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十六章 怪异 二
    李顺溪三人在一旁被赤鲸帮众团团围住,暂时被收掉了手中武器.

    特别是李顺溪,之前看到那小女孩被路胜一刀砍成两截时,他还心头一股恶气直冲头顶,悲愤难明,只觉得路胜太过残忍,连那么小的小女孩也不放过。

    可没等他质问出声,便被之后的一连串变化吓到了。

    大火中那小女孩恐怖的融化的脸,吓得他浑身一抖,之前满腔的愤怒,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后怕。

    直到此时,被帮众看押,他才更是了解到路胜的安排之紧密。

    这家伙竟然是一开始便打定主意要烧掉整个宋家庄!没看身边这些帮众一早就带上了弓箭和火油包?

    他能想到,段蒙安和宁三也想到了这点,三人一时间都心头有些寒。在入庄之前,路胜绝对是预料不到有其他人会不会进去。可就算这样,他还是下令烧庄子,可见其心性之果断凶狠,非同常人。

    李顺溪心中惊惧之下,直看着燃烧的山庄怔怔出神。

    咔嚓!

    一道雷光闪过,雨点噼里啪啦撒落下来。

    大火依旧剧烈燃烧着,但被雨点一冲,顿时稍微小了些。

    “撤!”路胜骑马转身,朝着铁矿村方向赶去。

    一种帮众也纷纷跟上。不再多看身后燃烧的宋家庄。

    回到铁矿村,大雨越下越大了,众人在房屋中整理了下,路胜换了套衣服,调息服用了几样疗伤的药粉,等到天明,便又带着赤鲸帮众回到宋家庄处。

    天亮后,大雨也停了下来。

    众人回到宋家庄前,看到的只剩一片焦黑残破的烂庄子。大门也被烧成两片焦炭,半挂在门口,里面还在不断冒着白烟,似乎还有什么地方的火没熄。

    庄子四周的高墙依旧还在,只是石面上满是灼烧的黑痕。

    上百人的帮众分散开来,将整个宋家庄围成一圈,在距离庄子还有二十多米的地方便纷纷停下。

    路胜一马当先,提着刀朝大门走去。大半个晚上的调息后,他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此时休息充足,龙精虎猛,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李顺溪也自告奋勇,要跟上一起看看情况。此时也走在路胜后面。

    “路兄,这大火烧过后,庄子里应该什么也没有了。那小女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血尸。”他沉声道。

    “血尸?”路胜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他嘭的一脚,将山庄大门踹开,大步走进去。

    “血尸就是由怨毒之血,凝聚产生的鬼物,并不是活人所变,而是一种衍生的鬼物。”李顺溪低沉道,“昨夜,我专门和那逃出来的书生聊了一整夜,我曾经在家中也学过一些唇语,倒是交流无碍。”

    “哦?”路胜扭头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想到这货多才多艺。

    庄子庭院内,此时一片焦黑,地面墙上,房屋,全部都被火烧得滚烫无比,处处冒烟,分不清楚是雨水被蒸腾起来的热气还是烟气。

    整个地面走上去,就像踩在暖炉上一样。

    李顺溪继续道:“外人都传言,那宋云娟便是这庄子里的第五个小妹,也是那书生宋云城的亲妹。

    可我从宋云城那里询问后得知,他根本就没有什么五妹,他家里一共就只有他和二弟两人,其余三个兄弟姐妹,根本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更恐怖的是,他居然和那些东西一起生活了好几年才现!”

    路胜听得心头一寒,停住脚步。

    “什么意思?难不成除开这个宋云娟之外,这庄子里还有两个怪物?!”

    “不知道,不过那书生自从现这个恐怖事实后,便被宋云娟,也就是那个怪物割了舌头,圈养在家中。很奇怪的是,书生说,那宋云娟平日里上学回家,吃饭睡觉,和常人无异,但一旦睡着了,人就会突然从床上起身,然后彻底变成恐怖的杀人狂魔。他数次想要趁宋云娟清醒时偷袭杀掉她,可都不敢。”

    李顺溪皱眉道:“听他说,似乎宋云娟时常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难道不是他沉迷仙术炼丹弄出来的事?”路胜沉声问。

    “不知道。我也问了他这个问题。他说,他曾经有一日无意中在树林里的一个鸟巢中现了一枚漆黑如玉的丹药,带回家中打算看看是不是别人炼制的丹药,却没想到那丹药神秘消失,之后家里边开始出现异常。”李顺溪认真回答。

    啪。

    忽然路胜脚步一顿,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他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把漆黑如墨的女子长。

    路胜弯腰用刀尖挑起黑,仔细看了看。

    忽然他面色突变。

    “走!!”

    路胜转身飞奔朝向大门,手揪住李顺溪后领往外一扔,自己也利箭般狠狠飞射出去。

    两人刚刚跃出大门,便听到身后嘭的一声闷响。

    回头一看,之前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山庄,那一对焦黑大门居然狠狠合拢紧闭。仿佛有人在里面狠狠将大门关紧一般。

    借着惯性在地面上冲出十多米后,路胜缓缓停下,一把抓住有些狼狈的李顺溪,扭头看向山庄,眼神阴鸷。

    “这地方,还很危险啊!”

    “我明白了....这是怪异,一定是!!我师傅就提到过,只有怪异才会如此!连大火也烧不掉的血尸....”李顺溪忽然面色大变,神色惶恐。

    “什么怪异!”路胜厉声问。

    李顺溪吞了吞口水,紧盯着宋家庄紧闭的大门。

    “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他面色有些青。

    路胜凝神看了眼那宋家庄,此时的宋家庄幽黑静谧,比起之前更加残破不堪,也更加危险。

    “走吧,先撤。”他看了眼自己刀尖上还挂着的那一撮女子黑,连大火也没能将其烧毁。

    ..................

    赤鲸帮分舵。

    沿山城外的一片小竹林中,一座竹楼静静矗立。青翠碧绿的竹叶簇拥着竹楼,随风不时出沙沙轻响。

    竹楼二层的一间静室内,数名帮众守卫下,路胜和李顺溪相对而坐,中间的竹桌上摆了小酒和菜肴。

    李顺溪抬头环视了一圈周围,入目之处,全是一眼的翠绿,让人心旷神怡,凝神静气。

    “路兄真是好雅致。”

    “李兄出身不凡,这点小场面不算什么。”路胜淡淡道。“继续之前的话题吧,那所谓的怪异,是什么?还请李兄指点。”他对李顺溪此人,没什么坏感,只是感觉是个烂好人而已。其人正义感较强,也缺乏历练,容易被眼前事物所迷,其他倒是还好。

    李顺溪一听到这个名词,也是面色一变。

    “怪异.....”

    他端起酒杯,狠狠喝了口青色酒水。

    “如果说鬼物是一种变化出来的存在,那么怪异,就是根本没法被消灭的特殊景物。”

    “景物?”路胜一怔,“你是说,像彩虹,地震之类一样的自然现象?”

    “不...不止那样,怪异最大的特点,我听我师傅说过,所有怪异最大的特点就是永远存在。就像那个宋家庄,我敢肯定,一旦我们再进去,还能再见到那个小女孩宋云娟。还能看到之前那些尸魄鬼物。”李顺溪低沉道。

    “李兄是怎么了解到这些的?”路胜沉默了下,问。

    李顺溪也沉默了。

    良久,他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仰头饮下。

    “我师傅,就是死于一次怪异之中。”

    路胜一愣,也没再说话。他没想到李顺溪居然和这类事有着这么深的联系。

    李顺溪笑了笑,面色有些狰狞。

    “我出来历练,也是我为了不断提升自己,早晚也要为我师傅报仇!”

    “看李兄你出身应该不低吧?连你现在也没法么?”路胜沉声问。

    李顺溪闻言,愣了下,随即苦笑。

    “我家中确实不低,但怪异和世家一样,不是我们这些世俗之人能抵抗得了的。”

    “你也知道世家?”路胜眼神微亮。

    “知道啊,做官到了一定高度,都会知道。”李顺溪淡淡道,“当今陛下的身后家族,掌权天下的黄家,极有可能就是世家中的其中之一代表。”

    果真如此。

    路胜心头一沉,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当今大宋皇族,根本就是世家中的一员。

    “好了,不说这些,这些距离我们太远。世家之人高高在上,神秘飘渺,和我们生活的根本不是一个世界。”李顺溪涩声道。

    “那其余地方,应该也遇到过怪异吧,那些怎么处理的?”路胜询问道。

    “列为禁地,绕道而行。”李顺溪回答。

    “列为禁地?”路胜无语,这不等于拿他没辙么?

    “是啊,怪异都有地域范围,只要不乱闯进去就好。”李顺溪点头。“不过说起来,我倒是对路兄怎么伤到尸魄的,颇感兴趣。”

    “这个难道很难得么?”路胜一愣。

    “难得是很难得。”李顺溪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路胜。“虽然有不少阳性内功,练到高处都能伤到鬼物,但那是低级鬼物,而且打中几十下能消灭掉一头鬼物,就算不错了。

    像尸魄这样的鬼物中也算棘手的角色,居然被路兄双掌数十招内打得融化成黑水。李某还是第一次见。”

    路胜也有些奇了。

    “或许是我所练的功法阳性极强?”

    “敢问路兄,你练的内功是什么名字?”李顺溪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