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十四章 身世 二
    路胜又在药桶里泡了一阵,直到药液变成淡灰色的清水,才缓缓站起身。

    这一次起身,他明显感觉到身体轻盈了不少。

    再看看修改器上的方框里,九江铁索功那一栏中,赫然写着一个特效。

    九江铁索功:第一层,特效:力量加强。

    这硬功的感觉,就像是在皮肤表面蒙上一层厚皮。

    路胜也不指望这一层的硬功起什么质变效果,收拾擦干身上,出去又冲了个冷水澡。便回房睡了。

    第二日,他一大早便去了赤鲸号,开了个例会后,汇报统计了下各方的情况情报,同时也了解到,城外的混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甄家甄寻带人分别袭杀了红坊不下二十处据点,同时还干掉了另外一股新冒出来势力的数十人。

    手段之血腥残忍,就连赤鲸帮前去善后的人,看得多了都心头作呕。

    红坊这边也不甘示弱,在冰原上截住了两名甄家人,成功赶在甄寻救援前,杀了这两人。

    这下甄家震怒,又派出人手支援甄寻,红坊也出动更多力量。两方彻底杀红了眼。

    赤鲸帮等归属于甄家的势力,不少也被波及到,有时候善后还没结束,就被红坊的归属势力杀过来,一场混战后,往往互有胜负。

    红坊的归属势力,是北地另一股隐藏力量,名字就叫红楼,原本是北地臭名昭著的杀手组织,这次曝光出来,居然是红坊的下属势力,让所有人都心头震动。

    红楼掌握的情报网,就算是赤鲸帮也不可小觑。

    而且他们中的杀手,一旦动手,往往悍不畏死,如同疯癫一般。对赤鲸帮也造成了不少麻烦。

    这些时日,帮中接连好几位内务使重伤,长老更是战死了三人。

    路胜因为养伤的名义,暂时没上场,但就算如此,他也能感觉到帮中越的紧张惨烈气氛。开例会时,一众高层不少人都带着伤,包扎了伤口。

    会议结束,路胜向老帮主问清楚了兵器部的位置,便直奔其所在地。

    赤鲸帮的兵器部,不在船上,而是在赤鲸号边上的岸上。正好处在一处峡谷中。

    他很早便想要一把上好的兵器,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这等兵器也往往都极其昂贵稀有。

    百兵谷内。

    “上好的兵器需要上好的材料,若是找不到,外不如尝试下重兵器。”兵器部的负责人段长老揪着胡须建议道。

    “重兵器?”路胜看着身边壮汉正夹着通红的剑胚,用冰冷的峡谷泉水冷却,大股大股的白色水蒸气不断蒸腾出来。

    “不错。”段长老微笑道,“老夫看路外的体格有力,使个数十斤的重兵器,打造厚实些,对上神兵利器一时间也不会吃亏。虽然不如它们锋利,但够重,本身就是一种威慑力。”

    路胜感觉有理,也微微点头。

    “那段长老看我适合什么重兵器?我的内功是帮主一脉相传的赤极心法,不知用锤能否强化内功的效果威力?”

    “敢问您会锤法吗?”段长老反问。

    “额...不会....”路胜摇头,不过他可以短时间找人学,只要入门了,就能很快成型,反正修改器足够变态。

    “那您领悟的意,是什么兵器?”段长老又问。“凝神时凝聚的是什么意?”

    “.....是刀。”路胜了然。“看来我只能用刀了。”这意倒是没法快通透。

    “不是您只能用,而是您适合刀。”段长老微笑道。“我这里倒是有一对大刀,如果您不介意,倒是可以试一试。这对刀是以前一个大力士外务使订做,可惜还没等他拿到手,就.....”他叹息一声。

    “双刀吗?拿来看看。”路胜顿时来了兴趣,适合他的刀,而且还是双刀,这倒是勾起他的好奇心了。

    “外随我来。”段长老点点头,转身引着路胜,在一座座锻炉之间迅穿过,很快到了最里面的黑漆漆兵器库。

    石头搭建的大殿一样的兵器库里,用兵器架排列着一排排的各式各样武器。

    刀枪棍棒,剑匕戈戟,一排排的武器玲琅满目,看得路胜目不暇接。

    “外请随我来。”段长老领着路胜,一路穿过一排排兵器架,很快走到深处的重兵器区。

    在这片区域的一处角落里,段长老指着两把正在被人涂油擦拭中的大砍刀,对路胜道:“外,这便是我说的适合您的刀,双刀孤月。”

    路胜走近了看。

    兵器架上,稳稳当当的架着两把长约一米多的厚背大砍刀,银亮的刀身像是两块门板,刀背上还每把串了三个金属环,

    厚实是厚实了,刀背处有手掌平摊那么厚,刀身甚至有人腰那么宽。但路胜怎么看怎么都感觉别扭。

    “如何?”段长老微微有些得意道,“这双刀孤月,是当年老夫亲手锻造而成,历经三十六天苦心锻打,用了十四种工艺反复锻造磨制。用料也是上上之选,绝对远比一般大刀来得锋利坚硬。”

    路胜眉头紧蹙,看着双刀孤月,有些无语。

    “段长老.....这分明就是两把杀猪刀吧.....还孤月,取个好听的名字也掩盖不了它是杀猪刀的本质。”

    段长老笑着摇头。

    “杀猪刀?不,当然不是,别看这双刀单刀便重达七十六斤,但真用起来,您就知道好处了。

    至于外形,只要实用,杀猪刀又有什么关系?”

    他说得很有道理虽然最后一句话漏了馅,但路胜也算实用主义者,倒也不再过于注重外观。

    “我可以上手试试?”

    “当然。”段长老伸手示意他随意。

    路胜点头,活动了下胳膊肩膀,缓步走上前去,一把抓握住一把孤月刀的刀柄。

    “起!”他猛地一使力,整把杀猪刀顿时被提了起来。

    外功最长气力,路胜最开始修习黑虎刀,之后又修行追风刀,双菱刀,这些都是刀法外功。

    现在又练了外功中都极其长气力的硬功,熊搏手只有一层,已经大成了,又有九江铁索功第一层。

    这零零碎碎的外功加起来,也将他一个原本文质彬彬的瘦弱书生,变成了如今这个体格强悍,力气大到变态的神力壮汉。

    路胜身上气力鼓动,血管膨胀,一时间身体体型进一步变大。

    他原本就几乎有段长老两个人那么宽,比寻常男子高出一截的身高。此时气血膨胀起来,一身的横肉充气般变大,白花花的肌肉扭曲变紧。

    “起!!”路胜一把又把第二把孤月抓起来,两把刀握在手里。

    锵!

    双刀交叉,竖在身前,他从刀身侧面看到自己的脸,映照在上边,像是镜子般清晰。

    “很合手!出乎意料。”路胜颇为意外惊讶道。

    “看来路外当真和这孤月有缘。既然如此,那就给您算五折,作价一百两银子就好!”

    “一百两.....”路胜心中无语,这老头还真敢开口。这两把刀除了设计外,材质也就是普通的钢铁,全是靠厚重挥威力,他还敢要价一百两。

    “二十两。”

    “二十两?!你怎么不去抢!这是老夫当年花了大心血才锻造而成的两把上等....”“杀猪刀。”

    路胜顺口给他接上,堵得段长老一口气没顺得出来,差点被呛着。

    虽然这两把刀确实是杀猪刀改造,还是用大量不要的废料铁料融在一起打出来的重刀,但起码表面上大家都得斯文一些,不用说得这么直白。

    “二十两太少了,我本钱都不够”段长老摆手道。

    “那就十两。”路胜晃了晃双刀,感觉用料虽差,但锻造得确实扎实,分量和块头都很不错,再遇到度型对手,稍微歪一下就能挡住大部分身体要害。

    “十两!!?”段长老脸都气得变形了,“行行行,就二十两,真是怕了你了!我告诉你,这孤月双刀,要是放在其他地方,没有两百两想都别想。”

    “那也要有人买才行,这种重量,你还奢望有很多人竞价?”路胜随意挥了挥刀,顿时像是刮起一阵旋风般,吹得段长老胡须都飘起来。

    “真是好心没好报,路外你真是....”段长老已经找不出词儿来形容路胜。

    “有地方测试一下威力吗?”路胜晃了晃双刀,感觉越拿越顺手,心头很是满意。

    “跟我来吧。”段长老冷哼一声,情绪还很不满。

    “另外,这双刀叫孤月不好听。”路胜顺手把两个刀鞘也带上,都是用猪皮鞣制而成,还在外面绑了很多麻绳,一看便是粗犷和廉价风格,就这种格调还想卖两百两,除非段老头做梦。

    “放屁,这是老朽亲自取的名字,形如孤月,宛如镰刀,本来打算叫孤镰,但是音不好听,才换成的月,怎么?你有意见?”段长老没占到便宜,语气也不客气起来,一边走一边回道。

    “既然是我用,以后就肯定是我想叫什么就叫什么。”路胜可不管什么命名权,直接道。

    “就叫鬼头刀吧。”

    “这是什么名字?”段长老无语。

    路胜笑着没回话,两人一路前行,很快出了兵器库,在侧面进了一个大房间。

    房间四面都是石墙,中间摆了一个结实的木头人偶,上边扎捆了一些稻草谷杆。

    “这是铿木,硬度很高,也坚韧,你试试。”段长老指着木头人偶道。“你要是能砍断,我倒贴你二十两!”

    路胜握着两把杀猪刀,走到人偶面前,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狰狞笑容。

    “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