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八十五章 秘闻 一
    玉莲子扶着路胜进了休息平房,然后迅叫来沿山城赤鲸帮的固定郎中。

    “路外这伤....”看到路胜身上的伤势时,这郎中被吓了一大跳。

    他抬头看了看精神还不错的路胜,心头有点毛。这伤势还能活着坐在这里让自己看伤.....简直是在颠覆他所学传承的医理。

    “恕老夫直言,路外的伤势,主要在出血,大出血只要止住,一切都好说。老夫不知道外是用的什么法子止血,但无疑看起来很有效。”郎中迟疑了下,“这么大的两个伤口,应该是有人用手掌生生的插进去内腑所致....”

    嘶...

    这话听得一边的玉莲子背心凉,什么样的人能用手刺入路外的身上?

    自从路外正面打死公孙副帮主后,就隐隐有成为帮中第二高手的趋势。

    这样的一流顶尖高手,什么人能有这本事?

    “少废话,出血我止住了,快点给我割掉腐肉。”路胜催促道。

    “是是是...”老郎中赶紧应道,他拿出锋利小刀,开始给路胜切割胸口和腹部,还有腰间的中毒腐肉。

    一旁的玉莲子仔细盯着郎中手,这等要害部位,自然不能轻易放心外人下手。

    路胜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他一身硬功虽然被破,但本身肌肉结实,骨骼强硬,体内赤极气不断流转,一旦对方有任何威胁举动,他都能第一时间止住威胁。

    而且凝神高手的反应度,不是郎中能够想象的。连那灯笼女鬼近乎瞬移的移动都能反应过来,就更不用说这点。

    银色小刀一点点的将路胜身上烧焦了的腐肉割下来,然后放在一个准备好的银盘内。

    路胜敞着衣服,脖子上青筋毕露,手握着插在地上的刀,一动不动。

    玉莲子在一旁默不作声,仔细看着郎中施为。

    足足一炷香功夫,郎中满头大汗,将小刀从路胜身上拿开。

    “幸不辱命。”他也是如释重负。

    “多谢郎中。”路胜点头,一边的玉莲子细心的给他擦掉额头上的汗。动作有些女性化。

    路胜没觉什么,倒是玉莲子自己一下现不对,迅收回手。

    “这是老夫特制的赤蛇粉,大部分的阴性毒都能解,内服外敷。还有这个药方,外拿去每日三剂,不可隔夜。”郎中仔细叮嘱一番,才起身准备离开。

    “老朽就先告辞了,外早些休息。伤势也能好得快。”

    “多谢多谢。”路胜挥手让一旁属下送人出去。

    房间门合拢,很快只剩下他和玉莲子两人在。

    “外,这次怎么会如此凶险?”玉莲子正色沉声道。

    “嘿,有以前的仇家找上门,还拿我家人威胁我,没死就算运气。”路胜眼里闪过一丝凶光。

    “是那个吗....?”玉莲子声音压低。

    路胜看了他一眼,“你知道?”

    “.......以前听老帮主提到过。”玉莲子缓缓点头。“不然以路外的实力,眼下沿山城附近,能把你伤成这样的人,也就老帮主这样的顶尖名家。”

    “这事得多加防范,人家都找到我家门口了。禁地的事还得你多费心了,安排兄弟们按照地点去守着,十天内不允许任何人进出。没问题吧?”路胜沉声问。

    “没问题。外安心养伤就是,一切杂事我来。”玉莲子点头。

    “安心养伤?怕是安心不了啊....”路胜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两人又说了一阵关于最近处理的一些麻烦事,都是玉莲子汇报,路胜听。

    将大概的事情说完,他退出房间关好门,同时让下人把饭菜送上来。

    路胜足足吃了三斤卤味兔肉,两根鹿腿,四斤青菜豆腐,和一桶米饭,才满足的让人撤下去。

    吃完饭,他又调息了一阵,算是休息下,之后才起身出门。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路胜吩咐人牵来自己马匹,翻身上去。阴阳玉鹤功之前消耗了大半,剩下三成左右,正不断的渗入伤口处,加伤势恢复,所以行动已经无碍了。

    “宁三!”

    “在!大哥!”宁三从边上小跑出来,他一直等在这里,随时听候吩咐。

    “我家里的情况如何?知道么?”路胜骑在马上问。

    “路老爷子已经在城内的东江小筑那片区安家了,在那里他买了一套宅院,地盘够大,现在已经全部安全到达了。”宁三迅回答。“属下之前还去暗中守了一路。现在是段蒙安带人暗中护着。”

    “不错嘛,知道暗中保护。”路胜点头满意道。“你挑几个人去给巧儿报个平安,我去一趟你说的那个东江小筑。”

    “是。”

    宁三大声应道。

    路胜骑着马直奔沿山城。

    夜色朦胧,月光如纱,沿山城内夜市热闹,大大小小的烧烤摊和小吃摊在城门口附近摆了一地。

    大人带着小孩,女子蒙着面纱,书生少爷小姐丫鬟,胖的瘦的美的丑的,在淡黄色的灯笼光下显得越热烈。

    路胜骑着马放慢度,城门口有守着的赤鲸帮帮众,他问了下东江小筑怎么走,知道路线后便加快度。

    很快不过半柱香功夫,路胜便找到了正在放鞭炮迁居的路府。

    噼里啪啦的鞭炮炸响,到处飞溅着黄色红色碎屑,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小孩子。

    路全安站在大门口,看着人将路府的牌匾悬挂上去,脸上一片愁云。三娘王岩语在一旁拿着手绢抹泪。

    两个沿山城本地的小吏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路全安说着话。

    路胜下了马,将绳子捆在路边的槐树上,等到鞭炮放完,才大步走过去。

    “胜哥!”有路府的下人看到他,顿时惊喜的叫出声。

    “胜哥来了!”

    “大公子来了!”

    “是大公子!”

    一众人都面露喜色,现在路胜就是他们的主心骨,可见他在路家威望之高。

    “哎哟!好重的伤”有家中武师一眼看出路胜身上缠好的包扎处。

    胸口,腹部,腰部,还有肩膀手臂,到处都是,几乎全身都是伤。

    赵伯面色一凝,上前几步认真查看。

    “胜哥,谁伤的你?”

    “没事,赵伯我自己心里有数,能处理。”路胜笑了笑,拍拍赵伯肩膀,然后走到路全安面前。

    “爹,人都没事吧?”

    路全安看着他身上的伤,知道是之前一个人留下所受的。眼里隐隐有了泪花。

    他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了,如果身为大公子的路胜也没了,那整个路家真的要失去希望了。

    现在路胜就是路家的顶梁柱。

    路全安伸出手,想要去摸路胜的伤。

    “没事。”路胜挡住他的手。“尘心的事,我会处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放心。”

    “麻烦你了,可惜爹没用,帮不了你什么....还成了你的拖累。”路全安闻言叹气,眼泪有些包不住,连忙用手去遮掩。

    “没事,等这事安稳下来,我们路家会越来越好的。”路胜安慰道。

    “恩!一定会。”

    看望了家人后,路胜算是定下心来。他没有回住处,而是让人去接了巧儿回新路府,自己则是依旧去了花房住下。

    这几次的大战,已经让他明显感觉实力不够用了。

    “之前的实力在普通人中算顶尖了,但面对这些诡异之物,还是太弱。”路胜回到花房,洗漱后休息下。

    躺在床榻上,他越想越是心中急迫。

    “那么这些诡异之物,到底怎么样才能有效的干掉他们,而不让自己受伤?”

    他开始思考。

    “从我遭遇到的所有鬼物来看,不管他们怎么厉害,怎么诡异,最终都要变成实质的打击,才能伤害到人,有的是靠毒,有的是靠武器,利爪,强度和凝神高手差不多,但度都极快。”

    “当然也不排除我遇到的都只是杂兵。若是对上想甄意那种世家之人....”路胜回忆起当时看到的情景,甄意脑袋几乎被砍成两块,居然都能迅愈合合拢,心头微微一冷。

    这等恢复力,几乎等于不死身。

    “如果那种恐怖的恢复力,是世家或者高等的鬼物怪异都有的话.....那我得考虑大幅度加强硬功了。先保命为主,如果不能一击毙命,就只能陷入持久消耗战。必须要自己先有站得稳的本钱。”

    路胜又想到灯笼女那种变态的度,以及甄意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度。

    “如何应付这种度?”

    度太快,这问题几乎无解,路胜想了很久也没头绪。只能暂时作罢。

    不管怎么说,继续提升自己,总不会错。

    他躺在床上,手里拿出那根灯笼女留下的银簪。此时银簪里已经没有阴气传进来了。

    “我记得,阴气推演武学更近一层时,身体是不消耗精气神的,而且推演后实际上是提升了武功一层境界。

    这就意味着,我可以用阴气代替消耗,直接提升武学!”路胜忽然想到这点,双眼一亮。

    如果这个猜想真的能成真,那么就代表着阴气不光可以推演武学,还能用来直接提升武学境界。

    “深蓝!”他迅叫出修改器。

    淡蓝色方框唰的一下出现在他眼前。

    路胜视线迅定位在了其中的赤极心法上。

    赤极心法:第五层,特效:强化火毒,双重震荡,强化引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