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十二章 宋家庄 六
    夜晚的庭院,风很大,吹得地面的枯叶哗哗作响。

    路胜左右看了看,没现人影,缓缓加快脚步,绕过卧房,到了后院。茅房就单独的建在后院,独立的两个茅草屋。

    路胜走过去时,却意外的看到一个人影站在茅房外面。这人似乎也看到了他过来,明显身体明显一紧。

    “谁?!”

    路胜一愣,走近了才看清,居然是之前那个内家好手的俊美公子。

    这人手持一把短剑,眼中精光闪烁,显然这个处于警戒状态。

    “这位兄台,你也是出来找失踪之人的?”李顺溪沉声问。他也认出了路胜。

    “失踪之人?”路胜一眯眼,心中泛起一丝不妙。

    “怎么?兄台不知道?”李顺溪一愣。

    “我两个兄弟出来上茅房,过了一段时间还没回去,我不放心,出来看看。”路胜简单解释。

    李顺溪面色微变:“这么说来,又多了两个失踪之人。”

    “兄台什么意思?”路胜上前几步,朝茅房内望去,木门敞开着,里面恶臭难当,狭小的空间里一个人也没有,空空荡荡。

    路胜面色一下有些变了。

    “你是说,之前那么多的人,那些一起住进来的女子和护卫....”

    “一个不剩,全部失踪。”李顺溪低声道。“这么多人,或许他们是被困在什么地方。”

    “找找看吧,这庄子就这么大,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路胜提议。他舔舔嘴唇,心头有些火起,还没见着正主,就损失两个人。

    李顺溪点头,两人合并一起,在后院转了一圈。很快便现一角里的厨房。

    李顺溪第一个手持短剑,推门进去。

    木门无声无息的敞开,露出里面满是灰尘的厨房房间。

    翻倒在地的大锅,碎了一地的瓷碗,烧火的灶头上爬满了蜘蛛网。地上角落里还有一些洒落在地,霉干黑的饭菜。

    “这厨房,多久没开过伙了?”李顺溪皱眉。他看了眼路胜,现对方并没有太大惊慌之色,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等诡异事件。

    “兄台,以前也曾遭遇过鬼物吧?”他顺口问了句。

    路胜倒是有些意外,这富贵公子居然还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是,以前也曾经历过这等异事。”

    “难怪。”李顺溪多看了路胜一眼,“依我看,失踪之人暂时应该是被困住了,那么多的人,就算再快的度,也不会一下全部被解决,而之前我也检查过,并没有现任何毒素残留。”

    “兄台有把握?”路胜沉声问。

    “不离十的样子。”李顺溪认真道,他蹲下身,开始仔细检查地上的脚印和痕迹。

    路胜不明所以,跟着他一路移动,很快来到了厨房地窖所在的入口。

    “某姓李,字顺溪,兄台如何称呼?”李顺溪一把抓住地窖的石板拉环,狠狠往上一提。

    噗。

    一股腐臭的气息迎面涌出。

    “姓路,名胜,字月生。”路胜简短回答。

    两人等到臭气散了一些后,便朝地窖内望去。

    路胜拿出火石,狠狠打磨了几下,黄色的火花溅射开,借着短暂火光,两人都看到了地窖里仰躺着的几个人影。

    “果然在这儿!”李顺溪吐了口气。迅跳下去,“路兄帮我守着入口。”

    “好。”路胜也看到了里面躺着的几人,微微松了口气。

    段蒙安赫然在其中,另外还有两个女子和两个护卫。都似乎是昏迷过去了,躺在里面。

    李顺溪一手一个,迅将人一一托了上来,路胜接住放在厨房地上。

    很快两人便将地窖内昏迷过去的五个人全部提了上来。

    “都有呼吸。”李顺溪探了探其中一女子的鼻息。“不知兄台看出他们犯了什么没?”

    他抬头看向路胜,见其依旧面色不变,眼神沉着,顿时心中知道路胜也不简单。

    “李兄有办法?”路胜沉声问。

    “自然有办法,看我这一手。”李顺溪微微面露得色,伸手抽出一张黑色皮纸一样的东西,他咬破食指,在上边沾了沾自己的血。

    然后将这东西对着昏迷的人额头一个的按上去印一下。

    路胜静静看着,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

    不一会儿,地上躺着的人一个个的慢慢清醒过来。

    “我这是在哪?”

    “清清,你没事吧?”

    “小姐!没伤着吧?”

    “公子!”段蒙安满脸羞愧的走到路胜身前,低头。

    “人没事就好。宁三呢?”路胜沉声问。

    “......”段蒙安低头,不敢看路胜的脸。

    路胜面色平静,但眼中却是越阴沉起来。

    “先回去再说。”

    “我认为我们现在不宜分开。”李顺溪却是提议道。

    “多谢两位相救,在下龚如清,这是我妹妹龚如梦。这次若不是两位搭救,怕是凶多吉少了。”那被救的女子中,赫然就有之前袖中藏剑的温柔气质女子。

    而她的妹妹,赫然就是那可爱如巧儿一样的女子。

    “多谢两位公子相救。不过我们还有同伴陷在这里,能不能请两位再相助一番,找到剩下的同伴。”龚如清的妹妹龚如梦恳求道。“我们知道这个请求有些过分,但作为报酬,我们愿意出一百两黄金银票。”

    “哦?”李顺溪微微挑眉,看了眼路胜。在场众人中,唯独路胜让他看不透,看其外表打扮,应该也是富家子弟,李顺溪猜测应该是和自己差不多的情况,表面隐藏身份,实际上却是身手不凡之辈。

    同为富家公子,很多衣服行为习惯上的细节,不是那么容易改掉的,李顺溪观察力极其仔细,早就注意到路胜和身边两人不同的地方。

    平日里他一直被关在府里,因为竞争对手太多,要隐藏实力作为底牌,便一直没有机会和外界交流,也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处于什么层次。

    现在碰到一个似乎和自己类似的同辈,还是一样的隐藏身份的公子哥,一样的身怀绝艺而深藏不露。

    这就让他心中如隔靴挠痒,想要认真和对方比划比划,交流交流。

    “路兄怎么看?要帮忙么?”李顺溪问向路胜。

    路胜面色阴沉,这个李顺溪确实有些手段,他多看了对方一眼。

    “可以。”

    他本就是来调查这个庄子底细的,现在没想到底细没查到,自己手下却是少了一人,这让他心头有些郁闷。自然不会轻易离开。

    “那好,我也答应。”李顺溪笑道,“走吧,既然你们是从卧房被抓到这地窖的。原本的卧房必定有动手的痕迹,我们回去看看。

    当然,最关键的前提是,我们要去先找到那个小姑娘。她是这个庄子的主人之一,听说还有个炼丹的大哥。”

    “不错!定是哪小丫头搞的鬼!还有她大哥也肯定是歹人!见到人先抓起来再说!”段蒙安大声吼起来。

    “闭嘴!”路胜瞪了他一眼。

    段蒙安顿时浑身一缩,不敢说话。

    一群人都同意李顺溪的提议,迅一窝蜂的朝庭院的中间房间走去。

    黑漆漆的庭院里空无一人,一群人闹闹轰轰的走到主卧门前。

    嘭嘭嘭!

    使劲的敲门声传开,门框上的灰尘唰唰的撒落下来,马上被风吹得散开,有些呛人。

    “开门!”

    嘭嘭嘭的又是几下敲了敲。

    吱嘎。

    房门自己开了。

    李顺溪看了看有些害怕的两个护卫,第一个抬腿走进房间。

    路胜第二个走进去,其余人这才赶紧进门。

    “有人吗?”李顺溪手里抓着什么东西藏在袖子里。大声喊道。

    房间里左侧摆了一个很大的丹炉,右侧是满是灰尘破旧的桌椅和床铺。利民空无一人,有种冰冷的感觉。

    龚如清胆大一些,走到床前,掀开床帘。

    噗!

    忽然一团黑影猛扑出来。

    “着!”李顺溪一扬手,精准的打在那黑影上。

    黑影顿时惨叫一声,出像婴儿般的怪叫,跌落在地,赫然是一头拳头大小的黑蝙蝠。

    龚如清被吓了一大跳,见那蝙蝠嘴角还有血迹的红色。连连后退数步。

    “这地方,怎么会有蝙蝠??”

    “这是阴蝠,嘿嘿,普通地方可养不出这玩意儿。”李顺溪微微露出得色,看了眼路胜。

    见路胜依旧面色阴沉,丝毫没有动容或者惊讶之色,他心头略微有些失望。

    “路兄有何高见么?”他问道。

    路胜看了他一眼,平静道:“没有,李兄手法高明,路某佩服。不过,我们还是尽快找到失踪的其他人为妙。那小女孩和她大哥,恐怕一时半会也找不到。”

    李顺溪眯眼看了下路胜,猜测对方似乎现了什么。不过他也没问。“那走吧,既然阴蝠出来了,想必那个也不远了。”

    一行人没找到人,便又出了主卧,朝着其他房间一一搜索过去。

    李顺溪在过程中又打死了接连五头阴蝠,其中一头度太快,狠狠在一名护卫脖子上咬了口,差点就将他直接咬死。

    要不是李顺溪动手够快,这护卫也是小命不保。这下,包括龚如清和龚如梦在内的所有人,都对李顺溪越佩服和依赖。特别是两个漂亮女孩的青睐,让李顺溪越得意起来。

    他也频频看向路胜。却见其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似乎因为找不到人,面色越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