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九十九章 无忧王 一
    哧。

    修改器方框顿时一颤,赤极心法那一栏很快模糊起来。

    这一次,方框持续模糊了足足两秒,才又开始清晰。

    路胜紧紧盯着赤极心法那一栏,很快,模糊的字迹再度清楚起来。

    未命名心法:第八层,特效:血网,剧烈震荡,燃烧。

    路胜没有感觉自己功力变深厚或者变多,他仅仅感觉体内的内气,似乎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变化。

    这种变化让他身体也有些烫,皮肤头皮隐隐有些痒,似乎开始有长出毛的迹象。

    “据师兄说,一旦踏入天元,人身体会进入新的育阶段。说不定那时我的头就能长回来。”路胜心头松了口气,他可不想一辈子都做光头。

    “不过,似乎突破后的内功,多出了血煞功的一些路线....还有一部分九江铁索功的强化硬气功感觉。”

    他仔细体会和之前的区别。

    “也不知道我到底突破原本境界没。至于新功法,既然是融合了血煞功和九江铁索功的特征,那就叫赤极九煞功算了。”

    他心头定下名字,便看到修改器上的方框里,缓缓浮现出新功法的名字。

    赤极九煞功:第八层,特效:血网,剧烈震荡,燃烧。

    “先去测试一下,花费了这么大功夫,等了这么久,总不会只有一点点提升吧。”

    路胜调息了下,缓缓起身。

    “要能不被人现,又可以彻底试验出我现在的实力极限,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个对手。”

    路胜努力回忆,哪里能找到能让他实验自己实力的地方和对手。

    整个北地,最强的高手就是师兄洪明资,其余人都只是排第二。而其余的,便是更强的鬼物和怪异。但鬼物和怪异容易被红坊和甄家觉。

    “或许可以去找找李顺溪,他见多识广,应该能找到合适的选择。还有卓文宇。它作为非人,应该知晓一些这方面的鬼物或者妖魔。”路胜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先去找李顺溪,卓文宇终究是异类,而且没有李顺溪好骗,万一被她看出自己想测试实力就麻烦了。

    将底细彻底暴露给外人,这是最危险的做法。

    知己知彼就能百战百胜,将自己底细透露出去,这就是要让人不费吹灰之力的知彼,这样的人,在这种环境下,死得也是最快的。

    想到就做,路胜收拾了下,看了下外面天色,已经是下午快要入夜了。

    他让手下牵了马出来,骑上去便直奔沿山城。

    从大门入城后,他朝着李顺溪留下的地址顺着找去,很快便在他住的地方边上,一家酒坊里找到了正烂醉如泥的李顺溪。

    这家伙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色苍白,边上还有一滩呕吐物,熏得周围客人都不敢靠近坐。身上衣服也是好多天没洗过,路胜一走近,就闻到一股子馊味。

    “喝....喝酒...不就是钱吗....之后一定...给你!”李顺溪醉醺醺的歪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提着一个小酒壶,不时往嘴里灌,只是酒水喝一半倒一半,不少都漏在了他衣服上脖子里。

    路胜皱眉看着他,大步走过去一屁股坐到他对面。

    “客官,您看看,是不是把您朋友接走.....他这样我们怎么好做生意啊...”掌柜的见路胜坐下,顿时如释重负,赶紧苦着脸跑过来和路胜商量。

    这个酒鬼在这儿已经三天了,钱倒是没少给,但喝的酒实在太多,他怕喝出事。而且桌子边到处是脏东西,呕吐物,就连小二都给他收拾了无数次。已经影响到了其他人。

    看这书生公子明明不会喝酒,都喝到狂吐,却还是不断的使劲往嘴里灌。

    “交给我。”路胜点点头。

    他一把伸手抓住李顺溪手里的酒壶,狠狠扯掉放在桌上。

    “李兄,你醉了。”

    “我没醉!”李顺溪嘿嘿笑了两声。“咦,这不是.....不是路兄吗..你怎么....怎么来了?”他说话都断断续续,不连贯,却还说自己没醉。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说。”路胜想了想,“就附近的菘蓝酒楼吧。许久不见李兄,甚是想念,便来看看。”

    他一把抓住李顺溪,像是提小鸡一样,将他拎起来。

    “走吧,李兄,先去好好洗漱下。在下还有些事想请教一二。”

    “酒!我还要喝!!”

    路胜不理他,直接提着人在一众诧异惊奇的视线目光下,很快出了酒坊,进了附近的菘蓝酒楼。

    这酒楼其实就是他名下的产业,原本是吴三的,但现在吴三死了,所以就成他的了。这种财产都属于帮会公产,可以分红,管理,或者其他什么福利享受都可,但唯独不能转让贩卖。

    两人开了个包间,马上赤鲸帮飞鹰堂的人手便派来人守住房门,不让人靠近。

    一把将李顺溪按到座位上坐好,路胜也自己做到他对面。

    “李兄,生什么事,你怎么弄得如此颓废!?”路胜疑惑问道。

    看看现在的李顺溪,和当初那个丰神俊朗,面如冠玉的俊俏公子哥比起来,简直就是乞丐。

    不过他现在也确实就和乞丐没两样。头乱糟糟,两眼通红,身上骨瘦如柴,不知道多久没好好休息过了。手臂上,脖子上脸上,到处都是灰色的汗泥印迹。

    “来一杯?”李顺溪醉眼朦胧的朝路胜举杯笑道。

    “李兄,到底生了什么事,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你若是有难处,说出来,或许我还可能帮你一把。”路胜倒是觉得李顺溪此人,有一定的投资价值,为人也还行,要是容易的事,他顺手帮一下也无妨。

    听到这话,李顺溪才稍稍清醒一些,趴在桌上呢喃着昏昏欲睡。

    “路兄.....你帮不了我....谁都帮不了我....”他脸色凄苦,坐在座位上,以茶代酒,一杯杯的还使劲灌。

    路胜看了看他身上的衣物。

    “可是家中出了事”他记得当初李顺溪和他说起过。其家里是在朝中当官的高官。可现在他这幅样子,居然还没有家人来管,这等情况,要么就是为情所伤,要么就是家中变故。

    李顺溪浑身一颤,抬头木然的看了眼他。

    “我爹....死了.....”

    路胜一愣。手捏住一个水杯,眉头紧锁起。

    李顺溪似乎终于找到了个倾述的对象,惨笑道。

    “你也是来抓我归案的吧?呵呵呵,连我最亲近的人,我深爱了这么久的女人,居然也会在酒里下药,这世上还有什么事不可能生...?”

    喝了几杯凉水,他似乎清醒了些,说话也条理清楚了些。

    “你家里出事了?”路胜沉声问。

    “是啊....我爹被诬陷罪名,前阵子就被午时问斩了.....我家也被查封了,家里人逃的逃,散的散,就只剩下我在外逃过一劫....”李顺溪惨然道。“路兄,你若是想抓我报官,请便吧,我也不想躲了,累了....乏了...”

    路胜皱眉看着他。

    “我抓你报官,对我有什么好处?钱?就官府奖励那点?塞牙缝都不够。权?我现在身为赤鲸帮第三把手,在这沿山城大小也是个人物。

    李兄,别动不动就自暴自弃,我找你可不是为了什么报官。

    你家中遭变,我们也算是半个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开口,我能做到的尽量帮。不过我有个小小的条件。”

    李顺溪有些愣,他和路胜只是萍水相逢,是在宋家庄偶然遇到的陌生人,只是一起谈论闲聊了一次,实际上就算朋友都算不上,对方居然对抓他报官毫不动心。

    “你....你当真不是来抓我送官的?!”他还有些不敢相信。“你要知道,我爹得罪的可是当朝兵部尚书,一品大员!”

    “我管他几品大员,关我屁事!好了别磨蹭,我找你是想买一份情报,附近有什么比较麻烦出名的鬼物或者怪异,或者妖魔之类的情报。”路胜直接将自己的需求说出来。赤鲸帮虽然有,但这东西明显李顺溪更懂行一些。

    涉及到鬼物之类,赤鲸帮便更多是监管监控,而李顺溪可是实实在在的接触。

    “哈??”李顺溪一愣,“你....真不是想要报官?”

    “报官对我又没好处,我抓你作甚?”路胜没好气道。“你家中生变,我很同情,但你人只要还活着,就早晚有机会杀回去。大男人哭哭啼啼作甚!”

    李顺溪呆呆的看着他,有些怔然。这些时日,他经历的东西,经历的背叛,几乎可以写满一整本史记乐虎国际国际。

    一个个以前称兄道弟的兄弟好友,一个个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还有和自己相互深爱,曾经有过海誓山盟的定亲女孩。

    一次次的经历背叛,一次次的经历绝望,几次死里逃生,背上挨的那一箭,到现在为止都还让他心头绞痛。要不是师傅曾经给他留下过保命之物,怕是现在他尸骨都快腐烂完了。

    一路暗中逃到沿山城,他心里甚至已经绝望了,自暴自弃,什么也不管,只想一头醉死在酒坊。却没想到,遇到了之前一面之缘的路胜。

    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个才和自己见过一次面的陌生人,居然丝毫没有送自己报官的意思,要知道他现在身体亏空,虚弱无比,又醉得浑身无力,若是真要报官,现在便是最好时机,抓起他直接去衙门就行,那里还贴着通缉他的海报公示。

    可路胜居然没这么做,而是说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尽管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