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十三章 赤鲸 一
    从老头子那了解了几个赤鲸帮的小据点和帮中人员结构特征,路胜便从墓园离开了。

    第二日,路胜一大早便出来闲逛,打算探探赤鲸帮的点。

    路过一条繁华街道时,城里一家大商铺正在举行优惠活动,这里的优惠活动不叫优惠,而叫匀礼。

    一大群小孩子们凑在店铺门口,那里搭建了一个木台子,上边有人大声说着话,吸引了不少路过行人观望。

    路胜原本只是瞟了一眼,便打算迅离开。

    但路过高台时,中途却注意到,围观中的人群里,有不少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

    “沿山城一向民众生活不错,以前也没见过有这么多难民一样的人在街上行走,怎么一下子多出这么多来?”

    路胜没理会木台子上正在大声说话的商铺商家。而是仔细观察这些难民似的的民众。

    他们面色凄苦,一个个眼睛里也没什么希望,只是站在木台边,期望商铺点能充饥的东西。

    路胜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便听到前面右侧处又有一群人围聚,围聚的人还不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他走近过去,分开人群一看。

    一对饿得皮包骨头的夫妇,衣不蔽体,正抱着一个才三四岁的小女孩,跪在地上,脖子上挂了一块树皮,上边用歪歪扭扭的灰炭画了一个简单图案,似乎是一串大钱的样子。

    “各位行行好,我女儿今年才三岁,听话懂事,五官端正,求好心人慈悲....赏口饭吃...”那跪地的妇人哀声道。

    站在她一旁的女孩还一脸懵懂,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路胜皱了皱眉,挤出人群,又往前走了一段,居然又看到有卖女儿儿子的。都是年纪很小的孩子。

    “这城里哪来的这么多难民?”路胜忍不住喃喃道。

    闲逛的路上,他一路上看到了不下五处卖儿卖女的人家。这让他心中微沉,心头也越疑惑起来。

    毕竟在他来到这世界之前,可从未见过这等惨事,要一个家庭到了卖儿卖女的地步,这需要落难到什么程度,才不得不做出这等选择?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路胜回到自家所在的小楼前,一楼的酒坊门口居然也有一个年轻女人,跪在地上在卖自己。操着一口外地口音,说话间也听不大清楚。

    路胜看了眼,见酒坊的小二也在边上看热闹,便走近几步问了句。

    “怎么最近这城里这么多难民进来?外面出什么灾祸了么?”

    那小二一见是路胜,也知道这位住在自家酒坊楼上的贵人,连忙点头哈腰回道。

    “回公子,这不是云州遭了大旱吗,不知道多少人没吃的,到处流窜,中间饿死的人数都够沿山城人口的十分之一了。一路上那个惨啊.....”小二摇头叹气,“刚开始,听说我们城还不让这些难民进来,后来见实在太惨,衙门的老爷也于心不忍,便下令开了通行,让为数不多的难民进城。其实我们城还好,中原方向,有不少城池都被难民挤得粮价狂涨。”

    “云州啊.....”路胜知道这地方,是在中原以西,是一块区域的统称,没想到那地方大旱灾情这么严重。这么些普通人,要想从那么远的地方到这里来,中途不知道死伤多少人。

    “是啊....听说...”小二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听说,云州那边是遭了妖魔祸乱,您说这天气,哪有先下十天冰雹,再来几个月大旱的?”

    “十天冰雹?几个月大旱?”路胜疑惑道。

    “据说,那冰雹啊,有鸡蛋那么大,之后就是个月的大旱,一滴雨也没下....啧啧,太惨了。听说都有人吃人的事生了。”小二也是个话唠,忍不住一开口就把自己知道的一系列全说了。

    “鸡蛋大小的冰雹,个月的大旱....”路胜也是惊了下,要知道在他认知里,连续三个月不下雨,就算是旱灾了,个月的大旱,难怪整个云州都崩溃了。庄稼估计都死绝了,连水都不一定有喝的。

    “听人传,每当要下雨时,连黑云都有了,但是马上就有奇怪的事情生,像是出现云气漩涡,出现雷声啊之类的情况,然后刚刚浮现的黑云马上就没影了。”小二又小声道。

    打听到消息,路胜回到家,心中还有些惊叹。

    这种不合常理的天气,先下十天冰雹,之后就直接旱灾,完全不符合自然规律。

    他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已经大概明白,这里约莫和中国古代差别不大,除开风土人情有些差异不同外,自然规律也没什么两样。

    唯独多了妖魔鬼怪之类的自然现象。

    “这种完全不符合自然规律的天气,一定是有外力促使。”路胜心中猜测,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旱灾十有和妖魔鬼怪有关联。

    回到家,小巧正在缝补什么东西,看到路上进门,赶紧起身。

    “公子您回来了?要沐浴么,小巧去热水。”

    “不用。家里还有多少银钱?”路胜随口问了句。

    “大约二十一两。”小巧很快回答出一个无奈的数字。

    路胜无语了,他甚至想要找宋振国和陈焦荣借,或者把陈焦荣送的白玉麒麟卖掉,那可是价值万金的东西,极其昂贵。还有那把紫玉簪,阴气虽然被吸收没了,但本身材质是紫玉,价格也是极贵。

    “这些都只是权宜之计,还是按照我之前的法子来,说不定还能在这样沿山城弄出一片我路家的根基。”路胜心头盘算着,开始吃小巧端上来的饭菜。

    饭菜都是从边上的酒楼买的,味道不错,小巧站在一旁给路胜斟酒,不时的和他说几句话。

    “放榜时间是多久?”路胜随意问了句。

    “约莫一个月后,到时候学院会有通知,巧儿会注意去看的。”小巧赶紧回答。

    “别忘了就好,这段时间我可能要去忙点事情,你一个人在家,小心些,难民入城,难免有心怀不轨之人。”

    “巧儿知道了。”小巧乖巧回答。

    吃过饭,路胜又出了门,赤鲸帮的几个点他都在早上摸清楚了。

    中午时分过去,就是要看用什么法子加入进去了。

    路胜一路慢慢悠悠,坐上一辆马车,慢吞吞的到了一家赌场门前。

    金印赌场。

    这家场子的名字很俗气,但也很贴切。整个赌场大门,看起来就像个金色印章,四四方方,很是惹眼。

    路胜下了车,取出一把装样子的金丝折扇,唰的一下打开,缓缓挤在进出的人群中走进赌场。

    一进场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喧闹声,赌钱声顿时迎面涌来。大大小小的赌桌摆在大厅里,每一个赌桌边都围满了一群群的赌徒,一个个红着眼大声呼喝着,似乎声音够大就能赢钱一般。

    路胜对赌钱没兴趣,而是一眼扫过,第一时间看到了金印赌场站在最里面的一个红脸中年男人。

    这男人静静站在赌场最里面的一张赌桌边,看着场中热闹非凡的场景,面无表情,穿得就和周边的赌场护卫没什么两样。

    但路胜知道,这位其实就是金印赌场的小头目红脸赵杰。也是这个场子平时的看管者。如果想要加入赤鲸帮,找他最容易。

    他慢慢笔直的朝着红脸赵杰走去。

    对方很快便注意到他的接近,眼神诧异的看过来。

    “兄台不去快活,来这角落里做什么?”赵杰随口问道。他虽然也靠着一张赌桌,但这里并没有开赌,只是当做普通桌子在用。

    “学生是东山学院的学员,想要加入赤鲸帮,不知能否引荐一二?”路胜直接挑明目的,微笑道。

    “东山学院学生?”赵杰一愣。

    他在帮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学院学生主动加入赤鲸帮。

    虽然他所在的赤鲸帮是第一大帮,但学院学生一向自命清高,除开上层一些大佬的关系加入的,或者是利用一些特殊事件关系逼迫加入的,平时里还真没见过有主动想加入帮中的书生。

    毕竟这些书生的志向可不是一个帮派能束缚,人家是要当官的人。

    愣了一愣后,赵杰上上下下打量起来路胜。

    “阁下说自己是学院学生,可有证明?”

    路胜笑着拿出自己书院的铭牌,上边有着自己的姓和学院的名字标志。

    一个硕大的东字,下面是很小的一个路字。铭牌是黄铜制成,有些分量,还有精致的花纹覆盖,很难作假。

    看到铭牌赵杰便信了,这铭牌常人可弄不来,就算想要伪造也很难。城里所有的工匠都不接私活的,而一些人家家里的工匠若是私造这东西,那可是大罪,判杀头都有可能。

    “你为什么想加入我们?”赵杰又问。平日里要想加入帮中的,大多是社会底层的苦哈哈,或者是商人,或者是有技术的手艺人工匠,像眼前这种,一看就有家底的学院书生公子,还真没必要加入帮派。

    “听说赤鲸帮是北地第一大帮,帮中高手如云,功法强悍.本公子,想要习练最好的功法,所以希望加入。”路胜很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他也懒得搞什么弯弯绕绕,直白一点。

    “武功啊....”这下赵杰释然了。赤鲸帮的武功确实是北地最强,其余什么会什么门,都没法比。

    “好吧,请去登记一下名字,年龄,擅长。”他直接给路胜指了指一侧右边的一扇小门。

    “事先提醒一句,我帮中弟子想要习武,都是从宣武阁中习得,而进宣武阁,需要评定阁下的实力层次,和为帮中做出的贡献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