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十二章 约战 二
    路胜找了一会儿,最终才将目光落在了一个格子里。

    九江铁索功。

    他看中的这门硬功,名字明显是江海上的高手所创。

    记下这个名字,路胜直接走到二楼的管理柜台。

    “我是外务使路胜,我要取九江铁索功观阅。”他将令牌递给柜台后面的白老者。

    老者眯眼看了他一眼,身上隐晦的内家气息一闪即逝,竟然也是个高手。

    他接过令牌看了看。

    “九江铁索功属于通力层次秘籍,外务使每年有资格免费观阅一本凝神以下的秘籍,你确定就是它了?”

    “确定。”

    路胜不动声色应道。

    “好。”老者转身在一排上了锁的柜子里找寻了会,很快便从一个红木抽屉里,翻出一本淡蓝色的线状小册子。

    “拿好,记得不要外传,否则帮规在先。”

    “这个当然明白。”路胜点头。接过小册子,翻了翻,上边果然是密密麻麻的功法字迹,但明显是抄录版。通力层次的秘籍,有的是没有意境图的。而这种没有意境图的功法也是最容易外传的类型,毕竟随便抄录一下就可以流传出去。

    拿到典籍,路胜走出宣武阁,他今年的免费资格用完了,之后再要查阅武学,就必须花费帮派贡献,而之前宋家庄的事,他并没有解决,所以迄今为止,他的贡献还是零。能够位置坐正,都是老帮主偏袒所得了。

    “现在该回去调整身心了。血煞功转换成赤极心法,希望能在动手前转换完。”路胜带着秘籍,离开赤鲸号,迅回到沿山城的家中,安静休息。

    ..................

    三日时间,一晃即逝。

    东山深处,久间峡。

    一条蜿蜒碧绿的丝带,从东山一段贯穿而入,在中部林中深处的久间峡内,飞流垂下,形成雪白瀑布。

    瀑布砸落在下方圆弧河流中,溅起大片水雾。

    河边正对着瀑布的半圆形沙滩上,公孙张兰一身青袍,负手而立,脚下踩在浅水处,静静看着瀑布溅起的水汽。

    他身边带了两人,一个是他生死之交沿山大侠方知洞,另一个则是他弟妹张惠淑,也是公孙静的母亲。

    三人静静站在沙滩上,等着路胜前来迎战。

    在他们侧面的江面一角,老帮主洪明资和王老正站在一艘竹筏上,安静的看向这边。

    他们也是暗中得知了路胜和公孙张兰决死,才悄然前来观战。

    “师弟实力莫测,老朽虽然和他试探了几招,但明显能感觉他保留极大。

    而张兰玄元掌掌力惊人,但凡中掌者,无不经脉寸断而死,能其掌力能够沿着经脉破坏内腑,他苦修五十余年的修为,不是那么好应付的。”老帮主洪明资沉声道。

    “老帮主有你在还怕什么?关键时刻,也能出手保住路兄弟的命。”王老满不在乎道。

    “不是这么简单。陈鹰外出处理事务,刚好这个时间张兰约战师弟,又请来了方知洞,目的正是为了牵制我,只要暂时拖住我,他就能为所欲为。”老帮主眼中有着一丝忧色。“可惜.....若是时间充沛,陈鹰也在,此时必定万无一失.....”

    “怎么?帮主不看好路兄弟?”王老疑惑道。

    “只是有些担心。”洪明资摇头。“在我看来,师弟实力也不错,但毕竟太过年轻,交手时稍有差错犹豫,就有可能中招身败。”

    这么一看,王老也有些担心了。

    “可惜我大兄还在路上,老帮主你也忒快了,路兄弟练的可是我们家传的破心掌,若是他能成为我大兄弟子,额...”说到这里他也感觉有些不靠谱,若路胜真是能和公孙张兰相提并论的高手,那就算是大兄,想要收他做徒弟,也怕力有未逮。

    .................

    正午时分,阳光火辣。

    路胜坐在游船船头,静静望着不断移动的清澈淡绿河面。

    他一身儒生白袍,锃亮的光头在太阳下还有些反光,惹眼异常。

    宁三身材不算太壮实,一袭黑衣就将身材遮掩得差不多了。站在路胜身边,就和个书童差不多。

    游船上除了他们两人,还有一群人,是前往久间峡欣赏风景的公子小姐们。

    这伙人在后面叽叽喳喳,麻雀一样笑闹不停。

    这艘船是私人所有,路胜两个也只是顺道情况下搭上一程,免了自己赶路的辛苦。所以船上其他人怎么吵闹,都是人家主人的私事。

    “这位兄台,看你气度不凡,为何总是一个人坐在船头,不如来和我等一起赏游风景?”甲板上一个喝得有些微醺的俊俏公子哥,摇摇晃晃走过来朗声道。

    他就是之前看路胜两人询问前去久间峡时,主动邀请他们上船一道的主人,边宿。

    “不用了,边兄和好友相聚,路某不便打扰,能搭一程路已经足够了。”路胜笑了笑道,原本是该安排的帮中船只,可惜一是为了保密,二是他之前忘了这茬儿,临到时间才想起可以走水路,可临时再找也有些晚了,便不得不找了边宿的船过来。

    这边宿个性大气,但身材纤细,皮肤细嫩,路胜看了一眼,便认出她是女儿身,女扮男装。

    她这艘船似乎是专程出来散心到处游玩的,而船上的那些人,路胜上船时便感觉到有不怀好意的排斥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似乎不希望自己上船。

    因为五感敏锐,他再在路途中听到边宿和这些人之间的说话,也大概明白了这边公子的处境。

    这家伙根本就是个离家出走的大小姐,船上的这些人,名义上是陪她游玩,但实际上心思深沉,另有图谋,边宿几次想要转道传讯回家,都被这些人软硬皆施劝了回来。似乎都有从她身上套出什么好处的意思。

    简而言之,就是离家大小姐遭遇心怀不轨之徒的桥段。而且听这些人聊,这边宿家中还不知道她身在何处。

    婉拒了边宿后,路胜看着她摇摇晃晃回到游船船舱,视线又重新落回河面。

    “公子,这边公子身边的那些人,好像不怎么希望我们搭顺风船。”宁三在一旁小声道。

    “知道啊。”路胜淡淡道。

    “那公子您还.....?”宁三无语。

    “这不是临时找不到船了嘛。”路胜有点走神道。

    “可人家都不欢迎咱们....”宁三无奈了。

    “有船坐就行,欢迎不欢迎是他们的事,坐不坐是我们的事。”路胜平淡道了句。

    “可要是人家不让我们上船呢?”宁三忍不住问,虽然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寻根问底,但他就是好奇。

    “那就让他们下船。”路胜言简意赅。

    “...........”宁三差点被口水呛到,也被自家老大的逻辑搞得混乱了。他在赤鲸帮混了这么久,就算是传闻中的老帮主,年轻时也没听说有这么霸气。

    “大丈夫身居乱世,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们是干大事的人。”路胜伸手拍拍宁三肩膀。搞得宁三哭笑不得。

    路胜自然是在开玩笑,他本就不是这般横行霸道之人,只是他看出了,船主边宿是真心想帮他们顺路带一程,至于其他人,又不是船主,他自然不用在意。

    游船不断加,驶往久间峡。

    两岸密林不时传来鸟叫猿啼,还有身长一米多的黑色大鸟振翅飞起,偶尔从游船上空划过,惊得船上众人纷纷低呼。

    边宿被几个男女簇拥着,越醉意明显了,却还在和身边人推杯换盏。

    哗啦。

    忽然船身微微一震,似乎撞到礁石了。

    “怎么回事?”

    “怎么搞的??”

    船上一片猝不及防的叫骂责问声。

    船夫舵手赶紧出声解释。可他们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平日里这片河道是没有什么暗礁的,今个儿怎么就多出一片礁石了?

    边宿揉揉有些疼的太阳穴,站起身,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喝了,便连连推了好几杯酒,走到船舷边打算吹风清醒清醒。

    “太叔,你觉得我将东西交给哪一家比较好?”

    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周围并没有其他任何人。

    “全由小姐做主,现如今家中没了老爷,这东西就是个祸害,无论交给谁,留在自己手里,终归是祸根。”一个沧桑有些嘶哑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

    边宿沉默下来,这东西她无论给谁,都心头不舍,终归是家里传承了这么多年的传家宝。但她知道自己保不住它。

    “我都从中原躲到这北地来了,可还是被他们盯上。”她长叹一声,浑身的醉意似乎一下也没了踪影。

    “咦,那个搭船的人要干什么?”忽然她眼角余光,看到船头的那光头男子起身,笔直走向船头,不知道要干什么。

    “他....”太叔也疑惑的在边宿身边现身,看向船头。

    轰!!

    刹那间,整个游船轰然一阵,一阵剧烈的摇晃从船头传到船尾,整个游船狠狠往前翘起,仿佛有什么沉重重物狠狠砸在甲板上。

    路胜右脚狠狠在甲板上一踩,一股巨大的力道以他为中心,朝着身后船体蔓延出去,坚硬的甲板一瞬间仿佛泛起波浪涟漪。

    他整个人如同炮弹飞射出去,双眼闪动兴奋的火花,轰然朝着前方沙滩射去。

    那里,站着的公孙张兰后撤躬身,双掌虚合,浑身须浮动,一股股肌肉筋膜不断出弓弦般闷响,汇聚大量内劲在双掌之上。

    他望着急射来的路胜,眼底流露出冰冷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