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十四章 麻烦 四
    嘭!!

    又是一下重击,路胜狠狠被砸得往后连退。嘴里的血一下包不住,吐出去溅在地上。

    车厢里又飞出红丝带,狠狠缠在他腰间,但瞬间就被滚烫内气烧断。

    嘭!

    红衣女子再度出现在路胜身侧,一灯笼打在他右肩上。

    嗬...

    女子喉头出不明的嘶吼,她不断在路胜身边闪现,一下下的狠狠砸在他头上,身上,手脚上。

    嘭嘭嘭嘭嘭。

    连续不断的重击下,路胜一口口的血从嘴里涌出。

    “再重点,太轻了!呵呵呵....”他不以为意,手里刀刃不断格挡,有时能挡住,但大部分都没法,只能用肉身硬抗。

    “知道我当时怎么杀她的吗?比你现在重多了,一刀从正中切成两半,她以为自己还能复原,被我用内气压住,在那里痛得死去活来,哈哈哈哈!!”路胜嘴里还冒着血大笑道。

    嗬!!

    红衣女子攻势越来越急,越来越重,疯狂的不断用红灯笼砸在路上身上,同时另一只手也空出来,紫黑色的尖锐指甲不断在路上身上抓出一道道血痕。

    哧!

    路胜左腰被狠狠挖掉一块血肉,伤口迅开始紫黑,但马上被阴阳玉鹤功压住。

    红衣女一手灯笼,一手指甲,状若疯狂的不断朝路胜身上落去。

    猛然间,红光一闪,她手臂微微泛起红芒,仿佛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红色冰层,度和力量都暴增。

    嗬!!

    紫黑色的利爪急朝着路胜胸膛刺去,她要一爪将他的心肝挖出来,为自己的姐妹报仇雪恨!!

    红衣女本就度极快,这一下更是暴增,让路胜根本无从躲闪,只能勉强挪开一点位置。

    哧!

    利爪笔直插入路胜胸膛,深深的刺入右胸。关键时刻,路胜勉强挪动了下方位,将致命处让开。

    血冒了泡般不断涌出来。路胜被巨大的力量顶着,不断往后退出十多步,口中血水混着气泡不断涌出。

    嗬!

    红衣女另一只手松开灯笼,狠狠又是一爪,刺入路胜腹部。

    路胜浑身一震,嘭的一下,他狠狠双手抓在红衣女子肩膀,女子使劲挣扎,却没法挣脱。

    “抓到你了....”他抬起头,脸上全是血污,但却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

    嘶....

    一丝丝热气从两人之间升腾起来。那是赤极气不断灼烧血水出的白气。

    嗷!!!

    暴虐的虎啸声中,路胜狂吼一声,膝盖轰然朝着女子胸口腹部狠狠撞上去。

    嘭!!嘭!嘭!嘭!!

    红衣女子挣扎着,出婴儿般的惨叫,她胸口处的身体被路胜撞得深深塌陷下去。身体周围,眼耳鼻口中都冒出白色烟气。

    “你刚才不是砸得很爽吗!?”路胜一把揪住女子的头,对着自己额头就是一撞。

    噗!

    女子脑袋被砸出一个硕大的豁口,白色的黏液和烟气冒出来,她惨叫着出声音,拼命想要挣脱,却被路胜死死抓住,狠狠往后撞上一颗路边枯树。

    嘭的一下,树干断裂。

    “哈哈哈哈哈!!!”路胜狂笑着,一拳拳的狠狠砸在女子头上,打得她整个面部彻底塌陷稀烂,如同破碎的西瓜,大量的白烟从伤口里冒出来。

    “你不是要杀我吗!?杀啊!杀啊!杀啊!!”一下下的重击,不断打在女子头上身上。

    嘭嘭嘭嘭嘭!!

    连续数十拳,路胜全身内气疯狂涌动,赤极气不断被阴阳玉鹤功补充着,每一拳都是全力,他身上滚烫无比,如同火炉。

    女子整个头颈部变得一片稀烂,还伴随着焦黑。

    路胜单手将她的手爪从自己身上抽出来,将其高高举起。

    阴云下,女子奄奄一息,但还有最后一丝意识,她伸出手想去抓路胜的手臂。

    “想杀我,这就是代价!”

    嘶啦!!

    他单手一抓,竟然活生生将女子破烂的脑袋,从脖子里拔了出来。脑袋下面还连着一些经络骨头之类的东西。

    大量白色粘液伴随着烟气洒在他身上,他却不以为意,仰头狂笑起来。

    地上滚动的红灯笼在这一刻骤然熄灭。

    阴暗的密林里,浓密黝黑的树木遮天蔽日,将这一片地域笼罩在灰黑之中。

    一栋大户人家居住的红瓦府邸内,红色灯笼一片一片的挂满了大门内外。

    一个打着伞的白裙女子,正静静站在院子里的井边,仿佛是在借着井水照看自己的容颜。

    红色纸伞将她的面部遮住,只有漆黑如墨的长顺着身后垂下。画着粉色梅花的伞面反射着府邸内挂着的红灯笼,显得更加殷红。

    “甄家....杀了我们不少人呢.....该...怎么做才好...呢..”一个如同憋着嗓子声的断断续续女音,从伞下传出。

    “他们才是真正抢到了赤龙劫的人,用一个假消息和假象,就引开了那么多势力,现在全面出手,底气很足啊。”井里传出一个阴测测的女子声音,有些沙哑。“之前毁了我们三个据点,现在又正面硬抗我们放出的怪异,甄寻....是个人物,了不起。”

    “我出手....杀了他?”打伞女子断断续续道。

    “你不是他对手,甄家现在如此强硬,定是因为有赤龙劫为底气。”井中声音继续道。“我们能够控制影响的乱怪异就这么多,居然全部被他们砍掉,得先静观其变。”

    “好....”打伞女子应道。

    她站在井边又等了会,直到彻底没了声音,才缓缓一步步的走向府邸卧房。

    走到卧房前,她微微仰头,看向挂着的红灯笼。一排排的红灯笼中,足足有十五个全部熄灭了。冗长的走廊上一小截的地段都没了光亮。

    “被打散了呢....十五个么?连去收拾凡人...的那个..也没了....手脚真干净...”打伞女子呢喃着,音调依旧怪异。

    “甄寻....早晚要吃了你...”

    一阵微风吹过,卧房前顿时空无一人。

    路胜手捂着胸口,阵阵烧焦的肉味不断飘散出来,顿时止住伤口的流血。

    他另一只手握着刀,手掌上慢慢滴着血,掌心和刀柄之间的空隙处,还捏着一根银簪。

    银簪是那种街面上随处都可以买到的,很普通的簪子,几个大钱就能买到,重量很轻。

    路胜是从那灯笼女身上找到的。

    灯笼女死后,整个身体彻底融化,变成烟雾,只有衣服灯笼之类的杂物留了下来,路胜从中找到了这根银簪,他尝试了下用血滴在上边,果然有阴气吸入身体。

    此时手掌中的银簪源源不断的在涌入一丝丝阴气,虽然不多,但胜在持久。

    路胜感觉胸口火辣辣的疼痛,外伤已经没出血了,内伤有阴阳玉鹤功和赤极心法配合,先用手挤压住动脉血管,用赤极气在内伤出血处使劲烧一下,堵住出血口。然后阴阳玉鹤功迅补上。

    打到现在,他实际上功力大部分都用在压制毒性上,真正压制伤势和动手,倒没用掉多少。

    地上只剩一滩红衣服,还有边上灯笼熄灭了的马车。那拉扯的黑马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七窍流血,不知道死了多久,而且还是站着死。

    提着刀当做拐杖,路胜一步步的朝着车队方向追去。

    没追出多久,前面迎面便传来一阵马蹄声。他抬头一看,赫然是玉莲子带着两个帮众狂奔而来,都是骑着马。

    玉莲子一眼便看到路胜走在路边,见他浑身是血,满身狼狈,顿时大惊。

    吁

    三人迅翻身下马。

    “外!!”

    “外您没事吧!?”

    三人赶紧上前扶住路胜。

    “没事,怎么就你们三个来?城里都安排好了么?”路胜临走时让玉莲子将沿山的地盘梳理一遍,监控任何异常情况,一旦有动乱,马上派人隔离和安抚。配合官府衙门一切行动。

    “城里没事,外你怎么伤成这样,这附近还有谁能把你伤得如此之重!”玉莲子面色肃然。同时从腰囊里取出金疮药打算给路胜敷上。

    “我自己来。”路胜接过药,扯开上身衣服,露出胸口和腹部的伤口。金疮药药粉对着伤口轻轻一撒,均匀的抹上去。

    “说来话长,这事不是你们该知道的,先回去再说,我家中人就在前面。你们先去禁地那边。”

    玉莲子三人看到路上身上的伤口,都倒抽一口凉气,那两个伤口紫中泛黑,赫然是中了剧毒的征兆。

    “没事,看起来是中毒了,但我用内气将这部分烧焦了的,算是隔离,回去割掉点肉就行。”路胜额头见汗,忍着痛道。

    “我这里还有点解毒药....”玉莲子迟疑道。

    “不用。一般的解毒药应该没用。”路胜感觉到这毒似乎能被阳性内气抵消,在消耗大量的赤极气后,毒性对身体的侵袭并不大,只要赶紧回城挖掉毒肉,清晰伤口就好。

    “那好,我陪外骑马回去,你们两人骑一匹,跟在后面。”玉莲子迅安排。

    “是!”

    四人分配好后,骑马往前急追。

    很快路家的车队也出现在官道上,还好的是,车队里没什么动静,依旧稳步往前。

    路胜也不下马,他脸色极差,没半点血色,经过时老爹路全安他们还没看清楚是他,便很快消失在前面官道上。

    一路上路胜又仔细观察了两侧,强撑着剧痛,确定了车队后面的路还算安全,一直到了沿山城,他安排帮众前去接应家中车队,才由玉莲子扶着进了城外的金玉花房。

    这里现在已经成了路胜半个据点,还雇了工匠开始在这儿重新建一栋阁楼,方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