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十三章 宋家庄 七
    “路兄,看你脸色,难道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现?”李顺溪忍不住又问。

    一群人找了一番,没有找到人,便开始在庭院中央的枯树下汇合。

    路胜闻言,只是环顾四周了一圈。

    黑漆漆的庭院中,就只有他们这一圈人,四周的房间都空空荡荡,没有灯光,也没有动静。

    “还有人没来?那个龚如梦姑娘呢?”他忽然道。

    众人顿时一愣,这才现龚如梦居然没在队伍里,龚如清却是面色一滞。

    “妹妹不就在我身后吗?”她愕然道,一路走来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身后跟着一个人,刚才她还和妹妹说过几句话。

    “你确定?”路胜一眼看向她。

    众人这时也都看向龚如清。

    她身后一直站着一个白裙女子,只是面颊被龚如清的头遮住了,大家一时间都没看到她的脸。就以为她就是龚如梦。

    此时那女子安安静静的站在龚如清身后,一动不动,双手下垂。

    “可我身后明明....”龚如清一下脸色煞白,她看到了众人看向她身后的视线,纷纷开始变得惊恐诡异。

    既然她身后不是妹妹龚如梦,那一直跟在她身后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龚如清全身寒毛直竖,鸡皮疙瘩从头到脚密密麻麻起了一身。

    她身体颤抖着,缓缓转过身。

    “别转头!!”李顺溪猛地一个箭步冲上去,狠狠抓住龚如清的肩膀,往自己身上一拉。

    噗!

    两人顿时撞在一起。

    同时间李顺溪手里飞出一点银光,似乎是枚飞镖,哧的一下那白裙女子打去。

    就在这时,众人眼前一花,那白裙女子眨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银光落在地上,转动了几圈,停了下来,居然是个巴掌大小的银色陀螺。

    李顺溪整个人被龚如清压在身上,两人姿势暧昧,龚如清害怕至极,紧紧如同八爪鱼一般抱住他,一点也不敢松手。

    “清清小姐,没事了没事了....你先放开我。”李顺溪哭笑不得。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两个护卫赶紧上前将两人分开扶起。

    路胜眉头紧锁,身边的段蒙安吓得要死,浑身冒汗不说,身上还在不断的抖。

    “老....老大...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庄子再说吧....”

    路胜白了他一眼,没回话。刚才众人都没看清那白裙女子的脸,也没看清她是怎么消失的。

    应该是那李顺溪的东西确实起了作用。

    “那是念魄,大家不要分散...念魄的危险....很难解释清楚,反正从现在开始,诸位都请不要离开我身边十米之内。”李顺溪起身后,郑重叮嘱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庄子极有可能的关键,就是这些枯树。”

    他手指院子里的那颗枯树,低声道。

    路胜看了这人一眼。

    “李兄有何高见?”

    李顺溪淡淡道:“要想找到之前失踪的那些人,或许我们应该先毁掉这庄子里的所有枯树。”

    “枯树?”路胜面色依旧不变。

    “我怀疑这些树就是构成这个庄子阵法的根源,所以我们一边需要毁掉枯树,另一边,我们还需要找到之前中间卧室里的一个属金的物体。那个应该是这庄子里的真正阵眼。”李顺溪继续道。

    “我们可以试着朝离开庄子的方向走。”路胜忽然插了一句道。

    李顺溪顿时一滞,认真看了眼路胜。

    “看来路兄和我看法有异,现在离开庄子,并没有任何用处。”

    “试试吧。”路胜淡淡道。

    李顺溪凝视了路胜片刻,才缓缓点头。

    “好吧,既然路兄这么说,我们也可以先把这些帮不上忙的人送出去。保证他们的安全再说。”

    “可是我妹妹!”龚如清俏脸煞白,追问道。

    “我们会再回来找。”李顺溪微笑安慰她,顺势伸手将其轻轻环抱,搂入怀里。

    龚如清脸红了下,但此时正是六神无主之时,李顺溪又是唯一的依靠,再加上李顺溪此人一看便非富即贵,身家或许比她还要强许多,她春心有些萌动也属正常。

    此时被揽住,龚如清稍稍挣扎了下,便没有再反抗,任由他轻轻抱住自己。

    “放心吧,有我和路兄在,你妹妹一定没事。”李顺溪笑着保证。

    “恩!”龚如清皱着眉轻轻点头。

    其余周边的护卫也狠狠松了口气,这庄子实在有些诡异。看起来,他们要不是不敢单独离开,早就丢开小姐先逃出去了。现在能离开,正合他们意。

    还有段蒙安也是大喜,狠狠松了口气。

    一群人统一了意见,便开始朝着庄子大门出口走去。

    走到一半,众人便感觉到不对劲了。

    庄子大门明明就在不远处,可大家走了足足数百步,还是距离大门有十多米远。

    李顺溪双目一眯,看向路胜。看吧,果然被自己说中了。

    “公子....”段蒙安也紧紧跟着路胜身后,浑身抖。“我们....我们是不是....撞鬼了..”

    路胜面色阴沉,没出声。

    “果然有问题!”

    李顺溪站在一边冷声道,“地窖那里应该还有名堂,我打算再去看看。路兄一起么?那里应该是这庄子的老巢所在。”

    路胜微微摇头。

    “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里。”

    李顺溪愣了下。

    “路兄认真的?”

    “当然。”路胜认真回答。

    李顺溪仔细看了看路胜,微微笑了笑。

    “那好,诸位,看看你们打算跟着谁一起。我去地窖,路兄就留在这里。”

    龚如清和两个护卫左右看了看。

    李顺溪站在一边,风神如玉,气质不凡。路胜站在一边,气质阴沉,面色漠然。

    “小女子还是随李公子一道吧。”龚如清断然选择了李顺溪。

    “我们也和李公子一道!”那两个护卫赶紧道,之前李顺溪展现了一系列的手段,比起一直闷头葫芦一样的路胜,明显要让人信服可靠许多。

    段蒙安也身子晃了晃,也想跟过去。但看了看前面站着的路胜,又不敢动身。

    这一下李顺溪这边四个人,路胜这边两个人。

    两边都是富家公子打扮,但人数差异异常分明。

    “既然如此,那就预祝路兄呆在这里平平安安了。”李顺溪语气中带着莫名意味,转身带着众人朝后院走去。

    龚如清等人都微微露出轻视之意,这路公子明显只是胆怯,想明哲保身,比起李公子救人心切的仁义,差了不知道多少。

    路胜目送着对方离开,一言不。

    ................

    李顺溪一路走在房屋侧面,一双漂亮的丹凤眼若有所思,他怎么也不明白路胜为何忽然决定自己留在门口。

    在那种情况下,留在门口没有一点用处,反而只能平白浪费时间。

    “路兄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话没说完,他忽然感觉一阵寒意从后背涌上。猛然回头。

    身后一片漆黑,一点声音也没有,安安静静,空空荡荡,刚才还在自己身边的龚如清一行人,居然此时一个不剩,全部消失了??

    “清清小姐?”李顺溪面色一紧,大声叫了句。

    声音在夜晚的庄子里回荡,却没人回应。

    “障眼法?”他手上迅多出了一张黄色符纸,轻轻往前一抛,食指啪的一下精准的打穿它。

    顿时眼前豁然一亮,龚如清等人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他周围。一个个也都僵直在原地,只有双眼眼珠乱转,瞳孔扩散,丝毫没法聚焦。

    李顺溪一看便知道他们都陷入障眼法中了,同样取出符纸,对着众人一一点一下。

    “清清小姐,没事吧?”他迅扶住身子有些软的龚如清。

    “没...没事....”龚如清俏脸惨白,似乎被吓得不轻。

    只是扶起龚如清后,李顺溪却陷入疑惑之中,如果有人在他周围放出障眼法,他应该有所察觉才对,可刚才那一下,居然连他也中招了。还没有丝毫察觉。

    “公子,刚才若是没有你...”龚如清梨花带雨,紧紧朝他靠过来,凹凸有致的身子几乎完全贴在他身上。

    那种柔软的触感,顿时让李顺溪脑子一热,忍不住伸手便想伸手摸一把龚如清的关键部位。

    哧!

    猛然间,他面色一变,狠狠推开龚如清。

    一道银光从两人之间一闪而过,龚如清竟然手持短剑,狠狠朝他胸膛划过来。

    还好他觉得及时,只是胸口被划了一道口子。虽然血流不止,但并不致命。

    “清清姑娘你!!?”他来不及多想,便看到龚如清挥着短剑狠狠刺进身边一个护卫的肚子。

    “我这是怎么了?!李公子帮帮我!!”龚如清大惊失色。似乎身不由己,疯狂挥动着短剑,将那名猝不及防的护卫狠狠推开,一下又扑向李顺溪。

    李顺溪左挡右避,但龚如清的身手仿佛一下变得极其强悍,几个回合后,他居然有些抵挡不住。

    他咬咬牙,从腰包里取出一根暗金色锥子,上边刻有细密的繁复花纹。

    可看到梨花带雨的龚如清,他又下不来手。毕竟这女子只是被附身而已,这样下手,岂不是等于自己亲手害了一条性命?

    犹豫了下,他马上又被狠狠划了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