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零四章 逼近 四(明日上架求订~大家别客气,尽管用订阅砸死我吧
    “带我去看看,那怪事出现在什么地方。”路胜也不废话,现在形势混乱,居然还有怪异作乱。

    如果是红坊,断不会这么小家子气,失踪几个普通人而已,对甄家毫无影响,还有可能反过来引皇家对其的反感,得不偿失。

    “就在城外的码头边上。”宁三应诺。

    两人骑上快马,后面徐吹接到消息,也迅选人跟着后面来。

    一路飞奔下,绕着沿山城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宁三才在一处野外小码头边停下来,翻身下马。

    路胜跟着下马,扫视了下周围。

    江水平静,远处隐隐有白线浮动,阳光普照,使得水面不时泛起粼光。

    几艘长长的渔船,缓缓在江水上不断游弋,有渔夫在船上撒网垂钓。

    此时正午时分,气温微热,码头上还有一些光着膀子搬运货物的苦力。几只商队等在一边,看着货物不断被搬上货船。

    “出事的地方在哪?”路胜皱眉问。这样的情景,怎么也不像是出案子的地方。

    “就在这码头的右侧,有人经常看到那边半夜有人抬轿子走过,也没声音。”宁三回道。

    两人说话间,一边朝着右侧江岸走去。

    直到走到地方,路胜一路感知,都没有感觉到丝毫阴气存在。什么头绪也没的情况下,他也没法找出问题。

    “今晚就在这里等,我要亲自看看这什么轿子是个什么东西。”他眯眼道。

    红坊和甄家动手大战期间,居然还有人敢手伸到沿山城这等赤鲸帮的重地来。无论是谁,都是对甄家和赤鲸帮的一种裸挑衅。

    看着码头上人头涌动的景象,路胜没再开口,只是站在江岸边一言不。

    他不动,宁三也不敢动,很快徐吹带了十几号人赶到,在路胜的安排下,将码头周围的地形都摸了一遍。却是找到了还守在这里的衙门捕头郑新众。

    路胜在附近的渔村里找了处地方休息,顺带也见一见这衙门的郑捕头。

    “玉莲子?”郑捕头带着一丝恭敬的站在路胜面前,听到询问后,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前日说是和我们衙门的王捕头出动,调查这里的夜半鬼轿案。应唉还没回来吧。”他迅回答道。

    这里的人,调查外出,因为没有及时的通讯手段,离开个三五日也没什么大不了。

    “那从他们离开,到现在,那轿子还出现吗?”路胜继续问。

    “昨夜又有了....”郑捕头苦笑回答。

    “看来没用?”

    “不,感觉时间短了许多。”郑捕头迅回答。

    “时间短了许多....”路胜想了下,让捕头离开,他自己让手下借来笔纸,亲手手书一封,封蜡好后,让人给赤鲸号的帮主送去。

    他要询问这个案子,看甄家有没有反应。按理说,这等重要之地,以前是没有冲突,现在和红坊有了冲突,甄家绝不会允许城边出现这等不受控制之事。

    他则是和宁三一起,在附近村子里给点小钱,便找到休息地方,路胜只留下宁三徐吹两人,让其余人都回去。

    三人在江边一直等到晚上,轿子没看到,倒是正巧看到了疲惫归来的玉莲子,出现在江边。

    路胜带人守在岸上,看到黑暗中玉莲子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走,上去看看。”他带头迎着走过去靠近。

    徐吹和宁三对视了眼,也赶紧跟上。

    三人靠得近了,才现玉莲子脸色疲惫,神情有些失落。

    “路外!?你怎么来了?”玉莲子也看到了带人上前的路胜。

    “怎么样?事情处理得如何?”路胜走近了问,

    “很麻烦,我和王捕头失散了,后面再找也找不到他。外,最近情况有些不对。”玉莲子正色肃然道。

    “情况不对?”路胜一愣,“如何不对法?”

    “实话说。”玉莲子轻声道,”我和王捕头追上去时,还看到有人比我们更快,先一步追了上去。“

    “还有人?看清楚是什么样了吗?”路胜皱眉问,这种事一般人都是唯恐避之不及,居然还有人敢主动追上去,而且还能比武功不错的玉莲子更快。这就有些意思了。

    “不止如此,最近沿山城我们辖区内,怪事频率极少。原本偌大的城池及周围地区,人口众多,因为前段时间的缘故,几乎是隔阵子就有一些可能是妖鬼之类的案子出现。

    而现在,连续十几日半月了,才出现这一起。而且属下怀疑,今日之后,那鬼轿也绝不会再出现了。”玉莲子低声道。

    “哦?此话怎讲?”路胜反问。

    “属下虽然没追上,但在半路上却是听到前面传出惨叫,似乎有人交手,走近了却什么也看不到,没有留下半点痕迹。”玉莲子沉声道,“所以很有可能是有人提前在我们之前,解决了此事。”

    路胜没说话,沉默了下。

    确实不正常,他巴巴的跑过来,打算解决几件案子为帮派出力赚贡献度,却是没想到了解到这等情况。

    “之前出事,你为什么不给我说?”

    “属下也是见一切顺利,便没给外说。”玉莲子苦笑。

    “走吧,先回去再说。”路胜看了眼周围,江风阴寒,满是湿气,不是说话之地。

    “是!”

    一行人离开江边,骑马连夜赶回金玉花房。

    黑夜深沉,路胜走在路上,却越觉得有种乌云压顶大雨倾盆前的压抑感。

    他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能够让现在的自己产生这种感觉,便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外....夜路漆黑,我们为何不明日再回去?就在渔村里休息一夜?”玉莲子有些不解。

    四人骑着马,走在黑漆漆的官道上,只有头顶的一点点月光可以借光,根本看不清。马匹一不小心就走歪了路,还需人不时的纠正方向,很是吃力。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路胜低沉道,总不能说自己感觉不对吧。“对了,最近除开我们,其余的帮派有什么怪事吗?”

    提起这个,玉莲子倒是了解得蛮清楚。

    “怪事倒是没有,就是涉林会的会主宣布闭关,已经进行了不少时日。

    还有变化门高层一起出游中原。其他没什么大事。”

    “是吗....”路胜不清楚自己的预感如何,以前他也没过这种感觉,但这种祸福之事,终归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骑着马走了一阵,忽然路胜勒马停下。看向前方。

    远处,沿山城外一处山林位置,似乎是东山脚下。夜空隐隐有火光冲天。

    “那里着了火,知道是什么地方吗?”路胜随口问。

    却不想身后没声音回答,他回头一看,却见玉莲子面如土色。看着大火满脸呆滞。

    “那.....那处方向,只有变化门的总部万顷楼在!这样的冲天大火,不是火灾,是万顷楼的火烟求援令!”他声音都有些颤。

    “火烟求援令情况很严重吗?又跟我们赤鲸帮有什么关系?”路胜不是很理解玉莲子被吓成这样,他平日里都是蛮冷静的人。断不至于被其他帮派的事吓到自己。

    可眼下他如此表现,必定是有深层缘故。

    果然,玉莲子面色白,目不转睛的盯着大火缓缓道。

    “外,火烟求援令,只有变化门遭逢灭门大难时才会点燃,上一次点燃,还是帮派大战时,变化门总部差点被灭门,召集分部回援才点上。”

    “那也和我们无关吧?”宁三也不是很清楚为何玉莲子被吓成如此样子。

    “不....不是的....”玉莲子咬咬牙,“实不相瞒...”他凑近路胜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变化门的门主,正是老帮主的大儿子洪兴荣。而整个变化门其实都是老帮主麾下的最强一支隐形势力。

    变化门,就是赤鲸帮。”

    这一下,路胜彻底明白了,他一直还在奇怪,没怎么看到洪明资师兄的几个子嗣出面,却没想到还有这层隐秘关系。

    变化门被灭门,岂不是代表师兄的大儿子洪兴荣.....

    他脸上一肃,顿时知晓情况严重性。

    “走!马上去总部!”

    几人加快度,直奔赤鲸号。

    一路毫不停留,磕磕碰碰之下,总算在天微微亮时,艰难赶到赤鲸号。

    整个赤鲸号灯火通明,一片忙碌紧张中,大量的货车牛车不断从船边来回。

    一桶桶水不断倒进牛车背后的水斗里,迅被拉着朝变化门方向赶去。这里距离那边不远,牛车赶路很快便能到。

    路胜形象鲜明,早有人熟记,他带人下马,马上有人牵马问候。

    “帮主呢?”他急声问。

    “回外,在花园里休息。”前来迎接的帮众恭敬回答。

    路胜当下毫不停留,带着玉莲子,让其余人等在其他地方,径直朝着小花园赶去。

    他面色严肃,一路走来,原本还想上前拦住他,告诫其帮主正在休息的侍卫,也都不敢上前。

    路胜是帮中第三把交椅,实力强悍,性情狂暴,在船前就敢当着所有人的面打死副帮主的女儿了,也因此凶名远播。

    匆匆推开小花园的铁门,路胜一眼便看到站在黄色灯笼下的洪明资。

    这位当下的赤鲸帮帮主,赤日门门主,回过头两眼木然,整个人仿佛老了许多许多。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让路胜勃然变色。

    “师弟,甄家.....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