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零七章 混乱 三
    夜,月色清冷。

    隆隆声中,石门缓缓敞开,路胜慢慢从静室内走出来,神情疲惫。

    连续苦修数个时辰时间,且都是全部精力一直集中,就算他现在精力旺盛,身体强健,也有些支持不住。

    走到院落里,长长的吐了口气,路胜心头却是异常舒畅。

    “连续泡了这么多次药汤,吸收了这么多药力,快了快了,差一点就能入门。”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真正入门金纱功,就算是路胜也有些想不到。

    原本这类武功硬功,最少也要十天半个月才能修成入门。不过他因为有着硬功基础,再加上珍贵的药汤和金香膏,进度缩短这么多也情有可原。

    “明日再闭关一日,估计就能真正入门金纱功,同时再利用修改器,将其提升到大成!”黑夜里,路胜双目熠熠生光。

    “我就不信挡不了怪异!一门硬功不行就两门!两门不行就三门!一直堆积下去,我倒要看看,那真正的怪异到底有多厉害!”

    他心头隐隐有着一团火烧,他早就现了,自己的埋藏在最深处的渴望。

    那是对战斗的渴求,对刺激感的极致追求。

    比起枯燥乏味的生活,他更喜欢这样生死急迫,但求一战的痛快!

    “明天闭关后,开始收集阴气物品,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谁敢不给的,全部一刀砍死!”眼瞳有些红,路胜舔了舔嘴唇,转身继续进入静室,开始新一轮不眠不休的闭关。

    ...............

    次日清晨。

    东山学院内,陈芸熙一身白裙,露出膝盖以下的白皙小腿,细腻紧致的肌肤在阳光里泛着白玉一样的荧光。

    她腰间系了一条漆黑丝带。长飘飘,月牙型的银色耳坠不时在间掠过。配上精致的面孔,丰满凸起的上身,引得不少学员的学子纷纷惋惜。

    若是腿短点,该多好。

    这是大部分人共同的心声。

    陈芸熙走进学院大门,视线望着学子们进进出出的主学堂楼,又看向侧面呈扇形的膳堂,那是吃饭的地方。

    “熙熙,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去乡院做老师吗?”一个相熟的女生远远看到陈芸熙,顿时热情的上前打招呼。

    “燕儿,你知道路胜来了吗?”陈芸熙抓住好友的手臂,轻声问。

    “路胜?没看到,很久都没听过他来学院了,自从上次中榜后。人家可是要去赶考府试的人。哪还有功夫来我们这里闲逛?怎么?他没和你联系吗?”燕儿有些诧异。

    她也是看着好友陈芸熙和路胜慢慢走近的人之一。虽然从头到尾,路胜都不是很主动,都是陈芸熙主动进攻,但看上去表面上,两人还是蛮般配。

    尽管陈芸熙腿太长,身体缺陷,但她家世好啊,路胜真要和她好了,以后的日子一定好过不少。

    这沿山城可不是一般的小城,像路胜家乡的九连城规模,沿山城下辖就有数十个,那等小城的富家,哪里能和这里比,这里可是堪比府城的核心巨城。

    “他一直没来吗?”陈芸熙美目一黯。

    “恩,是真的好久没看到他了。或许正在家里苦读等着考取功名吧?”燕儿猜测道,看着好友的神色,她便大概联想到一些不好的情形。

    “要不,你再去其他地方问问?或者去找他的好友宋振国?”

    “是吗...”陈芸熙苦笑了下,再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了。那位王公子很快便要来。她也该回去了。

    “算了,我只是来随便看看。”

    “要不要一起去挽香楼吃一次好的?”燕儿性格活泼,一向都是好吃。

    “算了,我得回去了,家里还有事呢。”陈芸熙勉强挤出个笑容。

    “是吗....真可惜....挽香楼那里新出的菜品很不错呢。”燕儿惋惜道。

    告别好友,陈芸熙终归还是忍不住,又去了一趟宋振国以前所在的学堂教室,连问了好几人,都没看到路胜两人出现,想必是真的不再来学院了。

    至于路胜的家里,她之前便去过了,那里房门紧锁,侍女巧儿也都搬走了,不知去处。

    无奈之下,陈芸熙只好回转马车,带着最后一丝遗憾,朝着家中赶去。

    .............

    “欢迎王公子莅临,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陈道早陪着王顺勇,端坐在主厅里,侍女不断上来一份份美酒佳肴。

    “陈翁快些吧,你之前说的那个奇物我可是等了不少时日,现在终于运到了,赶紧拿出来看看!”王顺勇年幼,不过二十之龄,平日里除开舞文弄墨,诗词曲赋外,最感兴趣的便是这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物事。

    他把这些物事都成为奇物,却是最能打时日的有趣东西。

    听说陈道早陈翁这里来了一样稀奇玩意,正巧对方还专程请他前去鉴赏,便欣然答应下来,吃过早膳便急吼吼赶到。

    “王公子不用急,那物事需要仔细处理一番,才能上来演示。”陈道早笑眯眯道。

    见他劝说,王顺勇也不好表现太露骨急躁,便强压下性子。

    不一会儿,一美姬款款上前,手里端着一样精致银盘,盘子里摆放的,赫然是一个正方形的铜色镜子。

    这镜子有些厚实,足有一掌之厚。

    “来来来,王公子,这就是我所说的那奇物,乾坤镜!”陈道早笑眯眯拿起那铜色镜子,递给王顺勇。

    “乾坤镜?!好大的名头!”王顺勇一怔,顿时接过来,仔细查看,“这是指其中另有乾坤之意?”

    “公子明鉴!”陈道早笑道,“您只要轻轻一摇。”

    王顺勇闻言,顿时一摇。

    咔嚓。

    只听得镜子里一阵脆响,似乎有机簧声,原本的镜面居然一下往右滑动,换成了一副和铜镜一个颜色的山水仙鹤图。

    “咦??”王顺勇顿时大奇。仔细看这图,只见其细节处都栩栩如生,刻画入微,仿佛一只真的仙鹤在镜中低头饮水。

    他再一摇,顿时又是一声咔嚓。

    镜面再度滚动,居然又换了一副画,这次是百花怒放图,无数密密麻麻的各式各样花卉簇拥在一起,栩栩如生。

    “这功力....厉害,必定是名家所绘!”在书画上王顺勇天赋不错,自然一眼便看出这画层次如何。

    “公子慧眼如炬,老朽佩服。不过这物事,可不只是这样,您看这里....”陈道早仔细开始给王顺勇讲解着东西的奥妙玩法。

    门外。

    陈芸熙站在回廊拐角处,手里银盘中,放着两杯碧绿色的清澈酒液。这是传自外国的稀有美酒,其中一杯,便是专门给王顺勇准备。

    她袖中藏着准备下药的药包,可临到此时,却心中凄楚,怎么也挪不动身子。

    “哈哈哈哈,王公子,请移步院里,老朽还有一样好物事要请你品鉴。”

    “还有?本公子倒要看看,陈翁准备的第二样好东西,是什么。”

    前面拐角里传来两人说话声,似乎移步到院落里了。

    这里是陈府的主厅,他们出门,去的地方便是布满花卉异草的林秀园。

    陈芸熙看着眼前端着的酒杯,顿时眼眶有些湿润,心中的委屈和苦闷堵在胸口,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小姐,该您了。”老管家站在一旁,无奈的看着她催促。他也是知情人之一,是陈家的心腹。只是看着这么一位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姐,最后会是这样结局,他心中也不好受,可这又是没办法之事。

    “知道了....”轻轻用袖子遮住脸,陈芸熙终究还是取出药包,往两个酒杯里一抖,白色的细腻粉末,入水即化,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掩饰住眼底的木然,端着盘子款款朝院子走去。

    院落里,陈道早和王顺勇相对而坐,石桌上摆了之前把玩的那样乾坤镜奇物,正有说有笑。

    陈芸熙端着银盘走过去。

    “来来来,这是我亲自派人从东面国巨荣国买到的紫玉葡萄酒,其他地方可是没有这物事,这酒液光看着就美轮美奂,皆是上品。王公子尝尝!”

    陈道早示意王顺勇先选,反正两杯都下了药,他是之前吃了解药,不惧药力,所以随便哪杯都可。

    王顺勇一听是东国传来,顿时面色露出好奇之意。

    “既然是东国物事,本公子倒真要看看滋味如何!”他含笑端起一杯酒,

    看着他端起酒杯,放到唇边,陈道早和老管家在一旁有些紧张的盯着他。

    陈芸熙却是眼前闪过路胜的面容,视线渐渐有些模糊了。

    嘭!!

    就在这时。

    院门猛地被一阵大力狠狠撞开。

    一个乱壮汉,赤着上身猛地冲进来,他胸口纹着一条青龙,腰粗膀圆,走起路来如同黑熊开道。

    壮汉身后迅冲进来两排精壮汉子,个个都是黑衣短打,身手矫健。

    “就是他!”壮汉指着正愣神的王顺勇大声吼。“敢偷老子小妾,给我狠狠打!打死算我!!!”

    顿时一群壮汉一拥而上,狠狠将大惊失色的王顺勇按倒在地,便是一顿毒打,沙锅大的拳头雨点般砸下去。

    啊!啊啊!!!

    王顺勇当场被打倒在地,被一群壮汉轮着狂揍。

    边上陈家陈道早和陈芸熙都看傻了,还有一众的家丁和护院,想要上去拉架,可对方分出几个人来,便将陈家所谓的高手压住。

    通力层次的武师们一看这架势,更是头也不敢抬,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