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十三章 约战 三
    嘭!!

    沙滩上,两道人影狠狠撞在一起。

    路胜双掌如刀,连环劈斩在公孙张兰双臂上。嘭嘭嘭嘭连续的沉重撞击声如同闷雷一般在四周山林回荡。

    喝!!

    公孙张兰被打得连连后退,心头火起,大喝一声,玄元掌力提起八成,汇聚在一只手掌上,狠狠拍向路胜太阳穴。

    这一掌若是打实,当场就能让路胜脑浆迸裂。

    “赤极!”路胜双掌一片殷红,手臂皮肤血管根根鼓起,一道血纹直冲眉心,隐隐在双目之间形成川字。

    他右掌震颤,同样正面迎上去。

    嘭!

    又是一声闷响,两人各自退开十多步。

    从路胜踏水踩着浅滩飞射而至,到两人交手十数招不分胜负,到现在只是仅仅过了十几息。

    “好好好!不愧是洪明资看重的高手,是老夫小看了你!”公孙张兰抬起右臂,看着破碎不堪的衣袖,面上青色一闪。

    直到现在他还能感觉到手掌一阵灼烧般疼痛,这和当初与洪明资交手时一模一样,到现在他还岂能不知,是洪明资将赤极心法传给了路胜。

    路胜同样看了眼自己破碎不堪的衣袖,咧嘴笑了笑。

    “公孙帮主倒是老当益壮,居然能挡住某的突袭。原本还以为可以不用刀。”他伸手握住腰后的长刀,缓缓将其拔出。

    公孙张兰眯了眯眼,知道此战不动压箱子的底牌是不行了。他身上玄元掌力缓缓提升至顶峰,面色一片青色不断闪动,这是掌力提升到极致时自然产生的异象。

    锵!

    一声虎啸,路胜一把扯碎上身衣服,刀身出鞘,化为一道寒光射向公孙张兰。

    ...............

    “好强....”游船上,太叔震撼的盯着沙滩上交手的两人,“这等身手,必不是无名之辈,在中原之地也能算名家水准了!”

    边宿双眼里完全没了醉意,紧紧盯着岸边激战的两人,眼底有着深深惊色。

    “太叔,若是我爹还在世,你说能否和这两位交手?”

    太叔沉默了下,轻轻摇头。

    “恐怕不行。老爷虽强,但距离这种境界还差一线。”

    边宿闻言,没再说话,只是眼底闪着丝丝思虑。

    此时游船上的诸多公子小姐也都现异状,纷纷走到船头张望。看到岸边大战后,这些人顿时兴奋起来。

    “那不是公孙帮主么?!”忽然一人惊呼出声。“赤鲸帮的第二把交椅,公孙张兰帮主!?”

    此言一出,顿时船上其他人都纷纷一惊。看沙滩上的两人交手,有会些武道的人都看得出,两人这是生死相搏,找找拼命。

    “什么人能和赤鲸帮副帮主生死相搏?!”有人惊呼道。

    赤鲸帮的威名,在整个北地都是屈一指,稍有一些门路人脉的人,都或多或少听过这北地第一大帮的名号。

    而公孙张兰身为堂堂副帮主,居然赤膊上阵,这不得不引起了众人的惊疑。

    “赤鲸帮么....?”边宿也听到了这些话语声,眼中的深沉更深了些。

    “太叔,您说,我若是把那东西....”

    站在一旁的太叔瞳孔一缩,没有说话,只是沉默。

    哗!

    水花四溅。

    此时正在交手的路胜和公孙张兰都打出了真火,两人功力相差不太多的情况下,主要看的就是招式、经验和绝杀。

    招式上路胜极其吃亏,明明有极雄厚的内劲功力,可奈何打不中人也没用。多数时候都被公孙张兰击打侧面,或引或避,轻而易举便将他攻势化解。

    黑虎刀法虽然是通意境界的刀法,可终究招式太过简单,几下便被摸清,极好预判。

    终归只是一门三流刀法,能被路胜练到这个境界,已经是极其强悍了,面对一般高手来说还能用,但对上身经百战的公孙张兰,就轻而易举被抓住破绽。要不是仗着身怀硬功,只攻不守,他早就落入下风。

    长刀一刀刀的从不同角度反复施展黑虎刀法,劈向对方。然后不断被格开。

    公孙张兰也是颇为心头憋屈,他一身功力凝聚在玄元掌上,可每次想要近身短打,都被路胜搏命一般的凶悍打法逼了回来,不得不先击退其长刀。

    他不要命,自己还想活!

    铛!

    公孙张兰猛地双掌连环,狠狠打偏斩向自己脖子的刀刃。身体往前急冲而出。

    “生死玄关!”玄元掌掌力轻吐,打出看似沉重,实则轻飘飘的一掌。

    这一招是玄元掌中集公孙张兰一身武力于大成的体现,表面轻柔,但若是对其忽视,瞬间便能爆玄元掌最精髓的巅峰掌力。

    路胜长刀被拍歪,连续数十招无果,他心头也是火大,此时见对方一掌轻飘飘的拍来,居然有了和自己硬碰硬的打算,他顿时大喜。赤极心法调动全身赤极气鼓荡不休,疯狂一掌迎上去。破心掌掌力同时催运到极致。

    噗!

    两掌瞬间交接。路胜先是感觉对方掌力一片空虚飘荡,仿佛打在一团棉花上,紧接着便是如同山洪暴一般的巨大内劲狂涌而出。这股内劲和之前的完全不同,就如一柄大锤,坚硬无比,狠狠砸在他手掌掌心中。

    “玄元极空!!”公孙张兰双目大张,全身狠狠一震,数十年内劲狂涌而出,朝着对方掌中宣泄而出,如同山洪暴。全部在一只手掌上凝聚打出。

    “哈哈哈哈!!看谁先死!!”路胜错估对方掌力,自己内劲打空,被排山倒海的巨大掌力打在掌心,明明失误却反倒狂笑起来,赤极心法疯狂运转抵抗。

    “阴阳玉鹤!给我死!!”他狂吼一声,放开长刀,同样一掌打出。狠狠拍在公孙张兰身侧。

    此刻他也终于动用底牌,阴阳玉鹤功全面运气。

    嘭!!!

    两人一前一后同时中招。

    路胜倒退数步,面上红晕闪过,显然受了内伤。

    公孙张兰斜斜走出十多步,嘴角溢血,右臂软绵绵的垂下,显然是折了。

    “好掌力!”就算是对手,他也忍不住赞了一声。摸了下自己骨折了的右臂,公孙张兰叹息一声。

    “可惜....”

    哧!

    刹那间他左臂扬起,射出一道黑光,忽然是一道黑色飞镖,飞镖之后,居然还连接着一条黑色锁链。

    “锁魂枪!”远处观战的老帮主忍不住惊呼出声,“他居然还在练这门邪功!!”

    “连环锁魂枪...服用人血才能习练而成的顶级邪功,公孙张兰当年不是亲口答应废掉此功了么?!”王老也是惊怒交加。

    “锁魂枪一出,此战必须停下!这已经不是公平对决了!”洪明资言罢,神情肃然,往前一步便要跃起上岸。

    “老帮主想要插手生死对决?”正对着竹筏所在的岸边,方知洞缓步负手而立,静静望着洪明资两人。

    “这可不是长者所为。五路正道邪道,要想在这乱世挽救活下来,实力才是唯一。老帮主到现在还看不透么?”

    方知洞是个很有魅力的美男子,丹凤眼,山羊须,身姿清瘦,面容极有名士风范,看上去不像武林高手,而更像是舞文弄墨的大儒名家。

    但洪明资很清楚的知道,方知洞的一手四极先元破威力非凡,就算以他的实力,也至少要百招之后才能击败对方。若是他还年轻便罢了,二十招内便能闯过此人,可现在他年老气衰,终究远远不如巅峰时期了。

    “方知洞你是真要阻我?”洪明资沉声道。

    “老帮主何出此言,方某只是前来做个公证,维持决斗公平。”方知洞微笑道,看向一旁的战况。

    锁魂枪在公孙张兰手下带起一道道尖锐呼啸,威力比起他使玄元掌时居然更加凶悍。

    路胜连连闪躲,他没有面对这般奇门武器的经验,一时间被逼得险象环生。

    哧!

    后退中他顺手拔起地上倒插的长刀。

    铛铛铛!!

    连续的格挡声下,锁魂枪接连不断在路胜刀身上抽击。如同一道道黑色长鞭,力量极重。

    一不小心,路胜被拍中身侧,退了几步,腰间被狠狠划开一道口子。这锁魂枪距离较远,他根本没法近身,且威力也大。

    他看了眼自己腰侧伤口,虽然有硬功在身,但依旧被划开一条巴掌长短血口,血水缓缓渗出,很快便将衣服染红。

    不过仅仅就这么一下,阴阳玉鹤功很快便将伤口收拢,迅止血。

    “嘿!”

    感觉到一丝麻痒感从腰间渗透出来,虽然迅被阴阳玉鹤功镇压下去。但也使得路胜的眼神变了。

    “不错嘛,居然是毒功.....”

    公孙张兰没有趁胜追击,他此时也是额头见汗,连续全力交手数十招,每一招都是全力施为,就算他数十年积累的内劲也经不住这么耗,短短十几息时间便将内劲消耗得七七八八,他也需要时间回气。

    “就算你现在求饶也晚了。”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中了我锁魂枪之人,劲力渗透皮肤,一个时辰之内必会血脉堵塞,顺着心脉流入心脏,血流梗塞而死。”

    “是吗?”路胜提起刀,直起身体缓步走向公孙张兰。

    他腰间的伤口没有丝毫异常变化,这让看到的公孙张兰瞳孔一缩。

    “你....”他正要说话,忽然却看到路胜身体体型居然在急膨胀,他赤着的上身道道血管鼓起,肌肉虬结,整个人仿佛膨胀了一大圈。其眉心的血色也越来越浓了。

    “自从我创出这一招后,还是第一次对人用。”路胜越走越近,身上隐隐膨胀起两股完全不同的内劲气息。

    “不要让我失望啊.....”

    “什么...!”公孙张兰刚想说话,便猛地一惊,看到路胜轰然冲来,度比起之前快了不止一倍。

    巨大的力量带动刀刃爆出震耳欲聋的空气炸裂声。

    路胜这一刀,比起之前的所有刀招,强到几乎不像是一个人使的。

    公孙张兰只感觉眼皮一片针刺般疼痛,刀刃太快,以至于在他眼中只留下一道残影。

    来不及多想,他本能的抬枪挡在身前,枪尖抖动出朵朵枪花。

    轰!!!

    刀枪撞击,出的不是金属交击,而是内劲剧烈的爆炸震荡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