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十二章 麻烦 二
    翻身下马,这公子缓缓走进村子。

    “出来吧,你们不就是要引我们出手么?”他朗声说着话。双眼四处扫视。

    “现在,我来了。”

    话音刚落,村里中间的古井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

    一个穿着黑袍,长披散,双手下垂的人影。

    这人低着头,看不见面孔,只是这么正对着那公子站着。而边上,之前路全安留下的马此时也不见踪影。只有一包吃食包袱放在井边。

    “我们早有约定,井水不犯河水,现在你们动手是什么意思?”公子见状,顿时冷声道。

    嘭!!

    回答他的,是一把从侧面急飞射来的铁斧。

    斧头高旋转着,带出阵阵尖锐的破空声,然后迅雷不及掩耳般,狠狠从公子太阳穴处划过。

    哧。

    血花飞溅。

    那公子整个脑袋都被一斧头砍得裂开,一个足足一指多深的血口,出现在他头上。他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就是你们的下马威么?”公子居然面无表情的盯着怪人,脑袋上巴掌大的血色豁口,竟然急的愈合起来,就像开放的花重新又迅合拢一样。很快便如完全没伤过般,太阳穴处毫无痕迹。

    斧头掉落在一旁地面,沾满了灰尘泥土,刃口居然一点血液没粘上。

    公子面色平静下来,缓缓朝着井边的那人走去。

    距离村子约莫半里路的山道上。

    路胜带着二十骑属下,静静站在弯曲的山道上,眺望村子所在的方向。

    他所在的地方是半山腰,正好能够看到荒村所在的平地,寻常人的视力或许看不了那么远,那么清晰,但路胜不同。

    他静静望着村子口的那个年轻公子。刚才那诡异的一幕,他也看到了。

    “脑袋都被砍成两块,还能恢复,那还是人么.....?”他眉头紧锁,心头有些烦躁。

    鬼物见过了,怪异也见过了,但世家子弟,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其与人交手。可这和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或者说世家之人还没到,那年轻人也是这禁地里的鬼物。”路胜心头猜测。可临走时,老帮主专门叮嘱过,凡是看到一身青衫,一脸笑容的年轻人,若无其事的独身走进禁地,那就一定是甄家的人。

    “甄家的人,都是这么诡异的么?”路胜眉头越紧皱了。

    他骑在马上,一手握刀,一手牵缰绳。

    “世家是唯一能对抗妖魔鬼怪的存在,这是端木婉告诉我的,那么他们为什么,凭什么能对抗那些强大无比的存在?”路胜回想起端木婉,还有疑似世家子弟的颜开道长,都没看出他们有什么极其强横的能力手段。

    就如颜开,也不过是靠着自己的血来杀鬼,在破庙拼杀时,表现得甚至还不如现在的自己。

    “外,我们不过去吗?”飞鹰堂的一人小声凑过来问。他们目力不够,看不见远处荒村里的细节,根本不清楚路胜停在这里是打算做什么。

    路胜眼望着那公子缓缓走进村子,直到被土屋挡住视线,看不见人,他才吐了口气。

    “走吧,下去看看。”

    “是!”

    一众人马缓缓下山,朝着荒村靠近。

    他们是绕的捷径,所以度比一般人快,不过这捷径很狭窄,不是手眼配合的高手,一般不敢走这条靠近悬崖的线道。

    顺着山道下了山,路胜带人来到村子口,没有进去,只是纷纷下马。

    嘶...

    马匹们似乎有些不安,不断喷着粗气,转动身体想要远离这里。被众人死死牵住,捆在路边的一颗粗壮枯树上。

    除开路胜外,其余人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前来是为了执行什么任务,只知道是路胜的命令,且这次任务有些危险,需要多加小心。

    “我们进去吗?”带队的飞鹰堂高手段红英问路胜。

    “不急,里面已经有人了,我们只需要在外面等,同时封锁周围,不许任何人进出。”路胜吩咐道。

    “明白!”众人纷纷分散,在村子四周慢慢巡视起来。

    二十人分开,将整个荒村围一圈,也不算太稀疏。远远大家都能看到身边有人在。

    路胜想了想,站在村子口仔细听里面的动静。

    似乎有什么人在土屋里厮打争斗,动静虽然不大,但对他来说很清楚。

    “世家,到底有着什么力量....?”路胜心头很好奇。

    到了现在,他在赤鲸帮也是名符其实的第一高手,就算是老帮主,真要以命相搏,胜利者也绝对只会是他。

    就算之前遇到的鬼物,他也实际上并未遇到太大危险。所以,他现在更想要明确,自己这身实力,在世家人眼中,算什么层次。

    握紧刀柄,路胜缓缓走进村子。

    “声音是从右侧那栋最大的土屋传出来的。”

    他确定方向,缓缓悄无声息的朝着那栋土屋接近过去。

    走到那栋土屋窗边,他呼吸微微粗重了些,缓缓朝着窗内望去。

    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路胜皱了皱眉,凑得近一点,想要看得更清晰。

    “你在看什么?能告诉我吗?”

    忽然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路胜身后传出来。

    他猛地一震,急转身,差点便拔刀而出砍出去。

    “你!!?”路胜连退两步,才看清楚,这突然出现的人。居然就是之前才进村的那个青衣公子。

    对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就这么静静站在他身后。

    两人相距不过两米。

    “你是何人?!”路胜沉声道,对方居然能悄无声息的潜到他身后,这份轻功步法,他还是生平仅见。

    “我?”公子笑容不变,回答道,“我叫甄意。你是赤鲸帮来善后的吧。

    这里已经没有鬼物了,不过要封锁十日,不能让任何活物进来这里。”

    “原来是甄公子,您说的任何活物?”路胜心头一动,赶紧恭敬的低头道。

    “你可以理解为,任何人。”甄意微笑道。

    “明白了。”路胜点头。

    “明白了就好。”甄意笑着点头,“这里你来处理吧,记住,在我离开后,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路胜低头道。

    “对了,以后,让洪明资不要这么莽撞....”甄意轻轻在屋子窗台上扶了下手,借力站直身体,然后转身,朝着远处缓缓离开。

    路胜一直低着头,直到对方彻底远去,消失在视野范围内,他才缓缓抬头。

    再回头一看,土屋的窗台上竟然清晰的留下一个黑色掌印。

    他面色阴晴不定,伸出手轻轻在掌印上碰了下。

    嘶....

    一阵钻心的剧痛沿着手指迅蔓延全身。

    路胜眼看着自己食指上的血肉,飞变黑,然后枯萎,像是中了剧毒,或者被强酸淋过,指头上的肉急干瘪下去,像是被戳破的气球。

    哧!

    他当机立断,迅将手指尖的血肉狠狠一刀切掉。

    这团黑色的血肉掉落在地,很快冒出黑烟,消失不见。路胜全身内气疯狂的朝着他手指涌去,继续抵抗残留的部分黑色血肉。

    “好强的毒...”路胜倒抽一口冷气,痛得额头出汗,脖子上青筋毕露。他仔细看着手指上的黑色,在消耗了大量内气后,黑色一点点的慢慢消退。

    芝麻点大小的残留黑色血肉,竟然足足花费了他八成多的内气,阴阳玉鹤功和赤极心法全部合在一起,才勉强将这么一点黑色血肉压制下去。

    路胜拿起刀,小心的将这一小块血肉也挖掉。

    尽管十指连心,痛得受不了,但他还是忍住剧痛,小心将那黑色挖了下来。

    “世家之人....差距这么大么?”

    他心情越沉重,再看了看窗台上留下的黑色手印。

    “此地不宜久留。”路胜赶紧转身,打算先离开再说。

    忽然他眼角余光瞄到井口,那里边缘放着一个包裹,黑红色的包裹上还绣着一个硕大的路字。

    “是我家专用的布!”路胜心头一凛,赶紧走过去,站在井边将包裹拿起来。

    轻轻打开包袱,里面放着一些吃食和一封书信。路胜迅打开看。

    信是留给路尘心的,上边详细写了前往沿山城的方向,和他们会沿途做好标记,如何查找标记。

    “这是留给路尘心的信,也就是说,家里来过这个村子。而且路尘心不见了。”路胜迅分析出结果。

    “还好没出什么大事。路尘心本就不是什么好货色,无所谓死活。”但他转念一想,“我记得我赶路时,这里没有什么村子,为何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刚好是我家搬家路上才出事?”

    出了村子,外面已经不见那甄意的身影,只有周围其余赤鲸帮的好手守着。

    路胜将手上的伤藏在袖子里。

    “你们都给我看好了,不准任何人进去,来两个人回去报讯,让替换的人来协同!”

    他开始安排封锁这里的人手,光靠这么二十人肯定不够。必须轮换。

    “是!”

    吩咐好属下后,路胜马不停蹄,又朝着沿山城方向赶去。

    家里正在搬家途中,万一遇到麻烦,进了其他禁地就麻烦了。他必须前去查看下。

    直觉告诉他,这事没那么巧合,也没那么简单。

    骑着马一路狂追,路胜沿着官道往前,随着时间推移,天色渐渐晚了下来。

    不知道追了多久,他座下的马匹终于有些支持不住,慢慢降低度。

    而前面官道上,路家的车队也远远浮现在视野中,里面人群似乎显得有些乱。

    路胜松了口气,抖了抖缰绳,加快度走过去。但还没走近,他一眼便看到,其中一辆马车上,居然挂着一个大红灯笼。

    马车进出的车门上,挂着一个血红色的大灯笼,而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里面隐约还挂了两个一样的红灯笼。

    路胜的眼神一下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