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零一章 逼近 一
    血红的残阳缓缓顺着天际落下,剩了一半在地平线上。

    山顶上的一个残破建筑内。

    甄寻缓缓推开大门,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地上的碎石泥块上,走进建筑物大厅,朝着右前方的窗口看去。

    血红色的阳光从圆拱窗口照射进来,印出窗口处,一个纤细窈窕的长人影。

    甄寻眯了眯眼,打量了下周围环境。

    整个大厅里什么也没有,没有家具,没有支柱,甚至没有上下的楼梯,一眼望去,只有平坦的一片,地上全是碎石残渣,还有破败的木家具碎片,站在门口,便能直接看到四面的圆拱形窗口。

    足足两人多高的一扇扇圆拱窗,大多都残破了,有的还残留着断掉木质边框。一根根异军突起的木刺,孤零零的悬在窗中央。

    整个大厅被夕阳染成一片血色,透出浓浓的颓废和破败感。

    那长人影便站在一扇窗口前,手抓着窗户边框往外望。冷风吹过,带起她的裙摆不断往后飘荡。

    甄寻皱了皱眉,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人影黑漆漆的影子,甚至连她身上穿的什么颜色的裙子都分不清。红色的阳光太过鲜艳,反衬得其他所有阴影越漆黑。

    阳光血红,阴影漆黑。

    “我不喜欢在这种地方,这种时间,以及这种情况下和你见面。我亲爱的姐姐。”甄寻紧皱眉头,低沉道。

    “如果不是必须要来,我也不想见你。”黑影女子依旧望着窗外远处,头也不回回道。

    她的声音很柔和,像是毫无防备心的柔弱少女,给人一种强烈的软糯无害感。

    甄寻听到声音,眉头皱得更深了。

    “说吧,家里到底什么意思?让我出来处理此事,可我求援令都出去多久了?现在还没回音。难不成他们打算请你帮我解决麻烦?”

    “当然不可能。”女子笑着回道。“当然,如果是你亲自求我,作为最亲爱弟弟的请求,我倒是可以考虑帮你一把。”话是这么说,但她语气里的讥讽异常明显。

    “我的时间不多。”甄寻面沉下来。

    “真是无趣的弟弟。”女子缓缓转过头,披肩的长随风不断扬起,遮住她大半的面孔,阴影中的脸也大部分是漆黑,只能看到一双红得亮的血色眼眸,在阳光下静静的盯着甄寻。

    “每次看到你,都有一种想杀了你的冲动....”

    “真不巧,我也是。”甄寻不甘示弱,正面迎上女子的血眸。

    两人平静对视了许久。

    “家里准备得差不多了,随时可能撤离。你要做好善后准备。”女子终究还是把自己前来传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甄寻一愣,闭上眼思索了一会儿。

    “怎么会这么快?”

    “因为上阳家也来了,其余小势力还好,但同为世家的他们出动,还是明显的冲着资源贫瘠的北地而来,目的可想而知。所以我们最亲爱的爷爷,决定提前撤离。”女子平静回答。

    甄寻深吸一口气,有些不甘。

    “那我们在这里的根基,培养的势力,局面.....”

    “魔刀在手,什么地方重新崛起都一样,那才是我们的根基,眼下这点局面算什么。至于势力,一些凡人而已,就像野草一样,死了很快就能再长,这也需要顾忌?”女子打断他道。

    甄寻沉默了。他很清楚,一旦他们抽身离开,那些失去了依靠的根基和势力,就会像空中楼阁一般,在红坊和其余力量的冲击下,瞬间垮塌。

    辛苦培植了数十上百年的根基,转眼就要化为灰烬。

    片刻后,他才从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中缓过来。

    “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但不会太晚。我们掌握赤龙劫魔刀的消息,传得很快,之前被引开的势力们又开始往这里赶。所以不会太晚。”女子回道。

    “我.....明白了....回去就做好准备。”甄寻吐了口气,

    宋家庄。

    天蒙蒙亮,灰白色的光线中,被烧成废墟的宋家庄边上。

    一颗枯树下,摆了三块脚掌大小的青石,石头看似很随意的放置在树下,但实际上形成了一个歪斜的三角形。

    枯树张牙舞爪,浑身漆黑,像是被火熏过一般。几只乌鸦停在树杈上埋头梳理着黑色羽毛,不时出呱呱的怪叫。

    咔嚓....咔嚓.....咔嚓.....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靴子踩在地面的黑灰和沙子上,出如同踩在雪地的脆响。

    一个强壮魁梧,体型高大的光头男子,正缓步朝着枯树方向走来。

    他背上背着两把大砍刀,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手臂和胸前还穿了棕色的护腕和半身皮甲,更为怪异的是,他不光没有头,就连眉毛和胡须也没有,甚至眼睫毛也没。

    这样的一水光秃秃,反而给人一种危险而凶厉的莫名感觉。

    男子走到枯树下,看了眼地上摆着的三块青石。他反手取出一根黑布包着的长棍型物事,用火石轻轻一碰,便点着了。

    黄红色的火苗跳动着,伴随着阵阵黑烟飘散出来。一股难以形容的骚臭味慢慢弥漫开。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很快,枯树上的乌鸦纷纷被惊扰,嘎嘎叫着朝远处飞离。

    男子转过身,看到不远处的另一方向,一个一身漆黑,带着斗笠面纱的女子,正缓缓朝这里走过来。

    “可是路外?”女子沉声问。

    “卓?”路胜只问了名字的一个字音。

    “是。东西我带来了一些,都是这些时间收集到的,一共八样。其余的我需要时间。”

    路胜咧嘴笑了笑。

    “你先给我看看,我检查下,这次不用交易也行,我先看看货是不是我要的。”

    卓文宇迟疑了下,随即点头。

    她从身后背着的小包里,取出一条金丝编制的亵衣,轻轻抛给路胜。

    后者一把接住,还能闻到上边的一丝丝淡淡的清香。

    “你要的东西里,这种可以吗?这是别人家的贴身衣物,用金丝编制,数百年前的东西。”

    路胜一接到手,便马上感觉一丝丝阴气从亵衣上传递出来。这种阴气含量极低的物事,他似乎不用滴血,也能直接吸收。就如最初时候的那绿色石头一样。

    当下他不动声色的捏住亵衣,装作仔细查看。一丝丝阴气随着他的检查,不断流入他体内。

    “可以。算一件。”他笑了笑,说明道:“我要的东西,第一,最好是墓葬品,年代无所谓,但不能太短。

    第二,一定是要原主人生前贴身之物。”

    “这个好办。”卓文宇点头。“这种东西,我尽量给你多找点,不过我也希望你能帮我搜集些东西,作为交换。”

    “什么东西?”路胜问。

    “一百人份的人血酒。要不同人的血混合,血不用多,一人一滴就够了。”卓文宇提出这个怪异要求。

    路胜想了想。

    “可以。”他所在的位置,要取得这样的血酒很容易。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她会利用这血酒对放血过的人做出什么不好的事。

    但路胜转念一想,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有些可笑,若是她有这份恐怖实力,那也不会连自己这个还不到拘层次的凡人也打不过了。

    “还有那小鼎麻烦请一定保管好。”卓文宇对那小鼎极其伤心。

    “放心吧。”路胜将金丝亵衣,用事先准备好的黑布包上。“还有呢?”他抬头继续看向卓文宇。

    “能先让我看看小鼎吗?”卓文宇低声轻轻道。

    “当然。”路胜从怀里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小鼎。“等你给足十五个后。我就把东西给你。”

    卓文宇咬牙,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小鼎。

    “好!”她迅从背包里取出一样样小东西,梳妆盒,铜镜,木梳,小枕头....

    这些东西一一递给路胜,他也一一仔细摸了摸上边,这里一共七样东西,只有两样有阴气,而且都不多。这让他有些失望。

    “就这些?这里就两样东西可以。加上刚刚的第一样,一共算三件。”他皱眉道。

    “才算三件?!”卓文宇无奈了。她不清楚路胜这么挑挑拣拣,到底有何用意,但这些东西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各自主人生前的陪葬品和喜爱之物。

    可路胜居然硬是从中只挑出三件来,其余的不要了。

    “我也不唬你,确实没有我想要的在内。”路胜解释道。“另外,我自己也要亲自检查后,才能知晓我要不要这东西。”

    卓文宇有些无法理解,但这种古怪需求的存在,她也见过不少,很多怪异和妖魔世家,本身就古怪到极点,她也见怪不怪了。

    只是这样一来,这些东西能算几件,还是路胜说得算,她也没法。

    “好吧....既然如此,这次就算三件吧,这些东西,你还要吗?不要我带回去了。”

    路胜摇头。

    “你都带回去吧。”他也看出来卓文宇并不能感应到阴气所在。或者说,迄今为止,他还没看到谁能和自己一样,感受到阴气的存在。

    如果按照端木婉所言,这世上空气中并没有什么力量元气存在,那么阴气到底是什么?其本质为何能被自己所用,这就是个需要研究的问题了。

    所谓阴气,也不过是他最初自己给这东西定义的名字,实际上这股气息到底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两人在树下重新交换了下下次新的交易时间、地点,然后卓文宇匆匆离开。路胜也迅朝着来路返回。

    他需要再去一趟老帮主那里,必须仔细从洪明资那里询问清楚,最近甄家的情况到底如何。

    最近红坊和甄家的局势越来越扑朔迷离。特别是甄家的动作似乎有些太安静了,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