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十二章 方向 二
    几人说话间,路胜也将郑显贵介绍给陈焦荣,不过陈焦荣明显不是很在意郑家。

    对他来说,一个边缘小城的乡下地主之子,在他这样的人物身边连进他圈子的资格也没有。

    就算是路胜,要不是因为妹妹天天都在他耳边夸耀提起,他也真没把这位放在心上。当然现在不同了,路胜救了他一命,事后他也去问过不少人,都说看到那画舫燃起大火,隔了十几里都能看到火光。

    他知道内情后当场也吓出一身冷汗,以至于到现在还不敢上任何船只,心里有了阴影。

    郑显贵知道对方身份后,明显一副热心想要巴结靠拢的姿态,搞得郑宇儿和路胜都有点看不下去,可又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几人说话间,路胜渐渐以听为主,只偶尔应几声,大家都知道他的性格,便也不在意。

    路胜一边听,一边视线随意的在人群中扫视,忽然他目光一定。看到角落里缩着的一个老乞丐。

    这老乞丐和一般人有些不同,虽然现在是盛夏,但这里是东山学院,是东山山脚下,常年阴冷潮湿,就算盛夏也地面阴冷,湿气很重。

    可这个老乞丐却和其他人不同。他身边就放着一件破棉袄,但他身上却只穿了一件破洞薄衫,这么阴冷的地面,棉袄放在一旁也不穿。

    而且以路胜的目力看过去,还看到这乞丐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两眼呆滞。

    路胜仔细看着这个乞丐,他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好似....就好似这个乞丐和他很相像。

    “他的年纪也许有六七十了,身材面貌和我也完全不同,我怎么会有这相似的念头?”路胜心生疑惑。趁着陈焦荣对郑宇儿感兴趣,找她开始聊天的时间,他缓步走向那老乞丐。

    想到就做一向是他的作风,毫不拖泥带水。

    走到乞丐面前,路胜身上的影子把这人身体遮了大半。

    “老人家,这里这么冷,穿这么少,你很热吗?”

    那老乞丐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里满是浑浊。

    “热....热...不热吗?热吗?不热吗?热吗......”他嘴里开始嘟哝起来。看上去神经有点不正常了。

    路胜皱了皱眉,摇摇头便要走开。

    “你遇过鬼!!”忽然那老乞丐一下子声音大起来。“半阴之体,半阴之体啊....我也是半阴之体,遇鬼多了,还被上过身....你和我一样,和我一样....哈....哈哈哈....”老乞丐说着说着傻笑起来。

    “半阴之体?”路胜顿时一楞,站住脚步,仔细打量着老乞丐。

    看得出,这人身上的衣服打扮式样,曾经是蛮不错的,不算豪富也能是个中层之家,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什么是半阴之体?”路胜沉声问。他隐隐有些感兴趣了。

    这老乞丐顿了顿,嘴里又开始嘟哝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过了好一会儿,他眼睛里的浑浊才稍微褪去了点,似乎稍稍清醒了些。他仔细打量着路胜,有些断断续续道。

    “你和我一样...都是半阴之体....小时候被鬼上过身的人,遇鬼遇多了,就是这样体质....会死.....招鬼....会死.....”

    路胜听得摸不着头脑,但看着这老乞丐,总感觉他和自己很像,这种感觉,不是容貌,长相,而是一种内在的东西很相似。

    难道这就是这老乞丐所说的体质?半阴体质?

    他心中疑惑起来。

    “嘿嘿嘿.....”这时候那老乞丐也傻笑起来,指着路胜大笑。“半阴,招鬼.....半阴.....半阴.....”他开始不断重复这两个字。

    路胜皱眉看着他,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老乞丐都只是重复半阴两个字,之后便什么也没说了。

    铛...

    考试入场开始了。

    路胜无奈,只得转身朝学院大门走去。

    考试,正式开始了。

    岁试考试,连考三场,吃喝拉撒都在考场里度过,也不允许外出。等到路胜考完出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下午了。

    一群群考生身心疲惫的从学院门口走出来。

    路胜却还是看起来精神正常,作为内外兼修的大高手,这点消耗对他来说自然毫无影响。

    一出来,他便眼睛有朝那老乞丐所在位置看去。果然人不见了。

    “半阴之体.....”这个词在他心里不断回响。“如果和那老乞丐所说的一样,所谓半阴之体就是遇鬼遇多了的人,那么我还真算是这种体质。”

    仔细想了想,这事或许还真得找人问问。

    “遇鬼遇得多的人,什么样的人最有可能?”路胜心中转了转,很快便想到了一个地方。

    这时郑显贵等人也出来了,一个个愁眉苦脸,苦大仇深,显然这次题目很难。

    陈焦荣也是一样,皱着眉走出来,和他一起的还有陈芸熙,陈芸熙一看到路胜,便有些神色怪异的躲在哥哥身后,似乎是有些娇羞。

    路胜摸了摸自己被烧没了的眉毛,有些苦笑。他倒是希望陈芸熙能因为自己毛被烧光而放弃自己。

    之后是宋振国也出来了。路胜先和陈焦荣兄妹说了几句,送离他们后,便又和郑家两兄妹,以及宋振国一起,去城里找了家菜馆,解决晚饭。

    一顿饭吃到傍晚,路胜和几人分开后,便径直前往城外靠山的一处地方。

    沿山城外左边,是一座连绵起伏的巨大山脉,被叫做鹿茸山,因其形状像鹿茸而得名。

    鹿茸山下,是整个城池周边最大的一个墓园,万丰园。

    路胜趁着刚入夜,直奔万丰园,在大门口找到了守园的守墓人。

    守墓人是个瘸了腿的老头子,衣服穿得整洁但破旧,脸上总是泛着一丝淡淡的青色,也不知道是经常不见阳光,还是其他原因导致。

    “半阴之体?”听了路胜的询问。老头拿着手里的酒囊晃悠了下。他上上下下的看了路胜一眼,掂量掂量手里才到手的大铜钱。

    “小兄弟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这个说法倒是有的,只是一般人不叫半阴之体,我们叫这种遇鬼多的人,叫阳包子。”

    “阳包子?”路胜重复一遍,眉头紧皱起来,“还真有这种情况?”

    那老头看着路胜啧啧称奇。

    “当然有,说实话,老头子活了这么多年,见了不知道多少人,阳包子也见了很多,但都没有活过多久就死了。

    公子你这样的,应该是才成的阳包子。时间没多久,而且是之前才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路胜一愣,没想到这守墓人居然还懂得不少。点头道:“是,之前确实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这才没过多久时间。敢问老丈,这阳包子,会有什么麻烦么?”

    “不知道,不过据说阳包子很招鬼的,所以都活得不长。当然这也就是个说法,你听听就好,也别当真,该怎么过就怎么过。”老头摆摆手道。“回头去请个道士法师,做做法,去去邪,应该有用。”

    请法师?路胜心中摇头,他也去周边找过一些庙宇里所谓的法师,都只是骗子,没什么真才实学。

    如果那种法师也能抓鬼,那他一巴掌也能扇死无数妖鬼了。

    “不知道老丈,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办法?”路胜皱眉继续问。他想看看,一般人在没有他这样武力的情况下,能找到什么路子自保、

    这守墓人嘿嘿笑了两声,有些阴森的看了看路胜。

    “办法么.....倒不是没有,看在公子给这么多的大钱份上,老头我给你指条明路。”

    “什么明路?”

    守墓人笑了下,仰头喝了口劣质酒水,喷出满嘴的酒气。

    “这沿山城,有一帮二会三门。我有个侄子,曾经进过这其中的一帮,也就是赤鲸帮。可惜后面生冲突,死了。不过这门路倒是留了下来。”

    他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路胜,显然是就等着他表示表示了。

    路胜来这么久的沿山城,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一帮二会三门,不过听到赤鲸帮的名字,他顿时心头一震,这不就是端木婉提到过的那个赤鲸帮?

    端木婉神秘莫测,她既然说了赤鲸帮的功法在附近最强,那就很大可能没错。他现在缺的不是功法,缺的是足够厉害的功法。一般的内功武功,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帮助不太大了。

    到了他如今这个层次,只有找到强的功法,最好是能替换黑煞功的,这样一来,便能不需要阴气,直接不断提高境界,拔升实力。

    毕竟黑煞功只有那么几层,阴气这东西....看起来似乎吸收多了也有副作用。

    “不过老丈,我来这沿山城这么久,怎么就没听过这赤鲸帮的名头?你不是在唬我吧?”路胜反问了句。

    守墓人阴笑起来。

    “他们都是黑道,黑道是什么意思?常人看不见的地方,叫黑,这沿山城里的大大小小赌坊青楼,黑市鬼市,每条街每个区,都有他们的影子,公子你一看就是不差钱的人,可能平时没注意过,但普通人就不同了,小偷,抢劫,放利钱,收保护费,命案,诈骗,.....乱七八糟的事都和他们有关系。”

    路胜一听,顿时明白了。这赤鲸帮,其实就是黑道组织。黑帮组织。只不过比较隐蔽而已。

    他想了下,又塞出一两碎银,给老头子算是谢礼。

    “公子上道!”老头顿时眉开眼笑。“这赤鲸帮里强人不少,据说还是帮衙门管理沿山城治安的庞然大物,想必里面一定有人有办法解决公子的体质。”

    路胜可不管这些,他想到的是更强的功法,赤鲸帮如果能混进去,或许能弄到比黑煞功还强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