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十章 宋家庄 四
    三日后。

    下午时分,铁矿边黄家庄,一处私塾学堂内。

    “我走啦,娟娟!”

    一个绑着双辫子的女孩背着布挎包,朝学堂里坐着的好友挥挥手。

    宋云娟坐在位置上朝她笑了笑。

    “快回去吧,晚了你爹娘又要骂你了。”

    “知道了!”

    那女孩迈着轻快的步法,在夕阳下轻快小跑着离开,渐渐跑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宋云娟直到彻底看不见好友了,才收回视线,看了看空荡荡的学堂,大家都走了,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我也该回去了。”宋云娟小心的收好桌上的笔墨草纸。将其装进自己带来的小挎包里,然后站起身拍拍屁股,走出学堂教室。

    夕阳下的黄家庄,显得格外昏黄沉寂。

    几个原本在墙边聊天的妇女,一看到宋云娟出来,便急忙匆匆的走开,似乎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愿。

    远处还有几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本来正在流着鼻涕玩泥巴,看到宋云娟出来了,几个小男孩顿时吓得拔腿就跑。

    “快跑!小灾星出来啦!”

    “往这边!”

    宋云娟见状也不以为意,低着头,理了理自己的小挎包,朝着自己家方向走去。

    黄家庄距离她家并不远,只有几里路。但对于她一个才十岁的小女孩来说,这段路也是极长了。

    其实几年前她家里还是好的,爹爹娘亲,爷爷奶奶都健在。

    可自从两年前开始,大哥痴迷上了炼丹修仙。岁试也不考了。整天就在家中念念叨叨,苦修仙术丹道。还大肆浪费家中钱财,买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修仙炼丹书册。

    从那以后,生活便开始不顺了。

    先是爷爷奶奶,有一日外出踏青,就再也没回来。之后是爹娘,守孝还没到时间,便在一次意外中摔下马车,滚落山崖。

    之后家中其他人再没人能管得住大哥,他于是开始疯狂炼丹修仙,好似入了魔。

    其他兄弟姐妹,大多都失望离开了。到现在,庄子里就只有她和大哥两人住。为了炼丹,大哥把家里一切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现在整个庄子空空荡荡,连小偷都不愿意光顾。家中仆人也都被遣散,只剩她们两人。

    宋云娟白净的小脸有些失落,她想爷爷了,想爹爹了。

    “还有娘亲做的桂花糕,好好吃....”她低头轻轻擦了擦又湿润了的的眼眶,加快脚步朝家里赶去。

    可惜,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好在私塾里的陈先生可怜她家境变故,并没有因为没交银子便将她赶出去,依旧让她留下来听课。

    一路深一脚浅一脚,宋云娟将齐肩的短用草绳系起来。一路快步,终于在刚刚天黑时,到了家门口。

    宋家庄大门留着一条缝,没上锁,周围黑漆漆的,没有半点人气。

    宋云娟早就习惯了,使劲推开大门,走进去,然后反手将门锁上,再将粗大的门闩放下来。

    砰。

    大门锁好,她拍拍手上的灰,转身看着家里的庭院。

    地上满是落叶枯枝,房间里黑漆漆的,连灯也没点。

    她借着月光,朝着侧厅方向走去。

    空荡寂静的四方院子内,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不断回荡,破旧的鹿皮靴踩在石板上,不断出嗒嗒嗒的脆响。

    宋云娟早就习惯了这种情景,她快步走到侧厅看了看,里面黑乎乎的,月光照在中间的饭桌上,上边什么也没有。

    “唉....”

    她叹了口气,只得朝着哥哥的卧房走去。

    穿过石桥,她走到左侧最大的一间厢房前,轻轻推开门。

    吱嘎。

    刺耳的木头摩擦声,在整个庄子里醒目至极。

    房间里一片阴暗,宋云娟只能勉强借着月光,看到里面的摆设。

    房间左侧是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的阴暗角落。借着月光,隐隐能看到一个硕大的物事放在那里。

    宋云娟知道,那是哥哥的丹炉。

    她朝右侧看去,月光下,一张四方桌上隐隐约约摆了几个碗。

    “哥,你还在炼丹啊。”

    沉寂了一会儿后。

    “恩,刚刚炼了一点。”黑暗中传出一个男声回答。

    宋云娟走进房间,摸索着坐到饭桌前,摸着筷子准备吃饭。

    但夹起一家菜后,她才现菜居然是冷的。不准夜里点灯就算了,现在连饭菜也不能热了么?什么冷炼法,炼丹哪有不用火的?

    “哥,你又没热菜吗?”

    “是啊,还是早上做好的,还没来得及热。”黑暗里传出回答声。

    宋云娟叹了口气。

    但她看不到的是,黑暗中的炼丹炉后面,根本一个人也没有!

    没有人,那声音又是从哪传出来的?

    没人知道。

    吃了两口菜,她感觉难以下咽,里面的肉末似乎都有些馊了,不像是早上才做的。

    “今天学堂里我和陈梅钦说了,过几天她会来我家里玩,哥....”

    “恩,我听着呢。”那声音回答。

    “白天你能不能在家里陪陪我?”云娟小声道。

    “我要炼丹。”那声音简短回答。

    “就不能陪我一天吗?”云娟眼神满是失望。

    “我要炼丹。”那声音重复。

    云娟沉默了,低头默默吃着饭菜。

    她丝毫没有觉,一个高大的人影,无声的从房间的一角走出来,缓缓站到她的背后。

    人影有着一张惨白的面容,那是个男人的脸,面无表情的脸。

    他低头看着云娟,缓缓伸出手,手里正握着一把剪刀,上边全是血....

    嘭嘭嘭!

    忽然宅院大门一下被剧烈敲响。

    宋云娟一下站起来。

    “谁啊”她迅跑出去,来到大门口。

    “有人在吗?”

    “我们是路过这里踏青的,夜里被山石挡了去路暂时回不去,想到这里借宿一宿。”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传进来,带着一丝温和。

    宋云娟犹豫了下,现在庄子里就只有她和大哥在,万一遇到什么歹人....

    “小姑娘,你家大人在吗?我们可以先预付银钱,只要借住一宿就好。”那人又道。“我们不是坏人,这是借宿的费用。”

    哗啦。

    一声脆响,一串大钱一下被隔着围墙丢了进来。

    宋云娟跑去看了看,捡起来。

    八枚比一般铜钱大一圈的大钱,在月光下隐隐泛着铜黑色,并且用黑色丝线捆起来串在一块。

    她仔细一数,居然有八个大钱,十个大钱就是一两银子,这人一出手居然就是八个大钱,看来是不差钱的人。

    宋云娟犹豫了下,想到家中还有大哥这个男人在,便将门闩抬了起来。费力将大门打开。

    吱呀。

    大门敞开,门口正站着三个身材壮实,一看就是习武之人的年轻男子。

    带头的一个穿着儒生服,衣服灰白,似乎是个书生,但就算宽敞的书生袍也遮掩不住这人强壮的身材和肌肉。

    宋云娟一看三人,视线落在他们身上带着的刀鞘上,顿时心头打起鼓来。

    “小姑娘,就你一个人在家吗?小生路胜,路过此地,没想到意外遇到的山路崩塌,暂时回不去了。这附近就只有这里庄子最安全,有高墙阻挡野兽,便想来此借住一宿。”这书生努力想要做出温和和蔼之意,但他身上一股凶悍的气质,以及强壮的肌肉轮廓,还有后腰上横着挂着的长刀,都清楚的表明,这人不是善类。

    “我大哥也在家里,不过他在炼丹,若无事,不要去打扰他。”宋云娟认真提醒道。“还有,你们住就好,还请不要点灯,我大哥不喜有光亮。”

    “不点灯如何能成?”路胜身后的段蒙安忍不住嘟哝了句。

    宋云娟咬咬嘴唇,感觉眼前三人不似善良之辈,她有些害怕,身子往后缩了缩。

    “点...点灯的话,你们就在自己住的地方点,不要拿出来,不然我大哥会生气的。他一生气起来,很可怕....”

    路胜眯了眯眼,看向庄子内部,果然到处都是一片漆黑,明明挂了不少灯笼,可就是没有一点光亮。

    “好吧,我们就在自己房间点灯,这样可以了吧?”他温和的朝宋云娟笑道。

    宋云娟抓着那串大钱,家里实在没什么余钱了,这钱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省省用,之后半年的学费也能有着落了。

    “进来吧。”

    她让开身子,让路胜三人进门。

    嘭。

    大门关闭,重新上了门闩。

    宋云娟领着路胜三人,朝客房走去。

    满地的落叶枯枝,让宋云娟有些羞赧,这种破败的家境,任何人看了,都能看出这户人家家道中落。

    将三人分别送到三间客房后,宋云娟便想转身回去休息。

    咚咚咚。

    忽然又有人敲门了。

    “我去看看。”宋云娟赶紧跑去大门,至于路胜三人会不会是小偷之类,她不担心,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早就被大哥卖了个精光。剩下的都是破旧不堪,连收货的人都嫌弃难搬的东西。

    望着小女孩跑出去的身影,路胜看了看破败的庭院,阴森的环境。

    “难为这小家伙了。”

    “没想到这真有人住啊。”段蒙安感觉有些紧张。

    “这庄子有人住很奇怪么?”另一人叫宁三,是路胜挑选来专门走这一趟的好手。

    他们假借路人身份,便是打算来仔细调查这个庄子的内部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