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十七章 倩影 五
    那一头漆黑如墨的长,一直拖到腰际,明明女子是正对着她坐着,黑却还是将她脸遮得严严实实。

    “是我让他来的....”女子带着笑,回答了君儿的疑惑。

    “不....你不能这样...”君儿感觉全身无力。一股从心底里涌出的最深沉的绝望,迅占满心头。眼泪一滴滴的顺着她眼角涌出来。

    那女子缓缓站起身,朝她走来。

    “姓宋的可是早就预定好的猎物,你想放走他?这可是坏了规矩。

    所以,我就装成你的方式,给他传信过去了.....这不?他不光来了,还连带多送了两个新鲜血食.....真是不错...”

    他们针对宋振国这样的阴时生辰之人,布局了这么久,自然绝对不容许放过一个。毕竟这样的人可都是稀罕物。

    君儿流着泪,身子完全动弹不了,任由那女子轻轻抚摸上她的脸庞,然后那手缓缓没入她脑袋,像是插进去一般,从太阳穴刺了进去,开始轻轻搅动起来。

    随着女子的搅动,君儿眼神逐渐从灵动,变得慢慢妩媚动人,然后身上的皮肤也渐渐多了一层细细的诱人光泽。空气中甚至飘散出丝丝香气,极其诱人的淡淡香气。

    但长女子却注意到,君儿眼底还依旧是那种让人心疼的一丝绝望。

    “你暂时先独自呆呆吧,清醒一下。姓宋的那人,我会让另外人去做。”女子现不对,迅收回手,冷哼一声,消失在厢房里。

    只留下君儿一个人坐在房里,泪眼朦胧。

    ..............

    宋振国带着陈焦荣和路胜两人上了画舫。

    “宋公子,陈公子,路公子,今个可是大好日子,你们的节目已经安排好了,就等三位光临了。”一上船,船娘便笑盈盈的迎上来。

    “君儿呢?”宋振国笑着问。

    “还在梳妆打扮呢,宋公子今日可要好好怜惜人家。”船娘放轻声音笑着道。

    “好说好说!”宋振国脸上压抑不住的笑容,带着路胜陈焦荣一起,进了一间事先准备好的厢房。

    三人坐定,窗外夜色迷蒙,隐隐有月光如薄纱洒进来,落在窗台上。

    船娘也不离开,带了三人进房后,便两手一拍,顿时房门鱼贯进入一连串的面纱女子。

    这些女子全都穿着真正的三点式内衣,上身白色抹胸,下身只用一条薄纱遮住双腿之间,那薄纱还是淡绿色半透明状。

    所有女子都生得体态婀娜,身材匀称,就算戴着面纱,也能看出面容俏丽,五官清秀。

    其中一个女子抱着一把琵琶,缓缓坐进房间,素手轻轻一弹。

    乐声婉转,三人顿时浑身一震,原本被这些女子装束打扮撩得有些热的身体,一下更加气血涌动。

    琵琶声音很轻很轻,就像是情人在耳边轻轻的低语,一阵悦耳柔和的乐声缓缓流淌出来。听得三人面色怔然,微微有些陶醉。

    很快又是66续续的酒菜送上来,清一色的全是滋阴壮阳之类物事。

    宋振国面色红润,笑着不断劝路胜陈焦荣吃。

    路胜吃了两口便不再多夹,只是坐在原处听曲儿。

    一顿饭,吃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美姬换了三拨,三人都喝得有些尽兴了。

    “说起来,原本这画舫是不让有肌肤之亲的,不过今日不同于以往,那船头答应我,只要今晚把君儿赎身赎回去,船上之前出来的美姬中,便任由我们三人挑选陪夜。”宋振国有些得意的笑道。

    “真的假的?”陈焦荣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这画舫可从没有抢青楼生意的。”他面露讶然道。

    “所以我才高兴啊,这里的美姬,可都不是一般人能碰的,两位贤弟不必客气,我是有小君了,其他女子都不放在心上,你们倒是可以挑选一二。”宋振国笑道.

    “这倒是新奇。”路胜看了眼外面,天色渐渐晚了,也不知道在船上过了多少时间。外面走来走去的过往顾客也渐渐少了许多,甲板上之前还偶尔能听到一点点说话声,现在也几乎没了。

    “不如我们来玩投壶吧,今日可是熏缎节,投壶成绩若是不错,还能有额外的赠送服务。”宋振国一直在这画舫待,对这些规矩都很熟悉了。

    路胜没异议,陈焦荣也笑着应了。

    三人便开始让画舫的女子搬来投壶和花箭。宋振国第一个拿起箭支往壶里投去,路胜和陈焦荣在边上看。

    偶尔投中了,边上女孩便鼓掌娇笑着喝彩。陈焦荣已经喝得有些醉醺醺了,伸手揽过一个最娇小的女孩小声调笑,气氛暧昧。

    投壶方式是用箭支往一个大瓶子一样的壶里扔,算是流行的小游戏,不论文人雅士还是寻常百姓,都流传甚广。

    路胜算了算时辰,随意问了句身边的女孩。

    “你们这里这么晚了还不打烊啊?”

    “是啊,不打烊的。”女孩看着他微笑。

    路胜看着她的笑容,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什么地方不对。想了下没头绪,便又继续看向宋振国。

    三人玩了一阵。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去梳洗了,一会儿再来陪几位公子。”一位带头的舞女美姬开口微笑道。

    “去吧去吧,”宋振国摆手道。

    一行美姬鱼贯出了厢房,最后一位轻轻合上门。房间里一下安静下来。

    三人坐在矮塌上,面前摆着的全是一片狼藉的各种酒菜。酒坛子在边上放了足足两个。

    “今晚喝得有些多。”陈焦荣摇头道。

    “别耽误了正事。”宋振国笑道。“要去如厕么?”

    “我去洗把脸。”

    路胜摇摇头,起身出了厢房。

    外面一片灰沉阴暗,厢房外是楼船的中间大厅,一排排的厢房都房门紧闭,也没看到什么姑娘进出。路胜也喝得有些头昏脑胀,便朝着茅房方向走去。

    去了趟茅房,洗了把脸清醒了许多,他擦干脸走出来。才走出来没几步,便忽然一愣。

    茅房外的地面上,投射了一截外面大厅的灯光。只是那灯光的颜色和之前他记得的颜色有些不同了。

    “我记得,之前这光是黄的吧?”路胜眯了眯眼,看着地面一片红艳艳的光晕。

    外面一片安静,安静到甚至一点声响也没,就连外面水浪拍打船身的声音也听不到。

    路胜低头仔细看了看脚下的红光,轻轻抬起腿,走出茅房,回到大厅。

    大厅一片寂静,之前悬挂的黄灯笼,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红灯笼,淡淡的红光将整个大厅染成一种颜色。

    路胜走到护栏边,往下看了眼,他所在的这一层是第二层,下面是第一层,也看不到什么人。之前进茅房前还能看到的几个姑娘和客人,此时全不见了,就只有冷风一阵阵的鼓荡吹过。

    路胜微微皱眉起来。快步朝着厢房方向走去。

    走到厢房,他推门而入,陈焦荣也没在,或许也去茅房了,宋振国没回来,或许还在茅房。

    刚刚走过拐角,忽然他目光一凝,看到厢房内居然挂上了两个大红灯笼。

    两个红灯笼静静悬挂在他们吃喝座位的上方,也不知是什么人挂上。

    敞开的房门呜呜吹着风,厢房内寂静无声,路胜看着灯笼,又看了看四周。

    “宋兄?陈兄?”

    他试着叫了两声,没人应答。

    他一下便想起之前自己遇到的那艘诡异红楼船,眼神瞬间低沉起来。

    坐在座位上,路胜双手撑在膝盖上,静静等着宋振国和陈焦荣回来,如果他们真的也是去茅房了,就一定会回这个房间。

    约莫等了一小会儿,忽然房间门口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慢慢接近,很快停在了房间门口,恰好是路胜看不到的拐角处。

    “宋兄?”路胜缓缓起身,试着叫了声。

    那人就站在拐角处,也不作声。

    路胜眯了眯眼,手按在腰后的短刀刀柄上,这刀是他专门购置来防身所用,只有小臂长短,插在后腰的衣袍里也看不出轮廓。

    他缓缓朝着门口走去,脚步放轻。

    但就在他刚刚起身的时候,路胜身后便缓缓浮现出一道惨白色身影。一个模糊的白色人影,穿着长长的白衣,浮现在路胜身后,悄无声息的朝他的后脑伸出手爪。

    嚓嚓...

    忽然路胜伸手抓住木墙边缘,蹭了蹭上边留下的一个暗淡手印。

    那白衣人被动静声音刺激到,迅收回手爪。看向木墙,现只是意外出的杂音,它又回过头,伸出手爪,再度向路胜身后后心抓去。

    只是这一次,它看到的却是路胜转过来的面孔,一双亮得惊人的眼睛正迎面对上它双目。

    “你在做什么?”路胜咧嘴一笑,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口白牙。

    白衣人一惊,猛然往后飘去,瞬间没入身后墙壁。

    轰!!!!

    刹那间,一道黑色人影轰然撞在墙壁上,银色刀光如同匹练瀑布般悍然砍破墙面。

    是路胜!!

    他竟然二话不说,一刀当头劈出,巨大力量和爆力让他这一刀如同切豆腐一样砍碎墙壁,紧追着白衣人扑去。

    白衣人大骇,继续飘过隔壁厢房,再度没入第二堵墙壁。

    轰隆!!

    “死!!!”

    剧烈的墙壁破碎声中,竟然还夹杂着震耳欲聋的狂吼,路胜穷追不舍,一刀再度砸烂墙壁,扑向白衣人。

    他浑身血管隐隐凸显,浮现在全身表面,身上血气翻滚汹涌,整个人仿佛一下膨胀起来,比之前的体型足足大了一大圈,如同小巨人。

    他手里提着那把刀,对比他的体型,就像是捏着根小树枝。刀身粗细甚至还没有小臂的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