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十七章 交易 一
    路胜皱着眉头,轻手轻脚的走在白灰中。进门后,他一眼便看到之前放在卧房里的那个大鼎。

    这大鼎只剩下一半还在,另一半被什么东西彻底融化了,黑色的金属像液体一样流在地上,凝固在地面。

    走到大鼎前看了看,他伸手轻轻摸了摸金属表面,质地坚硬,冰冷,有粗糙感。

    “这是很高的温度锻造的丹炉,一般大火不可能融化成这样。”徐吹走近低声道。

    “不是大火。”路胜摇头。

    从丹炉边走开,他开始一一检查整个房间的情况。地上一件件的衣服,都像是鬼物遗留下来的残骸。而让他疑惑的是,这些残骸没有丝毫阴气留存。

    检查完衣服,路胜又将视线落在了房间的床榻上,那里有一具烧焦了的黑漆漆尸体,正静静蜷缩在床上,但奇异的是,它躺着的床却没有丝毫烧焦痕迹。

    路胜站在尸体前,凝神观察了一会,很快便伸出手,打算去捏开尸体紧闭着的嘴巴。尸骸嘴里似乎含着什么东西。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去动尸体的嘴。”忽然一个淡淡的女子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谁!”徐吹猛地拔剑,警惕的对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路胜转过身,双目眯起,看着一个穿宝蓝色劲装的中年女子,缓缓从卧房门外走进来。

    这女子面容普通,不算漂亮,但也不丑,看起来眼角有一些鱼尾纹,根本就像个普通人家的妇人。

    但让路胜颇为在意的,是她手里提着的一把短剑。

    一把锋利无比的短剑,这剑刃光是捏在手上,就让人感觉寒光阴冷,剑刃像是一缕银丝,让人忍不住身上冒起鸡皮疙瘩。

    “你是谁?”路胜没有问外面的帮众怎可么样的蠢话,既然对方已经进来了,那就代表,要么外面的人都死绝了,要么他们的隐匿功夫强,这两点无论哪一点都不是好消息。

    而且,他从眼前这人身上,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怪异气息。

    中年女子仔细打量了一遍路胜。

    “我是卓文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赤鲸帮的第三把交椅,路胜路外吧?”

    “你知道我?”路胜挑了挑眉。

    “赤鲸帮杀了我们这么多下面的人,要是还不调查清楚,岂不是显得我们红楼太蠢了?”女子微微一笑,笑容有些阴冷。

    “果然是红楼的人。”路胜了然。“你我见面,不应该是马上动手分出胜负?你还有闲心和我慢悠悠的说话?”

    “我和他们不同。”卓文宇随口回道。“一听到这边出事,我就马上赶过来了,可惜还是来晚了一步。不过似乎有不算太迟,要是再晚点,怕是连路兄的面也见不到。”

    “你想做什么?”路胜仔细看着这人,红楼的人他是第一次见,似乎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没有其余人说的什么疯癫毫无理智。

    “我们之间没有必要一定要分出生死胜负,我来不过是为了这具尸体,我要它嘴里含着的东西。”卓文宇低沉道。“而路兄你,应该也不想和我火拼一场,死伤不少帮众下属吧?不是害怕,而是没有必要。”

    路胜马上明白她的意思了。

    赤鲸帮和红楼,都只是背后大靠山的麾下势力而已,他们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打生打死,而仅仅只是因为背后的势力而针锋相对。

    这样的局面真要拼死拼活,完全没必要。卓文宇的意思表现得很明显,那就是敷衍和拖。不用真的血腥火拼,毕竟无论他们谁胜谁负都毫无意义,只有背后靠山赢了,才是真的赢。

    路胜明白意思后,也不想毫无意义的开战。他的目的只是完成任务,和搜集阴气物品而已。只要对方不动手,他也懒得动。

    “我要检查下,你要的东西是什么。是否对我有用。”他想了想,补充道。

    “可以。”卓文宇点头,伸手做出个随意的姿势。

    路胜低头拔出刀,用刀尖轻轻挑开尸体的嘴。

    嘶...

    如同切割破布一样的细碎声下,尸体嘴巴被缓缓切出了一个小小的口子。一股黑水从里面涌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浓烈的恶臭。

    路胜和徐吹迅屏住呼吸,被熏得纷纷忍不住退后两步。

    那黑水很快流完,从伤口里凸显出一个黑漆漆的圆形金属物。

    路胜扭头看向卓文宇。

    “你要的是这个?”他低声问。

    卓文宇看了路胜一眼。“就是这个,把它给我,我们马上撤离。”

    “不用了,你自己来拿吧,我们走。”路胜紧皱着眉头,房间里的恶臭实在太难闻。而且也感觉不到阴气所在,他朝徐吹示意了一眼,迅朝着门口走去。

    两人急从卓文宇身侧经过,但双方都没有动手的意思。卓文宇静静站在原处,转过身目送着路胜两人出去,离开。

    她在房间里站着,似乎毫不在意那股逸散出来的黑水恶臭,反倒是露出有些享受的神色。

    很快外面传来路胜叫人撤退的大喝声。

    卓文宇没有丝毫动弹,只是目光依旧盯着门外院子。

    “不过一个莽夫而已,为什么不杀了他?”忽然一个尖锐女子声音在她身旁响起。

    明明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人,卓文宇的嘴唇也没动,可声音就是清晰无比的传递开来。带着一丝妖气森森的感觉。

    “太显眼了,万一引起甄家的注意就麻烦了。”

    “甄家现在可没空理会我们。红坊和他们的交战越来越激烈了。现在正是火中取栗乱中得益的好时机。”那声音低沉道。

    “杀一个外是容易,但隐藏尸骸难。我要他给我放出一个信号。”

    “什么信号?”

    “这就是你和我之间的差别。”卓文宇冷笑起来。“我....”

    吱嘎...

    忽然卧房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人。

    卓文宇声音顿住,抬头一看,顿时有些愣了。

    “你怎么回来...了?”她愕然的看着站在门的路胜。

    “我忽然反悔了。”路胜咧嘴一笑,反手缓缓拔出两把巨型杀猪刀。“那东西,我要了。还有,把你身上的好东西都交出来吧,不然别怪我不给你活命的机会。”

    他高大的身躯堵在门口,加上两把巨大长刀,直接将门口堵得严严实实。一股浓烈的杀机瞬间弥漫到整个卧房的所有角落。

    卓文宇眯起双目,紧紧盯着路胜。忽然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还没想到,这世上居然真有人,故意送上门来送死.....”轰!!

    话音未落,卓文宇瞳孔猛缩,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看到一把巨大的门板一样砍刀狠狠拍在自己身子左侧。

    一声巨响,她整个人炮弹般飞出去,狠狠砸在侧面石墙上。

    嘭!!

    血水如同绽放的花朵,一下在墙壁上炸开。

    路胜的身影此时才从卓文宇之前位置的身侧出现。他的度太快了,或者说是短距离的力量爆,太强。

    仅仅只是五层的赤极心法催动下,配合阴阳玉鹤功一起,眨眼爆的力量,再加上现在硬功在身的强悍,这几项的结合,让他在数米范围内的出手可以不用担心身体承受问题,全力爆极其恐怖。

    “痛....!”卓文宇艰难的从墙下爬起身,残破的身体到处都是血洞裂口,胳膊骨折了一条,腿也不正常的扭曲起来,还有大量失血,居然也没能让她失去行动能力。

    她眼睛有些绿,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紧紧盯着房间里的路胜。

    “怎么可能....”

    “哦?”路胜饶有兴趣的看向她。“这都不死?”

    “你的实力....居然...”卓文宇嘴里还在不断冒着血沫,她太大意了。以至于在这么近的距离被一下打中,第一时间便受了重创。

    路胜缓步走过去,伸手朝她抓去。

    哧!

    卓文宇整个人如同蛇一般,极其滑溜的从他手下夹缝中窜了出去。

    她的身影出现在卧房的另一处,浑身皮肤都迅弥漫上淡淡绿色。双手指甲开始缓缓变长,变尖,双臂下垂,手背上渐渐浮现出一块块的细密坚硬鳞片,双眼瞳孔渐渐变成漆黑竖瞳。

    “刚才是我大意了,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灵妖附体!”轰!!!

    话没说完,她再度被狠狠砸中,如同被飙的巨象撞上。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便再度飞了出去。

    这一次是两把刀。

    路胜一个踏步,整个卧房地面轰然一震,他整个人闪电般出现在卓文宇身前数米处,巨大的门板大刀骤然砍出,又是连续两刀。

    嘭嘭!!

    卓文宇眼耳口鼻都被拍得挤压出大量绿色浆液,她整个头部都变成了扁形,身子在半空中一闪而过,狠狠撞在房间里的融化丹炉上。

    咚!

    血像是雨点般溅射开来,撒得到处都是。这一次她翻滚了几圈,跌落在地,睁着惊骇欲绝的双眼,一动不能动。

    “你很能抗啊。”路胜走过去一把捏住她的脖子,将其提起来摇晃了下。“为了不砍断你身上的东西,我才用扇的,没想到扇了三次你才动不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卓文宇咬牙切齿道。她不相信普通人会有能力将她从妖灵附体状态下打散出来。

    “我就是个普通人,你倒是说说看你是什么人?这个什么灵妖附体是个什么玩意。”路胜第一次见到卓文宇这样的异类,感觉很有兴趣。

    “你不知道我们?”卓文宇顿时一怔,满面带血不可思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