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十七章 宋家庄 一
    大殿一片安静,两侧除开五大高手外,还有八人,分别是赤鲸帮中的各位长老和内务使。此时一群人眼神交换下,都没人说话。

    之前路胜眼中流露出的神光,已经明显表明他的实力同样是内外兼修,到没到凝神不知道,但就算只是一个通意高手,没有必要,在和大家都没矛盾的情况下,没人愿意开口得罪人。

    “既然都没异议,那就这么确定了,由路胜兄弟,担任赤鲸帮第六外务使,接收和负责之前吴三的人手区域,大家没意见吧?”帮主洪明资笑道。

    “这有些不妥吧?”副帮主公孙张兰低眉淡淡道。

    “有何不妥?”陈鹰看向此人,他是知道对方打算让自己侄女公孙静接手吴三的人手地盘。此时出言反对也是常理。

    公孙张兰是个面目阴沉的中年人,穿着一身黑袍,双手互插进袖子。

    他看了眼陈鹰,皮笑肉不笑道:“路兄弟虽然实力过人,但那只代表他个人的实力,真要轮到管理势力,这可不是个人勇武就能做到的。

    吴三虽死,但他区域里的人手和产业不少,就这么全部交给一个才入帮的新人,这让帮里其余的老人心里怎么想?寸功未立,就要得此厚赠,不合规矩。”

    “吴三怎么死的,大家都清楚,现在他的人手和产业有人想接,而最危险的那事却没人敢接。光要好处不想接风险,这世上可没这么好的事。公孙帮主,你侄女公孙静虽然实力过人,才智也是上上之选,但想要吴三留下的空档,不如把那事也一并接了如何?”陈鹰冷笑道。

    “我并没提到小静的事,我只是作为帮中掌管执法的副帮主,站出来为帮中老人们说一句公道话。凭什么这么多老人为帮里拼死拼活这么多年,还不如一个才入帮的新人?”公孙张兰淡淡道。

    陈鹰冷笑:“那你是什么意思?突然这个时候跳出来,就算没有这个意思,也会给人这种意思。”

    “会不会给人造成误会,这我管不着,我身为管理帮中律法法纪的副帮主,对任何不合规矩之事,都有权言过问。”公孙张兰平静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谁也不服谁。却是看得路胜有些不耐烦了。

    “有什么好争的,谁觉得不服,可以站出来和我打一场。”他舔舔嘴唇,站起身道。

    眼神开始在最强的几人身上游弋。

    “江湖事江湖人,谁拳头硬谁说话!”路胜开始活动拳头。

    公孙张兰呆了下,看着路胜,感觉被那双眼睛盯得有点后背凉。他微微定了定神。

    “都是一个帮中的兄弟,哪有上来就打打杀杀的,这要是传出去....”

    “这叫内部交流,来吧别客气。谁不服的,我站在这儿,大家一起交流交流。”路胜感觉热血隐隐有些沸腾起来了。

    他现在越来越喜欢战斗了,在画舫上和那鬼物厮杀的那次,让他真正感受到了自己强烈的存在感。

    那种让他气血畅快,精神升华的感觉,加上行走在生死边缘的刺激感,隐隐让其着迷。

    “路兄弟,你可能有些误会,我不是反对你接任吴三....”公孙张兰面皮抽搐了下。

    “没事,来嘛,来一场。”路胜盯上他了,眼睛有些亮。他觉得这人一定很耐打。

    “路兄弟,我觉得你真的是....”

    “来吧来吧,就一场。”

    公孙张兰感觉额头血管有点紧,他清了清嗓子,心头鬼火直冒,但此时这么多人看着,他只得压下火气,语气暗含威胁。

    “内部争斗是违反帮中纪律的,况且你我功力悬殊,在下所修玄元掌,刚猛无比,一出手非死即残,万一失手伤到你哪里,可就不好说话了....”

    “伤到我?非死即残??”路胜双目渐渐有血丝弥漫开来,他嘴角泛起怪异的笑容。

    “这不正好?动起手来要是畏畏缩缩,不尽全力,那只能算过家家!”

    他双目死死盯住公孙张兰。

    “来吧,打一场。打死我算我活该!”

    一股浓烈的杀意,从他身上渐渐弥漫开来。

    公孙张兰看着他,一时间也不说话了。

    他感觉自己似乎低估了这个新入帮之人的张扬程度,对方似乎毫不顾忌什么得不得罪人,而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无所忌惮。

    “看来,路小兄弟是真的想和某打一场了....”公孙张兰眼里终于泛起丝丝杀意,他有些想出手当场打死这新人了。

    但他知道老帮主在此,还有陈鹰在,他就算想动手,也不会容易得手。

    “好了好了。”果然,老帮主开口出声,微笑道,“此事就这么定了,张兰所说的也有道理,寸功未立,就掌管如此大产业势力,确实不应该。倒是可以先交接一部分,如果能解决那事,再彻底交割。

    不知道路小兄弟想怎么决定?”

    顿时一双双眼睛纷纷盯在路胜身上,看他怎么回答。

    “那个吴三的地盘,不是有什么麻烦么?能说说看是什么麻烦?”路胜看打不成,气血也慢慢沉静下来,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不着急,这么多高手在这儿,要想打随时都能找到陪打的。

    “吴三是上一任的外务使,他势力范围内有一座对帮中很重要的铁矿,那矿洞出了问题,他在前去调查的情况下,神秘失踪,等现时,已经死在矿洞外的一片树林里。”陈鹰回答道。

    路胜仔细想了下,出声道:“吴三的修为如何?”

    “通意境界高手,已经摸到凝神的层面了。一手飞花柳叶刀神出鬼没。”陈鹰认真道,“真要打起来,帮中能排前十。”

    “前十?”路胜眯了眯眼,看了眼在场的一众高手,他能从视线目光的精气神中,感受到哪些人是和他一个层次的高手。

    而从之前的感知来看,在场众人,有六人都是内外兼修的凝神层面,能排前十,就代表着那个吴三在帮中这么多人里,通意境界中也是最强的四人之一。

    “怎么样?有信心接么?”公孙张兰轻笑起来。

    路胜有些不爽了,这人总和他作对,似乎有些不合情理。从开始到现在,此人接连找茬阻扰,就是不想让他接手吴三的麾下产业势力。或许是另有所图。

    路胜本就是胆大心细之人。

    就如之前红楼画舫中一样,他看似和好友喝酒吃肉,其实心头一直带着一丝警惕。吃东西时,也都是仔细观察过其余先吃的两人,看他们吃了有没有中毒,之后再吃。

    若是全然无防备,也不会提前带刀过去。玩乐之时还带刀,有几个人会这么干?

    若不是因为之前遭遇过一次诡异画舫,路胜也不会相对谨慎,最后也确实证明了他的想法。

    而这一次,面对之前导致一个通意高手身死的麻烦,他并没有盲目接下。而是仔细询问吴三实力。

    “我有没有信心,关你什么事?”既然对方执意找茬,路胜也不和他客气,反怼回去。

    公孙张兰被堵了下,顿时有些面色不好,但随即恢复下来,只是冲路胜冷笑,之后也不再多话了。

    大殿里已经有人交头接耳了,长老们小声靠近说着话,声音虽然小,但也不是细不可闻。

    欧阳凝芷和另一个中年女子小声交谈了几句,眉头微皱的看向王老。

    王老是内务使,他对路胜很是看重,此时见公孙帮主出言阻扰,王老也是面色涨红,几次想起身言,都被身边的老友拉住不让。

    “王老的家传武学破心掌,被一个外人用错的法子都修得极强,可见这路胜的天赋之恐怖,实属罕见。他必定已经第一时间飞鸽传书,通知了他大兄前来。那公孙帮主以为自己有依仗,不以为意,不怕得罪。但若是王远山到了,这事就有的看了。”欧阳凝芷低声道。

    “王远山?”边上那道姑打扮的中年女子有些震动道,“可是号称九方剑掌的王远山?”

    “正是。这一位可不一般....若是他真来了。”欧阳凝芷没有说下去,她估计这也是那几位外务使都不愿得罪路胜的关键原因。以王老王大嘴巴的惯性,怕是早就将路胜的事传遍了整个帮内高层。

    此时大殿上,路胜也大致将吴三的事情询问了一遍,也大概明白了其中前因后果。

    这事很简单。

    帮中最重要的一座铁矿边上,有个庄子出事了。

    那庄子出事就出事吧,可就在前往铁矿的必经之路上,要去铁矿就必须要经过那庄子。

    在接连有好几个矿工去挖矿的路上失踪后,帮中引起了高度注意,便派人前去询问调查,结果前去询问的人,也出现了失踪现象。

    帮里才迅将此事定义为黑祸,并由外务使接手处理。

    这些外务使,一个个之所以愿意去处理黑祸这样的危险之事,也是因为有着极好的福利回报。

    外务使的权利利益,就算是帮中帮主也比不上。而这个位置也多是轮换制,不是一直由某个人担任。每次轮换一年。

    高层大多是轮番担任一下外务使,当时的吴三就是如此,他才刚刚轮换上任,知道黑祸危险,为了谨慎起见,他带了足足一队人,一共五人,都是通力层次的好手,前往调查此事。

    结果,吴三失踪了,他带过去的人,也都失踪了,之后他的尸体被现在小树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