之前待的房间,里面还多挂了两个大灯笼,但还是一个人也没有,就连清洁打扫的人也看不到。后来,我找到钱囊,便赶紧跑出来了。”

    “一个人也没有.....难道说...”忽然宋振国似乎想到了什么。“难道说,紫泉是为了给画舫的女孩送水粉和香包,才专门半夜跑去找表弟?可既然你也回去了,怎么....”

    “极有可能!”路胜也想到了,“别猜了,我们直接去画舫问问吧。”

    宋振国闻言,点点头。

    两人二话不说,再度拦了马车,直奔松柏江边,此时天色渐晚,正好是夜晚游玩喝花酒的时间。

    宋振国带着路胜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之前他们去过的那家画舫,名字叫莺莺画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