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十五章 家事 一
    随着老帮主两人一起回到赤鲸号。路胜稍微调整了下,服用了几颗化瘀通血的丹药,只修养了两天,身体的内伤便好得七七八八。

    伤势好了后,他第一时间便让自己的副手过来。

    老帮主给他指派的副手,是个气质阴柔,漂亮得不像话的年轻男子。

    此人外号玉莲子,曾经做过道士,年纪轻轻,只比路胜大四岁。

    要知道现在的路胜也不过二十,这玉莲子现在才二十四。其手上功夫便极其了得,一手铁蒺藜暗器出神入化。因为曾经和人比试,一手用铁蒺藜打出一朵莲花图案,因此得传玉莲子的外号。

    金福安酒楼里。

    两人坐在最顶层的天字厢房内,玉莲子一身素白长衣,头戴白丝巾,黑垂下及腰,容貌比女子还要漂亮,雪白的肌肤在厢房的光线下泛着柔和的莹莹白色。

    路胜好奇的打量此人,他说实话,除开曾经在地球时从网上见到过这类人,在现实里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等比女子还美的男子。

    要不是他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的喉结,估计真的就以为对方是女扮男装。

    “外看够了吗?”玉莲子正襟危坐,面无表情。

    赤鲸帮中,对于外务使真正正式的称呼,其实是外。

    “抱歉,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玉兄这样漂亮的男子。所以一时走神,见谅见谅。”路胜微笑道,平时状态下,他还是很温和的。

    “属下也不知道为何如此,从小便这样。”玉莲子淡淡回答。

    路胜点头,他看过对方的资料,很小时候就是出了名的漂亮,差点被人买去做后来蒙老帮主搭救,带他入了赤鲸帮,从小调养长大,算是帮主一系的心腹。

    “那么,我们来看看外现在需要处理的一些麻烦事。”玉莲子从袖中拿出一卷皮纸,轻轻展开。

    “第一个,沿山城现在完全归外管理,这个老帮主已经彻底确定了。我们需要管理的三个码头里,其中东山码头昨天生连环抢劫案,官府缉查未果,请求我们协同抓人。”

    “这个你处理就好,我们骨干不多,就让飞鹰堂去办。”路胜随意道。

    “飞鹰堂是前任吴三外的力量,都是他亲手培养起来的心腹,路外不打算收权?”玉莲子有些意外。

    “收什么权,他们只要听话就行。”路胜摆摆手。

    “好吧,第二件事,就是东山会那边出了点事,他们的一个香主儿子在我们赌场闹事被抓,现在人被扣着,是飞鹰堂里的人动的手。”玉莲子继续道。

    “让飞鹰堂的人自己解决,他们惹出来的事。”路胜懒洋洋道。

    “飞鹰堂的人不理,非要欠债还钱,不然就要断手。”玉莲子面无表情道。

    “那小子输了多少钱?”路胜随意道。

    “两个晚上,输了十万两。”

    “啥??”路胜也呆住了。

    十万两!!

    这是什么概念?一两银子相当于一千块钱购买力,十万两,那就是一个亿啊!

    两个晚上就输了一个亿?!

    “那小子认为他被人下套了,所以死活不给钱。”玉莲子继续道。“还有,这事是出在您和公孙张兰动手的那天。”

    路胜安静下来,眯了眯眼。

    “有意思。出了这么大的事,飞鹰堂居然不事先给我通报,嘿,有点意思。”

    “飞鹰堂虽然隶属于我们赤鲸帮,但实际上是吴三外手底下相对独立的一股力量,有些桀骜也很正常。”玉莲子解释道。

    “我不需要桀骜,我只要听话。”路胜站起身,看了看玉莲子。“飞鹰堂一共十三人,个个都是通力巅峰层次的高手,你能对付几个?”

    玉莲子沉思了下,随即缓缓道:“最多一个。他们都不是易于之辈。”

    “有好处自己吞,出了事扛不住才想起我这个外,这飞鹰堂对我有什么用?”路胜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

    “但外若是直接对他们动手,只会平白寒了帮中兄弟的心,吴三外才死,还是因公而死,您就下手对付他手底下的亲信。于公于私都不合情理。”

    “我不管什么寒不寒心,我只要听话。”路胜摆摆手。“我们赤鲸帮之所以能吸引这么多人加入,原因是什么?”

    玉莲子顿时有些明了了,眼中露出恍然之色。

    “是为了第一大帮的名头,实力够强,福利够好。”

    “所以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你把这事的始末完整贴出去,让所有人都看看,大部分帮众只不过是想要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人都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路胜随意道。

    玉莲子一想,顿时心头有些明白了。

    因为赤鲸帮的实力和福利,只要他们不是做得天怒人怨,一点点寒心什么的根本无关紧要。

    这种办法,对于像路外这种武力强悍的人,无疑是最合适的。谁有异议,就让他来找外,只要不是连续做出的这类举动,没人会为了飞鹰堂那么点人和帮里对着干。

    想通这点,玉莲子顿时看路胜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刚开始他只是以为这新老大是个满脑子都是肌肉的浑人,现在再看,顿时感觉高深莫测起来。这等细腻的心理把握,就算是衙门里的一些师爷也不一定能把握得到。

    “这事就这么干,你处理好,把结果给我就行,还有事没?”路胜继续问。

    “没了,其余事我都能处理。”玉莲子平静道,压下眼中的情绪。

    “那就都交给你了,我先回去练功了。”路胜起身,拍拍他肩膀,不等其说话,便快步开门离开。

    吴三手下的势力飞鹰堂,在路胜手下只坚持了几天,就宣告分崩离析。

    他们本就只是想抱团和新老大谈谈条件,谁也不想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被新老大一来就全部重新划分。

    不过在出了东山会赌场输钱的事后,面对同为北地大势力东山会,他们就有些撑不住了。

    说起来也是巧,这香主是才从外地调任来的,还没来得及通报其余势力,他儿子是个赌鬼,就迫不及待的跑进赌场开玩,结果大输特输,又被下套。

    等到两边现对方底细,已经成定局了。

    飞鹰堂顶不住东山会压力,只得求助于路胜。路胜随意露了个面,让那输钱的小子还了他真正输的部分钱,也就是几千两银子,便彻底了结了此事。

    东山会也知晓他的名头,这位才把公孙张兰活活打死,消息自然不可能一直瞒住。一帮二会三门,几乎所有高层都已经知道路胜的大名了。

    所以东山会也极给面子,主动赔礼道歉,那香主还主动送了路胜五千两银子,算是压惊。

    这些事都只是小事,路胜真正关心的,还是公孙家现在的动态。

    根据线人得到的消息,方知洞这个沿山大侠,护着公孙家的弟媳张惠淑一路向南,去了中原。

    一路上他亲自护送,不过闻讯赶来的公孙张兰的仇敌不少,其中光通意层次的高手就有数人。通力层次的更是不下数十位。很多曾经被公孙家得罪压迫过的小门小户高手,都纷纷落井下石。

    还有人是为了讨好现在的赤鲸帮,使劲下绊子。

    路胜没去管那女人的下落,反正方知洞既然敢保证,那么他也不好亲自动手,毕竟不合道上规矩。他身后也有家族家人,一旦破了这个例,以后别人也可以堂而皇之的对付他家族。

    但他不亲自动手,不代表不能间接下手。

    飞鹰堂归顺后,路胜直接派出数位高手,专门负责此事,不干其他,只是调查那张惠淑的下落。

    他自己则是安安心心的在沿山城读书习武。

    嘭!!

    一根手臂粗的木棒狠狠砸在路胜头顶,咔嚓一声断裂。

    “哈哈哈哈!再来!”

    路胜赤着上身,身上涂满了淡淡的药油,站在阳光下光头锃亮,脸上还带着残忍的笑意。

    边上数名手持粗棒的壮汉,一个个累得两眼翻白。

    几人又狠狠砸了几下,但力气越的弱了。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个没吃饭吗?!嗯??”路胜不满吼起来,这力道给他挠痒痒吗?

    “老大....我们实在没力气了.....”段蒙安苦着脸道。同时指了指边上地面,那里还躺着横七竖八被累垮了的七八人。都是肌肉强壮的壮汉。

    “要叫公子!”路胜眉头一皱,给了段蒙安脑门一巴掌,差点把他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公子,公子”段蒙安赶紧改口,自家老大这脾气有些古怪,就喜欢别人叫他公子。可看他这副尊荣,又有哪点像那些温文尔雅的公子哥了?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出口的,最近老大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动不动就伸手打人。虽然不重,但鼻青脸肿走出去也是丢人不是?

    “城里分舵里有名有姓的大力士都叫过来了,可大伙都不行了....”段蒙安无奈诉苦道。

    路胜也有些不爽,他修习这个九江铁索功已经半个月了,但还是没真正入门。

    这门硬功走的是用钝器大力捶打身躯的路子。刚开始找来不少大力士捶打身体,效果好像还行,但现在还差一点入门练到入门时,却现所谓的大力士不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