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十五章 任务 一
    “当真!”段长老火气上来了,也的回道。

    路胜嘿嘿两声,提着杀猪刀随意划了几下,空气中顿时传出阵阵尖啸。

    既然明知道他身怀赤极心法,还敢说这话,显然这个段长老是预估了他能爆出的威力的。

    路胜心头算了下,索性动用起第五层的赤极心法,以他的实力来看,这个层面的功力不算突兀。

    呼!!

    两把大刀连环朝着木偶狠狠砍去。

    嘭!!

    仿佛砍在了极其富有弹性的胶质上,路胜只感觉自己手上握着的刀柄,瞬间传回一阵巨大反震力。眨眼便将他手上的双刀弹了回来。

    “再来!!”不等段长老出声嘲讽,路胜面上血管鼓起,双刀像是两块门板一般,带起沉重的呼啸声,狠狠朝着木头再砍去。

    嘭!!

    双刀再度被弹回来。

    “再来!”路胜有些狠了。两把刀第三次朝木偶狠狠砍去。

    呼呼呼呼....

    双刀带起的劲风,吹着段长老胡须和衣服不断翻动。

    他张口想说什么,但看到路胜浑身气血涌动,双刀连续不断的狠狠朝着木头脖子上砍去,巨大的力量打在木偶上,连带着整个测试房间都在震动,脚下石板都不断传出酥麻感。

    嘭嘭嘭嘭嘭!!

    沉重的劈砍声不断响起。路胜似乎很享受这种巨大的反弹力,嘴角带着怪异笑意,不断闷声不吭,一刀刀的砍在木偶脖子上。

    刀刃在木偶表面剧烈摩擦切割,像锯子一样割出一道道伤口,大部分全在脖子上,而且越来越深,越来越大。

    嘭!!!

    又是一刀,如同奔雷般沉重的狠狠砍在木偶脖子上。整个房间都狠狠一颤。

    段长老眼皮狂跳,看着路胜一把拔出来刀。锋利的刃口在可怜的木偶上划拉出一道深深的伤痕。

    “不错,真的砍不坏啊....”路胜转头看向他,咧嘴笑了笑。

    段长老看了看木偶,这个可怜的家伙,现在脑袋已经只剩下一小半还挂在脖子上,其余四肢躯干,简直不能见人,全是横七竖八的一道道不同刀疤,惨不忍睹。

    这个才买的新木偶,才用了几天,就已经变成上个才淘汰的用了十几年的老货.....

    他欲哭无泪,这铿木木偶价格极贵,硬度和韧性都极好,所以一个买来就能用很多年,可路胜这一来,砍确实没彻底砍坏,但这剩下的木偶根本没法用了....

    “算了算了,算我倒霉。路外你还是快走吧,钱交给外面的账房,老夫在这儿不奉陪了。”段长老看着就心疼,拱拱手,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路胜也不以为意,他压根就是故意的,告辞了段长老,离开兵器部,骑马回往自己住处。

    现在上好的兵器也有了,这两把双刀应该用上一段时间,接下来,只要全副精神提升内功就行。

    只是现在第七层的赤极功,要想再提升,便只能用阴气推演了,因为已经到了最高境界。至于九江铁索功,不过一个通力层次的功法,也就是提升身体防御而已,不是真正的核心。接下来的重点还是在赤极心法上。

    ...................

    五日后,槐烟镇。

    阴沉沉的天空云层密布,灰蒙蒙的细雨,如同丝线般不断撒落下来。

    镇上街道一片冷清,偶尔有几个小跑着避雨的路人跑过,也很快便没了影,消失在街角小巷之间。

    胡府的房檐下,一个手拿着黑色油纸伞的年轻公子,正仰头看着天。

    透过尖尖的飞燕屋檐往上望去,天空一片阴暗,绵绵的细雨仿佛没有止境,可以一直这样永远下下去。

    这公子站在胡府门外,就在守门石狮的左侧,借着延伸出来的屋檐避雨。

    他看了看街面上空空荡荡,一个个房屋的屋檐下,都是黑乎乎的一片阴影,看不见有人,只有一片冷寂。

    偌大的冗长街道,一眼望去,到处是黑漆漆的空当。街两侧的房屋窗户里没有一个点着灯,好似整个这条街都没人住一般,一片漆黑阴沉。

    天空阴沉,房屋阴沉,光亮越来越昏暗。

    公子眉头微微蹙了蹙。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黑袍,袍子脚下被雨水打湿了一块,湿漉漉的搭在绣了红色图案的皮靴上。

    “我讨厌下雨。”他叹了口气。

    声音不大,但在冷清的雨天街道上,却显得异常突兀。

    因为整个街道上除了他,一个人也看不见。

    “每次下雨,我的心情都会变差。”公子接着缓缓道。

    没人回话。

    细密的雨丝落在屋檐上,顺着飞燕的尖喙不断往下滴着水。然后落在公子的脚边,溅湿掉他的袍子脚。

    “这里距离东林府还有不少距离,没想到你们这样都能追上来。”公子自顾自的说着话,好似周围真的有人在听一般。

    吱嘎...

    胡府的大门忽然缓缓打开,里面空空荡荡,野草丛生,看不到有人开门,但大门还是慢慢自己敞开。

    一个红裙女子打着红色油纸伞,缓缓走出来。

    纸伞遮着她的面孔,但从身材来看,却是婀娜多姿,窈窕丰润。

    “甄意....杀了你....就算是甄寻...也会伤心呢....”女子声音断断续续,仿佛女子在捏着嗓子憋气说话。尖锐而怪异。

    公子面色不变。随手将伞靠在墙上,看向胡府大门处的女子。

    “没想到连你也来了,看来红坊还真不怕老窝被端。”

    “没用...的....有姐姐在....就算甄寻去...也无用,嘻嘻。”女子缓缓走向甄意,出怪异笑声。

    甄意也叹了口气,和红坊的交战,终于上升到了白热化阶段,今天无论是他死在这里,还是伞女死在这里,最终引的结果,都将是灾难性的。

    他不清楚红坊是处于什么样的目的,会这么孤注一掷,派出伞女这样的重要人物亲自出手。

    但既然已成定局,那无论如何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看着缓缓走来的红裙伞女,甄意再度叹气,袖子里无声无息滑出一把银白色匕,同样迎着对方走去。

    .......................

    细雨绵绵,路胜坐在座位上大口大口的吃着甜瓜。这种瓜肉黄色,口感像是西瓜的水果,在这个天里,最适合刚刚锻炼完后补充水分解渴。

    此时的这个花房,已经彻底被改造成他这一支专用的练功场了。不只是他,还有不少下属都一大早便过来练功打熬筋骨。

    才吃了几块瓜,路胜摸了摸脑门,头还没长出来,心情便有些郁结。自从当初在大火中烫过一次后,身上的毛便再也没出现生长的迹象,这让他现在看起来很是怪异。

    “原先我虽然长得不帅,但也不至于一直现在这副样子,唉...”叹了口气,路胜扫视一遍周围场地上,有不少下属都在锻炼练功,反正只是练招式架子或者桩功,不知道心法也不怕被人偷学。

    “咦?”忽然他视线一动,看到角落处的两个娇小身影,略微有些讶然。

    柳琴两姐妹居然也起来锻炼,她们正躲在角落里,不断的重复练习一套扑击前冲的套路。

    “似乎是一种匕刺杀的用法,还算不错。”路胜最近去帮中宣武阁观阅免费的基础武功,见识倒是涨了不少。一眼便看出两姐妹练习的架势是什么兵器。

    他眼神眯了眯,原本收留两姐妹,便是他一时心血来潮感应到阴气,至于后面说的什么怜悯之类理由,那不过是敷衍之词,他虽然不算恶人,但也算不上是善人。哪里会这么无缘无故的施恩于人,给别人好处帮助。

    无非是打算让两姐妹当个鬼物吸引器罢了,却是没想到后面偷听到不小的隐秘。

    现在他还在有些犹豫,是继续收留两人,还是让她们离开。

    毕竟他拿不准两人身后的那股迫害她们的势力,实力有多强。对她们有多重视。

    想到这里,路胜站起身,缓缓朝着两姐妹走去。

    哧!

    柳彩云一脚踏空,身体重心没稳,差点顺着惯性跌倒。

    “歪了。”姐姐柳琴的声音传来。“彩云,我觉得前踏的时候应该用脚掌先着地,不是脚后跟,还有身子扭转时,最好不要倾斜。”

    “可是我转身扭转脚会痛啊。不倾斜怎么看得了后面的东西?”柳彩云不解道。

    “不能不看么?想象下不就行了?”柳琴不解道。

    “我不行啊....”柳彩云摇头。

    两人正分辨时,路胜缓缓走过去。

    看着两女极其粗糙的搏击姿势,他心头也有些疑惑,如果两人真的和世家有关系,真的是能对抗鬼物怪异的世家支系,不应该连这点基础的技巧也不会。只是看两人的动作,压根就是普通人粗劣的模仿。

    “你们是在练匕的刺杀招式吧?”路胜缓缓出声道。

    “路公子。”柳琴过来给他微微行礼,动作是很标准的大家小姐的屈膝礼,就是微微弯曲膝盖低头。

    “我们没学过匕用法,只是胡乱的偷偷看其他人练习,才学了一点架势....”她有些无奈回答道。

    “你们这么练,招式是不错,但这一招应该是某个连招里的一式,要知道,一个招式,是要包含能应付很多种情况的变招才行的。而你们偷学的只是一个变招而已,这是只适用于一些特殊情况才能用。”路胜微笑解释道。

    “原来如此...”两姐妹顿时都露出恍然之色。一直以来,她们都感觉自己练习的招式有些问题,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现在一听路胜解释,顿时都察觉了问题所在。

    ps: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工种号,打开威信右上角搜索——作者滚开。即可关注,我会在上边不时送关于本书资料和最新动态。同时会不定期举行投票,以影响一些关键人物角色的未来,以及剧情走向。

    对了,上次的投票,居然是杀妹的选项一样多.....看来不能怪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