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十五章 赤鲸 三
    路胜起码没听过名宿一掌不用内力,就能差点打死通意高手的。要知道通意高手,全身气力合一,加上通意能短时间内加强气血运转爆,力量度更增。

    一个通意差不多能相当于两个通力顶峰叠加起来。

    内气也只能用来增加度力量,所以那些内外兼修的名宿名家,比起通意高手来说,就算强,也不大可能强出这么多。

    好不容易,那王老头子终于被救活过来,又吐了口淤血,慢悠悠的醒转过来,在一群帮众的围观下,他努力撑起身体,朝着路胜看去。

    “这他么的不是破心掌么!??这是哪个怪胎教出来的破心掌!?你告诉老子,老子保证不打死他!!”

    路胜顿时愣住。

    “破心掌....难道就是王老家传的破心掌??”一群人顿时呆住了。

    “老头子面目有愧啊!!”王老头子大叫一声,一个翻身,挣脱周围人搀扶,站了起来。

    “你从哪学的破心掌,简直是错漏百出,劲力都用错了,用错了就算了,居然还能把老头子一掌打成重伤!简直没天理!!”

    他又是气恼,又是沮丧,但双眼盯着路胜却是越来越亮。

    路胜有些无语,这都能扯上关系,破心掌是他从张巡捕头手上学到的,没想到居然是这老头子的家传功夫。看周围人的样子,很有可能这破心掌在这老头手里已经成名不少时间了。不像是假的。

    “你比我强!而且强很多很多!”王老头认真道,一把推开边上想扶他的赵杰。

    “我教不了你,但是我大兄一定可以!大兄他....他一定可以!你的天资,加上大兄的实力!或许能找出一条路,一条希望!”

    路胜听得莫名其妙。

    周围人也是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唯独那中年妇人,却是双目一闪,似乎明白了王老所说的意思。

    “小兄弟,你可愿意成为我赤鲸帮一员。”那王老郑重的朝路胜走近,忽然他又一拍脑门。

    “哦对了,是我忘了,你本来就是来加入本帮的!”

    “王老...您还是先去休息吧,这里由我来也可。”那美妇轻声道。

    “也好,那凝芷,这小兄弟就先交给你了。”王老也感觉自己伤势拖不得,必须回去修养静养了。

    路胜一直都没机会说话,便看到一群人簇拥着王老,迅离开。然后那欧阳长老带着一部分人留了下来。

    留下来的这些人,一个个都用和赵杰肖老一样的眼神隐晦的打量他。

    “路小兄弟,不如我们先进里屋坐下谈?”肖老提议道。

    “好。”路胜这才松了口气。

    他不怕得罪谁,但他怕的是自己一不小心把一个无冤无仇的老头给打死,这样和赤鲸帮结仇就太冤了。

    肖老见路胜应下,又去请示那中年妇人,得到应许后,便引着两人一同进了里屋,只三人进去。赵杰这样的都没资格旁听。

    三人进屋,欧阳长老和路胜分别坐下,肖老站在一边听。

    欧阳凝芷看上去年轻,只有三十岁左右,但实际上是五十多的人了,她修长圆润双腿叠在一起,微微倾斜放着,胸脯饱满,坐在座椅上,腰身挺直,身姿纤细窈窕,模样清丽,自有一番端庄中正模样。

    “路兄弟的实力,我等是见识过了,确实不凡,帮中最适合你的位置,应该是外务使之位,但这个位置我等也没有资格任免,只能上报帮主,等到所有长老商讨后,才能定下。”

    “没关系。”路胜笑了笑,“我加入赤鲸帮的目的,是为了学习交流更强的武学,什么位置倒是无所谓。”

    “更强的武学,我帮这一点上倒是在整个北地屈一指。帮主被共称为北地第一剑术名家,若要寻最强武学,我赤鲸帮当仁不让。就算是官府衙门,也不及我们。”欧阳凝芷笑着道。

    肖老在一旁也跟着解释。

    “帮主他老人家的面子,在整个北地拿出去都是屈一指,就连这沿山城的总兵总指挥使,在我们帮主面前,也只能以晚辈自称。”

    “哦?”路胜这倒是有些惊讶了,官府衙门虽然没什么用,但好歹能立在这世上这么久,必定有过人之处。一个帮派老大,能和官府头目平起平坐,这就变相的体现出,赤鲸帮的底细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眼下鬼物作乱,不少地方民不聊生,我帮中不少长老都外出协助官府处理各地的麻烦事,可能外务使的位置还要晚一些才能批下来。我就先将路小兄弟的位置,提到九鱼之位,还请小兄弟见谅。”欧阳凝芷微笑道。

    “没事。该有的福利别少了就好。”路胜笑了笑,又问,“不知道什么贡献能够进帮中的宣武阁?”

    “宣武阁有一部分公开的普及武学,五鱼以上就能免费观阅,而九鱼之位,能够观阅通力层次的所有武学,所有能练到通力境界的武学,无论内外功,都可以免费。”欧阳凝芷认真回答。

    “通力层次都可以?”路胜眼前一亮。

    通力层次,就是他所学的黑虎刀法层面,黑虎刀实际上按照秘籍练,最多只能到通力,而之后的通意只能靠自己领悟。

    路胜就是如此,被张巡点拨了几句后自行领悟。

    而实际上通力之上还有通意秘籍,那是将如何通意,一步步的给出了贯通步骤的秘籍,更加珍稀。

    “而更高的层次,以及请教帮中高手,就需要消耗帮派贡献了。”欧阳凝芷笑道。

    之后她和肖老又给路胜讲了一些关于赤鲸帮的常识。

    比如帮派人员的衣服标记。普通帮众到小头目或者大头目,都是以衣服上鱼的数量划分,从一到九,最高是九鱼。

    之后便是白鲸标记,这个是长老,内外务使所用的,在往上是双白鲸标记,这是两位副帮主特有的标记。

    最后则是赤鲸,代表帮主。

    一番交谈后,差不多便到了下午傍晚时分,欧阳凝芷提前告辞离去。

    肖老和赵杰便请着路胜去外面的酒楼狠狠摆了酒宴,算是为他庆祝入帮。

    一番畅饮后,肖老坐在座位上,长叹一声。

    “实话说,这世道艰难,处处危险,我们帮中也是伤亡率极高,所以才对高手的需求很大。”

    “伤亡率极高?肖老哥这话怎么说?”路胜疑惑道。他虽然心中有些猜测,但没作声。

    肖老苦笑:“路老弟可能不知道,这沿山城,看上去平和富贵,但背地里每天都会有不知道多少威胁危险被扼杀在黑暗中。我们赤鲸帮便是帮忙处理这些事情中的一员,或者说龙头。

    不然你以为朝廷为何还允许我们这么多帮派存在?”

    路胜眯了眯眼,心中有些意外对方的坦率。

    “危险?不知道这沿山城还能有什么危险?”

    一边的赵杰也忍不住了,插口道:“路兄弟,我高攀一声,叫你一声兄弟不介意吧?”

    “这有何妨?”路胜笑着摆摆手。

    赵杰继续苦着脸道:“你是不知道这世道危险,加入我帮的人数每天从我手里经过的,就有十几人,一天十几人,一年三百多天,那就是三四千人!这么多人,这么多年了,为何帮中还是只有那么几万人?

    其余人去哪了?还不是都死的死,残的残。”

    “赵杰说的情况,我们赤鲸帮算不错的了。起码干不了活了,还有些利钱可以拿。其余门派才叫惨....”肖老叹息道。

    包间里灯光摇曳,一时间三人都没说话。

    路胜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问:“不知这所谓的危险之事,指的是....?”

    “没什么忌讳的。”肖老摆摆手。“我们处理的事,主要是,抓犯人,那些杀人放火抢劫强奸的,然后抢地盘,抢资源,和老对头扳手腕,这些都算是。

    偶尔我们也会遇到黑祸,就是一些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事,像前段时间城里王员外家里的二女半夜忽然失踪,等找到人时,已经在城外松柏江边的一颗柳树下躺着了,浑身长满了黑毛,这事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自己说出来都不敢相信。”

    “这事...是真的啊?”赵杰也是惊讶。

    “真的,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那个女孩,才十一二岁的年纪,浑身长毛,连衣服也挡不住。后来王员外找到我们帮里,还是外务使李大人出手,亲手杀了那女孩。据说那晚上动手的时候,整个院子里像打雷一样乱响。”肖老感慨。

    “黑祸啊....这样的事很多吗?”路胜眯了眯眼,明白这是赤鲸帮对那些另灵异之事统一的称呼。

    “不多,但是几个月一次,偶尔出现频率也不小。基本上不去管它,很快便会自己消失。有的就算不消失,也不会扩大范围,只会就在原处一小块地方,只要避开那里就安全了。”肖老解释道。

    路胜点头,也算是明白了普通人对那些诡异事件是怎么处理的。

    “说起来,这附近最近就生一件怪事,路兄弟不知道听没听说?”赵杰插话道。

    “什么怪事?”路胜问。

    赵杰眉头微皱,低沉道:“之前一个住在附近的书生,叫什么王紫泉的,据说莫名其妙深夜去了一趟画舫,便再也没回来,前不久还闹腾得沸沸扬扬。”

    “这事我也听说了,我还问过上边要不要处理下,毕竟引起的恐慌太大。上边直接回答说,这事不用管,过阵子就会自己消停。”肖老接话道。

    路胜双目一眯,心中隐隐有些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