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十七章 选择 一
    “是一本残篇,名为黑煞功。”路胜这点倒是没什么隐瞒的。毕竟是能在拍卖会上买到的秘籍,对于一般人而言虽然神秘,但对圈内人士,应该不算什么。

    果然,听到这个功法的名字,李顺溪眉头微皱起来。

    “黑煞功不是练体的内功么?确实听说有火毒效果。不过那点火毒,也就能在皮肤上烧点水疱起来,像路兄这般威力,能打死尸魄?那得需要多少内力消耗?”

    他这么一说,路胜也顿时响起了自己和其他内劲高手不同的地方。

    迟疑了下,他轻声问。

    “不知道李兄全力出手,能打出几招?”

    “全力出手,当然是一招啊?”李顺溪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全身内劲奔涌而出,一下打出去,自然消耗的便是全身的内力,之后再要出手,就必须等回气。这不是寻常的基础常理么?”

    路胜听得一愣。

    “那李兄回气需要多久?”

    “打坐半个时辰吧,怎么了?不都是如此么?”李顺溪随口回道。

    路胜顿时明白了自己和他人之间的不同。

    自从几门内功同时修行到大成后,他便出手内息流转不休,全力出手也能持续足足十数招,之后才需要回气。而回气时还有阴阳引补充。

    这样一来,他全身内气之雄厚,几乎是同境界的其他高手的数倍。

    而且黑煞功变成血煞功后,内气更加雄浑,比起之前多了不止一倍。

    这也导致他出手一招,便能打出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强横威力。

    “我想问个问题。”路胜心头想通后,再度开口。“若是能自己够强,抵挡住怪异的侵袭,有没有机会将其彻底除掉?”

    李顺溪怪异的看着他,半响都没说话。

    直到路胜都有些不耐烦了,他才缓缓开口。

    “怪异是杀不死的,不论你杀掉它多少次,它都会轻而易举的重现。或许世家有办法,但我们,没办法。”

    “而且,怪异还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强,我们之前算是运气好,遇到才形成没多久的怪异,若是那些时间十年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怪异,怕是我们小命难保。”

    李顺溪似乎回想起了什么,脸色再度阴沉难看起来。

    路胜猜他是想起了自己师傅当初遇到的那个怪异,也不说话。

    两人对坐沉默了一会儿,路胜才又道。

    “不知李兄能否将自己所见过的鬼物,给在下讲解一番,也好让在下了解下其中凶险。”

    他才救了李顺溪一命,这种小事请求,李顺溪自然大方应允下来。

    他笑了笑:“之前在下多有误会路兄,这点小事当然没问题。”

    当即,他仔细给路胜讲解自己所见识过的十多种鬼物,据其所言,他见过的基本没有重复的,鬼物之间千奇百怪,能力也迥异不同。

    就像路胜见过的妖鬼,他就没听过。

    两人一番交流后,对对自身收获颇为满意。

    路胜从李顺溪那里得到了不少其他鬼物的资料,而李顺溪从路胜这里得到了一点鬼物资料的补充,且对于自己能帮得上路胜的忙,还一点人情,心里很是高兴。

    两人坐到傍晚时分,才一起回到沿山城。

    李顺溪告辞路胜,自己离开住店。路胜则吩咐手下人手,绕开那宋家庄,单独弄出一条道路,通往矿洞。

    如此花费了数天时间,一条新的运输路线重新建立起来,在路胜的保证下,只要不靠近宋家庄,就一切没事。

    铁矿又开始再度运转起来,大量矿工被招募进去,路胜派出手下守备监督,一切又开始有条不紊的运转。

    运转开挖了两日后,见没出问题,路胜再度前往了赤鲸帮总部,对现在的情况做一个总结汇报。

    他还等着位置坐正后进入宣武阁。

    ..................

    赤鲸总部。

    依旧是之前那个巨大楼船上,这次有不少帮中高层都外出办事了。

    座位上只有帮主和公孙张兰陈鹰两位副帮主,还有两位内务使在。

    老帮主面色白,看起来气色又弱了不少。

    “这么说,宋家庄此事,便是那鬼物所为?”他咳嗽了两声,看着下面坐着的路胜。

    “确实如此。”路胜平静道,“某在前往探查时,遇到传说中刀枪不入的尸魄,几番交手下,才勉力安全退出。这宋家庄确实已经完全变成鬼域,连大火也烧不垮。”

    老帮主咳嗽两声,闭目不言,没再出声。

    副帮主陈鹰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

    “也就是说,这事最后还是没解决成?对吧?”一旁的公孙张兰忽然开口道。

    “公孙副帮主若是有信心,可以自己去试试。”路胜面不改色。

    “我只问你一句,这事解决了没?”公孙张兰笑了笑,陡然变脸沉声道。

    路胜转头凝神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确实如副帮主所言,没成。不过....”

    “没有什么不过,成就是成,不成就是不成。”公孙张兰微笑道。“既然没成,那吴三的手下势力产业,也自然不应该由你继承。我说得没错吧?”

    路胜无话可说。

    陈鹰也没法替他说话,只是眼里有些火气。

    老帮主沉吟了一阵,没再说话,气氛一时间沉闷下来。

    “报!!”

    忽然一个帮众亲卫急冲进来,对着老帮主单膝跪地。

    “帮主,前去结龙城的张外务使回来了!”

    “回来了?!赶紧请!”老帮主精神一振,顿时站起身大声道。

    路胜这些时日也听身边人说起过张外务使,在现在的外务使中算是身手最厉害的。

    不一会儿,一个浑身是血,面无血色的强壮汉子,缓步带着一个亲卫走上大殿。

    “见过帮主,两位副帮主。”他一抱拳出声,便明显能看出其血气亏虚太大,简直就和风烛残年的老人没什么区别。

    “这次幸不辱命,终于弄清楚那拦路的强横鬼物的游走规律。”

    “张外务使辛苦了。”老帮主站起身下来搀扶对方。

    “这鬼物飞邬非同小可,非一般常人能接触,张外务使能全身而退,已属不易。”

    “帮主...!”

    “如此对比,路外务使,比起你的一无所获,人家张外务使可是一身重创,血染衣襟,还弄清楚了那鬼物的行动规律。你呢?有何德何能,想坐上真正外务使的位置?”公孙张兰再度出言道。

    “张兰你是不是废话太多了,路兄弟进出宋家庄,能全身而退代表他实力出众。难不成你一定要外出办事的兄弟全都个个带伤才算勇猛?”陈鹰忍不住冷声道。

    “我可没这么说。”公孙张兰笑了笑,看向坐在下面的路胜。这个位置若是没有突然冒出来的路胜,应该是他侄女的。可惜现在因为此人,他侄女还不容易等到的机会,又失之交臂。

    “好了,路兄弟此事虽然没完全成功,但那庄子极其危险,今日开始便列为禁地,贴上告示别让人进去受了害。”老帮主低声道。

    “此事打住,路兄弟实力放在这里,又有那么多兄弟亲眼看到那庄子诡异恐怖,外务使坐正,当之无愧。

    此事定下,我们来商量下,结龙城那边到底是什么态度,白沙帮和青奎帮互为连理结盟,这次路线打通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加上路途上还有鬼物拦截....”

    路胜此事在老帮主的一言之下确定定下了。

    当时路胜一刀将那鬼物女孩砸回去,是上百名帮众有目共睹的,他带着宁三两人逃出来,安然无恙,也是大家都看到的。

    对于他的实力,众人虽然还有嫉妒者有言辞,其他也还算平稳。

    话题转向了如今赤鲸帮和中原方向白沙帮青奎帮两者之间的矛盾冲突。

    这事路胜并不了解,只有旁听的份。

    赤鲸帮虽是北地霸主势力,和官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面对中原那边的大势力,也力有未逮。

    加上路途太远,张外务使一个高层带队,都只是勉强保命回来。可见其艰难。

    一场小会开到正午午饭时间,才散。

    路胜被老帮主亲自留下,一起共进午餐。

    吃完饭,他带着路胜到总部后面的小花园散步。巨大的赤鲸号后方,还在船上移栽了不少植物花草,在船甲板上居然种起了树木。

    两人缓缓在小花园中散步。正午的阳光被树荫切割成无数碎块,散落在地。地面有些潮湿,全是柔软的黄土草坪。

    老帮主背着手走在前面,也不回头,只是长长叹气。

    “路兄弟可知那公孙副帮主为何针对于你?”

    路胜走在后面一点,闻言淡淡道。

    “听到一点风声,应该是他的侄女想要坐上我这个位置,却不料被我突然占住了。”

    “你倒是实诚,实话实说。”老帮主回头笑了笑,站住脚步。

    “有什么好隐瞒的。我进入赤鲸帮,本就是为了找更强者学习交流,他公孙张兰什么时候打算和我打一场,倒是遂我的意了。”路胜毫不在乎。

    “你果真和其他人不同...”老帮主洪明资笑道,“路兄弟实力非凡,我听欧阳长老他们说起过了。不过大家都是一个帮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弄得这么僵。”

    “既然老帮主话,若是和那公孙张兰动手,我便给他留点颜面好了。”路胜随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