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十九章 融合 一
    路胜也一下想明白了老帮主的心思。

    “不知帮主师傅现在仙踪何处?”他也有些意动,能做老帮主师傅的高手,必定是比凝神更高的境界。做他师傅也算不错。

    “家师早已仙去十多年了。”老帮主沉声道。

    路胜顿时无语,感情这一位是想把他绑在赤鲸帮一条船上啊。

    要知道这个世道,一旦拜师,日后若是有所反叛,那名声地位彻底就毁了。其性质和恩将仇报,忘恩负义差不了多少。受人唾弃。

    所以一旦他拜入赤鲸帮主师门,以后就真的不能再改投其他。

    “帮主容路某思虑一二。”一时间无法下定决心,路胜只得暂时拖延。

    “这还要什么思虑?老朽又不是要你做牛做马。”老帮主摇头失笑道,“况且,老夫这师门,和赤鲸帮可不是一个窝,你若是真能入我师傅门中,以后就能知晓。有你的好处。”

    路胜心头微微有些迟疑,不过仔细思虑了一阵后,他也想通了,虽然以后还可能会遇到更好的武学,但眼下是自己高成长期,现在的自己还太很弱小,只是勉强有了一点自保之力。若是再遇到真正厉害的鬼物,那时就麻烦了。

    “如此,便拜见师兄!”

    路胜心头一定后,推金山倒玉柱般对着老帮主躬身一拜。

    “放心,你不会后悔的。”老帮主畅快笑了起来。“来来来,随我来。”

    既然定下了名分,洪明资也心头欢喜,带着路胜离开小花园,在赤鲸号中连续下了两个楼梯,走进一处隐蔽的类似祠堂一样的地方。

    祠堂里挂着一排排画像,全是肖像画,都是各式各样的老者,有男有女。

    老帮主指着其中一个最中央的画像,轻声道。

    “这便是我们赤日门上代门主,也是你的师傅,灼阳手莫菲。来,你对着画像行礼。”

    路胜也不排斥,既然入了对方门墙,自然行拜师礼也是应当。

    他在莫菲画像前,跪在蒲团上叩九次,这是九叩大礼,一旦拜了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是闹着玩的。

    对师傅,对徒弟,都是一份约束和责任。师傅若是不费心教导弟子,传出去便会声名狼藉,遭人唾骂,信誉一落千丈。

    而徒弟若是不尊敬孝敬师傅,同样传出去也会为世人所嗤笑。

    行礼,上拜师茶,上香,烧纸,跟随念诵门规。

    路胜一套走下来,大致对这个赤日门有了一些了解。

    这赤日门乃是亦正亦邪的一个门派,而且一向人丁单薄,传承艰难而隐蔽,就算是鼎盛时期,门中也不过四个人。赤鲸帮也不过是赤日门麾下的延伸势力。

    一套流程走完,天色也晚了。

    路胜陪着老帮主在甲板上散散心。赤鲸号的甲板极大,上面楼阁庭院林立,一眼望去就像是一片城区。

    两人在诸多守卫保护下,慢慢吹着河风,沿着船舷散步。

    “师弟啊.....现在开始,你也算是自己人了,门派信碟我也加了名字,一些交好的门派,师兄我也了传讯信报。从今往后,你也算是赤鲸的核心人物,有些事情,你也该知道了。”洪明资咳嗽了几声,低声道。

    “是关于世家的事吗?”路胜简单道。

    “你也听说了啊。”洪明资点头。“世家高高在上,那是先天便决定的位置,我们没办法选择,只能适应,习惯。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对抗魔和怪。

    不过世家极少极少插手世俗间的事,平常时期也是十多年才偶尔有条消息指令下来。没事你不用考虑他们。

    师兄我也只是让你心头有个底。这世道艰险,妖鬼身后有魔和怪异,我们自然也不是孤军奋战。”

    路胜皱了皱眉,没说话。他想起了端木婉那时表现出来的态度,那种视万物为蝼蚁的感觉,一直在他心头徘徊。

    “不要想多,世家子弟极少,分散到整个大宋,就更少了,我们十几年能遇到一个,也算是运气。”洪明资微笑道。

    “这么稀少?”路胜一愣。他连续遇到两次端木婉,还有一个颜开便以为世家无处不在了。

    “很少。”洪明资笑道,“就拿我们北地做主的甄家来说,他们整个世家直系,也才十几人。而且大部分都到处游历,居无定所。甚至隐藏身份游戏人间。偌大的北地,雄城上百座,人口千万,哪里那么容易遇到。”

    路胜有些明了了。

    “世家高高在上,但人数稀少,所以真正统管一切的,还是朝廷和我们帮派。”洪明资继续道。“所以实际上,我们赤鲸帮的管辖范围,是很大的,沿山城,青枫城,还有其余几座大城,十多座小城,都是我们管辖范畴。平日里我们也有不少人外驻在那些城中。定时的会送回情报和财物。

    实际上因为路途较远,每座城里都单设了分部,也就相当于单独的一个小赤鲸帮会,大部分时间这些帮会都是独立的。”

    “那师兄的意思是...?”路胜不明白洪明资给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说这么多,其实还是因为师兄我身体每况愈下,很多事情或许需要师弟出手,多多帮衬。”洪明资缓缓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块精致的铁灰色布卷,递给路胜。

    “这就是赤极心法,从第一到第七层都有。需要配合赤阳丹一起修行。威能无穷。师弟拿回去务必好生保存,不可外泄。”洪明资郑重道。

    路胜眼睛一亮,连忙双手接过布帛,轻轻展开一点,上边细如蚊蚋的小字密密麻麻的顿时映入眼帘。

    “不过师兄,为何我赤日门人数一直这么少,广招门徒不是更好?”路胜忽然询问道。

    “不是我们不想,而是内功心法太过珍贵,曾经出现过一次门中叛乱,差点心法外泄。

    而且我们的赤极心法,需要特制的赤阳丹配合服用修习,否则会阳火过旺,伤损寿数,身体亏空。而赤阳丹造价太贵.....”说到这里,洪明资的意思已经表达很清楚了。

    这玩意重点是赤阳丹,这丹药太贵了,人多了养不起。

    路胜顿时明白。看着洪明资又从怀里取出一个赤红小瓶,交给自己。

    “这里面是一个月的赤阳丹量,师弟自行服用即可。走吧,师兄先教你赤极心法的第一层入门。”洪明资又咳嗽了几声,温言道。

    “麻烦师兄了。”路胜抱拳道。

    “以后多给我赤日门争光便可,我们附近的主要门派就是白沙帮和青奎帮,梅花门。前两者和我们在争夺结龙城那边的贸易坊市,梅花门则是和我们有药材冲突,几个重要的药谷和山林,都有过不少争端。

    虽然我们赤鲸帮是北地第一帮派,但其余门派也不是善茬儿。”洪明资解释道。“师弟身为外务使,恐怕很快会有各式各样的麻烦送上来,你管理的沿山城可不是什么善地。”

    路胜了然。

    从赤鲸号出来,路胜心头也感觉有些意外之喜,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拿到了比黑煞功还要强悍的赤极心法内功。

    虽然头上多了个赤日门门徒的名头,师兄还是当代的赤日门主。不过这些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影响不大。

    反倒是真的慢慢积累帮派贡献,然后等到能换取赤极心法这一类级别的内功时,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行。

    甚至赤极心法这等级别的内功,根本不可能拿出来摆在宣武阁。

    下了码头,天色已黑,路胜翻身骑上马,身后跟着宁三和段蒙安两人,还有几名手下帮众,便打算回沿山城。

    “路外务使,看起来意气风啊,事情没办成,倒是好处应该拿到不少吧?”正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女子声音从码头边传来。

    路胜抬眼望去,几个强壮大汉簇拥着一名面颊狭长的阴柔女子走过来。

    这女子身穿红衣,脸型明明是标准的瓜子脸,但因为两颊深陷,给人一种不健康的阴狠之意。因此就算身材凹凸有致,也丝毫让人起不了什么。

    “你是谁?为何挡住我去路?”路胜皱了皱眉。

    “在下公孙静。”红衣女子冷淡道,“可是在家叔那里听过多次路外务的大名了。”

    “公孙静?公孙张兰的侄女?”路胜随口问了句。

    “正是。”公孙静冷冷道。

    “那你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是什么意思?”路胜面色怪异的看着她,“你叔叔答应和我打一场了?”

    “什么?”公孙静一愣,似乎没反应过来这句话啥意思。

    “难道不是吗?你叔叔专门派你过来,让我打一顿,之后他就有借口和我正式交手。乐虎国际国际里不都是这个套路?”路胜越怪异道。

    “你!!”公孙静顿时一怒,手指着路胜便要呵斥。

    “看来不是啊....”路胜有些失望了,他活动了下拳头。“那....”

    “我就先打死你,再让你叔叔为你报仇!!!”

    轰!!

    刹那间,他一脚踩在地面木板上,咔嚓一声脆响,码头厚实木板轰然踩塌。

    路胜陡然暴起,身形如同恶虎,空气中骤然响起雷鸣般的虎啸声。

    嗷!!!

    嘭!!

    路胜一掌跨越十多步,打在公孙静胸膛正中。

    噗!

    公孙静仰头一口逆血喷出,身子倒飞出去,撞翻身后数名壮汉,在地上滑出十多米,才缓缓停下。

    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出声,她整个人便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嘴里不断冒着血。

    路胜站在原地,看了眼公孙静一起的两侧壮汉,这几人吓得浑身一抖,赶紧让开低头。

    “公孙张兰那老家伙老是避开不和我打,这下看他还有什么理由龟缩不出!”

    一阵大笑后,路胜带着段蒙安宁三一众人骑马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