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十二章 姐妹 二
    “对了,最近附近案子频率怎么样?”路胜这些日子埋头练功,一点也没关心外面的动静。而是让宁三没有生死攸关的大事,不要打扰他。

    “玉莲子大人偶尔去一趟总部,例行开会,其余还是老样子,暂时没什么动静。一旦有动静,赤鲸号那边也会派人过来通知您的。”宁三回道。

    “没事就好,还有,之前我带回来的那两个女乞丐呢?”路胜又想起问道。

    “我查了,确实是外地人,才来沿山城不到一个月。不过花房里她们做活起来很在行,她们帮忙照顾的花房,长势比其他花房还要好,其也不偷奸耍滑,人品不错。”宁三笑道。

    “仔细观察没有什么异常马上给我说。”路胜总感觉那两人身上带着阴气,带她们回来,只是看看有什么地方异于常人。

    “是。”

    两人一路出了花房,在一旁的花匠平房里,坐下休息擦汗。

    “回头,你带我令牌,去本部的铁匠铺去一趟。我要打造上好的趁手武器,一般的刀不适合。”路胜吩咐。

    “记下了,一会儿我便差人去通知铁匠铺准备材料。另外,路府的葬礼也在今天开始了。”宁三提醒。

    “是路尘心的灵堂?”路胜吐了口气。

    “是...”宁三声音压得很低。

    “我之后会回去。”路胜点头。“善宝堂那边,有消息没?”

    “没...不过外怎么不去总部那边,我记得常驻张白玉长老,便是喜好收藏这类古物,还有总部仓库,这类墓穴古物也不少。”宁三疑惑道。

    “回头我会去看看。”路胜迅吃着午饭,一大桶米饭就着菜几下便被吃空。

    吃完饭路胜起身,迅朝着自己卧房走去。

    路过一个花房时,他透过大门,看到正在和花农仔细聊天的之前那两姐妹。

    这两姐妹,姐姐姓柳,名琴。妹妹姓柳,名彩云。柳琴和柳彩云,便是两人名字。

    路胜从下面的人口中知晓,这两女孩家中遭了大变,家人全死了。她们不得已才沦落到如此地步。

    中间具体过程她们没说,但路胜隐隐能感觉到,两人身上隐藏了不少的东西。

    经过花房时,路胜看到姐姐柳琴垂下的右臂,有皮肤裸露在外一截。

    奇怪的是,她手臂上的肌肤,隐隐像是肿胀紫一般,甚至有些变形了。可柳琴还一副毫无所觉的神色。

    路胜冲两人微笑点头,两姐妹也点头回应,花农则是赶紧低头恭敬的站着,等到路胜走出一些距离,他才赶紧又叮嘱了两姐妹一句,便匆匆离开去忙活其他事。

    花房门口,就只剩下柳琴姐妹站在这儿。

    “姐姐,我们能在这里多呆些时日吗?”妹妹柳彩云低声问。

    “最好不要,会连累路公子。”柳琴平静回答,“你的手最近又要到作时间了吧?”

    “恩。”柳彩云点头。

    “那些东西又会来的,我们要是留在这里太长时间,这里也会被毁掉。”柳琴眼里闪过一丝痛楚。

    “可是....我喜欢这里,那些花,好漂亮....”柳彩云低声呢喃。

    “我也是....”柳琴同样压低声音。“但路公子只是普通人,这里的人,也都是普通人。”

    柳彩云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涩声道:“我知道了....”

    “这不是你的错。”柳琴轻轻把妹妹抱进怀里。“我感觉到它们的气息了,又快来了。”

    “.......”柳彩云没有出声,只是将脸靠在姐姐胸膛,脸颊上一小片的脓包被压破,渗出很多淡黄色浆液,把柳琴的衣服都打湿。

    吱呀

    房间门被打开,路胜大踏步走进去,反手关上房门,正要走向床铺躺下休息一二。

    忽然,他动作顿住,目光扫视整个卧房。

    黑色饭桌边摆了几张椅子,方形书桌上还有昨晚零散没看完的书册,床榻上的被子有些凌乱,还是之前他睡过的样子。

    只是让路胜面色渐渐阴沉下来的是,床上布帘边,正有一只苍白的手,轻轻抓着布帘边缘。

    仿佛床上正靠坐着一个人,手抓着布帘让其不垂下来合拢。

    只是从路胜的角度,只能看到这么一只手。

    “谁?!”他目光阴沉,右手缓缓抓在腰后刀柄上。

    没人回答。那只手缓缓的,缓缓的往床上缩回去。动作很慢,没有出一点声音。

    但路胜看得清楚,那手缩回去的方向,根本就只有墙壁。

    他冷哼一声,几步并做一步,猛地跨过去,一把抓住布帘狠狠一扯。

    嘶!

    布帘被扯开,床榻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床摆放在墙角处,两面都是墙壁,另外两面也没摆放什么东西,清晰可见空处。

    路胜见状,双眼扫视一遍。

    “想跑!?”他冷笑一声,猛地伸出手,狠狠一掌打向床铺正中。

    炽热的掌力激荡空气,出刺耳的呼啸声。

    嘭!!!

    整张床轰然垮塌,木料出咔嚓的断裂声,同时夹杂着一声细微的尖叫。

    一道黑影从床下骤然窜出,扑向路胜。

    “血网!”路胜动也不动,周身内气翻滚,第七层的赤极心法运转起来,顿时一层无形的气网覆盖在他身前。

    噗嗤!

    空气中传出一声惨厉叫声。

    卧房内一股寒风散开,很快便归于平静。

    等到所有气流都彻底平息下来,路胜仔细感应周围,这才慢慢放松下来。

    “居然有脏东西钻进我房间?是我的半阴之体更厉害了?还是那两个小女孩的缘故?”

    他眯眼仔细检查房内,门外也马上来人听到动静拍门。

    “外!您没事吧!?”

    “没事。”路胜打开门,“你们把床搬出去,再换张新的来。”

    几个下人一进门,便看到被拍垮掉的床铺,顿时面面相觑。

    “是。”虽然不清楚生了什么,但没人敢朝路胜问话。

    趁着下人搬床,路胜弯腰从地面捡起一个小小的粉色荷包。

    荷包上绣了鸳鸯戏水图,手工不是很精致,甚至有些粗劣。也就是街面上小贩卖的几文钱一个的货色。

    但一入手,路胜便感觉有些阴冷。

    “居然坐在家里还有阴气送到嘴边。”路胜咧嘴笑了笑,感觉阴气不多,便索性咬破食指,轻轻在荷包上按上去。

    嘶...一声细不可闻的声响后,一股不算粗的阴气迅涌入路胜体内。沿着他的手臂,进入胸口,然后转眼便消失吸收。

    很快荷包便慢慢不再阴寒。

    “什么人!”忽然外面传来守门帮众的呵斥,“外休息的房间你们也敢乱闯?不要命了!?”

    “这位大哥,路公子现在有危险!必须马上叫醒他!”柳琴的声音隐隐传来,有些焦急。

    “危险?”几人忍不住笑出声来。“我们家老大没让别人有危险就算不错了。行了行了,两个丑八怪,赶紧回去睡觉,别再这儿瞎晃悠。”

    柳琴姐妹?

    路胜在卧房里听到说话,眼里闪过一丝玩味。几步走出房间,他一眼便看到了还在纠缠守卫帮众的两姐妹。

    “你们怎么来了?有事?”他走过去随意问道。

    “路公子....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柳琴看到路胜,顿时松了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奇奇怪怪的事?房间里居然来了贼,刚才被我一巴掌打得不知道跑哪去了,就留下个荷包,没想到还是个女的。”路胜好笑的抛了抛手里的荷包。

    “这是....!?”忽然柳琴和柳彩云看到荷包后,都露出浑身一颤。

    “公子!是我等失职!”守卫帮众大惊失色,赶紧请罪。

    “没事,正好闲着无聊打时间。每天除了练功就是练功,正愁没点玩的调剂。”路胜咧嘴一笑,眼含深意的看着两姐妹。

    “路公子....”柳琴沉声道,“您....不怕吗?”

    “怕?”路胜挥手,让守卫先下去,“你们跟我来。”他对两姐妹道。

    带着两人,他直接去了才建好的阁楼后院一角,周围没什么人,路胜专门让人守在进出口,不许人进入。

    他一屁股坐到院子里的石头凳子上。

    “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引来鬼物?”

    两姐妹听到鬼物这个词,顿时一愣,然后很奇怪的是,她们没有惊讶,或者是害怕,或者是沉着。而是愣在原地,慢慢的,眼里都浮现出丝丝解脱和狂喜。

    就好似在海上漂流很久的人,忽然看到前面多了一座海岛。那是看到希望的眼神。

    一阵沉默之后,等到两人情绪稍稍稳定了些。

    “您.....也知道鬼魂?”妹妹柳彩云小心翼翼问。

    “当然,我们要时常和这些麻烦东西打交道,不然你以为我们如何在这么大的地方立足?”路胜看出两人似乎有些不对,和他之前的预测有出入,眉头顿时皱起来。

    “也是....路公子既然都知道,那我们也不绕弯子了。”柳琴出声道。声音里带着一丝如释重负。

    “原本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只有我们能对付鬼魂,没想到现在,终于遇到路公子这般的高人!”

    路胜听得云里雾里,莫名其妙。

    “你们从头开始说说。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那好,我们给您从头说起。”柳琴认真道。

    她仔细回忆起最开始的时候,眼里慢慢多了一丝温柔和一丝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