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十四章 倩影 二
    “那么便是正儿八经开馆授徒的武馆了。第二选择就是来自中原的名家高手,断魂掌李冉。”路胜仔细打听过此人,在中原被仇家打伤经脉,被迫不得已,带着妻儿来到沿山城,算是隐姓埋名远离是非了。

    “就算是被打伤,还能在沿山城闯出名声,手下肯定不一般。而且掌法也和我的相同,可以一看。”

    “另外,硬功方面,便是两个人,不倒翁陈嘉,和铜柱杨福瑞。”路胜亲自去看过这两人开的武馆道场,不倒翁已经七十好几,教授的东西都只是普通的寻常功夫。而铜柱杨福瑞则是大方许多,只要交了学费,就能学基本的硬功淬铁功,之后看表现,有机会被选入身边当亲传学员,传授铜柱功。

    “拜入武馆道场学习,对我来说太慢了,我只需要秘籍就好。只要能入门和得到秘籍.....”他想了想,决定先找城里的拍卖会看看,或许能找到像黑煞功这样的厉害功夫。

    想到拍卖行,路胜忽然摸了摸腰包,手指碰到里面薄薄的几张银票和金叶子,他便长叹一声。

    “得想个法子赚钱了。”

    要不是王紫泉的事,要不是又碰到了红楼画船,他也不想赶得这么急,也不会这么急着想要提升实力。

    收拾好东西衣服,路胜一路跑回沿山城的官道,沿着大道进了城。他决定先去见识见识那个中原名家,断魂掌李冉。

    拦了辆马车,路胜任凭马车带着在城里奔行了盏茶功夫,便到了一处偏僻街区。

    街区尽头处,坐落着一个古色古香,挂着桃木牌匾的府邸宅院。这便是赫赫有名的青木道场。也就是断魂掌李冉开设的武道场。

    正巧大门敞开,正是每天任人参观道场的时间。

    人群哄闹,路胜挤在中间跟着进了府邸,看到里面摆了一个很大的红柱子四方擂台。

    台子上有一个花白胡须的中年男人,正打着一套连环掌法,虎虎生风,不时传来隐隐的破空呼啸。

    “好!”

    打到精彩处,下面攒攒人头涌动,纷纷叫好出声。

    路胜定睛朝台上看去。

    “这就是中原名家的水平?”

    他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这男人的掌法还不错,度准确性都还好,衔接间处却有一丝丝迟滞。而且明显力量不足,虚弱无力。那破空声也是靠技巧弥补打出来的噱头。

    最无语的是,路胜还听到边上有人在说:

    “昨日李宗师摆下擂台,请沿山城所有江湖同道打擂争胜负,连飞廉军的第二统领都被惊动,前来和李宗师过了几招。你们那是不知道啊!

    不到三十招,那第二统领便被一掌打在胸膛上,连退数步,抱拳认输!”

    “厉害啊!不愧是中原名家!当真不凡”

    “这个算什么,李宗师之前还6续打败过铜柱道场的场主,狂狮道场,云水道场,九曲乾坤道场....”另一人忍不住炫耀道。“我可是一场场全部看过来的。没人能在李宗师手下撑过五十招!”

    顿时周围一阵赞叹声。

    路胜听得出不是敷衍和托,而是真正的敬佩赞叹。

    他仔细又看了看台上演练的李冉,此时已经有人上台挑战了。或许不该叫挑战,而是叫尝试。

    那上台的小伙子身材精壮,但对李冉很尊敬,口中直说是请教李宗师指点。

    两人很快虎虎生风的打了起来。

    才看了几下,路胜便明白了为何这李冉这么受推崇。

    “原来那李冉的力量和度,对于常人来说,已经是不得了了.....”看到那后来的小伙子架势,路胜此时才醒悟。他因为没有参照,也不和其他高手交手,一直隐藏实力默默修习,乃至于连自己实力到了什么层次,也只能靠猜测。

    “现在看来.....这李冉,我三招之内便能解决。”路胜微微摇头,转身挤出人群,不再多看。

    “那断魂掌,也就比我破心掌大成的威力强一些,不用内力催运,或许他能和我交手,一旦用了内气....”路胜想了想,或许三招都算高估对方了。

    一招,他就能当场干掉此人。

    他动用内气和不动用内气,中间的差距,相差数倍威力。

    “我要找的,不是这种所谓的高手。”路胜一路离开青木道场,本来他还想去铜柱道场,但天色已晚,便先回家休息。

    第二日,路胜又去了铜柱道场,以及另外几家道场。

    那硬功表演,他确实看到了。传闻中的铜柱,能够靠咽喉把一把长矛顶得弯起。看起来确实不错。但路胜以前也看过这样的硬功,不过是硬气功而已。练法很简答,就是需要吃苦和坚持。

    而且铜柱的硬功修习,是需要大量的药材洗练,否则会留下很多的暗伤后遗症。几个硬功道场对于功法倒是挺大方,直接公布出来了,但其中洗练的药方,却一字不提。

    路胜仔细了解了下,只有加入了道场后才能享受到药材洗练。

    他心中失望,没了洗练药方,就算他练了也会落得一身伤,虽然修改器练法和常人练法不一定一样,但他不想浪费时间尝试,一个黑煞功第三层的突破,就让他养了半年的内伤,要是再来一次,那他不得好几年都动不了手?

    离了道场,一天时间又过去了大半。

    路胜没什么收获,失望之下,便顺道去了沿山城中出名的鬼市一条街。

    沿山城的鬼市,是专门贩卖各种墓葬品,倒卖品,盗窃物品,或者一些赃物和棘手东西的地方。

    路胜整理了下身上全部的家当,还有一共价值两千两的银票和金叶子。而他名下那家卖文房四宝的店铺分红,一个月才几十两,对他而言是杯水车薪。

    “最后逛逛,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好货。”他之所以往这里跑,便是总是听郑显贵说,他们拍卖的不少好东西,都是从鬼市里翻出来的。

    从那之后,他便时常来沿山城的鬼市逛逛,想着碰碰运气。

    鬼市人不多,就十几个摊位,挤在一个狭小的巷子里。

    路胜沿着巷子一路走过去,不时的会蹲下身伸手去摸摊位上的东西。

    逛了一阵后,他依旧没收获,正打算转身回去修习内气。忽然巷子的另一端,迎面传来一个略带迟疑的男声。

    “你是.....路胜...路月生?”

    路胜抬头看去,对面那人是个年轻公子,穿着一袭黄衫,腰佩黄玉,身姿挺拔,虽然他不认识对方,但却一眼便认出了此人的身份。

    “你是....陈芸熙的兄长?陈焦荣?”

    陈焦荣俊脸一怔,随即笑了。

    “路兄果真慧眼如炬。”

    “不是我慧眼如炬,实在是你和令妹长得太像了.....”路胜摇头道。

    陈焦荣面容和陈芸熙相比,仅仅只是男性化了些。两人看上去确实很像。

    “既然在这里碰到路兄,不如一起去坐坐?振国可是时常在我这里提到路兄啊。”陈焦荣笑了笑提议道。

    路胜定了定,点头应下。

    两人出了鬼市,在一边找了家酒坊,坐下喝酒。

    大堂里人来人往,小二上酒声、客人谈笑声络绎不绝。但两人都没受影响,只是沉默了一阵。

    “我听芸熙说了,路兄品行高洁,是我先前小瞧了路兄。”沉默后,陈焦荣率先开口。

    他顿了顿,又道:“王紫泉的事,官府已经介入了,不是振国兄报的案,是他的表弟和家人。”

    路胜端着酒杯,微微抿了口,任由清淡微辣的酒水在口腔里慢慢流淌。

    “芸熙的事,先不提,官府衙门怎么说?”

    陈焦荣摇头:“振国也请我去问了,定做是失足落水失踪,捕头到处调查的结论也是如此。据说还有人亲眼看到他跌入松柏江。人证物证俱在。”

    路胜没作声,仰头一口将酒水喝干。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是啊,还能怎么样?”陈焦荣无奈道,“其实每年松柏江上失踪的人有不少,像王紫泉这样的不在少数。官府都是这么处理的,而且还不允许宣扬传开,否则也要定罪入狱。”

    路胜这时也明白,沿山城治安好的名声是怎么来的了。

    “我妹妹,说你不接受的原因,是因为相互之间不够了解。”陈焦荣换了话题。

    “那王紫泉的事,真就这么算了?”路胜继续问。

    “是啊,就这么算了。”陈焦荣回答。“偌大的松柏江,难不成你还要人一个个的去潜入水下,找一具可能已经被鱼吃掉的尸体?”

    路胜吐了口气,坐正身体,心中有些不爽利。无论是九连城的官府,还是这沿山城的官府,都一副故意不作为的表现。这让他心头烦闷。

    “那要这官府有何用?”他一句话脱口而出。

    陈焦荣顿时一愣,伸手无意识去捏腰间黄玉。

    “是啊....这官府,到底有何用?”

    两人都是一时间心情烦闷,各自想到了其他事情。

    沉默了一会儿。

    路胜目光不知不觉落在了陈焦荣手上的黄玉上,眼神微微一动。

    “陈兄,能把你这块玉给我看看么?”

    陈焦荣点头,随手将黄玉递给路胜。“这是前阵子我一朋友至交送给我的礼物。上好的九原玉石。”

    路胜接过来,刚一到手,便感觉玉石中一股冰寒气息顺着手掌急涌入体内。

    那冰寒气息,居然和之前他吸收那粉末时,感觉一模一样。

    “好浓的阴气!”路胜心头一震,他把这种气息命名为阴气,而这块玉石中的阴气之盛,比他之前吸收的粉末还要强出太多,以至于他不用滴血也能靠着皮肤接触吸收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