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十四章 宋家庄 八
    哧!

    李顺溪猛地朝地上一滚。这才避开龚如清刺向他脖子的致命一剑。

    一时间他手足无措,虽然自己有去掉附身的手段,可必须要对方处于安静状态才行。此时没人帮忙,根本没法。

    接连躲闪之下,忽然他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李顺溪匆忙抬头朝声音看去,居然是路胜,他一步步从黑暗中走出来,面无表情。

    李顺溪大喜。

    “路兄!快来帮一把!”

    路胜面不改色,手里提着把直刀,看了地上翻滚躲闪的李顺溪一眼。

    “救救我!!”龚如清此时也朝着路胜扑去。脸上带着泪水,身上衣服也被撕扯得衣衫不整,春光外泄。

    “快帮我按住她,我有办法让她解除附身!!”李顺溪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着龚如清赶去。

    “九转心魂归附安,天宁黄寺....”

    噗!!

    李顺溪的经文还没念完,便看到路上一刀斜斩。

    明亮的刀光在黑暗中如同飞流而出的清泉,清澈纯粹,一刀将龚如清从头到脚狠狠劈成两块。

    弯月一般的刀芒瞬间将一个活生生的美人,分成两片,李顺溪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路胜脚下一震,整个人上身肌肉迅膨胀变大,衣服撕裂,一道红线从胸腹直冲头顶,在眉心处形成一个川字型。

    刷!

    长刀一挥,在后院里仿佛刮起了一阵飓风,路胜用刀背把一个护卫砸飞出去。然后两步冲向李顺溪。

    就在这时,一道同样的影子从李顺溪身侧飞射而起。

    嘭!!!

    两道强壮凶横的人影在半空中狠狠对撞。

    “吼!!”

    嗷!!!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同时出震耳欲聋狂吼,如同猛兽般,再度朝着对方扑上。

    铛铛铛!!

    一阵阵震得浑身酥麻的巨响在李顺溪身旁狠狠炸开。

    咔嚓!

    天空一道雷光划过,瞬间照亮正在交手的两人。

    路胜比起之前仿佛身体又膨胀了一圈,整个人肌肉虬结,黑乱舞,手里直刀像是战锤一样疯狂朝对方猛砸。

    而另一边那人居然也能一下下全部接住。

    李顺溪一眼望去,差点被吓得叫出声来。

    “尸...尸魄!!!”他吓出一身冷汗。

    “快走!”段蒙安不知道从哪跑出来,赶紧扶起他朝远处跑开。

    另外剩下的那个护卫,此时也是吓得脸色惨白,赶紧跟上两人,避开这里。

    那正和路胜交手之人,浑身灰黑,皮肤完全裸露在外,腐烂的肌肉血管微微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的一双眼睛彻底是白色,身材比一般人高出不少,看上去有些瘦弱,但爆出来的力量,几乎到了恐怖的地步。

    路胜全身功力疯狂运转,血煞功几乎到了最顶峰的极限度。也只是和对方堪堪持平。

    铛!

    他又是一刀狠狠砍在对方身上,锋利的刀刃在巨大力量的推动下,砍在此人身上竟然毫无伤。

    “我就不信了!!!”路胜心头狠厉一起,正要运起黑虎玉鹤功。

    “快走!那是尸魄,铜皮铁骨根本杀不死!”李顺溪焦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尸魄?杀不死?”路胜眉心的血字越清晰起来,他双手握刀。全身力量聚于一点。

    “虎煞!!”黑虎刀法是他唯一通了真意的刀法,也是威力最大的招式绝杀。

    这一招虎煞聚集了他最大的血煞功内气。在月光下,仿佛一道银蛇,轰然电射,落在尸魄头顶脑门。

    铛!!!!

    颤动的刀刃狠狠在尸魄头上抖动着,颤动着。

    嘭!!!

    巨大的力量挤压下,刀身竟然炸碎成无数碎片,狠狠在尸魄身上炸开。

    无数碎片雨点中,路胜抛开刀柄,双手赤红如血,破心掌连环狠狠印在尸魄脑门。

    “死!!”路胜怒吼一身,血煞功催运下,全身力量笔直打在尸魄面门上。

    最后一掌后,路胜飞身而落,看着面门被他一掌打得凹进去的尸魄。

    吼!!!

    尸魄整个人被打飞出去,浑身插满了破碎刀刃碎片,凄惨无比。它怒吼一声,落地后翻滚了几圈,浑身如同蒸笼一般红烫,头顶甚至开始冒出白烟和焦臭。

    吼!!!

    尸魄在地上翻滚着,最后出一声怒吼,竟然就这么融化开来,化为一滩黑水。

    路胜双掌还在冒出丝丝白烟,他落地后长长吐出一口气,白色的水汽仿佛烟雾,足足吐了七八息,才彻底将体内废气吐完。

    他身子也缓缓恢复成原本的大小形状,眉心红色血字慢慢散去。

    “李兄,没事吧。”路胜回头看向和段蒙安站在一起的李顺溪。

    李顺溪目瞪口呆,面红耳赤。此时还没从之前狂暴的一幕中回过神来。“没....没事...多谢路兄相救....”他赶紧结结巴巴的回了句。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忽然又有些悲愤,想到被一刀分尸了的龚如清。“路兄为何如此草菅人命?!那龚如清姑娘可是活生生的一条性命啊!既然路兄之前便有此实力,为何不早些拿出来!?”

    路胜此时已经走近过来,身上重新披了件外衣。

    “什么实力?我又不懂什么神神鬼鬼的道术,那个是龚如清吗?被附身不就是鬼了吗?”

    “不懂?路兄你在说笑?不懂还能活生生打死尸魄?”李顺溪怒然道。

    “我不懂什么尸魄不尸魄,只要是怪物,打死不就好了?”路胜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附身是附身,鬼物是鬼物!附身只是人被鬼物附体,实际上只要驱逐了鬼物,人还是人啊!”李顺溪顿时愕然。

    “附身就是鬼,是鬼就得死。”路胜认真纠正他。

    “可那是人!活生生的人!”李顺溪似乎忘了之前路胜凶悍的一幕,据理力争起来。

    “对我有害的都是鬼。”路胜随意回了句。“你应该庆幸自己没被附身。”他淡淡看了眼李顺溪。

    李顺溪浑身一寒,还想说什么,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走吧。”路胜披着衣服朝后院地窖走去。

    “老大,这是刀。”段蒙安赶紧将手里的刀递上去。他手里还捡了把刚才护卫的刀。

    路胜接过刀,大步朝厨房走去。

    几人刚靠近厨房,轻车熟路,顺着之前的路线走到地窖。

    路胜一把揭开地窖,果然看到里面又躺了数人,赫然就是之前失踪的宁三和其余两个护卫,两位小姐。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马上离开出去。”路胜淡淡道,“这些人都看看能不能弄醒。”

    “路兄,你是之前便知道我身边有尸魄潜伏着?”李顺溪这时才有机会问。

    “恩,我感觉有不对劲的地方,但一时间也找不出是谁,就索性打算和你分开。果然,一分开马上就露出马脚了。”路胜简单解释了句。

    自从救出龚如清姐妹后,他便感觉有些怪怪的,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尸魄,怎么会有这等头脑,居然还知道潜伏伪装....”李顺溪打了个寒颤,知道自己居然和一个尸魄相处这么久这么近,心中顿时惊悚起来。

    “那龚如梦呢?”李顺溪感觉一团乱麻。

    “或者死了,或者失踪了,不知道。”路胜淡淡道,“他们的死活和我无关,我只是来调查一件案子而已。”

    “你....你怎地如此冷血!?”李顺溪愤然。

    “冷血?非亲非故,这个关冷血什么事?”路胜莫名其妙道。

    李顺溪顿时无法,完全没法反驳。

    他和段蒙安两人将地窖里的人一一扶起来,使劲拍醒。路胜就在一旁看着,也不动手。

    众人纷纷清醒过来。

    “我刚才还在房间里休息,怎么一转眼在这儿来了?”

    “怎么回事?怎么一下来这地方了?”

    “清清和梦梦呢?怎么不见他们人?”

    一群小姐护卫清醒过来。顿时开始吵闹不停,惊慌失措。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妙。”李顺溪提议道。

    “李公子,请问有没有见到清清和梦梦?”一个小姐朝李顺溪询问。

    李顺溪低头不敢看他们。

    “先离开再说吧。”他低声道。

    路胜却是扫了眼众人,又看了看宁三。

    “公子!”宁三跑过来,低头站在路胜面前。

    “没死就好。走吧,先出去。”路胜淡淡道。

    宁三羞愧的点头。

    “等等!我们小姐呢?是不是你们把我们小姐弄没了!”一个护卫冲过来挡住路胜,面露怒色。

    “就是!我们一觉醒来就在这里,肯定是这两人搞的鬼!”另外一个护卫也冲过来,冲李顺溪厉声道。“李公子,还请协助我们抓住此人!”

    路胜看了眼面前挡路的两人,又看了看面露难色的李顺溪。

    “你走不走?”他随口问。

    这句话说出来,不知道怎么的,周围明明那么多人,可李顺溪就感觉路胜是对着自己一个人说的。

    “我走?那他们呢?”他忍不住问。

    “他们本来就是这的人。”路胜道了句。

    这话一出,顿时瞬间,所有还在吵闹的人都静了下来。一瞬间像是彻底没了声音。

    护卫也好,小姐也好,都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李顺溪猛地一颤,一股寒意从背后狂涌上来,他几步并作一步,跑到路胜三人身边。

    再回头朝那些小姐护卫看去。

    “李公子....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是那个人,那个人害了我们小姐....”那个之前说话的护卫大声叫着。只是他的脸上带着一股死人才有的铁青色。

    “李公子....”

    身后吱呀一声,厨房的木门被打开了,一个歪歪扭扭的人影缓缓走进门。

    “李公子,清清身上好疼啊,你为什么不等清清....一个人就走了...”

    之前被砍成两片的龚如清,此时居然又出现在门前,她的身体从正中被砍成两片,此时还残留着一条细长的血线裂缝。

    李顺溪面色瞬间青了。

    “啊!!”段蒙安吓得赶紧把还站在身边的那个护卫推开。那护卫也是面色青白,身上散出一股股腐臭。

    宁三满头冷汗,一想到自己刚才居然和一堆死尸睡了这么久,他就心头打颤。

    “走吧。”路胜看也不看一群护卫小姐,大步朝着厨房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