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十三章 麻烦 三
    “红楼画舫.....”

    路胜心中闪电般划过一个名字。

    他骑着马,稍微停顿了下,面色隐隐有些阴沉,看到车队中有人看到自己,他才缓缓纵马前行。

    靠得近了,路全安带着一众人急匆匆的迎上来。

    “胜儿!你怎么来了?你的头?”他看到路胜现在的造型也是一怔。

    路胜翻身下马。

    “说来话长,先不提头的事。爹,二娘,赵伯,我从沿山城过来,你们怎么停在这里了?还有,那个红灯笼是谁挂的?”

    他似乎很随意的指了指那辆马车上挂着的红灯笼。

    “不知道,我们也正在查,之前还是正常的黄皮纸灯笼,走着走着才突然有人现,灯笼居然被人换了。”路全安郑重道,脸上有些焦躁不安。“正好胜儿你来了,你来帮忙看看。”

    路胜看了看周围人,家里人都在这里,二娘,三娘,赵伯,还有不远处急匆匆下车的四娘五娘小姨,全在。这一大家子人外,还有不少的远亲外戚,有他生母的亲族,也有其他几房的亲族。光路家这一家子人,就有二十多人。

    “胜哥,还好你来了,之前尘心不见了,你一定得帮我找找,找到他啊!”三娘也就是路尘心的生母王岩语,此时面色苍白,眼睛红肿,显然是哭过。

    “三娘放心,我会尽力。”路胜点头。

    家族里人虽然都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很怪异,但此时惊慌之下,大家在意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路胜来了,车队就安全多了。

    之前九连城也是胜哥解决的麻烦,现在胜哥一定也有办法。所有人都用期盼和安心的眼神看着路胜。

    路胜一路走进车队,站到那辆被清空了的马车前。边上有好几个兵士站着,其中一个皮肤黝黑,面色难看的微胖汉子,此时正握着腰刀紧紧盯着马车。

    “原来是胜哥来了,这下好了,你来看看,着灯笼之前的划痕都还在,上边的字样和之前也一模一样。”着胖子正是之前的松哥。失踪了三个弟兄,本就让他心情烦躁,现在又突然出了这档子事。

    路胜点点头,仔细观察马车上挂上的红灯笼。

    “这车之前是什么人坐的?”他低声问。

    “是三少爷路尘心和四少爷路天洋,还有张秀秀一家。”松哥迅低声回答。

    “尘心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路胜越看这灯笼,越是像当初他在画舫上见过的那种式样。

    “之前在那荒村里就不见了。”松哥赶紧道。

    “荒村....”路胜环顾四周一圈,眼神慢慢冷然起来。“继续往前,朝沿山城走。不要停,我倒要看看,是哪路毛神来惹我路家。”他朝老爹方向招呼了几句。

    路全安冲他点点头。

    “走!都上车,把那红灯笼取下来,继续走!”

    “等等!这辆车别要了,丢这里。”路胜拦住准备上车的张秀秀一家和路天洋。

    几人面色都有些白,显然都明白,这红灯笼很可能代表着某种麻烦的标记。

    “大哥,我们不会有事吧....”路天洋凑到路胜身边问。

    “听话就不会。”路胜瞪了他一眼。

    他对家里三个浪荡子一向没好印象,能回话就算很给面子了。

    路天洋悻悻的上了车。

    车队缓缓又开拔起来,但所有人都精神高度集中,仔细观察着周围环境路面。

    车轮缓缓滚动着,不断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砸出一声声或沉或闷的响动。

    路胜仔细紧盯着周围,注意动静。

    走着走着,他忽然感觉不对。

    “停!!”他猛地扬起手。

    路全安赶紧跟着示意大家停下。

    路胜缓缓回过头,之前那辆被丢弃了的红灯笼马车,居然还跟在车队后方。红映映的灯笼醒目至极,马匹也一声不吭,仿佛车夫位置还有人在赶马。

    很快,其余人也现这个诡异现象了。顿时有人尖叫一声,但马上捂住嘴巴,被训斥了几声。

    一股惶恐不安的气氛慢慢笼罩在队伍里。

    “怕什么怕!”路胜冷哼一声,“把这车绑在路边大树上,我们继续走,估计是这老马熟悉人了,跟着我们不走。”

    “是,确实有此事,以前我走江湖时也遇到过这种。”赵伯赶紧笑释。

    几个兵士有些怕,但在松哥的呵斥下,还是上前将红灯笼马车捆在边上一颗枯树上。

    车队骨碌碌的继续往前赶。

    走了约莫盏茶功夫。这次大家都不断的回头看,生怕那辆马车还跟在后面。

    之前那一幕都把所有人吓到了。

    这么又走了一阵后,约莫半个时辰左右,大家都慢慢放松了警惕。

    “快看前面!”忽然有兵士大叫。

    顿时大家都往前看。

    只见前面的官道左侧,正静静停着之前那辆被他们捆住的马车。

    马车上的红灯笼依旧安静的亮着光。

    整个车队不自觉的停了下来。所有人的呼吸都几乎停滞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前面那红灯笼马车。

    路全安不断的拿出毛巾擦汗,虽然自己也看起来很惶恐,但依旧努力镇定,还在安抚周围越来越恐慌的其他人。

    路胜冷冷盯着那马车。

    锵,他拔出刀,缓步朝着红灯笼马车走去。

    “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

    “胜儿!”路全安叫了声,“小心!”

    “恩。”路胜头也不回,挥手示意他们赶紧走。他独自留下,盯着那马车。

    骨碌碌的车轮声中,车队缓缓远去。只留下原地官道上一动不动的路胜。

    他舔了舔嘴唇,提着刀慢慢走向马车车厢。

    “你们不是在找我吗?我来了,就在这儿。”他嘿嘿笑了两声,“是不是想为当初那个画舫女鬼报仇?

    啧啧啧,可惜啊....你们是没看到,当初我是一刀一刀的,活生生的把她的皮剔下来,然后挖掉她的眼睛,割掉她的鼻子和耳朵。”

    路胜怪笑起来。

    “那女人居然骂我敢这么对她,我就用刀,把她从头到脚分成两半,她以为自己可以不死,被我用内气一烧,一下就不行了。哈哈哈...”

    笑声未落。

    车厢轰的一下自动撞开,仿佛有人在里面狠狠用力,一下将车门拉开。

    “怎么?生气了?后来,我把她的脑袋割下来,本来准备带回去做夜壶,结果没想到她居然最后一刀都没受不住,炸了?”路胜阴森森道。

    滑开的车厢内,静静坐着一个浑身红衣的年轻女人,她的脸和白纸一样白,手里提着一个大红灯笼,一动不动的坐在座位上。

    咔...咔..

    女人的脖子缓缓转动起来,出怪异的摩擦声。

    她扭过头,死气沉沉的双眼,盯住怪笑的路胜。

    “你认识那女人,对吧?”路胜双手握住刀柄,弓起身体,眼神阴冷起来。“所以你来给她报仇?”

    哧!

    红衣女人瞬间消失在车厢内,再出现,已经在路胜身后。

    她手里的灯笼轻轻一晃,无声无息的朝着路胜后脖子撞去。

    路胜反手就是一刀。

    唰!

    刀光银冷,反倒带起阵阵灼热的滚烫气流。他赤极心法全面运转,飞涌入刀刃,狠狠在红衣女人身上一刀划过。

    但出乎路胜预料的是,他这一刀居然落空了。

    刀刃毫无阻碍的从女人身体穿过,仿佛对方根本就是个幻影。

    “怎么回事!?”来不及多想,路胜便看到红灯笼狠狠撞在自己胸膛上。

    嘭!!

    他如遭雷击,感觉仿佛被数百斤重物高撞上。整个人轰然朝后倒跌出去。

    双腿在地面上滋的一下拖出十多步远,差点一下撞在马车车厢上。

    路胜脸色涨红,一把抓住车厢边缘,内气灌注刀刃,又是狠狠一刀斩向身前。

    唰!

    刀刃再度从刚刚现身的灯笼女子身上划过,红灯笼再一次狠狠砸在路胜左肩。

    他身体一个踉跄,连续跌走几步,还没站稳身体,便又看到那女子骤然出现在他身前。

    嘭!

    又是一下,砸在他刀侧上,勉强挡住了。但巨力也把他砸得跌倒在地。

    “瞬移?不!不是,是她度太快了,导致我看起来就像是瞬移!”路胜感觉两次被砸中的地方都火辣辣的疼,同时还伴随着丝丝麻痒,显然中毒了。

    阴阳玉鹤功急涌向伤势处,抵抗着可能出现的感染和毒性。

    他迅翻起身,左右观望,却看不到那女人的身影,身后也感觉不到丝毫气息。

    “她移动极快,但还是有一点风声。”路胜仔细凝听,两次虽然被打中,但因为硬功在身,内气运转下,也没受多大伤。

    他双眼仔细盯着周围,马车车厢就在他身旁,里边空空荡荡,只有两个红灯笼一摇一晃。

    “人呢?”

    路胜眯起眼。

    哧!

    忽然车厢内飞出两道红色丝带,从后方狠狠缠在他脖子上,一股巨力疯狂的试图绞断他脖子。

    路胜涨红脸,手抓住丝带,内气狂涌下,赤极心法产生的高热,很快便将丝带烫得收缩焦掉。

    噗。他狠狠将丝带扯断,往前一个翻滚,远离车厢。

    刚刚站起身,又是一个红灯笼撞上来。

    嘭!

    路胜一口逆血涌上喉头,顺着嘴角流出来,他连退数步,周身热气滚滚,刀刃和双手都全是滚烫内气。

    左右看看,还是没找到人。

    “怎么?这就没招了?”他笑了起来,指着自己额头,“来,朝这儿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