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零二章 逼近 二
    赤鲸号船舱第三层。

    “拜见师叔。”花园里,两个模样俊俏秀美的一男一女,分别朝着路胜抱拳低头行礼,神态恭敬。

    路胜随意点点头。他认识这两人,是师兄洪明资才收下的两个徒弟。

    “你们师傅在吗?”

    他才从外面赶回来,便直奔师兄这里。没想到倒是难得的遇到这两个小家伙。

    这两年轻人,一个叫林红莲,一个叫袁忠,都只有十五六岁。但天分不错,是洪明资最近才收的弟子。

    “在里面花果亭休息。”

    林红莲朗声回答,身为女子的她反倒是比师兄爽朗大方得多。此时正一边好奇的打量路胜,她早就听师傅提起过,门中这位师叔天纵奇才,年纪不过二十,就已经达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凝神境界。可谓是本门百年来最为惊才绝艳之辈。

    她预想过不少师叔的形象外貌气质,却都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光头,强壮,蛮横,背上背着的两把大砍刀交叉叠起,像是背了把十字架子。

    没有眉毛眼睫毛的脸,看起来光秃秃一片,给人越的凶厉冷酷无情感,一看就让人望而生畏。

    路胜快步走向里面的花果亭,很快便消失在拐角处。

    留下林红莲两人站在原地,都轻轻舒了口气。

    “这就是那位门中实力很强的路师叔?”边上袁忠吐了吐舌头,小声问。

    “是,不知道师叔实力有多强,若是有时间,倒是可以请他指点一二!”林红莲是个武痴性子,倒是毫不畏惧,满脸兴奋。

    “你疯了?”袁忠夸张道,“你没看师叔那肌肉?一只胳膊有你两只粗,那两把大砍刀下来,一刀就能要了你小命!”袁忠觉得师妹这想法太疯狂了。

    “现在局势很不好,师傅说让我们多亲近亲近师叔,总不会有坏处。”林红莲小声道。

    “话是这么说....”袁忠迟疑道,“但师叔一看就感觉很凶残啊....”

    “你能不能长点胆子?就你这胆量,拿出去说是我师兄,我林红莲都丢不起这个人!”林红莲没好气道。

    “走了,去看看师傅师叔在谈些什么。”她悄悄朝着前面小花园的凉亭方向走去。

    “坐。”

    洪明资半躺在靠椅上,眯眼望着远处明亮的天空。从他的角度,透过圆弧形的金鱼屋檐,可以看到被挡住太阳了的蓝天。

    路胜学着他的样子,坐到一侧的另一张靠椅上。椅子是竹制的,躺上去很冰凉。

    微风习习,从花园里吹拂进来,带出丝丝花香。

    “师弟急匆匆前来,可是有事找我?”洪明资是知道路胜最近到处在忙些什么事,练功和一些奇奇怪怪的收集古董和墓葬品的动作。

    他虽然奇怪,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并不打算深究。就如他自己一样,能够执掌北地第一大帮这么多年而无事,同样有着自己的秘密。

    路胜仔细打量洪明资。

    他看起来似乎比前阵子气色更好了些,肤色也红润了许多,原本满是皱纹的脸上也隐隐有些丰盈起来。似乎年轻了不少。

    “是有事,想要询问下师兄。”他坦言。

    “我大概能猜到你要问的东西。”洪明资笑了笑。他伸手从边上的石桌上,取下一块梨花糕塞进嘴里慢慢品着。

    “我们东家最近的动作,是有些少了。不过应该在酝酿一个大的反击。这点不用担心,我才和上面沟通了下。”

    “那师兄你之前和我说....”路胜有些不解。

    “应该是我错觉了,毕竟甄家在这里经营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说出事就出事。这样的庞然大物,不是那么好倒的。”老帮主不知道是得知了什么事,心情似乎很好。

    路胜不知道他的消息来源是何处,但作为老奸巨猾的师兄都这么判断,那局面应该问题不大。

    “好吧,我只是之前感觉有些心神不灵。听到师兄你说起后,便一直都在注意这方面消息。”

    “不用担心,很快,很快就会有消息了。”洪明资笑着摆摆手。“红坊终归不是甄家的对手。只要他们上面真正腾出手。”

    “这样也好。”路胜松了口气。甄家一旦出问题,那整个北地就真的麻烦了。

    北地说是归于朝廷管辖,但实际上是世家甄家统帅的各大帮派,在实际控制局势。朝廷不过只是个设立了一些普通人的衙门当做据点,名义上管束,实际上在暗地里并没有什么控制力。

    而这,也是赤鲸帮高层能和沿山城这样的大城高官平起平坐的缘故。

    “别担心,对了,你看到我新收的两个徒弟了吧?自从听了师弟你提议后,我也觉得我们赤日门人丁太少,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万一人脉断绝就麻烦了。

    所以我左思右想,便打算多收点弟子,资质是其次,先看人品心性。尊师重道者第一重要,心性坚韧者第二重要。至于武功,我赤鲸帮家大业大,总能找到适合他的武学体系。”洪明资笑眯眯道,看起来对这两个徒弟很满意。

    路胜心头失笑,这师兄一把年纪了,也没个子嗣,现在倒是有些将两个新徒弟,当成自己的子嗣看待了。

    “师兄满意就好。对了,我赤日门的心法,是不是只有赤极心法?”

    “是,赤极心法乃是先辈门主一代代的摸索探索,将三门不同内功融合在一起,创出的强横武功。

    练到顶峰第七层,威力足以傲视当世,成就天元!”说起这个,洪明资脸上也微微露出傲色。“这么一门内功,作为核心传承下去,只要练好了,天下大可以去得。”

    天元便是凡人世俗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极其稀少。而且任何一个天元,按照路胜推算,除非有奇遇,不然至少都得十岁才行。

    “说是这么说,我是想多看看其他内功,有拓宽视野之能,同时师兄你也知晓我在习练硬功,帮派中有没有一门等级较高的硬功?我想仔细往这方面研究一二。”路胜斟酌的把自己想法说出来。

    “这个可以,不过师弟务必要记得,贪多嚼不烂,师兄我当年就是根基不牢时,就去修另外一门养生气功,想要借此弥补阳性内功的过度热毒,可惜也正是因此分了神,导致根基不稳,最后止步于第六层赤极心法,再无前进希望。”洪明资说起这个,也语气里满是遗憾。

    路胜好言安慰了他几句,却是没说他已经达到了赤极心法的巅峰。

    而且不光达到了,还利用其他武学原理,融合突破出了新层次,形成了赤极九煞功这样的强横功法。

    一身功力,怕是不下有常人苦修两百年之巨的积累。修为之强,已经远普通人想象。

    这等功力,就算是说出来给洪明资听,他怕是也不会相信,除非真的动手展现。但那也会可能暴露他修改器的秘密。

    从小花园出来,路胜又看到了林红莲和袁忠两人,这两个洪明资才收的新弟子,偷偷摸摸的躲在花园门口边上,一副想要偷听又不敢进门的样子。

    路胜看了两人一眼,无语摇头。

    “你们两个,有事?”

    两人这才磨磨蹭蹭的凑过来。

    “师叔....是红莲拉我过来的,我不想偷听的!”袁忠果断出卖林红莲,气得小姑娘脸蛋通红,伸手忍不住去揪他。

    “行了。”路胜声音低沉,顿时镇住两个打闹起来的少年人。“你们学了赤极心法了?”

    “不曾习得,我们现在修习的,是次一级的赤鲸心法,配合赤鲸刀法,赤鲸身法,是帮中一整套的奠基武功。”林红莲赶紧回答。

    “恩,好好练,有什么难题,有空的话,可以来找我指点。”路胜淡淡道。

    既然师兄洪明资很看好这两人,他也不妨给点关照。

    “多谢师叔!”两人赶紧抱拳行礼。

    告别两人,路胜想着既然来都来了,便直接去一趟宣武阁。

    之前推演赤极心法,让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若是有足够的阴气,有足够的功法原理阅历积累,是不是可以一次性推演出一门层次极高的心法?

    天色九变,只取一晴。

    他忽然脑海里想起了这句话。这是赤极心法里,一位前门主在第七层末尾,信手写下的一行字。

    意思是天空有九种颜色变换,但我只取其中的晴色。晴天之色,便是阳红赤红的意思。

    赤极赤极,便是如此来历。

    想起这句话,路胜又忽然想到了自己体内不光有赤极九煞功,还有硬气功九江铁索功,以及阴阳玉鹤功。

    “似乎有些太驳杂了.....”他眉头微微皱起。“九江铁索功是硬功,阴阳玉鹤功是补充用的内气。但实际上都是内功。若是我将所有的内气,全部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门最强的内功,并且将全部的功力都转化为一种。不知道威力能达到何等地步...”

    他想到这里,却又知道自己有些异想天开,内功性质都不同,怎么可能融合,或许等到他以后阅历武学修习得足够广博,才有可能海纳百川,融为一炉。

    “算了,我贡献度还有不少,正好去找找看所有的硬功,和内功心法,尽可能的融合所有能融合的。”

    内功再往前推演,需要的消耗太大了,

    提升一层内功的消耗,几乎和提高三次向九江铁索功这样的硬功消耗一样了。

    这才只是第八层,若是推演第九层,估计消耗更大。

    路胜打算,最好能先把保命效果很好的九江铁索功之类的硬功,提高到提无可提的顶点。

    他打算将能找到的所有硬功,若是条件允许,全部融合为一体,推演出一门最强的硬功。

    同时那些冲突性质的,最好是把能修炼的都修了。反正有修改器在身,硬功这种东西怎么叠加都可以。

    只要有足够阴气,他就能源源不断的修成各式各样的不同硬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