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十章 安排 二
    “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若是真的甄家输了,或许只有如沿山城这样的大城才是最安全所在。

    朝廷背后是皇家,皇家能名义上统治这么大的地域,背后的力量决计不会小,到时候躲进沿山城,总不会出大事。而且师兄也绝对早有腹案。”

    路胜不去多想,骑着马急朝着城池方向赶去。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最快度搜集阴气物品,提升实力!安全只有把握在自己手上,才是最保险!”

    他连夜赶回城里,赤鲸帮的手下已经将尸体运回到了城内分舵的一家药房。

    他直奔尸体所在,在药房的后院里,终于看到了路尘心和其余几人的尸体。

    嘶....

    路胜一把揭开白布后,自己也忍不住捂着鼻子倒退了一步。

    刺鼻腐烂的臭气迎面涌来,恶心得像是用嘴舔臭水沟壁上的滑腻污物。他身边站着的几个帮众也忍不住捂住鼻子,露出嫌恶表情。

    棺材里躺着的路尘心,上半截脑袋像是被刀切过一样,只剩下眼睛下面部分,额头一截全不见了,双手双脚都像是干枯的树枝,黑乎乎的根本没有水分血色。

    更主要的是,尸体躯干高度腐烂,裸露的皮肤到处都是虫眼,一些地方霉长毛,一些地方化脓腐烂,臭味混杂在一起,简直无法呼吸。

    “尸体没有动过?”路胜皱眉问。

    “没!原封不动的搬进棺材,一点也没动。”宁三在一旁回答。

    “来人,合上,抬起来跟我走。”路胜吩咐道。

    帮众赶紧上前,合拢棺材,臭气封闭住后,顿时淡了许多,大家也都狠狠松了口气。

    “走,去路府。”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形势这么急迫了。

    ....................

    路府。

    灯火通明的后院,一阵哭天喊地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出来。

    “我的儿啊!你死得好惨啊!”王岩语坐在地上手舞足蹈,眼泪鼻涕乱甩,身上衣服凌乱不堪。

    周围围了不少的小辈老辈,路天洋,路莹莹都在,还有其他远亲外戚,二十多人一大帮。

    路全安坐在一旁,脸上脖子上手上,全是被抓出来的一道道血痕。

    “王岩语!你到底在疯些什么!这里大大小小可都看着你,你还要不要脸了?”他气得急火攻心,想吐血。

    “我儿子没了,没了!我以后的希望没了,路全安!你儿子没了一个还有两个,可我就一个!一个儿子啊!!”王岩语哭喊着。

    “尘心也是我儿子,他失踪,我和你一样伤心!但是路家这么大一家子人,老老小小数十口,总不能全部都为尘心不活了吧?你这么做,对得起当初小红?对得起天洋!?”路全安捂着胸口痛苦道。

    “那又怎么样?凭什么就我儿子没了,他路天洋还能活下来?他们一个屋子住,凭什么?老爷你告诉我凭什么!?!”王岩语红着眼眼袋肿得跟桃子似的,眼神里全是掩不住的恶毒。

    路全安无言以对,确实,路天洋路尘心两人一个屋子,怎么就路尘心失踪了,天洋一点事也没有。

    “你看!你看!,你不是也无话可说?呵呵呵呵....路全安,当初娶我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在床上想干我的时候,你嘴上说得真好听,什么只要我愿意,就给我们的孩子定下以后的本钱名分....结果呢?结果呢!!”王岩语越疯癫起来,“我儿子没了,没了....你还能生吗?能吗??哈哈哈哈!!要不我去找大哥,让他干我,说不定能否借个新儿子来!或者在场的男的,你!”

    她一下爬起身,揪住边上的一个中年人。

    “赵管事,你不是老拿眼睛偷瞄我?是不是想干我?来啊!来!就在这儿,我让你上!!哈...哈哈哈哈!!”

    那人面色通红,想挣脱,又一时间被揪住衣服挣不开。其余侍卫想上前,又怕伤到王岩语不敢动。

    一时间整个后院越压抑。

    嘭!

    “成何体统!”路胜大步走进后院大门,面色阴沉,身边两侧赤鲸帮众纷纷冲进来,列成两排。

    “把她给我分开!”他眼神盯住疯疯癫癫的王岩语。

    马上上去两人,分开正在乱笑的王岩语。

    路全安被抓得满脸血痕,坐在一旁叹气。

    “哟!这不是我们威风凛凛的大公子吗?一个人在沿山城过,都这么久了,还没出意外啊...”王岩语娇笑起来,也不在乎自己被揪住。

    啪。

    路胜上去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王岩语脸上。打得这女人头狠狠甩了下,一下懵了,脑袋昏沉过去出不来声。

    “三夫人困了,带她下去休息,房门关好点。”

    “是!”这时候两个家丁才赶紧上前,按住王岩语将她拖走。

    有威信极高的路胜大公子话,再加上他一下带了不少帮众过来,人多势众,镇住众人,王岩语也一下被处理拖下去。

    路胜看向老爹路全安,微微叹气,他老了,面对自己枕边人,终究下不来狠心。弄到眼下这个丢尽脸面的地步,也是没法。

    “胜儿.....”路全安叹了口气,仿佛一下老了很多。

    路胜又看了看一旁站着的路天洋,还有紧紧抱住他胳膊的四娘卢红,也就是路天洋的母亲。

    这位可怜的母亲此时紧紧的抱着儿子的手,眼里还有泪水盈动。

    “胜哥,王岩语她,她居然在给天洋的夜宵里下毒!”卢红眼里泪水再也止不住,一下滑落下来。

    “她怎么这么狠心....”她呜呜的哭着。

    路天洋脸色惨白,气息紊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任由母亲抱着自己。

    “够了!”路胜一声冷哼。“哭哭啼啼,像什么样!?”

    顿时吓得卢红浑身一抖,不敢再哭。

    “都散了!路天洋,赵伯,赵管事留下,其余人甲字队守在外面,剩下的都回去!该做什么做什么!”路胜环顾一圈,眼神冷厉,所看到的每一个人,除开赵伯外,其余人都不敢和他对视,纷纷低头。

    他现在的威势越重了,加上肌肉结实,身材高大,身上因为厮杀多了,自然而然带了一层煞意凶气,一旦凶起来,寻常人甚至连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听到他下令,其他人赶紧小跑散开,只留下少部分人站在后院。

    很快,等院门关上,外面有人守着,赤鲸帮的人也被路胜叫出去守着,他这才问路全安,了解到底生了什么事。

    原来王岩语等了这么久,也感觉到儿子路尘心凶多吉少,加上路全安又早已没了生育能力,自己后继无人,便心生绝望和怨毒之心。

    居然在送去路天洋的夜宵晚点里放致命的胶花毒。还好被赵伯巡视时现了。

    听完前因后果,路胜也是沉默。

    “这事....天灾,没人能料得到。尘心确实已经没了,尸体我也找到了....”

    “找到了??”路全安一怔。

    赵伯在一旁也是叹息。其余路天洋等人低头不语。

    “人就在外面,有些不成样,爹你们可以去看看。”路胜沉声道。

    路全安沉默了下,半响,才缓缓涩声道。

    “走吧,一起去看看.....”

    “三娘等她冷静下来,再告诉她这事。”路胜提醒道。

    “恩。”路全安应了下,闭目不再多言。

    一行人出了后院,一直到路府的侧门处,那里的巷子外,停了一个硕大的黑色棺木。

    路胜让手下把棺材盖子打开,让其余人过去查看。

    路全安上前一看,没过几息,便老泪纵横,扭头在一旁吐了出来。

    路天洋赵伯等人也上前看,都面色难看的退下来,也有人忍不住吐了出来。

    “唉...”赵伯长叹,“胜哥,看得出你在沿山城也有了些根基,不知道能不能查出尘心少爷到底是何人所为?”

    他这问出口,路全安等人也纷纷朝路胜看过来。

    他们才到沿山城,并不识得赤鲸帮的标志,却是只以为路胜另有际遇。

    “不好说...”路胜自然知道凶手是谁,但就算说出来告诉家里,又有什么用?

    “官府呢?”路全安面色痛苦,低声问。“这事报官有用吗?”

    路胜没作声。

    路全安顿时知道了结果。他不是赵伯路天洋他们,他在九连城也是参与过城里上层圈子的人,自然知晓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其中就包括鬼物。

    看尘心的模样,就大概知道麻烦程度。能把尸体毁成这样的,不像是人....

    “你们,不该这个时候来沿山城....”路胜吐了口气,缓缓道。

    “不是我们不来,而是不得不来....”路全安叹气,“九连城不安全啊.....而且现在冷清了很多,不少人都走了,人少了,生意也没法做,一家子这么多人要养活,要雇人做活,人少了,连田地都没人耕。”

    路胜大概也理解了老爹的苦处。

    九连城上次爆炸后,元气大伤,现在根本回复不过来,这让依附于九连城的路家元气大伤,再这样下去怕是要家道中落,所以他才下决心要搬迁。

    “既然来了,就先定下来。老爹想好要入手哪一行了吗?”他细问。自己身为赤鲸帮高层,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自然能照顾家里的,就要尽量照顾。

    “先看看吧,还没头绪。”路全安无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