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七十八章 家事 四
    路胜一愣,随即无语。

    “当初我也花了足足两个多时辰才有气感。这阴年阴月阴时之人,果然不一般。”

    他定了定神,连忙解释。

    “这便是入门气感,这一丝气感,需要你每日花费两个时辰以上培养稳固,否则不去管它,不到几天就会自然消散。”他解释道,“此乃五谷精气所化,你不用心神稳固它,你的身体就会自动的再次将其转化吸收掉。”

    “那路师,这稳固时间需要多久?”宋振国睁开眼,面色带着喜意。他没想到内气居然一下就能感觉到了。

    “你资质不错,这门内功效果不错,所以稍微耗时点,只要三年,就能稳固入门气感。之后便可选择修行第一层心法。”路胜按照典籍上的时间估算了下。

    “三年!!!?”宋振国顿时愣住了,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

    他见路胜年纪轻轻便修为深厚,武艺惊人,便以为只要资质好,武艺便能很快学好,没想到才一个内功心法的入门,就需要三年来稳固....

    “你还是算资质好的,若是其余人,至少需要四年到五年。”路胜继续道,“内家高手远比外家难练,也是这个原因。耗费精力时间太久了。且得到的回报还不一定多。很多内家高手多年苦修,出关后因为不懂技击,轻易被人打死,不在少数,颇为可惜。”

    这些时日,他和老帮主请教赤极心法,也知道了不少江湖轶事,不再像最初那样是个完全的白丁。说起这些东西头头是道。

    “那我可以练外家弥补吧?”宋振国又问。

    “你决定入我赤日门了?”路胜反问。

    “我确定!”宋振国神色认真。

    “你要清楚,一旦拜师入门,以后是不得叛离的,否则会被同门清理门户,生死不由自己。”路胜再度沉声问。

    “我确定!”宋振国狠狠点头。“还请路师教我!”他双手抱拳,猛地一下便朝着路胜跪地开始磕头。

    路胜没有阻拦,这是规矩,交情是交情,传艺是传艺。这个世道没有平白无故的付出,也没有平白无故的得到。

    况且他当初便救了宋振国一命,现在受他叩也不算什么。

    一个叩,一个端坐,连续九个叩头后。路胜将宋振国扶起。

    “我赤日门之事,暂时不对你多言,你只要先练好武艺,以后到时候,自然会让你知晓。”

    “好!”宋振国额头都叩出血了,可见其性情之烈。

    也是,一个普通书生,就敢直面红楼画舫那般的鬼船,而且毫不畏惧,光是这份胆魄就远常人。

    “记住口诀,这门内功名为青松一意决。你先稳固好入门气感,我再看看你适合练什么武艺。”拜了师,路胜态度明显不同了。

    他站起身,简单的做了数个动作,分别是几套外功中的特殊要求动作。

    宋振国起身,勉强跟着学了几个,但到了第三个动作就不行了,身体筋骨扭不过来,关节僵硬定型了。这就是没从幼年时期练武的恶果,

    稍微估算了下宋振国的筋骨,路胜心头摇头,这货内气资质不错,但外功筋骨已经没法了。很多地方都定型了。

    他想了想道:“你身体定型僵硬了,只能练一些招式简单的外功。对于外功,我传你一个动作。”

    他想到了曾经自己看过的乐虎国际国际,里面便有苦练一招刺剑的阿飞,因为就只练一剑,所以极其厉害。

    路胜倒是也想试试,看这种练法到底成不成。反正宋振国筋骨也定型了。

    “有传言道,只练一招,到千遍万遍,十万遍,百万遍时,这一招便会极其恐怖。我不信,这其中固然会产生极强威力,但光是因此带来的身体暗伤,就让常人无法承受。或许还没练到极致威力,身体就残废了。

    但这无疑是捷径理念。会让人远比一般高手更快的形成战力。”路胜看向听得双目亮的宋振国。

    “我也可以么?”宋振国认真问。

    路胜点头。

    “你可以尝试,我为你量身定做一个适合你的动作。你每日练习,或许会产生足够威力。”量身定做避开身体僵硬处,加上内功也是养生气功,应该能最大限度的弥补这种练法的暗伤。

    宋振国眼睛更亮了。

    时间缓缓流逝。

    等两人从树林走出来时,已经是正午时分,宋振国精神亢奋,兴冲冲朝着路胜抱拳离开,急着赶回去苦修新学到的内外功。

    “刚开始的时候新鲜,等你每日苦修都看不到什么进展时,就知道煎熬了。内外兼修,就算你再天才,没有五年以上的功底,连三流都算不上。”路胜看着手里的一张房契,微微摇头。

    这是传功后,宋振国捐献给师门的产业,算是作为拜师礼。

    沿山城次繁华地带的一间香粉店铺,那种寸土寸金之地,价值也有个近万两。对于宋振国来说也是一次性的大手笔了。

    收起房契,路胜拍拍手。

    很快远处便有守着的帮众飞奔过来。

    “外!”

    “去给我查下,我妹妹路莹莹,最近在和哪个男人交往过密。”路胜淡淡吩咐。

    “是。”这帮众赶紧恭敬应下,迅离开传递指令。

    处理好宋振国的事,路胜又安排人去守着城门口,等待路家搬迁的消息。

    因为路途遥远,他也不便派人去接,而且就算现在,家里也不知道他加入赤鲸帮,并且成为一方大佬的事。他打算等老爹来了,给他个惊喜。

    第二日,前往东山学院参加祭祀。

    路胜又见到了许久不见的陈芸熙,这位大家小姐似乎也憔悴了些,看到他出现时,陈芸熙明显精神一振,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祭祀活动很无趣,就是一个圆形石台,高高搭起,上边摆了四面鼓,同时有礼官高声朗诵古代祭典诗词长文。

    台下一大群人听得昏昏欲睡。

    路胜和宋振国站在台上众人之间,身穿白底红边的大长袍,戴着高高的黑尖帽。

    陈芸熙没中榜,一起时常玩的人中,就只有宋振国和路胜中了,一个十六名,一个三十几名。其余人都在台下,眼带羡慕的看着台上。

    路胜往下看着下方黑压压的一大票人,耳边却是听到宋振国小声说话。

    “明年我们便可以去省会参加府试,路师你要去么?”宋振国低声道。

    “府试.....”路胜面色不变,叹了口气,到他现在这个层次,身为赤鲸帮外务使,手下权利不小,名义上负责整个沿山城地下世界的治安稳定,再去参加考试,有意义吗?

    就算过了府试,成了举人,又能如何?之后会元,殿试就算都过了,也不过就是成贡生,成进士。可这对于眼下这个世道,有什么用?

    路胜心中叹息,目不斜视。

    “到时再说吧。”他有些不想再参加科举了。

    “路师何不考取武功名?”宋振国也跟着提议道。“以路师的身手,一个武功名不过是手到擒来。”

    “就算做了官,又如何?”路胜低沉道。

    “做了官,做了官.....”宋振国一怔,想要辩解,但越想越是不对,慢慢低下头,“是啊....就算做了官又有什么用....”他一下子也神色颓然起来。

    “拜圣人!”礼官的高呼声一下响起,打断两人说话。

    一大群高中之人,都纷纷朝着高台上的铜质圣人像,恭敬拜下。

    圣人赵牧,被世人尊称为赵子,为开创儒家科举制度的先驱,死后被皇帝加封为圣人。实际上只是个功绩够大的普通人。

    路胜静静看着那尊一人多高的老者黄铜像,面无表情,跟着大家一起弯腰行礼。

    “日后我是否也必须要像现在这样,拜上官,拜皇帝,拜一切上位者?”他心中闪过一丝念头。

    弯腰低下头时,路胜眼中终于还是闪过了一丝决断。

    “这天底下,哪有弱者受强者跪拜的道理。”他听着礼官长篇大论的祭言,心中慢慢沉静下来。

    “这官,不做也罢。”

    九连城和沿山城之间,一片暗绿色荒山中,灰黄的车道上,一队商队一样的车队,缓缓沿着车道往前赶路。

    车队高高插着旗帜,黑色的旗帜面上绣着一个白色的路字。

    十几匹牛马,几辆大货车,一行四十多人的队伍,其中光护送的兵士就有十来人。其余人都是路家直系或者间接旁系的亲戚。

    沉重的牛车马车都盖了一层灰蒙蒙的雨布。路全安骑着马走在前面,身边是赵伯和几个家中武师。

    天色渐晚,赵伯眯眼往前望了望,又左右看了看周围。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之前应该在佳容镇修习一晚的。”

    路全安摇头:“没用,这里正好是半中间,我们的度太慢,再多一天时间也赶不过去。”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一辆牛车,那车车轮还有修补过的痕迹。

    “唉,若不是之前跌进坑里,坏了轮轴,我们也不至于这么慢。四天了才走到一半距离。

    也不知胜儿和莹莹在沿山如何了。”

    “老爷放心吧,胜公子一身武艺,再怎么样也不会吃亏。”赵伯微笑道,一提起路胜,他心中也很是赞叹。这么年轻就能达到通意的高手天才,他相信就算是沿山城也极其少有。

    “我是怕他闯祸....”路全安叹气。

    闯祸?

    赵伯也无话反驳。

    “家主既然不放心,又为何要让胜公子单独去沿山城?”

    “因为我不想束缚住他。胜儿的世界和我们不同,他还年轻,未来犹未可知。”路全安摇头道。

    赵伯也明白他这番心思,当下不再多言,而是转移话题。

    “天色不早了,我们最好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不然就在这荒郊野外,夜晚的寒露可不是闹着玩的。”

    “恩,赵叔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个村子?”路全安忽然朝着远处右侧指了指。

    赵伯跟着望过去,只见墨绿色的山峦之间,官道边上,孤零零的有着一片土墙平房,似乎是个村落。只是看起来有些荒凉破落。

    “过去看看,花点钱借助一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