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十八章 宋家庄 二
    听完陈鹰讲解大致的过程。

    路胜眉头越皱越紧,这件事让他想起了当初九连城里徐道然大哥家中生的灭门惨案,到现在为止,那个案子也没找到凶手。

    他闭目沉吟了一会儿,在众人注视下,他又缓缓睁眼。

    “这事,我接了。不过我并不保证能不能解决,如果不能,我会在一年之内还回这个位置。”

    陈鹰眼里泛起一丝无奈,吴三此事,就连他们两个副帮主都不敢出手,就是没把握,可这小子居然敢接手?

    “那就这样吧。”帮主洪明资朗声大笑道。“初生牛犊不怕虎,路兄弟,虽然你接下位置,但这事若是不成,尽早放弃。我们可不想失去第二个吴三。”

    路胜点头。

    一番讨论之后,路胜接手的实力产业也就定下来了。

    约莫三百多人的持刀队好手,沿山城中商铺数座,城外农庄十多个,还有油坊数个,最多的是铁匠铺和工匠坊,分别各有十多个,专门给帮中子弟锻造兵器工具等。

    可以说吴三的手下产业虽然不多,但对帮中极其重要,这也是连副帮主公孙张兰也想插手的关键原因。

    当然这些产业暂时路胜不能动用,他只能调动一部分人手,用作解决铁矿一事,直到解决事情后,他才算真正的外务使。

    讨论好了后散会,内务使王老主动找到路胜,拉着他一起上了自己的车,朝沿山城赶回去。

    车上,王老也正式开始给路胜介绍,他家关于破心掌的事。

    “铁矿之事,很麻烦,路兄弟一定要见机行事,不可鲁莽。另外关于破心掌,老朽想问问,你的破心掌是不是从九连城的一个叫张巡的人手上学到的?”

    路胜点头:“确实是张巡捕头所传。”

    “那就对了。张巡曾经是我收过的弟子之一,不过因为当初资质不好,也没注意他,没想到他居然还练到了通力层次....”王老有些感慨。“老子这一辈子,收的徒弟不多,可惜寄以厚望的一个都不成器,完全不看好的,居然还能有所成就。”

    “王老哥这叫无心插柳柳成荫。”路胜笑道。

    “也许吧。”王老摇头。“路兄弟,我找你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学到我王家真正正宗的破心掌?”

    “王老此话怎讲?”路胜眉头一挑,他知道正宗的破心掌是对方的家传武学,要想学到,怕是要求条件很多,不会那么容易。

    “我大兄有一女,容貌秀丽,身材娇柔....”王老一开口,路胜面色就有些怪异了。

    “王老打住,打住。”路胜连连摆手。“在下现在还年轻,还不想考虑这等人生大事,等到以后武道有成,再考虑也不迟。”

    王老顿时有些失望,他看路胜的神色,知道其所言不虚,也不便再劝。毕竟现在吴三这事还没解决,这事在黑祸中也是很大的麻烦,若是一个不小心,这路小兄弟能不能活下来还是回事。他心中惋惜,若是路兄弟没接下这事,他大兄出面还有转机,可现在已经接了....

    两人之后又闲聊了些武学方面的东西,王老从路胜这里有了不少启,受益匪浅,对其更是佩服。

    路胜也从王老那里了解了不少现在江湖的现况常识,比如帮派势力,遇到什么情况该怎么应对,什么东西什么事情一定要避开推脱等等。

    一路回到沿山城家中,路胜调息了一阵后,入夜休息。

    第二日一大早,吴三手下的大将,一个叫段蒙安的汉子,便主动带人找上门来。

    路胜一开门,便看到门口齐刷刷的站了两排汉子,都是肌肉结实,腰粗膀圆的黝黑壮男。

    天还没大亮,这两排人便齐刷刷的朝着路胜弯腰行礼。

    “拜见大哥!”

    声音之大,震得整个房梁都有些嗡嗡作响。

    路胜站在门口,看着这群穿灰衣的汉子精气神十足的等着自己。口头还大喊大哥,他便感觉自己好似一下变成黑道老大一样。

    “以后叫我...嗯....以前你们叫吴三什么?”

    当头的一汉子留着板寸头,满脸横肉回答道:“回大哥的话,叫吴老大。”

    路胜面皮抽搐了下,想象了下一群人见他就叫路老大,那画面太美....

    “以后叫我公子或者大人都可。”

    那带头汉子段蒙安挠挠头:“那还是叫您公子吧,大人是有官身的老爷才这么叫。”

    “也行。”路胜点头。“下楼吧。一路上给我说说我现在手底下能调动哪些力量。”

    一群人迅下楼,骑马的骑马,步行的步行,路胜则和段蒙安上了马车。

    “公子现在能调动的力量,有通力境好手包括我在内四人,普通好手三十二人,其余都只是一般帮众。

    吴老大去了后,我们这一支本来就损失惨重,好多产业大部分都被分割给了其他内务使。就剩下铁矿和相关的一部分产业主要还在。现在势单力薄,还请公子见谅。”

    “调人是依靠什么调动?口令?令牌?还是其他?”路胜问。

    “这还是您的令牌,也相当于印章,我们这一支是第六黑土支,所有黑土这一支的兄弟,只要看到公子您的令牌,都必须听命于您。”段蒙安解释道。给出一块青铜令牌。

    路胜接过看了看,做工精致,是一位鱼的形状,上边有稻穗和松树的花纹。

    一路在段蒙安的解释中,马车缓缓出了沿山城,在两排汉子的护卫下,竖起赤鲸帮的大旗,朝铁矿矿山方向走去。

    天色渐明,云层厚实,大白天也极其阴沉。

    出城半个多时辰后,马车一路上碾着黑黄色土路,路边不时出现废弃的石坑经过。

    一个个的石坑像是被炮弹炸开的坑洞,东一个西一个,66续续。大的有十多米宽,小的也有数米宽。

    路胜眯眼看着车窗外的景色,面色有些低沉。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坑洞?”他抽了抽鼻端,风中隐隐有一丝腐臭的气息,似乎是某些肉类变质后,飘出的臭味。

    段蒙安也看到外面经过的坑洞,便回答道。

    “回公子,这里以前是沿山城里建石头房子采石的地方,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将这里弃了,留下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石坑。”

    路胜点点头。

    “那距离矿山还有多远?”

    “还有大约一半的路。”

    “那不急。到了叫我一声。”路胜随意道。

    “是。”段蒙安很郑重的靠近车窗,注意外面的路径。

    马车经过石坑区域,很快便进入了一片开满白色小花的草地丘陵。

    相对比石坑,这里的草地丘陵远比前面鲜活太多,富有生机。

    车队一直往前,越过丘陵,快要到正午时,终于抵达了赤鲸帮矿山所在的地域。

    赤鲸帮在这里修建了一片小型的木屋房子,过来开矿的监工,矿工,还有帮众等人,之前在这儿便形成了一个微小的村子。名字就叫铁矿村。

    车队的目的地便是前往这个村子。

    轱辘的转动声一下接一下,路胜坐在车窗边,调息了一阵,忽然被段蒙安轻轻叫醒。

    “公子,马上到铁矿村了。”

    路胜睁开眼,扭头看了下窗外。

    车子正缓缓经过一个高墙围拢的庄子。庄子的灰白围墙上斑斑驳驳有些破旧。周围也看起来没什么人,显得冷清安静。

    车子要绕过这个庄子,拐到另一个方向继续赶路。

    拐道的过程中,路胜仔细看着边上这庄子,高墙内一片安静死寂,似乎根本不住人。

    “这里就是宋家庄。”段蒙安说起这个庄子的名字时,不由得面色有些白。他一个满脸横肉,身材强壮高达的汉子,居然会露出一副忌惮惧怕之色,这种强烈的反差,让路胜看了一眼便印象极深。

    “宋家庄啊,就是那个出事的庄子?”他问。

    “是的,公子。吴老大就是调查这个庄子的事,进去后,便再没找到人。后来才在外面树林.....”段蒙安低下头,没敢看窗外的庄子。“这次过来的兄弟都是新加入没多久的,不清楚这事,这队伍里也就我知道这个庄子就是之前出事的那个。所以还请公子别说出去。”

    路胜眯起眼睛,仔细看着车窗外缓缓经过的庄子。

    很快,车子经过了庄子的大门。

    原本应该是紧闭的红漆大门,此时似乎是没关严,还留着一个缝。

    路胜一眼看去,能从缝隙里看到一部分庄子里面的景色。

    破败的庭院,干枯的花园花草,到处铺满落叶的地面,光秃秃的树桠。

    庄子里空无一人,冷冷清清。

    “这宋家庄,没人住了吧?”路胜轻声问。

    “以前还有人,庄子夫妇的老大,一个书生住在这儿,还有他一个妹妹也住在这里。出了事之后,现在就不知道了。”段蒙安低声回答。

    “看起来不像有人啊。”路胜仔细从门缝处望进去。随着马车不断移动,他也渐渐看到不同角度的庄子内庭景象。

    破败的枯树。

    满是白灰的窗户。

    随风摇动的白灯笼。

    布满划痕的房屋柱子。

    还有....石桥上站着的一个书生。披头散,正双眼直瞪瞪盯着经过马车的灰衣书生。

    路胜双目一下睁大,以他的目力,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书生面无表情,双眼里满是血丝,脸色惨白,站在那里若不是眼睛睁着,都能让人以为他是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