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十四章 约战 四
    路胜手上刀刃再度断裂炸碎,哧哧哧哧朝两侧飞溅炸开。锁魂枪也被巨大的力道和度砸得高高飞起,掉落在一旁。

    “给我死!!!”路胜眼瞳睁大,狂吼一声,双掌连环闪电般拍在公孙张兰胸膛。

    刚开始公孙张兰还能勉强抵挡一二,到后面逐渐力不从心,不到数息,便彻底没了抗衡之力。

    嘭嘭嘭嘭嘭!!!

    连续不断的重击声中,公孙张兰睁大双眼,被打得连连后退,身体筛糠般不断抖动,口中鲜血一口接着一口溢出。

    他脸上的血色急褪去,整个人如同残破人偶般,被路胜疯了似的狂打。

    啊啊啊啊啊!!!

    路胜大吼起来,彻底打疯了,他双目血红,双掌不断疯狂的重击在公孙张兰胸腹处。

    血点顺着劲风飞散在空中,将两人和身边的地面渐渐染红。

    “大哥!!!”一旁的弟媳悲鸣一声,急朝路胜冲来。

    方知洞也呆立一瞬,赶紧朝这边掠来。

    公孙张兰的眼神已经涣散了,他五脏六腑被打得破碎,被打得连连后退。

    嘭!!

    又是一掌重击,公孙张兰直接被打得身体飞起,狠狠坠入身后河面。

    路胜面色狰狞,全身内劲轰然涌入双掌,赤极气混合着血煞功,加上阴阳玉鹤功一起,狠狠打在公孙张兰跌入的水面位置。

    “死!!!”

    轰!!

    一道数米高的水柱直接炸起,在河面溅开无数雨点水花。

    松柏江的河面上慢慢也逸散出丝丝血色。

    没人预料到变化来得这么快。之前还是公孙张兰占据优势,转眼间便胜负生死已分。

    “大哥!!”弟媳张惠淑泪流满面,飞快冲到河中,不顾抹过膝盖的河水,拼命的将人扶起。

    方知洞紧随其后,看到公孙张兰时,也是叹息一声,微微摇头。

    “人已经不行了。”他抬眼看向路胜。这一位膨胀的身躯完全是力与美的结合,让人一眼望去,便心生畏惧。

    “终归选错了对手....”方知洞没有给公孙张兰报仇的意思,先不说他能不能打得过路胜,在这等乱世,他也不是孤身一人,身后也有家族、妻女需要他支撑。能够为这一战挡住赤鲸帮主洪明资,这份人情已经足够深厚了。

    路胜内气在最后一连串的疯狂出掌中消耗得差不多了,但此时阴阳玉鹤功强大的回气能力迅体现出来,只是这么短短七八息,他便恢复了一半左右的内气。

    “怎么?想对我动手?”看到两人看向他,路胜咧嘴一笑。

    “你赢了。”方知洞面无表情,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冲动,一旦他也动手,万一出事,连带着的不只是自己,甚至连公孙家其他的人也活不下去。

    帮派中内部斗争的残酷,外人根本难以想象。就算帮主洪明资不追究,他手下的人,还有以前公孙家得罪过的仇敌,也不会放过他们。

    “我杀了你!!!”张惠淑红着眼想要起身冲向路胜。却被方知洞一掌打在后颈,晕过去。

    “公平死战,还请路外务手下留情,我方知洞保证公孙家不会找你寻仇。”方知洞朝路胜抱拳道。

    “唉....”此时老帮主两人也上了岸,看到躺在水中,死不瞑目的公孙张兰,心头百味杂陈。

    这个在北地横行了二十多年的赤鲸帮副帮主,居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意外死在一场决斗中。

    这是谁也没预料到的结果。

    原本洪明资是判断的路胜略输一筹,但不至死,只要他再出手救场,应该问题不大。可惜.....

    “保证?”路胜身躯缓缓恢复正常,他看了看水里的公孙张兰尸体,面露讥讽。“你算什么东西?我放不放过公孙家,关你何事?”

    “师弟,答应他也无妨,公孙静,也就只剩下一个公孙静了....”老帮主洪明资叹息道,“其余什么义子义女,都是虚的,公孙张兰没有生育力,父母早亡,一个人独自拼搏变强,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弟弟一家。

    前些年他弟弟病逝,就这只剩公孙静和他弟媳两人。而现在公孙静也.....”

    路胜这才了然公孙家的情况。感情完全就是公孙张兰一个人在支撑整个家族。

    见方知洞也不生气,依旧诚恳的看着自己,他顿时觉得没趣,长长吐出一口气。

    “既然师兄话,我答应不找公孙家麻烦。”反正区区一个张惠淑,公孙张兰的仇家多到海里去了,根本用不着他出手,只需要回头放出消息,自然有不少高手回来寻仇。

    “多谢。”得到保证,方知洞一手抱着一人,急朝着远处奔去,很快便消失在山林间。

    对手离开了。路胜急运转了下体气,阴阳玉鹤功迅聚集在腰间伤势,还有最开始受的内伤处,刺激身体加愈合。至于锁魂枪的毒功,也被阴阳玉鹤功死死压制在腰部一小块区域。

    “师兄,借把刀。”路胜从洪明资那里借了把剑过来,在自己腰部狠狠挖出一块血肉。

    这块血肉整个都已经黑了,散出淡淡腥气,显然就是中了锁魂枪的毒功,血液凝结成块堵塞在血管中了。

    “师弟,此战当真让师兄大开眼界了。你和公孙张兰各自连出绝招,没想到最后还是他被你正面击杀。”洪明资感慨道。

    路胜却是笑了笑,正面对决,实际上他是不如公孙张兰的,要不是他内气实在太雄厚,回气太强,打到后面,公孙张兰被活活拖得没内气。这一战还真不一定能赢,顶多两败俱伤。而且还是他伤得重些。

    “早就想试试和人全力厮杀是什么感觉,这次终于满足了。”路胜脸上露出畅快之色,将手里的血肉丢进河水,用手捂住腰间伤口。

    赤极心法急运气,手掌变得滚烫无比,几下便将腰间的血口止住。

    “先回去吧,我得好好整理消化下。”

    “师弟既然得胜,那这帮中的副帮主位置干脆也由你做算了,我回头派个人帮你处理杂务,你只需要在重要大事上处理下就好。如何?”洪明资提议道。

    王老在一旁现在还没完全从得胜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此时又听到让路胜接任副帮主,顿时连连摆手。

    “老帮主你别害了路兄弟,副帮主处理的事太多,严重拖累武学修为,等他功法大成了再交担子才合适。”

    “说得也是,是我考虑不周。”洪明资顿时了然,“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路胜点头:“不过回去之前,我先去招呼一个朋友。这趟过来还是她搭船载我一程。”

    没等两人明白过来,路胜大踏步朝着游船方向奔去。

    此时游船已经靠在了岸边,因为触礁还在暂时修补。

    船上的公子小姐们之前还在看热闹,此时见路胜朝这边过来,顿时一个个吓得脸色大变,纷纷躲到船舱里不出来。

    整个甲板上转眼便只剩下边宿和她身边的太叔,还敢留下。

    “公子!”宁三赶紧凑上前来行礼。

    “先等等,我交代点事。”路胜随口一句,几步便到了边宿两人面前。

    两人到现在为止都还是呆呆的,他们都被路胜最后一下身躯膨胀的变化,吓了一大跳。

    那等气势威力,以及前后度力量的提升变化,都让两人对此事的路胜产生一种微微惊惧的感觉。

    路胜冲两人露齿一笑。

    “看在你载我一程的份上,边公子,有事可以来金玉花房找我,在这北地,我路某人好歹算是本地人,有事应该能帮上忙。”

    边宿顿时打了个寒颤,又想起之前被打得残破不堪的公孙张兰。

    这狠人之前还杀人狂一般大吼,现在倒是气质温和了,刚才边上那人叫他什么?公子??

    边宿偷偷瞄了眼路胜光秃秃的脑袋,还有身上强壮得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的肌肉。这特么哪点像公子了???!她心头咆哮,表面上还是有些不自然的应道。

    “公子....客气了...”

    “不客气,不客气。”路胜倒是很好奇,这边公子身上到底有什么宝贝,搞得这么多人都往她身上凑。

    “要不要我帮你解决掉那些烦人的废物?”他指了指船舱方向。

    “额....不用了....不用劳烦公子....”边宿赶紧道。

    一旁的太叔扯了扯她衣角。

    “这位路公子,想必你也能大概看出来,我家小姐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妙。若是有事,或许真得需要您帮衬一二。当然绝不是无偿帮忙,该有的打点,我们都懂。”他陪笑着回答。

    “嗯.....”路胜满意的点点头,这老头挺上道,他也就是坐了下人家的船,自然不至于真要出手帮忙。

    真正的目的,当然是好奇,加上看看能不能从这小姑娘身上弄到点好处。

    他之前可是从那些废物身上,听到一些事,这边宿小姐身上,应该是有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在沿山城里,任何一个带金字的赌场,报我的名号,都会有人招待你们。宁三,你留下给他们好好交代,我先走一步。”路胜吩咐道。

    “是,老大。”宁三赶紧恭敬道,见识了路胜狂般打死公孙张兰,他对自家老大的敬仰又更一步提升。不过不知不觉间,他又把称呼改成了老大而不是公子。

    “说了多少遍,叫我公子!”路胜顿时不满了。

    “是是是.....公子....”宁三脑门有点冒汗。

    一旁的边宿两人面色怪异,想笑但怎么也不敢笑。

    路胜懒得搭理几人,下了船去找老帮主两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