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零八章 混乱 四
    看带头的那位,再看他们穿的是什么衣服标志?那是赤鲸帮!

    赤鲸帮的梁子,开玩笑,谁敢接?就算是副总兵公子,打了也是打了,谁敢和赤鲸帮作对?那不是嫌命长了?

    “这...这...这....”陈道早眼看着王公子被打得声都没了,急忙叫人去阻拦。可半响叫人也叫不动,顿时急火攻心。

    一想到以后总兵问责,陈家可能遭遇到的麻烦,他心头一阵冰凉,终于两眼一翻,一下仰头昏迷过去。

    “爹!”陈芸熙赶紧上去扶住,也是吓得花容失色。

    打得王顺勇快要没进出的气儿了,那纹着青龙的壮汉才假惺惺的叫人停手。

    再假装上前一看几人。

    “哎哟!这不是陈大小姐吗?失敬失敬,没想到抓奸抓到了陈大小姐的府上,恕罪恕罪!我等这就离开!”

    这汉子连连道歉,比起之前的进门就打人,此时的他简直礼貌得可怕。

    这对比太强烈,以至于陈芸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回答。

    对方看也不看她身边的爹爹一眼,就只是对着她一顿恭维。然后拖着死狗一样的王顺勇王公子,拔腿就跑。

    一大群人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便跑得没了影。只留下满园的狼狈和昏迷的老爹。

    还有一脸茫然,风中凌乱的陈芸熙,直到最后,她都完全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

    其实她是不知道其中隐情。

    这还要从赤鲸帮之前飞鹰堂搞小团体一事说起。

    赤鲸帮飞鹰堂的诸位高手,因为之前抱团不听宣,搞独立想谈条件,惹得路胜不喜,所以一直心中忐忑不安,想要找机会弥补印象。

    可路胜武力爆表,又身居高位,巴结之人太多,他们根本找不到什么好机会表现。

    于是一群人商量了下,便开始朝路胜的亲朋好友上打主意。

    陈芸熙因为几次和路胜一道独处过,被眼线看到,自然早就进了他们视线。

    再加上玉莲子之前也暗中吩咐过,要保护路胜的家人和此女。顿时就让飞鹰堂的几位上了心。

    外号上青龙的,便是其中之一,已经通力巅峰的他,前进无望,为的不就是挣点家族基业。可要是因此惹得顶头上司不快,不要说基业,就是小命能不能保,都是个问题。

    纠结之下,他便将目标放在了陈芸熙身上,经过与人合谋,极其详细的安插人手,各种调查,安置眼线,随时监控。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让自己等人扭转在老大心中形象的好机会。

    于是一番策划下,副总兵家的王公子,就成了他上青龙的踏脚石。至于得罪副总兵?

    赤鲸帮的实力势力,在这沿山城,只要不是杀了知府之类的惊世骇俗之事,其他俗事,谁敢忤逆?反正天塌下来,有高层当着,怕啥?!

    于是这位大老粗带人上门,逮住王公子就是一顿毒打。

    可怜这位王公子,兴致勃勃的过来赏玩异物,却莫名遭了一顿毒打,最后昏迷着被抬走,却连自己为什么被打都不知道。平白挨了无妄之灾。

    昏迷过去的陈道早若是知晓这其中的道道,怕是清醒的也要再度被气晕。赤鲸帮不怕,可他陈家就要遭灭顶之灾啊!

    ......

    赌场书房内。

    “啊?”玉莲子一下站起身,看着面前的上青龙和另外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一脸愕然。

    “你们把副总兵的公子打了?就因为他去了陈芸熙小姐家中做客?”

    “当然不是!”上青龙舔舔嘴唇凑近了道:“莲子老大,你是不知道...”

    “老子不是莲子,是玉莲子!!”玉莲子一脸头疼的怒声纠正。

    “哦,玉莲子老大!这不还是莲子吗?错了错了!属下错了,该打!”上青龙一看玉莲子面色不对,赶紧收口,轻轻打自己脸。

    “还是老朽来吧。”飞鹰堂的另一位老者走上前来,他也是协同动手之人,实际上上青龙之所以能这么周密的搞定此事,还利用威逼利诱等手段,打听到陈道早的主意算盘,便主要是这一位出谋划策。

    老者细细的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听完后,玉莲子也是目瞪口呆,陈道早居然会有这种念头,果真是识人不明,连自家外这般强横的大人物都往外推,还去找什么王家的独子?

    区区一个副总兵,沿山城之大,共有三个副总分把军权,不要说副总,就连总兵的地位话语权,都也就和赤鲸帮一个长老差不多。

    要和路胜这位第三把交椅的大佬比,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这老货真是....居然敢把芸熙小姐推出去给人做妾。”玉莲子摇头无语。

    “那玉莲子大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做?”老者小声问,迅隐蔽的往玉莲子手里塞了一卷银票。

    玉莲子隐晦的看了眼银票数额,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悄悄收起。

    “走吧,跟我去外闭关的院落等着。他吩咐过,今日下午差不多就能出来。副总兵终归是朝廷内的麻烦,要处理还得外亲自话。”

    “多谢玉莲子大人!”三位飞鹰堂高手连忙抱拳行礼。

    “客气,几位日后也有多多依仗之处啊。”玉莲子也抱拳回礼,虽然他按照级别比他们高一级,但这类高手坐镇各分舵,便是相当于微型的一方诸侯,手底下可是有实权的,以后有的是地方需要他们帮衬。

    几人一起,很快出了书房,走到路上闭关的院子外,静静站立等着。

    头顶上烈日滚滚,几人都没有半点怨言,就这么笔直的等在院子外。

    时间缓缓流逝,太阳朝西落下大半,快要跌入天际线,等到几人腿脚都有些僵时,院落里终于传出一声刺耳门响。似乎房门开了。

    “不是说没事不要来打扰我?玉莲子,你带这三人来作甚?”路胜特有的低沉嗓音从里面传出来。

    玉莲子听到声音,也是面色微变,他听出路胜此时的状态似乎和平时不同,此时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极度的压抑感,似乎在积蓄着某种情绪。

    “是关于陈芸熙小姐的事。”他仔仔细细,将上青龙等人通过各种手段,调查出来的情况,给路胜一一说了一遍。

    说完后,几人静静等在大门口。

    片刻后,院门吱嘎一声,缓缓打开。

    一个浑身肌肉,面容蛮横的彪形大汉,顶着光头缓缓走出来。

    狮虎一般的眼神扫过几人,顿时惹得玉莲子四人身上一阵鸡皮疙瘩狂冒。

    就算他们中最强壮高大的上青龙,在这位面前一比,也平白小了一大圈,像是豆芽菜一样柔弱不堪。

    外的功力越来越强了!

    几人被这视线盯着,背心毛,都隐隐渗出一丝冷汗。

    “你刚才说,陈芸熙她老爹,要她给别人下药,还要她给人家做妾?”他声音低沉,话语里压抑的情绪,让其如同涨潮前的江湖,给人一种随时可能爆的压抑感。

    “是....是这样”上青龙额头冒汗,顶着压力,努力回答道。

    “外,属下认为,若是您不愿意要陈芸熙小姐,这档子事便最好别给她希望,不要插手此事。不然以陈道早的个性,这样的事只要生一次,就必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玉莲子经常和路胜呆一起,倒是稍微适应了他身边的强大压迫感,此时劝说开口道。

    路胜沉默了一阵,缓缓开口:“这事,你去处理,告诉陈芸熙,如果一切顺利,她愿意的话,一年吧,让她等我一年,之后我会去找她。”如果我没死的话。他在心中默默加上一句。

    玉莲子也是知晓陈芸熙和路胜之间的事,闻言也是替那女子感到欣慰。他回头看了另外几人一眼。

    “外此事,务必保密,不许透露分毫。”

    “属下必定守密。如有泄露不得好死!”三人果断誓,牵扯到外这等家事里,他们虽然嘴上毒誓,但心头却是乐开了花,知道这趟赌对了。

    作为下属,知道了上司隐秘之事后,还立了不小的功劳,这可是成为心腹的前提征兆!!

    路外年纪轻轻便踏入凝神巅峰,这样的实力,在偌大北地几乎就是未来的第一高手。毕竟老帮主年纪大了,精力终归会随着时间不断下滑。

    “好了,下去吧。”路胜淡淡道。

    “是!”玉莲子等人纷纷告退。

    路胜站在院落里,面色平静。他算是看清楚了,在这沿山城,或者说在这北地的不少地方,腿长的陈芸熙,当真是遭人嫌弃,地位如同丑女一般。

    寻常人都视其为畸形残缺。

    可他分明还记得,在九连城时,腿长只要不太过,也是遭人追捧的。就像当初的端木婉。而以腿短为美,或许只是沿山城更注重这一面,毕竟端木婉也比不过陈芸熙腿长。

    “对了。”玉莲子很快去而复返,“外,那副总兵王家的公子怎么处理?”

    “副总兵?”路胜一愣,随即摇头,“这家伙也只是无妄之灾,不过既然牵扯到我女人的名声。

    打断他一条腿,再传出去就说他意图非礼陈芸熙不成,被人路见不平打昏。下药之事谁敢再提,一样这么处理。”

    玉莲子顿时背心冒汗。

    这得要多护短才能干出这等事.....

    这王顺勇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平白无故被打一顿,还要被栽赃抹黑名声。最后还只能打掉牙齿肚里吞,若是真敢反抗,一个副总兵而已,惹火了路胜,上门杀他满门,朝廷顶多责问一番,给点补偿了事,不会真撕破脸。就如同之前的红坊画舫在江上暗中肆意抓人一样,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记得和他串好口供,好了这些小事别来问我,你自己处理就行。”路胜摆摆手随意道。

    “是。”玉莲子无奈退下。最两人都没提总兵的背景。

    对于现在的赤鲸帮来说,凡俗的力量,或许有点用,但比起红坊根本不值一提。

    凝神级别的高手,一旦动手,没有强力军弩之类的大杀器,百八十人根本挡不住。更何况路胜这般的赤鲸帮大佬,手底下上千帮众,都是按照军事化训练,背后还有世家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