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零六章 混乱 二
    路胜摇头,不再多说什么,提着东西快步下船,叫上等着的宁三徐吹等人,朝着金玉花房赶去。

    赶到花房,他第一时间便找到玉莲子,让其准备搬迁进沿山城。在城内,人口众多,有朝廷在,红坊或许不会大肆动手,以免惹怒天下世家。

    但外面荒郊就没什么顾忌了。

    “柳家姐妹不在??什么意思?”路胜看着前去叫人后,回来的属下,顿时一愣。

    “回禀外首,属下敲门后没回应,就叫了女帮众从窗户破入,只在桌面上看到这份信,还有这个小盒子。”下属恭敬的莪讲东西呈上。

    路胜坐在大厅里,接过送上来的信封和小盒子。

    让他意外的是,这小盒子居然还是玉盒,入手冰凉不凡,也不知道是不是柳家姐妹从家里带出来的好东西。

    “你下去吧,自己去账房领十两银子。”最近物价波动,一两银子购买力只相当于平时的八成,这十两银子,就相当于八千块。相当于常人数月的收入,也算不少了。

    “多谢大人。”下属缓缓离开。

    路胜独自坐在大厅堂上,展开信封。

    ‘路公子高义,我等姐妹无以为报,只有一颗花容丹,凝聚精气,以助公子精进。

    数日前,我等预感有极大危险被引来,为避免连累旁人,只能先行离开。望公子勿寻,日后若有再见之日,必当再报此恩。柳彩云,柳琴。’

    路胜放下信,低叹一声,此时离开,以柳家姐妹的本事或许能避开一劫,如此也好。

    两人能万里迢迢从云州逃到这里,那么稚嫩的身手,还能安然无恙,身上必定有大秘密,大依仗。但现在的他也没时间顾及这个了。

    “必须尽快开始提升硬功,我有之前收到的阴气物品。还能再进一步!”

    当夜,路胜玉莲子,带着金玉花房常驻的上百名帮众,以及宁三徐吹,段蒙安三人,一起回到沿山城,在其中最大的赌场富明赌场中住下。

    路胜抽空回了趟家中,给父亲路全安提醒了下,最近绝对不要外出出城,之后便又回到赌场。

    路全安之前听了他的告诫,在家中囤了不少的粮油,以他的全力出手,储备的粮油足够数百人吃上一年有余。这还是时间短了,没能搞到更多。但后路保障却是无碍。

    然后路胜又安排城内的所有帮中下属,连同飞鹰堂,全数加快节奏囤积粮食,同时注意总部在外的其他帮会门派的消息。

    他自己则把事务交给玉莲子,嘱咐其不要出城,之后便宣布闭关。

    ...........

    静室内。

    路胜盘膝坐在当中,背后一个硕大的静字贴在墙上,四面都是漆黑的石墙,造价不菲。

    他面前摆放了一小罐金黄色的油膏,里面散发出浓浓的热气和药香。

    “这新熬制出来的药膏,果真不凡。不枉一副药就要价值千金了。”路胜看着面前的药膏感慨道。

    这么一小罐练功用的药膏,只够用三次,但花费却是达到了惊人的千两银子。

    换成前世,相当于上百万元。这等开销,这些药材,若不是他身居高位,手握权柄,有钱也不一定能购置到足够的药材。

    “这便是修习硬功的无上圣品,金香膏,修习时服用一口,便能化为精气,滋阴润泽全身。”

    路胜也是在丹房里找了好一会儿,才从管事手里先行赊欠了这唯一的一罐金香膏出来。

    原本这东西是要稀释在水中汤中,分成数百份,给数百人服用。

    却是被他一个人全部抱走。

    准备妥当后,路胜从怀里取出第一本要修行的硬功。

    “我有九江铁索功和熊搏手,都是大成境界,熊搏手也就算个零头,但九江铁索功却是通力层次的硬气功。大成后还是有些威力。能抵挡常人钝器挥击。”

    “那么,接下来,我应该修习的是注重锐器刺割的金纱功。”

    当下,路胜起身拉动摇铃。

    很快按照吩咐,外面的人抬了一桶浓浓的漆黑色药汤进来,药汤装了整个洗浴桶中大半。

    路胜等人出去后,迅速褪去衣物,跳入其中。

    嘶.....

    一阵滚烫的热流源源不断从皮肤涌入体内。

    路胜体内的赤极九煞功自然而然的运转开来,抵挡热力。他皮肤很快变得通红,像是煮熟了的虾。口鼻中不断呼出白色水气,灼热无比。

    金纱功也是一门通力硬功,共有两层,分别是银纱和金纱两关。主修的是外在皮膜。大成后,皮肤坚硬无比,能抵挡锐器刺击,以及利器切割,但对钝器重击却没什么效果。

    路胜看重的也正是它的抵挡锐器效果。

    浸泡在药汤中,路胜迅速按照金纱功的法子,用事先泡在水里的铁刷子,对着皮肤缓缓刷动。

    这刷子形态和一般洗澡刷没什么区别,但却是通体用黑铁打造,末端更是尖锐无比。正是金纱功上提到的专门修习此功必须的东西。

    路胜坐在浴桶中,手里铁刷不断在胸腹后背上来回刷动。

    他的动作很轻,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也不断加重加快,身上皮肤也越来越红。

    原本他就身兼两门大成硬功,身体坚韧强健,此时又来修习金纱功这等通力硬功,自然事半功倍。

    很快,随着时间推移,路胜明显感觉小腹升腾起一股凉意。然后全身毛孔猛地一缩,随着铁刷的刺激,正在一点点的本能发生反应,吸收药汤药力。

    ***************

    “救火啊!!快救火!!”

    “走火了啊!!!木桶呢?灭火楼的人呢!!?”

    “这边,快快快!!”

    陈芸熙站在楼阁上,望着远处一片忙乱的景象,秀眉微蹙。

    天色亮起鱼肚白,一抹蓝色夹杂着些许红意,在东面空中浮现。

    陈芸熙一身白裙,站在露台上已经有一会儿了。身后便是她日常品茶练字读书的书房。

    而这里是映月楼,也是她爹爹专门给她建的一栋五层小楼,从上到下的每一层都放满了她的各式各样东西摆设。

    “熙熙,还在看火灾啊?”正走神间,一个声音浑厚的花白长发老者,缓缓走进房间。

    “我见房门没关,便进来看看。”老者笑道。一身锦袍,腰间挂着鱼纹玉珠,手上却是戴了一双非金非银,却鳞光闪闪的丝质手套。

    “爹爹....那大火,好可怕....沿山城已经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大的火光了?”陈芸熙回头低声道。

    “那不是大火....不过...现在也算是了...听说是外面一个黑道帮派出了事。这些黑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敲诈勒索吸血,死完了最好。”老者便是陈芸熙的爹爹,富甲沿山城的陈道早陈老爷子。

    这位老爷子的经历就是个传奇,从白手起家,到现如今的富甲沿山城,几乎都是靠自己双手硬生生经营起来。

    他原名陈到早,名字里的道是后面自己改的,原名的意思是嫌弃他出生得太早。

    此人从小家里边清苦贫瘠,父母都不喜他,嫌他拖累了大哥考取功名。

    却是没想到数十年后,陈家只他一人飞黄腾达,虽是商贾,但家大业大,也远远超过了父母想象。

    更可贵的是,他有了长子后,又多了一女芸熙,儿女孝顺,也算修成正果了。

    “明日,那位王公子要前来家中做客,你务必好生打扮,也是要出面见礼的。”陈道早叮嘱道。

    “我不喜欢王顺勇。”陈芸熙低声道。

    “那也无法,我们是商人,命脉便捏在他们这些官身家族手中,女儿啊....我等生在这等乱世,终归身不由己....”陈道早也是无奈道。

    他何尝想自己女儿给王顺勇这个副总兵之子做妾,可有何办法?之前和平时日还好说,现如今动乱连连,商路都快断绝了,城内物资越发紧张。而储存了最多物资的陈家,就成了上位者眼中最好的肥羊。

    平日里虽然打点了不少关系,但这时候紧张时期,那些光靠钱得来的人脉关系,哪里靠得住。

    所以此举虽然委屈女儿,但说不得也只能硬上了。

    到时候王顺勇一到,他是副总兵王家的独子,只要用些迷药...生米煮成熟饭...再送上大笔嫁妆金银粮食,芸熙的一个妾室名分是跑不了的了。

    陈芸熙无奈,她不清楚父亲的小算盘,但终归是父女连心,她多多少少能看出陈道早的心思。

    兄长陈焦荣那边才订了一门亲事,是和城内司狱司司狱之女定下。

    司狱乃是知府衙门内管理牢狱官员,在如今的沿山城衙门里算是前十的大人物,能和这样的家族攀上关系,算起来还是他们陈家高攀了。

    说起来,陈家看似家大业大,但实际上都是依仗的当年陈道早资助知府大人得到的情分,可现在情分日益消磨,终归快要用完。沿山城又遭逢大事,不再找些靠山,怕是要出事。

    “熙熙,爹爹也是没法。你可知你兄长焦荣求亲,人家提的什么条件?”陈道早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和无力。

    “什么条件?难道不是金银万两?宝珠十副,若干名家真迹?”陈芸熙疑惑道。

    陈道早看着这个天真的女儿,苦笑摇头。

    “那只是表面,司狱大人,真正要的是我们陈家的一半家财啊.....”

    “啊!?”陈芸熙顿时惊住了。

    一半家财.....这简直是...

    “若是你这次能成,我们剩下的一半基业,或许还能保留两成,但若是不成....”陈道早苦笑起来。外人看他是风光,但其中的苦楚,又有几人知道。

    看似家大业大,但其实就是很多人眼中的肥羊。

    陈芸熙沉默了。

    她低下头,片刻后才缓缓提起。

    “我明白了.....”

    “你明白就好....”陈道走点头欣慰道。养女养女,不就是正为了现如今这时准备的?

    “我想,最后去看看学院....”陈芸熙低沉道。

    “又要去找那个路胜?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去找他作甚,不过一小家浪荡子!学了一点武功便不知天高地厚!”陈道早顿时不满起来。他虽然生意做得大,但终归不是江湖人,对赤鲸帮的高层变动不了解。自然也没听过路胜的名声,或许他听到过一二,但都以为是同名,毫不在意。

    此时见女儿一副倔强不语的模样,他心里终归还是软了。

    下药迷倒王顺勇,还是之前明明拒绝过女儿的副总兵独子,这事就算一切顺利,王家也认账,可嫁过去后的芸熙,也必定因此遭受屈辱,加上又是妾室身份...日后的生活绝对艰难无比。

    想到这,陈道早终究叹了口气。

    “去吧,去吧,不过千万别意气用事....不要冲动,否则我陈家真的.....”他叹气道,转身离开,不再多言。

    陈芸熙看着父亲离开走出房门,她终于再也忍不住,蹲下身,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