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十三章 身世 一
    “原本,我们是云州那边的一户大户人家小姐,我和妹妹都还在私塾学堂里读书,直到一天,家里忽然来了一大群坏人。”柳琴眉目隐隐透出丝丝恨意。

    “那些坏人很厉害很厉害,他们把家主和护院都打死了,还有请来的外援也都没能逃脱,家里的直系主家被杀得差不多了,就去杀支系。

    我们后来才知道,我家只是遭了牵连,我们柳家也是一户大家族的支系,那些坏人为了找一样东西,从其他地方一直杀到柳家,最后弄得我们家破人亡。”

    “我们是在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下,偷偷装成乞丐,才逃了出来,中途一路乞讨来到北地。”柳彩云补充道。

    “那你们会遇到鬼物袭击的事....”路胜皱眉。

    “那是我和妹妹的天生特殊能力,我们天生就有特殊的吸引鬼魂的体质,还有感应鬼魂的气息能力。”柳琴迅回答道。

    妹妹柳彩云也在一旁赶紧点头。

    路胜面色平静,也不知道他是信了还是没信。

    “这样啊....那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

    两姐妹对视了眼,柳琴先道:“既然那些东西又来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听到这话,路胜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你们今年多大了?”

    柳琴姐妹一愣,不知道他突然问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我十一岁,妹妹十岁。”

    “这么小的年纪,你们身上还有病,再继续逃下去,有意义吗?早晚会有一天找不到吃喝饿死,或者病死,或者被鬼物追上。”路胜沉声道。

    他站起身,叹了口气,眼里流露出一丝怜悯,站在原地闭目思索了下。

    “这样吧。”路胜沉吟道。“若是没看到就算了,可既然被我看到,我不能不管。

    你们两个小家伙,就在我这里养好病再说,我这里还缺两个助手处理事情。你们来做做看如何?”他义正言辞道。

    “谢谢路公子,不过,助...手??是什么意思?这个是做什么工作?”柳琴迟疑道,有些警惕。

    “哦,就是帮我打杂。”路胜笑了笑道。

    “哦,是丫鬟吗?这个我们会!”柳彩云不等姐姐说话,便赶紧开口。

    柳琴欲言又止,但妹妹已经答应下来,她也不好说什么。

    “你们去找玉莲子,就说我安排的,让郎中过来给你们看看病情如何,需要什么药列个单子出来。”路胜吩咐道。

    “这样真的可以?”柳琴有些不敢相信好事白白从天上来,睁大眼睛紧紧盯着路胜。

    “当然可以。”路胜笑道,“我很看好你们,这个世道,能够感应鬼物的气息,这种能力可是极其稀有,以后展很大,不要太小瞧自己。”他挥挥手鼓励道。

    “真的吗....?”柳彩云声音都有些颤。

    “当然真的。至于你们吸引鬼物的体质,放心,我正愁没东西练刀。你们住我边上房间就好。”路胜咧嘴露出白森森牙齿,有些让人心惧的凶横,只是此时的这种凶狠,在两姐妹看来,却是越的安心。

    “谢谢路公子....”柳琴咬牙,一下子给路胜跪了下来。同时也拉着妹妹一起跪下。

    “没事没事!”路胜赶紧上前扶住两人。“你们这么小便遭逢大难,却还能保持本心,坚持自己,让人钦佩,我路某既然能有帮得上忙的地方,自然义不容辞。”

    柳家姐妹又是千恩万谢,经历了这么多,她们才知道有一个安心安全的地方休息,有多么难得。

    一直以来东奔西逃,根本不敢在一个地方久留,两人无数次在梦里惊醒,又爬起来赶紧逃跑,很多次更是连累了收留她们的好心人。眼泪哭了太多太多次,希望破灭了太多太多次。

    但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这位眼前的路公子,身材魁梧,光头锃亮,眼神凶狠,气势不凡,最主要的是,他居然完全不怕鬼魂,之前被吸引来的那个鬼魂,让眼前这位路公子眼皮都不眨就干掉了。可见其实力之强。

    柳琴在离开下去时,心里也隐隐多了一丝希望,或许这一次,能在这里呆得久些。

    两姐妹出了院子,回到自己房间,准备换身衣服去找玉莲子看病。

    “姐,你说这次,我们是不是可以不用再逃了?”柳彩云小声道。

    柳琴沉默了。

    柳彩云又继续道:“姐你为什么不和路公子说实话?他是好人。”

    “说了实话又如何?”柳琴反问。“我们的麻烦太大,说不说,都顶多能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而已。”

    “多呆一天也是好的.....”柳彩云低声道。

    柳琴闻言,叹了口气。

    “我们不能连累路公子,他已经很好了。”

    “我知道的...”柳彩云情绪低落下来,“只要巨灵血一日不被找到,它们就一日不会放过我们....”

    “噤声!”柳琴赶紧竖起手指在嘴唇前。

    “怕什么,我们也不知道那东西在哪,我们只不过是柳家分支的分支,凭什么他们主家惹的事要我们来背!”柳彩云满不在乎,眼里满是恨意。“爹爹,娘亲,他们犯了什么错,要被活活剥皮而死?!我们又犯了什么错?要受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

    “行了彩云!”柳琴终于忍不住,大声喝道。

    柳彩云一下不在作声,只是站在原地一言不,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力量!我一定要将那些害过我们的人,落井下石的人,全部....”她眼神越狠毒。

    “彩云!!!”柳琴一把上前抱住她。“你忘了爹娘教导过我们什么了??!”

    “姐.....谁对我好,我便对谁好。谁对我不好,那我也要她生不如死!这样不是很公平?”柳彩云颤着声回道。

    柳琴无言以对。

    门外,路胜静静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说话声,若有所思。

    他本来是打算亲自过来带两人去看看郎中,没想到倒是听到了这般秘闻。

    这两小姐妹,看来不是什么吸引鬼魂的体质,而更像是被什么势力追杀所致。

    “有意思。”路胜眯了眯眼,迅走开。

    但如果只是之前那鬼物那点实力,这追杀的势力还真不够看。

    ...............

    嘭!嘭!嘭嘭嘭!!

    一根根粗重铁棒狠狠打在路胜上身,他后背和胸膛乃至侧面臂膀都有人不断重击。

    其上身赤着,全身肌肉一块块如同铁铸,阳光下反射着一层淡淡的油光。

    周围握着铁棒的赤鲸帮大力士,一个个都累得不行,但还是不得不继续狠狠抓着铁棒打在路胜身上。

    花房空地上,路胜全身气血膨胀,全身肌肉如同铁丝钢筋般扭缠在一起,皮肤表面隐隐有着一丝丝的细微绳索一样的纹路浮现。

    九江铁索功,这便是入门后的表象之一。

    “可以了,药桶呢?”路胜睁开眼,扫视了一圈周围被累倒的人,淡淡道。

    “已经准备好了,大哥。”段蒙安在一旁赶紧道。

    路胜点点头,也难为这些属下了。他这一身硬功之所以难以入门,除开阴阳玉鹤功的缘故外,还有之前练成的熊搏手。

    在练成一门硬功后,继续想练第二门时,就必须要让身体继续受到新的更强强度刺激。这样才能提升身体硬度。

    这就导致了路胜入门九江铁索功这么艰难。

    “不过好在完成了。”路胜从段蒙安手里抓起上衣,喝了水,擦了汗,缓步回房。

    房间正中,已经摆好了一个圆形大木桶,里面灌满了一大桶的黑紫色药汤。

    “穷文富武,果真如此....光是这一桶药汤,就要至少十两银子。”路胜微微摇头。

    三下五除二,他迅脱掉衣裤,踩进木桶里。

    嘶....

    一阵微微烫的浓稠触感从皮肤各处,迅传递进五脏六腑。

    路胜将身体完全浸泡进药汤里,只留下头在外面。

    “可以开始了。”他缓缓闭目,靠在桶壁上。

    “深蓝。”

    唰的一下,修改器方框出现在他眼前。

    熟练的点下修改按钮后,路胜视线落在了九江铁索功上。

    “提升九江铁索功,到第一层。”路胜默念道。

    顿时,修改器微微一颤,九江铁索功的状态也随着猛地一跳,从入门,变成了第一层状态。

    嘶....

    路胜耳边猛地传来一阵细微声响,他赶紧朝木桶里看。只见桶里的紫黑色药液,居然正以肉眼可见的度,迅变清。

    而身体内部,只是微微燥热了一阵,但很快便压了下来,居然没什么大碍,光靠自身身体素质就扛了过去。

    “看来我调配的可以用十次的药液是调对了。”路胜顿时明白,应该是药液和自身底蕴素质,硬抗过了九江铁索功的第一层提升。

    “硬功的提升,往往需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不断外力刺激,让肉身致密度越来越高,强度自然也越来越大。这样的改变,对身体来说,远比纯内功要大得多,估计这也是九江铁索功一门硬功,消耗居然和赤极功差不多的缘故。

    不过有足够的药液辅助,消耗还是可以降低到短时间连续提升的地步。”

    他仔细感受着皮肤表面和表层肌肉自然流转着的一丝丝酥麻感。这就是九江铁索功的内气,它不走内腑,而是就在皮肤和表层的肌肉里游动循环,形成一张如同铁索一样的缠绕在身体表面的网络,遇到外在打击时,特别是对钝器的防护,非常有效。

    而熊搏手是对锐器的防护不错,两者正好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