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十七章 家事 三
    “书生??”路胜顿时一愣。

    “是啊...看那公子,似乎很有钱的样子,两个人动作很亲昵...”巧儿有些不敢说了。这事其实她也憋在心里很久了,但因为涉及到主人家的家事,路胜不问,她也不敢乱嚼舌根。

    “有钱的书生公子?我就说这家伙一向花钱如流水,那么一间店铺怎么够她花,原来根子在这里。”路胜顿时明了。“回头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惹我路家的人。”他眼神微微有些阴沉起来。

    “不...不是的公子,我看五小姐他们很亲昵,不像是那种...那种关系。”巧儿赶紧摆手。“那公子看起来很温柔,很文雅。五小姐要什么他都答应。两个人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

    “恩?还幸福?”路胜有点愕然,真的假的?路莹莹的脾气他很清楚,就这么个货色居然能找到又有钱又文雅,还温柔的年轻书生公子?

    “巧儿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没....真没。”巧儿赶紧肯定。“巧儿刚开始也以为是看错了,后来又跟了一路,现没错。”

    闻言,路胜有点无语,路莹莹什么性子他很清楚,如果真是两人相互喜欢还好,若只是对方想利用她,那就得好好查查。

    “算了,此事我会处理,你去休息吧。”他吩咐道。

    巧儿迟疑了下。“公子需要沐浴更衣么?”

    “不用了,明天早上再弄。”路胜活动了下脖子,出咔咔脆响。

    “好的。”巧儿静静退出房间,只留下路胜一个人坐在圆桌边,手里轻轻捏着小酒杯,给自己倒上一杯杏花酒,轻轻抿着。

    “从之前到现在,打死公孙张兰后,我身体似乎就出现问题了....”他眉头紧锁,撇开乱七八糟的一堆杂事,闭目沉思。

    仔细回想,他的脾气最近开始变暴躁,每天早上起来,都能感觉到身体皮肤滚烫,似乎气血流加快不少。

    “这种现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仔细回忆。

    “似乎是从我拿到九江铁索功开始练习,就慢慢出现这种情况了。”

    他重新又将九江铁索功的功决拿出来,仔细研读。逐行逐字逐句。很快,他便在第三页的中下方,找到了一排小字。

    修习者,肉身燥而油,无湿气,配合药油涂抹全身,三时内不可触水,方成气感。

    九江铁索功,实际上是一门以连内气为主的硬功,是极其少见的修内气而壮筋骨皮肤的硬功。实际上不属于外功而是内功。

    这也是当初路胜选择他的原因之一。

    “肉身燥而油,无湿气,还要用热性的药油涂抹全身,三个时辰内都不能触碰水....这不就是让身体处于完全的燥热状态?”路胜忽然有些明悟了。

    “而我的阴阳玉鹤功,本身便是调和阴阳,使身体始终处于一个平衡冷热的状态,难道说是因为阴阳玉鹤功,才导致我始终无法入门九江铁索功?”路胜心中猜测。“下次可以试试消耗掉阴阳玉鹤功后,再来修习九江铁索功。”

    第二日,一大早,他起来迅吃了早餐,便收拾收拾打算出门。

    咚咚咚。

    还没系好腰带,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巧儿蹬蹬蹬的跑去开门。

    “谁啊?”

    “路兄在吗?小生宋振国又来拜访了,巧儿姑娘,几日不见,有礼了。”宋振国的声音在门外传进来。

    “宋公子啊,我家公子在呢。”巧儿脆生生回道,对这位几乎天天来的宋公子,她印象蛮好的。

    “宋兄,好久不见。”路胜大笑着收拾好衣服,走出卧房。

    门开了,宋振国一脸憔悴的走进来,看到路胜锃亮的光头,大腿粗一般的胳膊,顿时一愣。

    “你....你是路兄?!”

    路胜也有些无奈,自从他开始修习硬功,身材就吹气一样越来越强壮。到现在遮都遮不住。他已经出入都穿黑色了,还是没法,透过黑衣也能看出他壮得像头牛的强悍肌肉。

    “是我,最近吃东西不挑食,不知道怎么的就成这样了....”路胜苦笑。“来来来,坐着说话。”

    他拉着宋振国便准备进屋坐下。

    “路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振国测试,我可是真的等得受不了了。”宋振国却是推脱,满脸焦灼。

    “测试.....”路胜看得出宋振国是真的迫不及待了。红楼画舫那事,对他的打击真的太大,到现在还一副凄苦颓废样子。

    “路兄,实不相瞒,我也这段时间去了城里的各处武馆,可惜....强身健体倒是有,真要练出本事,如路兄这般的,一个也没。”宋振国苦笑。

    路胜摇头,看着这痴情可怜人。

    “也罢,就今天吧,今日便去测试宋兄资质,不过实话说,希望不大。”

    宋振国面色坚定起来。

    “就算这样,我也还是想试试。”

    路胜起身。

    “那就跟我来。”

    他吩咐好巧儿自己解决伙食,去店铺问清楚家中搬迁的情况,自己则带着宋振国离开沿山城,两人两骑一路沿着侧面官道疾奔,很快便到了路胜平日里练功的小树林空地。

    早上空气清新,才下过小雨,树叶和草地上到处挂满了露珠。

    “就这里吧。”

    路胜站到小树林中间,将马匹系好,回头看向宋振国。

    “该如何测试?”宋振国神情里有着期待,也有着更多的惶恐。

    他已经失败太多次了,前去的武馆一听到他的请求,都觉得他疯了。要达到那等水准,不要说他,就是武馆馆主自身也没法企及。

    到现在他才真正明白,路胜路兄的实力在社会上属于什么层次。

    “实话说,我也不清楚该怎么测试,不过,我身怀武功不少,倒是可以将其中一个入门心法传与你,看看你适不适合。”路胜平静道。

    “心法?可是内功?!”宋振国顿时一震,走访了这么多武馆后,他深切的体会到武师们对自身技艺的藏拙程度有多大,而内功心法,简直是价值万千的珍贵宝物,更何况还是一名内家高手亲自面对面传授。

    “也不用着紧,这心法不过是最普通的寻常心法,且只有一层,只要你不外传,问题不大。”路胜随口道,他心中早已决定要传给宋振国什么。

    他掌握的内功,有青松一意决,阴阳引,黑煞功,玉鹤功,赤极心法。

    其中赤极心法是不可能随便外传的,而黑煞功修行起来极慢,几乎是其他内功的数十倍耗时,当初看他为了一丝气感修行了多久就清楚。这门功夫起手难度极高。

    所以真正能传授的,只有其余几门养生功。

    当然还有后续的他自己推演出来的融合内功,但路胜是打定主意,这些融合内功绝不外泄,除非等到他以后武艺大成,有资格和底蕴自创武学后,才有可能公布自己创功。至于传不传,到那时候再说吧。

    “我现在要传你的心法,需要你答应我几点。第一,不可外传,第二,修习时,若是感觉不适,立刻停止。第三,我所在的门派为赤日门,若是你内功心法不成,我可以传你外功武艺,不过必须入我赤日门。”

    路胜感觉赤日门人丁太少,最好是能扩大人数,人多势众才好办事,光靠赤鲸帮这种模式,还是太分散了,凝聚力不够。

    而且他需要隶属于自己的实力力量。传艺宋振国,只是个开始。

    “这三点我都答应!”宋振国深知机不可失,能够接触到路胜这种层次的高手,对他而言是莫大的机遇,所以二话不说,直接一口应下。

    “你考虑清楚了?除非你能达到内外兼修的顶尖层次,否则一辈子都可能只是我赤日门的外门弟子。”路胜随口编撰了个身份。

    “早就考虑清楚了。”宋振国毫不犹豫。“我是要拜你为师还是...”

    “若是你能成内气,拜我为师也可,若是不成...”路胜摇头,没多说,若是无法修习内气,拜他为师也无用。他一身实力大部分都在内外兼修上,缺了任何一样都不不成气候。

    “明白了。”宋振国点头。

    “那么,开始吧。跟我学。”路胜淡淡道。

    他扯出两张灰布,铺在地上,自己一个弯腰,盘膝坐下来。

    宋振国也跟着他学,一样盘膝而坐。

    “凝神静气。”

    “凝神静气”宋振国神色肃然。

    “闭目。”

    “闭目。”宋振国闭上双眼。

    “放空内心,什么也别想,放松身体,不要紧绷.....”路胜一句一句的引导宋振国,开始修行青松一意决。

    他知晓当初红楼画舫之所以要找宋振国麻烦,便是因为他体质是极难得的阴年阴月阴时之人。

    路胜不知道这种人有什么特殊,需要连鬼物也想搜集猎杀。但终归会有些和常人不同之处吧。

    青松一意决的第一层功决的前面入门小段,很快被路胜一一讲出来。

    杜绝杂念,这原本是极难的一步,人的念头繁复无双,除非是婴儿,否则成年人哪里能那么容易杜绝杂念,澄空内心。

    可让路胜想不到的是,宋振国端坐下来不过半柱香功夫,居然真的安安静静入了定。

    虽然这养生功入门很容易,号称一天就能有气感,但这入定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要知道一旦入了定,很快就容易有气感。

    “路师,我感觉有一股细线在胸腹处来回循环自然流动。”刚想完,宋振国便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