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十一章 方向 一
    “提升阴阳引到第一层。”路胜心中默念。

    顿时修改器微微一颤,阴阳引的一栏微微模糊了下,从未入门,一下变成入门,然后再变成第一层。

    路胜感觉小腹处那一丝的气息一下清晰了许多。身体也没有其他什么异常,便又道:“将阴阳引,提升到最高第二层!”

    修改器微微闪了下,紧接着,阴阳引的选项再度变化,从第一层,直接变为最高层次的第二层。

    路胜在状态生变化的一瞬间,猛地感觉到体内的黑虎玉鹤功一下减少了大半内气。

    而一缕平和舒缓的气息,开始在体内循着第三条路线慢慢流转起来。

    三种内功,三道内气,在体内形成一个圆球一样的交叉形状,有快有慢,不断流转。

    阴阳引一成,路胜明显感觉身体有种不同往常的感觉。

    嗓子眼里平时一直都有的干涩,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心头原本有些燥热,此时也彻底不见。

    感觉整个人更加完整平衡了。

    “看来阴阳引应该是有消除黑煞功副作用的效果。这门内功的立意境界很高啊....”路胜眯了眯眼,心中有了些思量。“或许可以以阴阳引为主要功法推演下去,黑虎玉鹤功,作为补充。”

    想到就做,他马上沉下心来,趁着现在有足够的阴气,阴阳引的提升对身体负荷似乎也不重。

    “推演阴阳引下一层。”他默念。

    顿时整个修改器界面猛地一闪,模糊起来。

    很快,不过几个呼吸后,界面又清晰了。而阴阳引所显示的状态,已经从第二层,变成了第三层。

    进入第三层阴阳引,路胜甚至感觉自己体内黑煞功的流都慢慢变缓下来。之前如同一道烫的火线一样的内气,此时开始降温了,转也慢了一些,变得不紧不慢。

    路胜轻轻舒了口气,目光终于落在黑煞功上。

    “有了黑虎玉鹤功和阴阳引的内气做底子,下一次,就该推演黑煞功了....”

    他视线落在黑煞功的选项后面,却忽然一愣,那个可推演的按钮,居然还在!

    “这是怎么回事??”

    路胜心中思索了下,马上便有些明白过来。

    “应该是玉簪中的阴气远比之前的粉末什么的多,所以在推演了一门普通低级武学后,还有剩余。足够推演第二门武学。应该是如此!”

    想通之后,路胜心情舒畅了许多,这一次虽然头什么的都被烧光,钱囊也掉了,损失较大,但比起收获来,也不算什么了。

    “开始推演黑煞功!”

    他意识在黑煞功后面的按钮上轻轻按下。

    嘶....

    修改器再度一闪,模糊起来。

    约莫又是十多个呼吸后,修改器缓缓再度显示。黑煞功的状态也生了变化,直接从第三层,变成了第四层,显示的字样也变成了:未知火毒功法:第四层。

    一道火线从路胜会阴直冲往上,沿着胸腹,脖颈,涌入面门。在进入大脑后,骤然炸开,化为无数细细暖流,如春风化雨一般弥漫到整个头部。

    唔....

    路胜舒服得忍不住出声。

    他轻轻扯开衣服,看到自己胸腹处的皮肤,居然浮现出一条赤红如血的红线,好似将身体一分为二,醒目至极。

    “这个...难道是黑煞功第四层的特殊效果?”

    他仔细体会了下黑煞功第四层的功法路线、

    “有些阴阳引的功法感觉,还有破心掌的心法技巧,这功法应该已经不是原版了吧....这是吸收其他内功的精华,融合为一体,形成的新的内功境界,也不应该叫黑煞功了,换个名字....”

    看着身上血红色的一条竖线,路胜心念一转。

    “这颜色和血一样红,加上是以黑煞功为主体推演而出,就叫血煞功吧。”

    他心中一确定,顿时修改器中的黑煞功一栏,迅变换名字,换成了血煞功三字。

    路胜再一次看了看剩余的武学,看是否还可以推演,这一次却是没有按钮了,显然之前的阴气全部用尽。

    “试试威力。”

    路胜伸手运气,血煞功内气飞流入右掌,轻飘飘的往右侧树干上一拍。

    嘶.....

    顿时树干上飘出一股股白烟,一阵木料被烧焦的声音气味飘出来。那树干居然被路胜一掌烧得,出现一个黑色凹进去的掌印!

    他也是被自己这一掌威力惊到了。

    “这已经不算武学范畴了吧!?”路胜心中惊叹,“就算劲力再强,要和这种威力的手掌碰一下,那不是分分钟被烫熟烫伤?这手和烙铁有什么区别??”

    他收回内气,仔细观察树干上的掌印,现这焦黑掌印,似乎不纯是靠温度,而是有很大部分靠的某种毒素,靠腐蚀烧灼树干,产生这种效果。

    但就算是这样,也很了不得了。

    “不知道我现在的实力,和那些名宿比起来如何。”路胜心中满意,但没有个具体的对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强。

    “另外,家中也没什么钱财了,才向家里要了不少银钱,现在又是搬迁特殊时期,不能给老爹增添负担,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

    路胜想了下,结合自身情况,倒是真就让他想出了个好办法,不过这法子需要等岁试后再行。

    岁试,就在三天之后了。

    “三天后就是岁试,过了之后,便开始实施之前的想法,不然家里没了钱,连滋补药材都没法保障。”路胜感觉最近滋补药材已经有些不足了,虽然有养生内气做储备,但明显养生内气的恢复度也变慢了。再拖下去,很可能会影响练武。

    “还有阴气.....难道每次都要我去经历一次麻烦事,才能找到?”路胜忽然想起陈焦荣身上的那枚玉佩,心里也有了一丝想法。

    “算了,还是先回去复习,过了岁试再说。虽然不怎么在乎官身,但好歹也是家中老爹和二娘的期望。”

    三日后,东山学院。

    天边一片鱼肚白,学院门口便等了大批小批的书生学员。

    大量穿灰白长衫,白色长衫,或者青衣的书生,全部聚集在学院大门前,嗡嗡闹闹的讨论着可能开考的题目内容。

    人群中,不少马车稀稀疏疏的停在路边、角落边,马车车帘掀开,露出里面一张张或年轻或苍老的面孔。

    他们有的是等待考生的家人,但更多的是家中富贵的家族世家子弟,不屑于和外面穷苦普通书生站在一起,便在车内安心休息读书。

    路胜身穿月白长袍,头上戴了一顶类似锦衣卫那般的黑色高帽,将整个头顶全部罩住,只有从他脸侧鬓角处,隐隐能看出他没了头。

    他一个人站在学院大门侧面,正靠在阴影里,一言不,闭目养神,静静等待开考。

    很快又是一辆白色马车缓缓驶来,车上下来两人,一个是大腹便便的黄衣胖子。另一人是体态婀娜的漂亮妹子。

    两人一下车,便到处目光扫视,寻找熟识之人。

    那胖子扫了一眼,便看到角落里的路胜,眼睛一亮。

    “胜哥!!”胖子举起手大喊,兴高采烈的跑过来。

    “郑显贵...”路胜无奈的睁开眼,看着迅跑近的胖子。“大庭广众之下,能不能声音小点,留点体面。”

    “体面个屁,胖爷我天生就是这脾气。有谁看不顺眼的直接来干!”郑显贵毫不在乎,一段时间不见,他倒是开始自称胖爷了。

    “怎么样?有把握么?”路胜随口问道。

    “还好还好....”一提到这个,郑显贵顿时干笑两声,他靠近一点左右看看,做贼似的压低声音。“这趟全看我老妹了,胖爷我是不行了....”

    “胜哥哥好。”郑显贵的妹妹郑宇儿过来乖巧道,她穿了一身女式的长衫,显得秀气中带有一丝文绉绉。

    “三科考试,经义,策论,兵武。你哪科有把握?”路胜无语问道。

    “童生时候还记得一点,现在嘛....嘿嘿,早忘干净了...”胖子干笑道。

    路胜无语,对他来说,无非就是将所有教材重点背一遍,理解贯通,然后加点自己的观点,做到这种程度,基本通过是没问题,只是要想拿前面名次,就很难了。不过反正他也只是打算糊弄一下家里,通过就好。

    “看起来胜哥哥是胸有成竹啊。”郑宇儿笑道,“要不您带带我哥,看他那样是过不了的了。”

    “这倒谈不上,只是无欲则刚罢了,这次考场选在我们东山学院,正巧我们连门也不用出,就在学院等着开考,倒是方便。”路胜笑道。

    “路兄,好久不见。”陈焦荣从一辆华贵马车上走下来,也看到这边的几人,凑过来打招呼。

    “上次真是全靠你了,不然我真是小命不保啊。”他满脸苦笑。

    “理所当然之举,老挂在嘴边做什么。”路胜摆摆手。“说起来,这趟岁试怎么没看到振国兄?”

    “他啊。”陈焦荣摇头,“被抽中考生检查,早就进去了。最近不知道生了什么事,那家伙好像受了什么刺激,开了窍一般,经义策论越来越精熟,这趟怕是要中。”

    “是吗?”路胜微微有些意外,还以为宋振国经历君儿之事后,会情绪低落失意,没想到还振作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