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十一章 约战 一
    “这是....针刺气?”

    路胜走到一棵花树边,伸手轻轻在树干上一模,树皮表面顿时浮现出大量细密的针孔一样的痕迹。

    “阴阳玉鹤功,居然是针刺气劲?!”他心头有些震动。

    内劲从一开始他所想的彻彻底底的内部运转的劲力心法,到现在能直接影响外物的类似武侠乐虎国际国际中的内功,这才过去多久?

    “不对,我有如此效果,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如此,我打出的这一手,其他人没有数十年的功力不可能达成。应该是内气太过雄厚,导致量变产生质变,才出现这般特效。”路胜心中迅明了。

    收回手,他摊开掌心看了看,手掌没有任何异状,和血煞功殷红如血不同,这阴阳玉鹤功的隐蔽些更强。

    “若是我在运转血煞功时,同时忽然打出阴阳玉鹤功。”

    路胜心中一动,左手血煞功,右手阴阳玉鹤功,两掌同时打出。

    哧!

    一声尖啸在花房中骤然炸开。

    路胜面前的碗口粗细花树,被左右合击,咔嚓一声打得粉碎断裂,上半截树干摔倒在地,断裂处一片焦黑,还有蜂窝一样的针孔伤势。

    路胜毫不停留,一个转身,双掌对着地面猛然一打。

    嘭

    地面石板咔嚓一声,分别出现两个不同形态的掌印。

    他站直身体,低头看去。

    右手的血煞功掌印,一片焦黑,深达一指。

    左手的阴阳玉鹤功掌印,一片碎砂小坑,边缘如同锯齿状,深达两指还要多。

    “两边同样的出力数量,阴阳玉鹤功的杀伤力比血煞功还要强得多。”路胜心头顿时明了。

    “这还算是养生功吗?”他有些无语。“不过血煞功本身正在被赤极心法源源不断转换,之后的赤极气威力大很多,应该实际效果能追上来。只是现在,阴阳玉鹤功反倒成了我的一张底牌了。”

    路胜也没想到融合后的阴阳玉鹤功威力这么大。几乎是血煞功的两倍多。用在出其不意之下,足以瞬间扭转战局。

    他在花房内,又闭目调息了一阵,才缓缓走出,去边上的小房子里休息用餐。

    小房子是一片灰褐色平房,都是用一种特殊的黑泥,压成砖晒干后搭建而成,平日里都是花匠和护工之类的用餐处。此时路胜到了,便专门被他挪了一片位置。

    菜是路胜专程让人在城内帮内分舵送来的三菜一汤:土豆烧牛肉,小鸡炖蘑菇,凉拌皮冻和一桶老山参虎骨汤。

    菜肴都是路胜这个级别所专享的滋补上品。牛肉小鸡什么的,一般人家根本吃不起。

    “这待遇确实不同寻常富家子弟。”路胜看着面前的菜肴,有些感慨。

    “可不是吗,公子爷有所不知,我们赤鲸帮每年都有自己人专程大量饲养牛群,还有老山参和虎骨,都是山林中狩猎队亲自狩猎所得,这些都是可以换取帮派贡献的。对于普通帮众而言,这点贡献虽然不多,但积少成多,也是能兑换更好的武学秘籍。”一边站着的宁三恭敬道。

    自从从宋家庄出来后,路胜便将其呆在身边了,不为别的,而是因为这宁三能够在和一大帮子鬼物一起睡了那么久,还安然无事,就让路胜有些好奇了。

    再加上此人性格颇为坚韧,知礼节懂进退,对人情世故的度把握很好,路胜慢慢也有点习惯他在身边跟着了。

    “菜味道不错,就是少了点辣。”路胜加了一筷子凉拌皮冻,里面全是酸的醋味,微微皱了皱眉。

    “回头我便给主厨提去。”宁三赶紧道。

    “恩。”路胜点点头,直接抱起人头大小的木桶汤,对着嘴便是一大口咕噜咕噜喝下去。

    一口气喝下三分之一的虎骨汤,他拿着筷子朝里面几下一刨,便将里面的肉骨头和参捞进嘴里大嚼。骨头都被炖得酥掉了,汤汁鲜美无比,带着人参淡淡的甜香,很是不错。

    路胜大口大口风卷残云一般迅将眼前的饭菜吃了一半多。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疾驰的奔马声。

    “公子!!不好了!大势不妙!!”段蒙安一身臭汗,急匆匆的冲进屋子,面色有些惶恐。

    “什么事?坐下说。”路胜不紧不慢,抱起饭桶用勺子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米饭,嚼了几下便咽掉。然后慢条斯理的抬头看向段蒙安。

    这粗豪汉子此时面色白,满头大汗,手里还抓着一张类似请帖一样的白色纸张。

    “公子啊!大事不好啊!副帮主公孙大人亲自对您了挑战帖!!还是生死贴!”他赶紧把手里的帖子递到路胜面前。

    “生死贴?”路胜挑了挑眉,“看来他侄女要死了,这老乌龟终于舍得出手了啊。”

    虽然不清楚公孙张兰的实力,但再强能强过老帮主?就算和他差不多,他一身的雄厚内气,还怕拖不死对方?

    “公子!那可是副帮主公孙张兰啊!曾经年轻时候一人独创万丰寨,连杀十三凶匪,能一个人把上千的匪徒吓得四散的顶尖强人啊!!”段蒙安畏畏缩缩,明明生了个粗豪强壮的个头,但脾气却是胆小怕死。完全不像宁三,身材不够壮,但性情坚韧。

    “那又如何?传言多有夸大,再加上公子岂是怕事之人,早在之前打伤那公孙静的时候,不早就应该有所预料了吗?”宁三虽然也吓了一跳,心头心脏砰砰狂跳,但此时面色依旧平静,冷声回道。他是将所有宝都压在路胜身上了。

    和脑子不够用的段蒙安不同,他宁三一早便看出了路胜是故意打伤公孙静,试图挑起他和公孙张兰之间的直接冲突。既然是路胜公子主动挑起,那他应当是有不小的把握。要想飞黄腾达,成为路外务的心腹,这个机会就一定不能错过。

    “既然那老不死舍得出头了,这战贴我收下了。”路胜拿起战贴,轻轻翻开,上边只有一行字。

    三日后日落之前,久间峡,生死战。公孙张兰。

    “有意思。久间峡在哪?”路胜随口问。

    “回公子,在东山深处,是个传说有黑虎出没的峡谷。”宁三回答。

    “你认识路吗?”路胜问了句。

    这句话一出,宁三顿时一愣,随即想了很多。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他认识路,很可能就是他带路一起过去,这其中隐藏的凶险,不足以对外人道。

    万一路胜输了,遇上盛怒之下的公孙张兰,他也不一定能活下来。

    心中念头狂涌,宁三沉默了一下。

    “认识!”

    路胜深深看了他一眼,笑道:“那好,到时候你带路,我们一起过去。”

    这不是公证后的生死战,而仅仅是私了恩怨的生死战,所以两边都不准备张扬出去。

    用过餐后,路胜没有回沿山城,而是直奔去了赤鲸号,前往赤鲸帮最珍贵重要的典籍存放处宣武阁。

    宣武阁位于赤鲸号船体最正中,周围守备森严,是一栋建造在船体内部的独立小楼。

    漆黑色的小楼静静矗立在船体内部,四周一道道外形强健的外家高手,警戒的守在周围。

    路胜拿出自己令牌,通过一层层关卡检查,很快便进了宣武阁的第一层。

    第一楼是最基础的各类武学,大多是比追风刀和熊搏手还要普通的寻常技击之术,内劲心法什么的连影子皮毛都看不到。赤鲸刀法也是这里的免费武学。

    路胜还在这里看到了自己以前学过的八珍步,这步法被他修改到了顶层,倒是不像以前那样稀疏平常,但终究只是三流之下的武学,价值极低。

    随意扫了一眼,路胜现这第一层的武学都只是连通力都达不到的普通货色,且借阅查看的人数还不少,进进出出,到处都有人拿起翻看。

    他索性便不再浪费时间,直奔二楼。

    二楼里人少了许多,零零碎碎只有十几人在,都很安静的翻着典籍查阅自己需要的武学。

    一些需要贡献的武学都只摆了个名字和介绍,真本不在书架格子里。

    路胜顺着一排排的书架看过去,很快便找到了硬功里的熊搏手所在位置。果然是免费的硬功。

    边上还有好几门硬功,但都只有名字和介绍。

    金纱功、断魂拳、宝桩功、暮鼓丹功.....

    一门门的硬功排列在上,修习需要的条件也细细写得很清楚。

    路胜对硬功也很感兴趣,毕竟是能保命的东西,如果能多修几门,关键时刻也是能多条命。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想到个问题。

    “我所学功夫越来越多,越来越杂,耗费精力和身体精气神也极多,但可惜的是,投入太过分散,对实战的提升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大。

    或许我应该选择一门武学作为主修,不断推演提升其级别。将其达到无法想象的地步。否则修习再多其他武学,也是乱七八糟,杂而不精。”

    他站在书架前陷入深思。

    片刻后,路胜缓缓回过神。

    “赤极心法博大精深,有七层之高,足够我修习很久,我当以此为主修功法,另外阴阳玉鹤功威力强大,还能当提升武学时的储备消耗来用。可以作为第二主功,甚至底牌,关键时刻一招致命。”

    想好安排,路胜再来看这些功法,便心中有数了。

    “先挑一门更好的硬功作为保命之用,配合赤极心法,出手威力绝对足够。”

    他视线缓缓在硬功书架上游弋,几乎九成的硬功,都要特制的药汤药丸辅助,而没有这方面的技术,路胜根本不敢将这等关系自家修为性命的关键,交给他人处理。就算是赤阳丹,他也找过医者询问成分。之后还拿兔子尝试过。

    所以所有需要辅助药材的硬功都被他略掉。

    硬功只有两个书架,一共十五本册子,这便是赤鲸帮收集的全部积累,其中通力境到通意境的都有,但更上的凝神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