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零五章 混乱 一
    “逃了??”

    路胜站在花园中,轻轻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甄家对北地,到底有多重要,其结论不言而喻。

    没有甄家的镇压,整个北地不会比大旱灾荒的云州好多少,妖魔鬼怪肆意横行,人族怕是连基本的生存过活都艰难。

    当然,人类对于世家绝对是有用的,所以肯定会有其他世家插手占据这里,但谁又能知道,在其他世家出手之前,整个北地还能剩下多少元气。

    路胜心中沉重至极。

    他不担心其他人黎明百姓,他担心的是自己,是赤鲸帮。

    赤鲸帮身为甄家的直系势力,可谓是最为得力的心腹力量,知晓很多甄家的情报。

    而一旦消息走漏出去,甄家逃离后。红坊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赤鲸帮。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路胜走近过去,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甄家离开了,也就是说,以后的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洪明资语气里带着一丝浓浓的虚弱和迟暮。

    “我已经下令外围的隐藏心腹,带人和物资资金外出离开,去中原了。或许日后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师兄为何如此悲观,不到最后,未尝不会有新的转机!”路胜面容坚毅,沉声道。

    他一路走来,从一个富家子到现在的帮派大佬,只花了短短一年多时间。

    常人看来,他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是多年从小便隐藏武功,一朝爆发的典范,但只有他自己明白,他的实力真的仅仅只是花了一年。

    这也是他不敢给家里说明自己真正武功层次的原因。因为太夸张。

    从当初只身面对鬼物,一掌打死,到如今,他已经不再是之前那样的柔弱公子哥。

    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会放弃。

    “不行的....没了世家...我们不可能对付得了红坊....”洪明资似乎已经失了心气,不住的摇头。

    “师兄何出此言,很多事不去尝试怎么知道结果。况且,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拉上垫背的!”路胜舔舔嘴唇狠声道。

    但洪明资却还是一副迟暮样子,丝毫提不起气。

    “你不知道怪异的厉害....你不知道.....没见过的人,以为他们和鬼物一样,但实际上鬼物和他们差得太远太远了....”洪明资叹息,“我已经安排好去中原的车队,若是师弟有意,也可以加入一起。你是新晋的高层,或许红坊不会将你列入针对名单....”

    “或许吧,不过我从不寄希望于侥幸。”路胜平静下来。

    红坊如同一个庞然大物,狠狠压在他心头,也压在整个赤鲸帮高层心中。

    路胜虽然现在在接近拘的层次,可拘也只是世家怪异们最基本的层次状态。若想在这场大难中安然保存自身,这点实力不够,远远不够!

    “师弟想做什么?”洪明资看向路胜。在他看来,现在做什么都是徒劳,凡人妄想对抗怪异,就像兔子试图咬死老虎一般。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不具任何可能性。

    “不想做什么。”路胜想了下,“师兄可否借我些帮派贡献度,我好观阅一些武功秘籍,开拓视野。”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洪明资顿时无语。可看向路胜,却又发现他目光坚定,心中定有主意。当下也不再多说。

    “行吧,反正我也用不上,借你三个大功,足以兑换宣武阁任何数门武功秘籍了。”

    “既然帮派颠覆在即,为何还要遵守这些所谓的规矩?直接开放宣武阁不是更好?”路胜反过来问。才三个大功,他自然不满足。

    “这是规矩,是当初甄家....”话没说完,老帮主也自己愣了,片刻后,他才缓缓闭上眼,摆摆手,“随你吧,随你....只要阁老同意就行...”

    路胜达到目的,又宽慰了洪明资几句,便迅速退出花园。

    洪明资去都不去变化门,显然是早就知道了内情,或者说,他已经亲自证实了自己想要看到的答案。

    “可惜了....想必整个帮中现在知情的高层,都是一片绝望。”他一路走出花园,顺着回廊楼梯往下,前往宣武阁。

    “若是我没有修改器,没有阴气在手,没有足够多的秘籍苦修提升,怕是也会如他们一般人这样绝望吧.....”

    和那些人比起来,他们动辄便是数十年如一日的苦修武功,但苦修一辈子的修为,面对鬼物怪异,却还是不堪一击。

    这样的情况下,就算短时间内再怎么努力,这样的差距,也根本毫无挽救之机。

    但是我,还有机会!

    路胜心中坚定,若是他全力提升修为,短时间利用补药阴气冲刺,未尝不会有一次大的提升。

    “大不了带上家人离开北地,就算被人追捕,也必定会误判我实力,从而破开一路生机。

    只是.....”路胜眼里泛起一丝狠色,“只是这是最坏打算,若是我真的上了红坊名单,必定不会轻易被放过。脱离沿山城离开,或许反而更危险。”

    他心头念头翻涌,一个个可能不断在心中激荡,但最后都化为一点。

    “无论如何,尽快提升实战力,才是王道!”毕竟此时的他,还有不少潜力可挖。

    从花园离开,他直接到了下面的宣武阁。

    此时的宣武阁里没人,只有那柜台老者坐在位置上昏昏欲睡。

    阁门敞开,里面灯光亮堂。

    路胜缓步走进去。

    “阁老为何还在这里?如今遭逢大变,您何不去中原暂避?”路胜站到柜台前,看着昏昏欲睡的老者道。

    “暂避?”阁老睁开浑浊老眼,看了看路胜,“没用的。我们和甄家的牵扯太深了。看你也是个明白人,还是出事了先去沿山城内避避就好。”

    “沿山城?”路胜一愣。

    “是啊.....就看红坊愿意给朝廷皇家多少面子了....”阁老摆摆手,“说说吧,你的来意。”

    路胜沉吟了下:“如今甄家已走,宣武阁的规矩也没必要守着了吧?我想随意翻看秘籍,如何?”

    阁老一愣,却是没想到路胜会提出这个请求,他原本还以为是帮主洪明资让他前来请自己出手,却没想到路胜是要的这个权限。

    “规矩便是规矩,不过你为高层,现如今本就是非常时期,就你一人的话,可以挑选几门。”

    路胜谢过对方,转身走向二楼。

    “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来此观阅秘籍,但老朽劝你最好快些,这宣武阁乃我赤鲸重地,所有秘本资源都会被携带离开。一会儿就要收拾了。”阁老提醒道。

    “多谢提醒。”路胜脚步一顿,随即加快速度。

    他径直在之前看过的几处楼上书架,找到了自己要的硬功。

    暮鼓丹功,金纱功,还有另外几门赤鲸帮收藏的通力层次的硬功,而通意层次的却是没有的。

    一共五门功法,还顺手拿了两册内功心法下来。

    等到下来兑换真本秘籍时,阁老一看,也是眼皮狂跳。

    “你这是要把整个赤鲸武库搬空啊!”他无语道。

    “看过后会还。”路胜认真回答。

    “那你一本本借不好?”

    “不行,我怕下次就没机会了。”路胜认真道。

    “你还知道你没机会了啊?”阁老无语。

    “这几本硬功,可以,但这两册内功,现在是非常时期,只能借你手抄本。”他认真道。

    “行吧。”路胜也知道,现在是赤鲸帮准备收秘籍的时候,现在这个危险阶段,借出去一本真本,赤鲸帮便少一门武学。能一口气允许他借这么多,已经是情分了。

    或许还是看在他也是赤日门中人的缘故。

    不过反正他现在内力盈满,已经到了体质经脉的极限,内功拿了也练不了,索性无所谓了。

    “那好。”阁老将硬功纷纷一本本的拿出真本,不是所有硬功都需要观想意境图,所以也有几门硬功是手抄本。

    对此路胜颇有微词,但都被阁老翻白眼顶了回来。

    “如此,那在下先告辞了。”路胜带着秘籍秘本抱拳。

    “去吧去吧....”阁老依旧坐在柜台后,面色不动,仿佛打算就这么一直守在这里。

    路胜临走前,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他总觉得这老者有些神秘,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离开宣武阁,路胜又直奔赤鲸号里的药方丹房,迅速将几门硬功需要的药材配方配齐。还多要了几幅。这一但动乱起来了,以后再想这么顺利齐全,靠城里的那些普通药房可不行,很多药材都是习武之人才需要的特需品。

    提着一大包东西,路胜迅速出了船舱,还站在甲板上时,便看到外面不少赤鲸帮众护着一大群人正陆续涌入赤鲸号。

    “这是什么人?”他皱眉朝身边的侍卫问。

    “回外首,这些是变化门的幸存者.....因为大火烧伤,特地先送到这边来救治。”侍卫大声回答,外面吵闹,他若是声小,连字都听不清。

    “不是没什么大火吗?怎么又有烧伤伤者了?可见有变化门的门主?”路胜又问。

    “额.....小的也不清楚,不过好像说是,召集令大火点燃后,不小心蔓延到了总部房屋。”那侍卫顿时停顿了下,小声道,“听说连门主在大火里被活活烧死.....尸骨都分不清,和房屋木梁灰什么的混在一起,惨得不行...”他口音似乎不是本地沿山人,尾音带着浓浓的上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