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十一章 麻烦 一
    “怎么了?尘心少爷不在?”边上的松哥缓缓伸了个懒腰,坐起身。

    “一大早就没看到他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路天洋小声道。“或许是出去和哪个姑娘私会了。”他说着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松哥跟着他嘿嘿笑了两声,两人迅起床,穿戴整齐,走出屋子。

    其余人也有的起来了,路全安正站在牛车边,指挥两个兵士帮忙抬东西。

    “你们起来了,尘心呢?那小子跑哪去了?”路全安皱着眉看了眼路天洋。

    “额....他应该在外面啊,我一起来就没看到他。”路天洋摸摸头回道。

    “东子!小林!人呢?都格老子死到哪去了!?”那边松哥大声吼起来,他火大的守在彻底熄掉的篝火边,面色有些不好看。

    “叫他两个猴子守后半夜,结果守得火都灭了,火种都翻不到,这两龟孙子!”松哥火大起来,骂骂咧咧一阵乱吼。

    众兵士一个个面面相觑,都下意识的找守夜的东子和小林两人。

    “谁看到小林了?”松哥厉声问。

    一群人都摇头。

    “一大早起来就没见人,是不是去嘘嘘了?”有人笑道。

    “扯蛋!”松哥看了看一旁的路家家眷,面色有些不好看。他们可是城卫军,这些可都是二把手老爷的亲族,这边出了漏子,传回去可是要进二老爷的耳朵。

    “把人给我找出来,别磨蹭!”他吩咐起来。

    路全安那边也找了一会,现没人,到处都找不到踪迹,顿时有些急了。就算路尘心再怎么混账,也终究是他儿子。

    两边一起找人。三个大活人,居然一点反应也没,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路天洋有些心头毛了,悄悄凑到张秀秀身边。

    “昨晚尘心去找你了么?秀秀。”

    “没啊,我一晚上都没醒,睡得很沉。”张秀秀也感觉到有些不妙,脸色有点白。

    路天洋也慌了。看着一大群人到处喊,到处找,整个村子里一点回应也没。

    路全安额头见汗,到处安排人,在村子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到处都找了,依旧找不到人。

    “老爷,找不到人!”松哥这边也很快得到手下传回的消息,赶紧朝路全安回报。

    “找不到人....”路全安左右看了看周围,总感觉这小村子似乎有种别样的阴森。

    “不行,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赶紧离开。”

    “可是不见的那三人...”二娘刘翠玉担心道。

    “先离开这里,再派人来找,不能全部人都在这儿!”路全安急声道。这世道危险异常,不能这么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老爷,尘心他还没找到,我们不能走啊!”三娘王岩语焦声道。

    “我不是要走,我是打算大家先挪地方,再回来找,我们给小三留下标记,让他知道我们在哪。”路全安正色道,他也舍不得三子,但眼下情况不妙,两个守夜的士兵可不是一般人,都是身强力壮之辈,居然一声不吭就消失了。

    这不是寻常事。

    他怀疑自己等人是卷入进了什么麻烦中。

    “老爷!”王岩语哀求道。

    “必须走!马上!”路全安肃然道。

    众人在他和松哥的指挥下,迅集结队伍,拖着牛车马车,缓缓离开荒村。

    路全安专门给路尘心和三个兵士,留了一匹马和一些吃食饮水。都放在了村子正中央的井边,那里是最醒目的地方,只要进村子,一眼就能看到。

    在这荒郊野外失踪,路全安其实心头也知道,那三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毕竟这等荒野,三人不可能走远,而没走远的情况下,这么多人叫喊,还不出来,恐怕真的是出事了。

    他心头虽然悲痛,但这个时候更应该做的是保全大家。

    赤鲸号。

    宽敞的会议殿内,老帮主,陈鹰,几个外务使内务使,还有路胜,都全部到齐。

    一大早,老帮主便派人四处通知了所有帮中高层,前来集会。

    众人也不知晓生了什么事,纷纷赶到,各自坐到自己位置上等待。

    路胜坐在外务使的第六个位置,这里原本是吴三的座位。

    清冷的阳光从大殿侧面照射进来,透过镂花的窗户,落在地上变成各式各样歪斜的图案。

    侍女纷纷上了滚烫的热茶和糕点,然后退下。

    老帮主洪明资双目肃然,带着丝丝凝重,扫视全场众人一遍。

    “好了,闲杂人等都下去。”他扬起手。

    所有侍女侍卫领命,纷纷退出大殿,只留下赤鲸帮所有高层。

    大门缓缓合上,直到嘭的一声闷响,彻底关闭。大殿中的空气也越的显得沉重起来,众人都看得出,老帮主此时的表情很不对。

    “到底生了什么事?”陈鹰皱眉开口道。

    “帮主,可是南边生什么变故了?”一个外务使问。

    “不是,是我们管辖地,出了问题。”老帮主沉声道。他从袖子里轻轻取出一封银色信件,这信很奇特,居然不是用纸,而是一种奇异的银色金属制作而成。

    “大家都知道,我们赤鲸帮身后站着的是什么,这次的消息,就是他们传递过来的。”洪明资声音不大,但传达出来的消息,却是让所有人都心头一震。

    “他们传出来的消息?”陈鹰大手不自觉的握紧座椅扶手。“十年前他们传出一次消息,那时我们帮里死了上千人。这次又来消息.....”他面色难看。

    路胜眯起双眼。

    “不知道他们到底是....”

    “是世家甄家。”老帮主洪明资回答。

    “世家....”路胜心头一震。果然.....

    其余人也纷纷沉默下来。世家这个词,也只有他们这些站在凡人上位上的人,才明白其中的含义。

    众人面色均是凝重。

    “甄家一般不出动,一旦出面,就代表局面已经到了不得不动的地步。难道说现在....”王老沉声道。

    “现在局面就是很糟糕的时候。”洪明资沉声道。“我才收到消息,一个晚上,整个北地,从西川府,到东林府,凡是我们赤鲸帮的辖地,一夜间出现了八个禁地!”

    “八个禁地??”陈鹰睁大眼睛,身子一下子忍不住站起来。

    不只是他,其余人也一片哗然。

    禁地是什么概念,之前路胜受伤闯出来的宋家庄,就是属于禁地,而且还是才成型的低级禁地,北地总共就那么大,原本就有不少禁地,现在又忽然多出八个禁地。这代表着,说不定有哪天一不小心走错路,就进了禁地。

    等到觉想要逃出来,就要看运气了。运气不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路胜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身体微微绷紧,凝神听着老帮主继续道。

    “甄家认为这是对他们的严重挑衅,所以派出了专人,前来处理。”洪明资简洁道,“这位派出解决麻烦的世家之人,姓甄名寻。他要求我们做好善后工作,八处禁地,需要我们全力配合,以免引民众混乱。”

    “他一个人就能解决?”陈鹰皱眉问。

    “甄家确实没提第二个人,只有这位甄寻公子一人出来。不过按照正常情况,这位甄寻公子应该是带头者,还会有其他人一起出动,否则这么多地方,来来往往跑光是路途就得花费不少时间。”洪明资回答道。“八处禁地的资料,大家都看看吧。”

    他将手里的信件,交给陈鹰,陈鹰扫了一眼,看完又传给其他人,如此周而复始。

    很快,路胜拿到信件,轻轻展开。

    信件上是一副地图,大半个北地都在上边,八个红色小点清晰的标记出来。

    看着看着,忽然他目光一凝,看向其中一个小点。

    “九连城和沿山城之间,也有禁地?”他忍不住出声道。

    “是有。”老帮主洪明资点头,“师弟你最好通知你家里,绕开这个点。”

    路胜面色凝重的点头。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接触除开端木婉之外的其他世家子弟,到底他们和一般人,和他们这些习武之人,有何不同。他不清楚。

    或许这次可以看出其中关键。

    交代好事情后,老帮主迅安排人选负责不同地方的禁地善后。

    路胜也被分配任务,似乎是为了照顾他,他负责的便是九连城和沿山城之间的那个禁地。

    散会后,路胜迅点上人马,一共二十人,加他二十一人,五个通力境飞鹰堂高手,其余都是精悍壮实的刀法好手,二十人二十匹马,疾奔往所在地。

    他倒要看看,世家之人和寻常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一路疾驰,不惜马力的情况下,差不多在快要到正午时分,路胜终于快到了禁地所在位置。

    .............

    荒村。

    路全安等车马缓缓驶离后,快到正午时分时,这官道边的村子又迎来一个客人。

    灰蒙蒙的天色下,一匹通体没有杂色的黑马,缓步走进小村子。

    马上骑着一名气质温和,面带微笑的年轻公子。

    “就是这里吗?”这公子脸上微笑不变,仿佛僵硬了一般,始终一个模样。

    他一身青衫,手无寸铁,身上也没有悬挂任何兵刃,只有腰间系了一块墨绿翡翠,简洁朴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