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十九章 事了 一
    “君儿!!”宋振国顿时大惊,一把抱住君儿满脸焦急。“你怎么了?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儿被他紧紧抱住,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宋大哥....我....我....”

    路胜在一旁,其实早就猜到了君儿可能不是人,没想到果然如此。

    那艘船上的姑娘或许都不是人,而是早就死掉了的女子。只是被某种特殊力量束缚在船上,以美色谋取某种目的。

    他没有打扰两人,而是默默的走开,在一旁空地上守着陈焦荣,调息恢复身体伤势。

    每运转一圈黑虎玉鹤功,他便能感觉到身上伤势泛起一丝麻痒。这是血肉生肌愈合的感觉。

    约莫过了一炷香功夫,宋振国两眼红红的走过来,君儿已经不知所踪。

    “走吧,我们回去了.....”他睁着眼睛低沉道。嗓子也有些沙哑。

    路胜知道结局了,那君儿必定是和鬼船红楼有联系,船毁人也亡,宋振国或许也已经明白了缘由。

    两人默默背上陈焦荣,朝沿山城方向赶去,一路上宋振国都没有说话,路胜也不出声。直到快到沿山城城门,宋振国才忽然开口道。

    “路兄,我能不能也向你学武?”他眼神带着恳求和悲痛,显然君儿的死对他打击很大。

    路胜站定脚步,看着他,叹息一声。

    “君儿的背后,必定还有一个强大势力,否则沿山城衙门不会任由红楼鬼船在江上害人,实际上她们也平日里没怎么害人,或许只是一种隐藏手段。只是偶尔在需要是动手。”

    宋振国摇头苦笑:“你说的我都知道,君儿的仇,说到底就是那个白裙女鬼所为,已经被路兄杀了,也就没什么问题了。我只是......只是想不再以后重复这样的事...”

    路胜看着他,从他眼里看出了深深的无力和痛苦。

    “你要知道,世上武学,普通的也就是交钱就能学,但独门武学,是轻易不能随便传授的。”

    宋振国眼神坚定。“那需要什么条件,路兄才愿意教我,是要拜师吗?没问题!”

    “不....不急,你到底有没有习武的资质,我也不确定,先要测试一下才行。”路胜也是半吊子习武出家,对资质方面,没有自己的测试法子,只能让他先试试。

    而独门武学不可轻传,这也是这里普遍的规矩,他不想打破这个规则。说白了,独门武学多是由创造者自己苦心钻研测试而成,花费了大量心血精力,甚至还有的赔上自己身体健康伤残才创出的武学。

    这样的产物,平白无故教给外人,谁愿意?这就和那些巨商豪富一样,辛辛苦苦创了大半辈子的家产,随随便便就要他传给外人,可能么?

    这才是很多高手所谓的家传武功的真相,不传给外人,自然就只有家传下去。

    路胜也听说过有人随随便便就将武学传给他人,这种往往是武学得来太容易,不够珍惜。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有修改器在,无论什么人,想要和他比修炼度都是白搭。同样的功法,他能比常人快无数倍的达到顶峰。

    所以路胜担心的倒不是这个,而是担心露底,一旦让外人知道他的武学是用不同武功自行推演创出的,或许会极其引人注目。

    这不符合他闷声大财,悄悄提升实力的打算。

    “这样吧,我们先测试一下,我再考虑出是否传你武功。”路胜打算先看看,如果宋振国真有天赋,便先传给他基础的功夫。

    “好!”

    宋振国也知道传功时会有考验什么的过程,一些志异乐虎国际国际中,侠客们往往都是这个规矩。

    两人一前一后带着陈焦荣进了城,马上便有城门口制衣铺的老板看到陈焦荣,赶去通风报讯了。

    路胜这副面孔不便见人,便让宋振国带着陈焦荣去陈家解释,他自己则悄然离开,回返家中。

    一路上走在街道,到处都有人用异样目光看他。不少小孩子更是追着他屁股看热闹。

    路胜无奈,只得加快度,等到了家门口,一摸身上,居然钥匙和钱囊都被烧没了。

    “这下亏大了....全部银票都在里面....”路胜顿时一怔,感觉要遭。

    咚咚咚。

    他无奈只得敲门。

    “来了来了”小巧的细碎脚步声迅跑过来,“谁啊?”

    “是我。”路胜应了声,“钥匙掉了,开门吧小巧。”

    听到是他声音,小巧赶紧把门打开。

    门缓缓打开,露出小巧娇俏可爱的小脸,她带着笑容抬头看过来。

    第一眼看到路胜,这小女孩先是一呆,随即两眼猛的圆睁。

    “你你你你....!!!”然后她两眼一翻,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路胜无语,看着下面被惊动了的商铺人声,赶紧进房,将小巧抱起放到里面床上。自己则是去烧水准备木桶。

    一番忙碌下,狠狠洗了一通身上烟熏,将水桶一桶的水都染成乌黑色,路胜又起身打盆水擦一遍身上,弄得毛巾都被染成灰黑色,才算洗干净。

    他洗完穿好衣服,没一会巧儿也醒了過来,一看到他,小巧便睁大眼睛,仔仔细细的辨认一遍,才认出他就是平日里她侍奉的路胜大少爷。

    路胜好生解释了一遍,说被火烧了衣服之类,还好受伤不重之类的话。巧儿才急急忙忙的跑去请大夫,家里除开路胜身上放的钱外,还有存了几十两银子作为小巧日常开销所用,请大夫的钱倒是够了。

    看着路胜一身的烧伤,让大夫慢慢涂药,巧儿两眼泪汪汪,坐在一边一副伸手想摸,又担心弄疼路胜的样子。

    这一身烧伤,上了药后,路胜便开始在家中休息,连学堂也不去了。

    仅仅修养了半个月时间,他便伤势大多长好,只是皮肤看起来已经没了以前的毛。

    奇异的是,他的肌肤居然没有烧伤的疤痕,而只是全部毛被烧掉,变成光秃秃的光头,没有头,没有眉毛,甚至连胡须也没有。光溜一片。

    在家中请假呆了一阵后,便紧接着马上是岁试时间。

    宋振国回去后,一直没了音讯消息,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而陈焦荣回去后,得知情况,只是来信感谢路胜相救之恩,不过信纸里并未提起什么红楼鬼船之类的事,估计是宋振国没给他说。或许说了他也不一定信。

    信上提到他被禁足了,私自去画舫,虽然不算什么恶事,但终归不是什么正大之事,上不得台面。而且这次还被闹大了,差点被烧死,顿时也惹得家中老父一阵震怒,下令他不许外出。

    陈芸熙倒是亲自上门,过来向路胜表示了感谢,还送了一对白玉麒麟作为答谢谢礼。并且代表父亲陈家家主,邀请他有空养好伤,上门做客。

    只是一上门见到路胜被烧光头的模样,陈芸熙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她反倒是觉得有趣,捂着嘴又是担心心疼,又是好笑的和路胜闹了半天,快要到下午傍晚了才回去。

    路胜在家中呆了一阵修养后,等到身体渐渐痊愈康复,他也打算找个法子,测试自己此时的实力状态。之前画舫上的那最后一招爆,让他心中很在意。

    不过在此之前,一个意外出现的人,微微打乱了他的安排。

    ...............

    沿山城总兵府旁,醉乱茶楼。

    三层的尖顶红茶楼上,路胜和一黑纱俏丽女子,相对而坐,坐在最高层的单间厢房内。

    两人之间的桌面上放了瓜子、鸡爪、水果和坚果之类的茶点。一个朱红色的大壶静静摆在桌面中间,壶嘴还在冒丝丝热气。两个杯子一人一个摆在身前,里面倒了一半的绿莹莹茶水。

    路胜伸手拿起一颗无花果干,轻轻放入口中,眼睛却是平静看着对面女子。

    “这是我们第几次见面了?”

    端木婉笑了笑,脸上有些疲惫。“偶然路过这边,来见一个...唔......或许算是朋友吧。没想到在街上遇到你。”

    她是在骑马路过街上时,看到路胜出来吃早餐的,两人相遇后,路胜便提出一起坐坐。不知道出于什么愿意,她便答应了路胜给出的到茶楼喝茶的提议。

    “端木姑娘之前是去找那个重宝了?”路胜之所以能了解到九连城生的大事内幕,便是靠的端木婉相告,所以他也希望能从这神秘女子口中知晓更多的相关消息情报。特别是关于她所在的那个世界。

    “是啊....要找那东西的人...很多很多。”端木婉看得出真的很累了,她身上的打扮也是用黑纱包裹住全身,边上衣帽架上还挂了一顶她的大黑斗笠。在街上时,若不是路胜是从下往上看,还真没法看出她是端木婉。

    路胜看了眼她的手。纤细雪白的双手,袖口和小臂衣服都有些划破的痕迹,还沾了些干掉的血迹。她的裤腿上还沾染了一些细碎的黄色泥点,显然是急赶路时溅上去的。还有她脸上眼睛下微微浮现的黑眼圈,表明她休息不好。

    “真的很累啊。”路胜叹了句。

    端木婉点点头,叹息一声,全然没了第一次遇到路胜时的从容妖媚。

    “有的人,总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什么话也听不进,什么事也只认为自己是对的。无论你找出多少证明,告诉他这是错的,都没用.....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很讨厌?”

    路胜沉默了下。

    “是很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