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十一章 姐妹 一
    “如果实在没头绪,可以先花钱储粮。”路胜隐晦的提醒道。

    “储粮?”一旁的赵伯面色一惊,“情况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

    “差不多,外面现在连农夫都不敢单独离城太远,大片的田地没人能耕作,就算储粮再多,也有吃光的时候,预计明年会有一场灾荒。”路胜低沉道。

    “.....我回头去着手准备吧...”路全安闭上双眼,也不想谈这个话题,路尘心终归是他儿子,眼下就眼睁睁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这种感受,路胜无法体会。

    路胜见状,也没有再打扰老爹,自己也带着赤鲸帮的人迅离开。

    夜晚的沿山城依旧灯火辉煌,街面上的夜市,如同光的河流,缓缓移动着大量小摊推车,灯笼油灯。

    繁华的景象,仿佛没有一点近来麻烦事件频的痕迹。

    路胜骑着马缓缓在闹事中间的车道上前进着,看着周围闹哄哄的人流,他忽然有些疲倦和茫然。

    “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便一直马不停蹄的努力变强,修习武功,对抗鬼物。若是我没有来到这里,怕是路家早就和当初的徐大哥家一样,彻底被献祭灭门了吧。”路胜望着右前方,一个小男孩从母亲手里接过一支圆滚滚的小木鼓,拿在手里兴高采烈,不断摇晃出脆响。

    “这里的人,就算什么也不知道,就算毫无防抗之力,也如同野草一样,努力的活着。”路胜面无表情。“但也仅仅只是活着。”

    经过小男孩身旁,前面是一群醉酒唱着歌的学院书生,一个个醉醺醺大声乱叫,放浪形骸,路过之人大多赶紧避开。

    “哈哈哈,酒来千杯无人醉,词曲万卷....墨意挥!陈兄!宋兄!再来!”一个书生空手作举杯状,敞胸露怀,毫不在意路过者嫌恶的眼神。

    其余人哈哈大笑,也跟着大叫乱嚎。

    “泓儿姑娘真够劲啊!下次...额嗝,还点她!”

    一群人又是大笑。

    路胜看了几人一眼,骑着马依旧缓步经过过去。赤鲸帮众在两侧人群中紧紧跟随着,所到处众人纷纷退避。

    如他们这般做派之人,在常人眼里就是惹不起的代名词。

    又走了一路,忽然路胜轻轻勒住马匹,看向路边吃汤团的小摊。

    那里的边角处,一张小桌子前,正端坐着两个衣衫褴褛的脏兮兮乞丐。

    这两人说来也奇怪,明明是乞丐,手上身上脏兮兮,头乱糟糟像鸡窝,身上瘦骨嶙峋,可在座位上,两人却仿佛松树一般笔直挺拔。

    路胜注视着这两人,眯了眯眼,扬手示意身后属下停下。

    他自己则翻身下马,让手下牵好马,缓步走到汤团摊上,坐下。

    “这位大爷,来点什么汤团?”摊主一见路胜气质不凡,赶紧跑来先招待他,满面堆笑。

    “随便来点,和他们的一样就行。”路胜指了指边上坐着的两个乞丐。

    摊主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男人,闻言也是有些为难。

    “客官您是说笑了,那两个小家伙吃的是我这摊子剩下料做的,不是什么好汤团...”

    “他们不付钱?”

    “瞧您说的,这两孩子看起来哪有什么钱。”摊主苦笑,“她两在附近游荡了好几日,只是每日捡些烂菜叶和不要的肉骨头吃,我也是看她们可怜。”

    “你倒是好心,他们不是本地人?”路胜看了眼不远处两个乞丐,他注意到摊主说的是她们,“两个女孩?”

    “可不是吗?前阵子外地饥荒逃难过来的,不过两孩子很有骨气,我直说送给她们吃,她们还不要,之后好说歹说,算是卖给她们,先欠着帐,以后回来给。两人才吃。”摊主也是摇头。

    “既然是女孩,居然还能再街上游荡,不被抓走?”路胜有些诧异。

    “这个,您看到她们正脸,就知道了。”摊主无奈道。

    路胜不再多问,点了一份肉心汤团,便坐在座位上看着那两女乞丐。

    从第一眼看到她们,他便闻到了她们身上和常人完全不同的气息。

    明明相隔十多米,但两人身上的气息,就像是黑夜里的火光,清晰无比,马上便吸引住了路胜的注意。

    那是两股若有若无的阴气。

    这种明明只有鬼物身上才有的气息,却出现在两个活人乞丐身上,所以路胜才停下来,查看情况。

    他坐在座位上,耳朵悄悄听着那两女乞丐之间的说话。

    “姐姐,你不吃吗?再不吃快冷了。”矮一点的乞丐低声道。她的声音很清脆,像是金属敲击在瓷盘上。

    “我已经吃了三个,该你了。”高一点的乞丐姐姐沉声道。她的音色很嘶哑,但也能听得出是女声,透着一股淡淡的从容镇定。

    “我算过,一个汤团能支撑四个时辰左右,加上面汤,我们省着点吃,可以几天都不用吃菜叶。”

    “我不想吃菜叶了。”妹妹回道。

    “我也不想,但是我们没选择。”姐姐回道。

    “迄今为止,我们已经欠了十三个好心人的赊账,我不想再欠了。”妹妹低头正要吃,忽然又道。

    姐姐沉默了下。

    “放心吧,我都记着。”

    两姐妹明明已经落魄得沦为乞丐了,却依旧说话气质一板一眼,谈吐也非普通人,更像是书香门第出身。做事为人极有原则。只是简单的吃一碗汤团,却弄得像是对待极其严肃的大事一样。

    路胜在一旁听着,心中好奇之下,索性站起身,径直走到两乞丐桌边。

    “听你们的谈吐,应该识字吧?怎么不找些帮人写字写信的活路?”

    他的声音忽然插话进来,两姐妹顿时都抬起头看向他。这一看,路胜顿时便知道这两姐妹为何沦落得这么凄惨了。

    她们的脸上,长满了肉色的密密麻麻脓包,这些脓包覆盖了鼻子嘴巴,眼皮脖子,几乎能看到的皮肤,全部都是。眼睛只能模糊的露出一条缝。两人身上还不断弥漫出一股股恶臭,像是有什么肉质腐烂变质一般。

    路胜还注意到,她们的脖子侧面脓包要稍微大一些,里面最大的几个居然还隐隐看到有蛆虫扭动。

    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姐姐伸手摸了摸脖子。

    “我想弄出来的,但是它们弄不干净。很痒。”

    路胜仔细看了两人一遍,若不是没有喉结,和胸前若有若无的有点隆起,他甚至都不敢确定这两人是女孩。

    “需要帮助吗?我或许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份活计。”他对两女孩很好奇,人身上居然能有阴气混合,这是他第一次遇到。

    “当真!”妹妹一下站起身,直瞪瞪的盯着他。

    姐姐在一旁也身子一颤,显然也很激动,只是在努力压制自己。

    “当真。”路胜点头。

    “你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会认字,基本的女红也会,还有洗衣做饭什么的都可。”妹妹迅道。

    “养花会吗?”路胜咧嘴露出一个笑容,“给花花草草浇水施肥,修枝剪叶。”

    “会!!”

    几乎是同一时间,姐姐妹妹一起异口同声回答,两双眼睛隐隐亮。

    ..................

    带着两乞丐回金玉花房做工后,路胜之后的时间便投身在了修习九江铁索功上面,他先将阴阳玉鹤功消耗干净,再锻炼九江铁索功。

    这一次马上便见了效果,一丝丝微弱的麻痒热流在皮肤表面流动弥漫,这正是九江铁索功入门的标准迹象之一。

    这也证实了路胜对功法冲突的猜测,阴阳玉鹤功在身时,修行这类需要极端身体状态的武功,反倒有阻碍效果。这次之后,以后再遇到这类情况,就知道对应的调整方法时机了。

    嘭!嘭!嘭嘭嘭!!

    路胜连续数掌狠狠打在面前的黑色铁坨上。

    花房空地中,他眉心泛着一道红纹,掌心殷红,浑身散着股股热浪,两米内热风滚滚。

    “破心掌!”

    最后一掌,他狠狠打在铁坨正中,整个铁坨狠狠一震。

    嘭!

    维持这个动作一会儿后,路胜缓缓松开手。

    铁坨上依旧一片漆黑,但若是能伸手去摸,便能感觉到整个大家伙已经被加热到了一个滚烫的地步。

    这就是路胜修习自身赤极心法的法子,他的第七层赤极心法,已经是这门内功的最高境界。前面已经没了道路,对于血网的锻炼,他也没什么好法子。便自己想出用铁坨锻炼。

    血网每次打出,都要保证内气血网,能将铁坨全部包住。在包住后再加热灼烧,也算是连续锻炼了精确度和控制力两个方面。

    因为铁坨是不规则型,加上体积有一人多高,刚好用来锻炼不同形态角度上,血网对敌使用时的效率。

    最后一掌以破心掌催动赤极心法第七层血网,打出的效果让路胜也颇为满意。

    原本只是通力境界的破心掌,被赤极心法增幅后,威力猛增。震荡力打出去,能够感觉到整个铁坨在剧烈晃动。要不是他故意将力量往下地面打,怕是整个数千斤的铁坨要被打得滚出去。

    “外,该用膳了。”宁三在一旁恭敬道。

    “恩。”路胜点头,九江铁索功入门了,他打算一会儿回房,便开始直接用修改器修改这门硬功试试,有阴阳玉鹤功做底,应该问题不大。这种通力层次的外功,就算硬功消耗都大,但因为层次低,不大可能太变态。

    他修习这个的目的,也是因为九江铁索功好歹也是防御武学,关键时刻可以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