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零九章 蜕变 一
    站在院落里,路胜看了看自己双手。

    手掌上已经隐隐浮现出丝丝网状纹路,虽然很细微,但灰色的纹路仔细看还是能看到。

    “金纱功入门了....该直接提升了。”

    他也不回转静室,而是就这么站在院落里。

    “深蓝。”心头默念下。

    一个淡蓝色方框再度出现在他面前。

    ‘是否进行武学推演?’询问的对话框弹出来。

    “是。”路胜平静回答。

    对话框消失,露出后面一排的各类武学。吸收了之前得到的那几件物品阴气,此时所有武学都能看到推演按钮。

    只是路胜的视线在赤极九煞功上停留了许久,可推演的按钮虽然也在,但他知道,一旦自己点下去,身体定然支撑不住,会有很大几率出问题。

    要么重伤,要么经脉受损。

    肉身支持不住,内气总量太,无法容纳。这个问题不解决,根本无法容纳更高层次的内功。

    “可惜.....”他深深的看了眼赤极九煞功,终究还是回到了最下方的一门新浮现武学上。

    ‘金纱功:入门。特效:一级抵挡锐器。’

    很简单的一门硬功,唯一的效果就是抵抗锐锐器。路胜缓缓吐了口气,

    “还是先消耗阴阳玉鹤功来提升看看。”他眯起眼。

    “提升金纱功到第一层。”

    心头默念下,修改器上金纱功一行瞬间模糊下来,几息后又再度清晰。

    ‘金纱功:第一层。特效,二级抵挡锐器。’

    “提升金纱功到第二层。”路胜感觉身体没什么异常,只是阴阳玉鹤功少了一半的内气,便又继续提升。

    阴气虽然足够提升,但毕竟直接提升有些浪费,用在推演极限功法上才是王道。

    修改器上的金纱功方框骤然模糊,又重新清晰,迅速变成了第二层。特效也变成了二级抵挡锐器。

    这次路胜明显感觉到身体有些亏空了,他看了眼自己手背皮肤,那层灰色的纹路越来越明显了。

    “看来只能用阴气了。”他从卓文宇那里交易到了三件东西,都是含有阴气的物品,但三件合起来吸收后,也才到推演一次赤极九煞功的地步。

    所以在没找到其他阴气来源之前,他必须省着用。

    轻轻用意念点了下金纱功后面的推演按钮。

    嘶....

    整个金纱功方框骤然模糊,然后瞬间出现。

    ‘金纱功:第三层,特效:四级抵挡锐器,一级力量加成。’

    如同当初玩的手机游戏一样,修改器很直白的把金纱功大成后的具体效果以游戏的方式展露了出来。

    路胜抬起手臂,借着月光仔细看,总感觉身体似乎发生了某种莫名的变化,也说不上来是什么,但似乎是某种细腻层面的东西。

    感受了下身体中的大概变化,他走到静室内,从墙角处抠住一块石砖往外一拉。

    整个墙壁顿时被拉出来一块暗格,里面赫然放着两把又长又大的杀猪刀。

    路胜一把抓住刀柄提起来,握着其中一把刀,放在自己小臂上一划。

    锋利的刀刃嘶啦一声,从他皮肤上划过,居然只是切出一条细细的白痕。

    “这刀的锋利程度,比一般刀刃还要强,连它都不容易划开皮肤...”路胜估量了下,自己这一身硬皮的防御力,差不多和穿了一身硬皮甲一样。

    一些厚实的硬皮甲,刀刃也是用力也切不开的。

    “这金纱功,效果将就,难怪只是个通力层次。练到大成结合熊搏手也才就这样。除开锐器防御外,只有一点硬功都有的力量加成还算有效了。”他微微摇头,有些失望。

    倒是阴气的话,感觉只消耗了一小半的样子。或许也是因为这功法弱的缘故。

    “既然才消耗这么点,那还可以继续推演!”

    出去吃喝拉撒搞定后,路胜又迅速回到静室,继续修习新的硬功。

    金纱功之后,便是暮鼓丹功。

    他这次从宣武阁一共到手了五门硬功,金纱功修至大成了。便是轮到了拥有极强反震之力的暮鼓丹功。

    这门硬功,讲求的是先修自身强度,将全身皮膜筋骨修习锻炼成类似皮鼓一样的强大韧性结构,这样一来,对手一旦打在自身表面,便会瞬间如同打鼓一样感受到极大反震力。

    可谓是以守代攻的绝好手段。当然修习这门功夫的难度,也比金纱功要难得多。

    传说这门硬功曾经还出过通意层次的帮中高手。在通力境界算是最顶尖的一类秘籍。

    路胜一边摇铃,吩咐下面的人更换浸泡的药汤,一边熟悉暮鼓丹功的秘诀心法。

    如此钻研苦修,转眼又是三日过去了。

    他就呆在静室内,累了倒地就睡,饿了渴了直接叫人送来吃喝。不断的按照心法和用大锤击打身体的锤炼方式,锻炼自身。

    路胜让人在静室里挂了十多根铁质狼牙棒,每一根都有常人腰身那么粗。锻炼时,便用手推动狼牙棒,合身直接撞进去。

    上边的尖刺和巨大的重击力量砸到身上,这样既可以达到巩固金纱功的目的,也可以达到锤炼暮鼓丹功的效果。

    如此反复锻炼三日,加上路胜本就修行了多门硬功,经验丰富,本身也有极其深厚的外功功底。

    三日时间,他也终于练出了暮鼓丹功的入门特征。

    嘭!

    一根粗大的黑色狼牙棒被狠狠砸得飞起。

    路胜站在狼牙棒阵中,双臂如同漩涡般,猛地往前一砸。

    嘭!嘭嘭嘭嘭!!

    刹那间,他全身肌肉如同爆炸一般,猛然膨胀一圈,泛起波浪般波纹,从全身皮肤扩散震荡开来。

    他整个人在狼牙棒阵中横冲直闯,一掌掌将一根根狼牙棒打得狠狠飞起,重达上百斤的狼牙棒不断顺着重量和反弹力狠狠砸回来。又被他狠狠打得弹起。

    锋利的尖刺扎在路胜皮肤上,只是压出微小的一个个小凹陷。

    轰!

    猛然间,路胜全身双臂如同陀螺般狠狠一转。

    所有狼牙棒全部被狠狠打得飞出去。

    崩崩崩崩!

    狼牙棒的锁链全部被打得崩断,一根根直接砸到墙上。打出大小不一的坑洞,然后重重砸落到地。

    呼.....

    路胜双臂收回,赤着的身上肩上都一片通红,但没有半点伤口。

    “身体又大了一圈.....”他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身上越来越鼓的肌肉线条。

    之前他最初没练硬功前,还只有一米八左右,现在估计都两米了。而且不是那种瘦高的骨架,而是身上无一处不是匀称强壮的结实肌肉。

    站在静室内,他身上热气翻滚激荡,使得整个房间都弥漫阵阵热浪。

    “这硬功练多了,好像副作用就是体型越来越大?”路胜有些哭笑不得。

    他之前的裤子也穿不得了,从宽松的短裤变成了紧身裤。

    叹了口气,路胜伸手拉了拉铃。

    很快静室外传来人声。

    “大人?”

    “给我送一套最大的衣裤来。”路胜直接吩咐。

    “是。”

    外面的人迅速退去。

    路胜站在静室内,感觉全身气血流畅,有种从未有过的舒爽感。知道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之前提升金纱功消耗的阴阳玉鹤功也恢复彻底了。

    “今日就是暮鼓丹功大成之日!”他盘膝坐到地上,任由身上汗水顺着皮肤往下滴。

    ..............

    沿山城,涉林园。

    张远东浓眉大眼,身高体阔,双臂修长能垂至膝盖,在道上人称长臂猿王。

    其一手倾天掌力出神入化,已经达到凝神顶峰的顶尖层次。就算和当初鼎盛时的赤鲸帮陈鹰也是不相上下。麾下还有三大金刚,每一个都是能独当一面的通意高手。

    可就是如此,他依旧愁眉紧锁,坐在总会的花园里,一筹莫展。

    “甄家....居然连赤鲸帮也放弃了么?”他身为凝神高手,自然和甄家也有一定的联系,属于次于赤鲸帮的下属势力。也因此得到了甄家异常的内幕消息。

    “赤鲸帮可是甄家在北地的左膀右臂,连这么一大势力都要放弃,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张远东心头疑惑不解。

    “东哥。”花园外,一个身材矮小肌肉虬结如同黑金刚的男子,大步走进来。其背上背着一把黑铁战斧,气势不凡。

    这一位乃是涉林会副会主,黎山。一身九山硬气功早已大成,甚至达到了通意境界。此人将这身通力层次的硬气功,推至超越前人的地步。在整个涉林会,乃是第二把交椅。

    “阿山,你来了。”张远东站起身,“我叫你调查的事,情况如何?”

    黎山神情严肃,左右看了眼,压低声音。

    “那变化门主,确实已经被烧死了。”

    “当真!?”张远东声音一颤。

    “千真万确!”黎山肯定道。

    张远东长呼一口气,背着手,在花园里来回踱了几圈。

    “这其中...必有问题!变化门主乃是赤鲸帮主之子,实力也是凝神境界,虽然未入顶峰,但一身血耀剑法也非同小可。就算是我,没有数百招也难分胜负。这样的高手,会被大火轻而易举烧死?说出去谁信?”

    黎山也是点头:“大火燃起,就算是通力层次的高手,只要轻功不错,都能轻易冲出去,别说更强的通意和凝神层面了。除非围堵在密室内出不去,活活闷死还差不多。”

    “那不可能!”张远东摇头,“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我曾和变化门主交过手,他身上暗藏了一把极锋利的利器短匕,就藏在其剑柄内,削金断铁轻而易举,有什么密室能挡得住这样的神兵利器?”